一千年前的广告,太太太有趣!

LCA 2021-10-14 14:10

2021084


两幅画



故宫博物院里,藏有两幅题材极为少见的宋代画作。


它们尺幅不大,宽度不过 25 厘米,应是后人集为整套册页后的其中之二。它们趣味十足,鲜有被人提及,据考证,其或是中国最早的广告宣传画。


眼药酸图 宋代 佚名


第一幅,曾被称为《卖眼药图》。直接的画作标题,已经透露出了画作的内容——


右侧布衣为求医者,他抬起右手指向眼眶,示意自己眼部略有不适;左侧头戴黑色高帽的人,路遇患者,正欲向其售卖眼药,他自上而下布满了二十几只大大小小的眼睛,意味着自己的身份为眼科郎中。


布满眼睛的郎中


细致的分科,不足为奇。


宋代孟元老曾写,汴京城里有针对骨骼的大骨药铺、专治口齿咽喉的李家药店、有关妇产的任家,还有石鱼儿家的儿科...


张择端在《清明上河图》里也有画出具体的药铺,如末尾段的“赵太丞家”。太丞,是时人对医生的尊称,“赵医生诊所”门口有两幅标语,分别是“治酒所伤真方集香丸”和“大理中丸医肠胃冷(最后一字模糊不可识,或为‘药’字)”,集香丸大理中丸均为中医方剂名,主调肠胃,今仍可用。


《清明上河图》之赵太丞家


药铺虽时有出现,但古代画作中,如《卖眼药图》一般以某种图案来意指人物身份的表达方式,却并不多见,南宋画院画家李嵩的《货郎图》里,恰也有相似图景出现。


古时,货郎挑着货担走街串巷售卖物品,是常有的事。货担上为日常所用之物,物品繁多,从笼鸟风车、儿童玩具到瓜果糕点、盘盏笸箩,无所不包。在交通不够便利、商品流通不够快捷的南宋,一副货担,即是一个小小的杂货店。


李嵩的“杂货店”里,货品更是多样,他甚至于画中布袋上,直截了当地题上了“三百件”的字样,以显示货品齐全,当然,也为了展示自己细致精道的绘画功力。


《货郎图》中的“三百件”


《货郎图》里是否真的有三百件物品,我们无法尽数。不过,有一样与本文相关的物件,仍是值得细细品读,它就是货郎肩上的眼睛饰物。


眼睛饰物的出现,可能是为了指出货郎兼有郎中身份,但它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说明了货郎所担货品的多样——在这三百件物品中,除去日常或消遣用品外,就连治疗眼疾的简易药物或是药方都有所售。


《货郎图》中的眼睛


两图相较,《卖眼药图》里的郎中,浑身都是眼睛,显然是有些夸张了。


经戏剧史家周贻白先生考证,这幅小册页并不是单纯描绘卖眼药的图画,它与宋代著名杂剧“眼药酸”有关,于是又被称作《眼药酸图》。酸,有讥讽人过于迂腐之意。杂剧里,它是脚色之一,指穷酸秀才或年轻文人类型的人物。所以“眼药酸”,实际是讽刺学艺不精的眼科郎中或卖假货的商人的一出戏剧,而《卖眼药图》,则是纯粹的广告画,为了宣传这部戏剧而作。


密集恐惧症者请慎看


通过画的内容,可观戏剧情节。


细看寻医者,隐约可见其腰间扇子上写有草书“诨”字(有学者考为“净”字)。宋代吴自牧的《梦梁录》记载:末泥色主张,引戏色分付,副净色发乔,副末色打诨。由此可知,寻医者是戏剧中的副末色,即副中末角。


再看寻医者的手臂,会发现其并不简单,妥妥的市井社会人儿。他手臂有纹身,手里拿着棍棒,在遭遇不争气的郎中之后,故事的发展,已经了然吧...


密集恐惧症者请慎看


册页的另一幅为《杂剧图》,亦是一幅广告画。


周贻白先生考证这出戏剧为“鞭帽六幺”,但未能完全肯定。宋末元初文学家周密在《武林旧事》里提到的宋官本杂剧中,有“鞭帽六幺”的段数,只是书中没有详细记述,所以终是难以判定此图具体是哪出戏剧的再现。


杂剧图 宋代 佚名


与《眼药酸图》相近,《杂剧图》中的右侧人物,腰间也插有题字的扇子,其字为“末色”。“末色”与“诨”的意义一致,没有区别,即“副末色打诨”,只是,扇子上写明“末色”,更为直接的说明了脚色,“诨”字略做隐藏,是一种暗示而已。


末色


《杂剧图》与《眼药酸图》的最大不同,此出戏剧的扮演者为女子。她们脸型圆润,眉清目秀,身材单薄了许多,就连动作姿势,似乎也优雅了不少,她们收起了莽撞,略显优雅。


剧中女子


以上,便是极为少见的古代广告画,且是有关戏剧的宣传画。如此细致又有趣味的勾画,历代都不多见,现代就更少了。



你还可以看风的力量 | 莫兰迪的花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选购书籍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