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馆里隆鼻变红鼻子后续:鼻子还是红, “冤家”成“姐妹”?

1818黄金眼 2021-10-14 18:12

关注1818黄金眼 看百态人世间

24小时有奖新闻热线 0571-88001818

快去公众号主页“置顶”我们吧

前段时间,我们关注了殷女士的遭遇,她在嘉兴海宁一家养生馆里打了两针所谓的玻尿酸,结果鼻子变得通红。半个月过去了,女士的情况如何了呢?我们的记者继续追踪。(新闻回顾

(视频建议WIFI网络收看)

1

隆鼻后鼻子变得“胭脂水粉”

当事人为何不向市场监管部门反映?


当时,殷女士的鼻子确实比较红,就像抹了红胭脂。


她说此前在海宁许村这家店打的针,店门上方的招牌上写着四个大字:胭脂水粉。



殷女士:“医院说这个鼻子毛孔堵塞了,人命都没有(跟她这个打针有关系吗)就是打针呀,第一次就是她打针呀(打针隆鼻)嗯(这个胭脂水粉店)对(它有医疗美容的资质吗)没有(没有你还敢来打)就是说,图便宜啊(多少钱)总共打了两针, 花了七千多块钱。”



营业执照上,这家店的注册名称是海宁市许村镇忠德美容养生馆,类型是个体工商户,经营者是一位潘老板。


经营范围包括生活美容服务等。店里没有发现医疗许可证。店门上留着一位周女士的手机号码,对方当时让记者和殷女士一起到杭州盛星医疗美容门诊部,她在那里等。


周女士:“(你就是胭脂水粉店的老板娘)不,不,不是老板(不是老板)对(那她说是你给她注射的那个)没有,她是在咱们医院做的(到这里注射的)我们在盛星里面做的。”


杭州盛星医疗美容门诊部 刘经理:“ 她里面,在她那里打针,把里面打红了,第二次打红了,里面有不明物体,然后她带到我们这里来 (那不明物体,是他们打进去的还是)他们打进去的,然后带到我们这里来修复,客人要求我们把她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殷女士当时介绍,自己在养生馆打针,把鼻子打坏后,被周女士带到杭州盛星来,把鼻子里的不明物体取出来后,又做了隆鼻。但周女士一再否认。


周女士:“我确实是没有给她做,我给她吸了黑色粉刺,她的鼻头上就会有点红(殷女士:还要说,我真想要揍死你)那你来揍我啊(殷女士:你亲自给我弄的)一天到晚跟我要这个要那个,天天发信息(殷女士:你不要说那个,现在我看你是朋友,我一直忍,忍了五六个月。)”


殷女士的亲戚:“老板娘,你有没有给她打过针。”


杭州盛星医疗美容门诊部 刘经理:“我就问,有没有在你那里打过针(周女士我那里没有打针,那是给她挑粉刺,你现在想办法把她鼻子弄好知道吧)我们刚刚才在我办公室说的,你怎么这样呢,你这人我发现道德品质非常恶劣,我们都没说什么,包括记者朋友叫我把证据拿出来,我都一直在犹豫,因为我想,你自己说会更好一点。”



当时盛星的刘经理出示了几段手机视频,拍下了之前在办公室里和周女士的对话,对话中,周女士承认雇人到养生馆给殷女士打了针,而且还介绍说,自己是养生馆的实际控制人,但为了规避风险,是用了亲戚的名字申请营业执照等等。当时记者陪殷女士把情况反映给了海宁许村镇镇政府。


海宁许村镇党政办 工作人员:“ 这种维权的先是去找市场监管,由他们那边来初步做一个调查,鉴定一下这个事情,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



工作人员当时帮殷女士联系上了海宁许村市场监管分局,对方让殷女士提交相关材料。时隔半个月,殷女士反映,事情还是没有彻底解决。记者再次赶到海宁许村市场监管分局,殷女士也赶来了,她的鼻子仍然像抹了胭脂一样红。



海宁许村市场监管分局 沈分局长:“女士姓什么(殷女士:殷)我们之前没有接触过,她这个投诉举报情况,我们也不太了解。”


殷女士:“(12345有没有打过)没打过(那天我陪你去镇政府之后,你有没有来这里海宁许村市场监管分局,有没有来过)来过一次,他们星期天没有上班,我就一次都没来(那后来为什么不来)没来呢,我还是先去医院搞一下,检查,他说还是有炎症,医生说不能动手术。”



当时为何没把情况反映给市场监管部门,殷女士顾左右而言他。记者注意到,有位女士陪殷女士一起来的。一听声音,认出来了,就是胭脂水粉店的周女士。她的眼部已经消肿了,还美美地化了个妆。既然市场监管部门的同志不了解情况,记者提议把1818黄金眼微博上的报道视频当场回放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清楚了,不过周女士当场表示反对。


周女士:“她人在这里,你可以问当事人,你们当时摄像那么多,全套上面都有的呀,翻来翻去,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收了盛星的钱了(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不用警告我,这是事实(看完之后,你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清楚)这是你的事实,那当事人在这里,可以问的呀,你一直在把这个事情放大,放大,你到底是什么原因,是收了别人多少好处费吗,你看那个平台上面,一直在说你们1818黄金眼(不要乱说话,你乱说话都已经记录得一清二楚,等一下,别急。)”




本来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当时的情况我们1818黄金眼的微博上都有回放,情况是一清二楚,我们也真的想给周女士留点面子,但对方张口就来 。我们不得不回顾一下周女士的那些名场面。

(视频建议WIFI网络收看)

 2

市场监管表态后 周女士选择不说话

转眼间 殷女士跟周女士又变要好了


当时周女士把记者和殷女士招呼到了杭州盛星。盛星的刘经理现场介绍,周女士提前跟他商量,希望盛星先把事情揽下来,因为杭州盛星是有医疗美容资质的,至少不涉及非法行医。刘经理当时留了个心眼,用手机偷偷录下了跟周女士的对话视频。他介绍,录音中男子的声音是自己或者同事的,女子的声音就是这位周女士的。


刘经理提供的对话视频:

男:当时就是在你们美容院打的,打的什么针

女:打的应该是葡聚糖。

男:什么?

女:葡聚糖。

男:葡聚糖是干嘛用的,什么东西。

女: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

男:你有没有想过,她当时来的时候,就是红的?

女:对呀。

男:她当时是红的,叫我们帮她取掉,后来她又想做鼻子,对不对?

女:取了难看,扁掉了嘛,不好看了嘛 。



葡聚糖可作为生物填充剂,用于隆鼻等,不过目前还存在较大争议,还没有被允许正式进入市场。


杭州盛星医疗美容门诊部 刘经理:“(你们店里有葡聚糖吗)没有,这种药水,我们绝对不可能有。”


周女士:“(她鼻子里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要去鉴定一下,我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东西。”



当时听了这段对话,周女士还是坚称,是杭州盛星给殷女士打的针,她也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东西注射。门诊部的刘经理于是又放了第二段对话视频。


刘经理提供的对话视频:

男:那个针,鼻子上是几月份的时候打的?

女:她打的时候是几月份,我不记得了。

男:是你们店里的美容师打的?

女:嗯。

男:美容师怎么能打针的?

女:就是我美容院请过来的嘛。

男:当时收了人家多少钱?

女:收了人家三千块钱。

男:收得这么低呀?

女:她是打了两个地方,一个鼻子,一个填法令纹,一起是六千块钱,法令纹是没事,鼻子第一次填了也没事,她自己要求一定要加高,第二次加高的时候,就可能她鼻子皮薄了嘛。

男:打完以后多久才来我们这里做呢?

女:三四个月吧。



当时听了这段对话后,周女士是这么回应的:


周女士:“你再听一下,有没有说是我给她打的,我说了是我请人过来给她做的,你自己听一下(那也是在你店里)那不是在我店(那在哪里呢,还是在这里)你自己看一下,那个店是不是我的店,你自己可以查的嘛(那我就问一下,许村那个店,只是个普通的生活美容店吧)对(那个地方是没有医疗资质的)他们那个是生活美容的呀,上面营业执照上都有的呀(他们那个你的手机号码是留在招牌上的)这个的话,不知道以前的老板是怎么弄的。”



当时周女士还是撇得一干二净,说海宁许村那家养生馆,根本就不是她的,所以跟她毫无关系。


杭州盛星的刘经理接着又放了第三段对话视频:

男:店谁开的,你开的还是谁开的?

女:不是,不是,店不是我开的,店不是用我的名字注册的,我用别人名字,我们也有风险。

男:那你是实际控制人,对不对,你就是老板。

女:对,我是负责人,对,名字我不敢放我名下的呀。

男:那你店里的名字是你老公?还是你家里的亲戚?

女:是我们家亲戚。



咱们这一段回顾完了,市场监管的同志也看完了1818黄金眼微博上的完整报道。


海宁许村市场监管分局 沈分局长:“(那这个事情是初步能定性呢,还是要移交给卫生部门)如果她是说到鼻子的整形这一块,应是卫生监督所的,刚刚我看了1818黄金眼采访的视频里面有一句是非法行医(涉嫌)哦,涉嫌非法行医,那么这一块的话,如果是整形也好,涉嫌非法行医的话,还是在卫生监督所(那他们这个忠德养生馆的营业执照)这个的话,刚刚我也才看到,它的营业执照,我们要核查一下,它的实际情况,经营范围,如果它是没有医疗资质的,那么相关部门来查处。”



听了市场监管的表态,这位周女士不乐意说话了,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脸。


周女士:“(您就是我们报道里那个周女士咯)我不接受采访,上次接受了,搞个采访,我们家族人都来了,搞得我被我父母骂死了,这不接受采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咯(那是你的权利)对(但是你这个恢复得还蛮好嘛)那你能不能把摄像机关掉,这样对着我不太礼貌(因为你今天陪她来,所以我想问一下什么原因)你这样对着我的话,能不能先关掉,说几句话(那我不问你,我问她。)”


殷女士:“(记者:那今天周女士,就是胭脂水粉店的老板娘,陪你来,她是要跟你私了,还是怎么样)也不是私了,我这个人呢,医院里也讲了 (记者那我征求你的意见,我陪你去卫生监督部门,反映这个情况,还是你自己跟她去私了,我尊重你的意见,你自己决定)(周女士:你要去医院的,啊呦,医生说你已经排异了,知道吗)(记者:医院怎么说,还有救吗,还能弄好吗)取掉,哪里医院做的哪里取掉,取了叫它赔你的钱(周女士:做个激光就好了) 他说这个红的,激光打掉,你动手术里面的假体(记者:那你下一步还继不继续,追究周女士的责任)她也跟我挺好的,意思是陪我到医院再去整,也去了,也是我冲动(那就是目前暂时,不需要我陪你去卫生监督部门咯)嗯。”



鼻子仍然还红红的殷女士,跟周女士转眼间又挺要好了,表示不再需要记者的帮忙了。我们也衷心地希望,殷女士早日康复。





持续关注


法斗犬疑似被小区灯柱电伤,物业回应:没有漏电


公园足球场连续被搬走球门,球场也要被拆?


直播间拍到“真迹”,“两只鸟”需要确认


房东想说再见,房客有些激动


突然要收场地费,婚庆方“骑虎难下”


偷了一箱iPhone13还搬走监控,“变装”男子终被抓


编辑:俞晓磊

审核:陆远鹏、范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