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通优云徐育毅:做中国的ServiceNow

产业家 2021-10-14 18:36

产业互联网第一媒体。 产业家



不忘初心,始终和客户站在一起,实现中国IT运维赛道的共创、共赢。


作者|皮爷

出品|产业家


在百度词条上搜索“广通优云”,你会发现在最近的五年时间里相关消息寥寥无几。这是一家“极其低调”的企业。


但在名声不显的背后,它又是一家成立18年专注致力于国产化运维平台设计开发、服务过无数行业头部客户的IT运维企业。在它的业务版图里,你能看到诸如建行、农行、邮储、银联、中国石化、国家电网、国家铁路集团12306等一大批中国顶级KA企业,覆盖金融、中大型企业、政府、智慧城市、运营商等十多个行业。


“金融行业是信息化和数字化最顶级、最先进生产力代表,要想锤炼我们的能力,就要优先打磨这些案例。”徐育毅告诉产业家。他是浙江人,身上透着浙江人特有的务实和敢想敢干。


广通优云董事长/徐育毅


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他带领广通优云走在舞台后的另一侧,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经历了多年寒窗苦读,现在正在进京赶考。”


广通优云始终对标的是太平洋另一边的ServiceNow。后者是当今世界上仅次于Saleforce的SaaS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是如今IT运维赛道当之无愧的龙头,世界500强企业中近80%是它的客户。在《财富》杂志今年评选出的全球未来50强企业中,ServiceNow更是位列第一。


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不止广通优云,无数IT运维企业都始终想要找到一个问题的答案:中国到底能不能跑出一个像ServiceNow的企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基于不够成熟的市场认知和“长坡厚雪”的回报周期,IT运维始终都是一件不够性感的赛道。在大部分公司里,甚至很难有人说清“运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工种,以及它的具体职能是什么。


但如今,微风渐起。随着产业互联网的迅速兴起,再加上疫情的加速催化,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追求线上化、云化、AI化,更多的IT基础设施和数据被放到生产线上。IT运维正在被再次定义。


对徐育毅而言,最好的时代已经来了。


中国IT运维企业的东风来了


在《国企改革1998》一书中有,有这样一个鲜活的说法:1998年之前,我国大多数企业叫厂子;1998年之后,都叫公司。


这种基于称谓的改变意味着现代化企业制度在中国正式落地生根,与之对应的是亟待建立的为现代化企业保驾护航的现代运维体系。基于此,一大批国外IT管理软件公司在中国落地生根,如CA、IBM、HP、BMC等国际IT巨头蜂拥而上,成为当时国内市场的掌控者。


在这一阶段,IT运维有一个脑白金式的说法,即“好不好用不重要,重要的是‘上档次’。”基于当时的纸媒黄金时期,市场上甚至出现报纸杂志社们花费几百万来引入IT管理体系。


这一时期,IT运维等同于“空中楼阁”。尽管外观壮美,但实际并无用处。不过值得肯定的是,在巨头的蜂拥而入中,IT运维的观念被真正引入中国。


2010年前后,国内IT运维迎来一个新的里程碑变化——ITIL被引入中国。ITIL,是英国政府部门CCTA于20世纪80年代末开发的一套IT服务管理标准库,它把英国各个行业在IT管理方面的最佳实践归纳起来变成规范,旨在提高IT资源的利用率和服务质量。


换言之,在敝帚自珍的大企业面前,中国IT运维企业最起码有了参照的业务模板。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大批的基于ITIL框架的企业案例纷纷出现。其中不少头部IT运维企业更是获得ITIL的认证,比如广通优云,其于2009年建立的一体化运维平台 Broadview,就获得PinkVerify ITIL v3的国际认证。


ITIL认证,是面向IT运维人员,如IT经理、数据中心主管等提供的权威认证服务。而Pink Elephant则是ITIL的全球最佳实践权威者,其推出的PinkVerify认证是面向完全符合ITIL流程的企业项目。


但尽管如此,ITIL在中国仍遭遇了水土不服的情况,当时一句戏语称之为“敲着木鱼读圣经”。更真实的情况是,尽管ITIL为IT运维提供了最佳实践服务指南,但本质来看当时的中国IT信息化建设仍然处于滞后阶段,即市场和企业对于IT运维体系认知则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这对掌握了ITIL的运维人员来说,等同于“空怀一身本领”,无法找到对应的业务落地。


IT运维行业如果想要实现质的发展,最根本的源头仍然在市场和企业。


也是在这一阶段,发生了几件影响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大事。继2008年阿里提出去“IOE”之后,在2013年7月10日,淘宝核心系统中的最后一台Oracle数据库下线。2017年9月,阿里云正式发布了自主研发的云原生数据库PolarDB。


2015年的全国两会上,马化腾以《关于以“互联网+”为驱动,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建议》中呼吁,希望“互联网+”生态战略能够被采纳,成为国家战略。一时间,“互联网+”火爆全网,2015年也被称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服务元年”。


这两件事情辐射到IT运维行业,也是引起一连串的地震效应。如果说“去IOE”是把国内IT运维厂商和国际巨头放到同一起跑线上,那么“互联网+”则就是真正从意识上推动了中国企业的互联化和数字化。


在ITIL的迷雾之后,IT运维企业开始真正思考中国IT运维未来的方向。


即和北美的IT设施标准化环境不同,中国的IT环境更复杂,也更趋于早期。相较于“揠苗助长”的IT服务,当下客户的需求仍更多集中在对ITOM的认识层面,如监控、预警等等,但一个清晰可见的趋势是,随着中国企业对运维理解的深入,IT运维的角色正在前置,与业务结合愈发深入。(ITOM更多的是指基于IT基础设施,如服务器、机房、中间件、数据库、存储等的管理;ITSM更多指运维人员以及公司流程等对IT基础设施的管理,包括服务支持、服务提供等等)


在前后台边界消失的节点里,中国ITSM真正的大门正在徐徐开启。


其实,徐育毅很早就觉察到这一点。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他就曾表示,当下的计算机技术正在向IT领域外延伸,用户的想法、厂商运作的方式都在变化。


2016年,智研咨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 IT 服务市场实现连续四年的高速增长。2016 年市场规模为 5637 亿元,同比增长率达到 23%,IT服务市场增长速度超出整体IT市场比例高达近50%。


此外,报告还得出结论,随着IT服务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展,第三方IT运维企业将逐步大范围代替原厂运维,成为IT服务市场的主要玩家。


是时候了,徐育毅告诉自己。2016 年,广通优云全资子公司—UYUN优云,呱呱落地。


“寒窗苦读,进京赶考”


2016年,IT运维行业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全球最知名的IT咨询和调研机构Gartner 面向IT运维方向提出 AIOps(智能运维)的概念,即利用 AI 技术的新一代 IT 运维,旨在通过算法进一步解决企业遇到的运维难题。


消息传到中国,一众AIOps概念相关的企业开始在市场上广泛发声。AIOps,本质来说就是依托AI技术对IT运维服务行业进行重塑,其是在固有的Dev-Ops(运营开发一体化)上对企业内部要素和机制的进一步优化。


面对被不断优化的IT运维赛道,徐育毅和优云开始重新思考一个问题:优云应该走一条怎样的路?或者说未来中国IT运维需要一家怎样的企业?


在采访中,对于2016-2018这两年,徐育毅的感觉是“煎熬和痛苦”。事实上,随着层出不穷的时代变化,IT运维企业未来的不确定愈发增强,而这种不确定性往往伴随着选择的艰难。


但优云最终跑出了自己的方向。这条路径和2014年徐育毅在接受采访时表达的观点一致,即它的新定位是“运维中台”,即在这个运维中台上,有底层的运维PaaS平台,在最下方的采控平台之上,面向不同生产要素拆解成具体环节的数据、业务、开发中台,并以此为燃料,构建出上层的具体业务应用。



更通俗的解读是,优云的运维中台更等同于把ITIL、AIOps、Dev-Ops等诸多IT运维手段打散重组,把每个模式拆解成最细小颗粒度,通过PaaS中台的模式来产出更具备操作性的上层app,进而提供包括ITOM\ITSM\ITOA等全方位的IT运维服务管理。


从某种意义来看,广通优云更等同于具有中国特色的ServiceNow。可以对比来看,如今ServiceNow的核心业务架构也是依托中央的“Now+”平台,上层分别分布着不同环节的工作流服务,如ITOM、HR、安全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和北美环境不同的是,在过往的发展中,中国的产业环境更为复杂和细分,在HR等诸多领域都有针对某个运维垂直环节的独角兽SaaS企业,模式也已经比较成熟。优云和ServiceNow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的目前核心业务框架更聚焦在IT运维这个角色本身。


基本功打好,下一步就是出成绩。这时候,徐育毅骨子里“敢想敢干”的性格又体现出来了,金融行业成了第一站,“金融行业是运维成熟度和复杂度更高的,能够支撑金融行业客户,其他行业的问题都能顺势来解。”


2018年、2019年两年时间里,徐育毅的感觉是“进京赶考”。一个细节是,在确定与某大行的合作之前,仅在POC环节,优云就和对方交流了一年时间,大大小小的会议超过50场,最终才拿下标的。


服务过程更是异常艰难。金融行业本身就出了名的“大数据,高并发”,服务器和数据中心的规模堪称所有行业之最,大型数据中心甚至超过10万个。


但优云最终扛了下来。根据披露数据显示,从案例规模来看,广通优云所服务的某大行数据中心,运维服务涵盖了4.5万台物理机、13万台虚拟机和上万个分支机构,创下业内成功落地的运维PaaS平台规模之最。


“是个共创的过程。”徐育毅总结说道,“也是在整个服务过程中,我们才一点点完善业务流程和架构。”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这个案例过后,不少顶级银行纷纷向优云抛出橄榄枝,迄今为止广通优云共计服务(共创)了1000多个优质金融和政企案例。


回顾整个“进京赶考”的过程,一个必须要弄清楚的问题是:为什么经过POC环节,被选择的是优云?时间回到2018年,现实情况是尽管优云当时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论,但就当年来说,IT运维赛道同样有不少“好手”,他们也更是深耕市场多年,甚至名声要强于优云。


答案在徐育毅选择的特殊路径——全域运维服务能力,即包含从前台的ITSM环节到后台的ITOM环节。


一个大趋势是,随着国内企业对于数字化的热捧,IT基础设施的市场规模逐年上涨,但问题也随之而言,即对大部分企业而言,原厂提供的仅是围绕自身设施的运维管理服务,比如IaaS厂商只提供对服务器的运维管理,数据库厂商仅负责企业的数据设置和数据湖搭建等等,最终造成的是彼此互不相通。


此外,随着云上时代的到来,分布式云更是成为越来越多企业,尤其是金融企业的核心架构。即往往金融企业都会将自身核心业务采用私有云的本地化部署模式,边缘业务采用公有云模式,由此带来的是运维的分布和混乱。


同时,不论是金融还是政务,在过去的多年的数字化建设中更存在的一个问题是“重复造烟囱”,即地方或者分部往往购买了大量的IT设备,不仅造成资源冗杂,对于数字化转型更是效果甚微。


于是,近两年能够明显感知到的信号是,不论金融还是政务,各家都在向“SaaS”服务化转型,即将IT基础设施统一集成到总部,地方和分支只需要在云上连接服务即可。但这种集成化对运维厂商而言,则代表着更全的服务链路和更大量级数据的处理能力。


但这正是优云的优势。即在分布式和集成化的大趋势下,面向全域的IT运维能力正在成为企业运维服务的必需模式。在高并发、云原生、多租户的环境中,基于“平台+app”的形态,优云可以将大体量逐步拆解落地,分散整体压力,化整为零,进而实现落地。


国内某大行CIO曾评价广通优云的产品具备了一种独特的“由功能的完整性带来的先进性”,“拆开来是变形金刚,串在一起就是一条龙”。


复盘从2016-2019年三年时间,优云这家企业最难能可贵的一点恰是能在概念频出、资本追捧的中国大环境下,时刻与客户站在一起,找到并坚持自己独特的IT运维路径,“多倾听来自一线的炮火声”。


2019年,徐育毅和团队去了一趟武夷山,看着远处的山峰和茂盛的林木,他胸中燃起过往五年未曾有过的豪气。“优云这件事,成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Eco-Ops背后,放大IT运维的边界


意大利著名画家莫迪里阿尼在作画时有一个习惯,他的许多人物肖像画都只有一只眼睛。当别人问其是何用意时,他说道,“这是因为我用一只眼睛来观察外面的世界,另一只眼睛来审视自己。”


徐育毅一直保持着对优云内部的审视。在多年共创中,太多的名词出现在这个行业中,ITIL、Devops、AIOps……它们为无数企业指引了IT运维的新方向。不过,他觉得不够。


更客观来说,ITIL、Devops、AIOps都是基于企业内部IT运维的模板,但对于整个运维生态环境来说,还应该有一个新的范式。在他看来,这个新范式就是Eco-Ops。


Eco-Ops,通俗的解释是生态化运维,其核心是面向IT企业面向服务对象的路径,即在Eco-Ops的新范式里,通过自身和生态圈的打通,进而形成行业统一的运维共识。通过不断涌现的行业实践和成员间快速分享的运维成果,来实现生态圈的持续自我进化和发展。



从某种意义来看,其更等同于开源社区,只不过和国外开源社区不同的是,Eco-Ops的模型更具备案例属性,此外更具备封装的组件化能力。


在徐育毅看来,优云未来将为部分中大型客户打造的恰是这样一种能力。即对于同行业的客户来说,在大型复杂场景中锻炼出来的能力具备统一适配性,这种能力可以被开源梳理出来提供给更多有同样场景需求的中小企业,依托低代码开发能力,以此达到更无感知化的IT运维。



在其中,标准是关键。即不论是优云的Eco-Ops还是其他程度上的开源共享,一个必须具备的条件是开发环境和硬件设施要具备一致性。“这也是我们现在在努力做国标的原因。”


据了解,如今广通优云作为《数据服务中心服务能力成熟度模型》国标修订的承办组织及首席专家所在单位,运维中台等核心产品相继通过多个软硬件兼容适配认证,可在20多个行业全面满足国产化兼容和用户需求。


从这点延伸出来看,中国IT运维行业之所以迟迟没有走出类似ServiceNow的企业的核心原因之一,恰在于各家的标准没有对齐,不论是开发环境还是软硬件配套设施,很难用一套通用化的方案实现覆盖,行业内部的开源共享无法带来太大的参考价值。大公司尚且如此,中国的中小企业的复杂程度更不用多想。


实际上,这也是近些年国家开始大力发展信创行业,不断做新国标的原因之一。一旦实现信创的国标化,企业之间的通路就可以打开,Eco-Ops(生态化运维)的路径将迅速覆盖中小企业,实现社会生产力的大幅跃进。


徐育毅曾给优云做过一个比喻,“全国粮票”。在他看来,未来优云要做的是Eco-Ops的最底层一环,即为每个行业的IT运维生态提供足够的燃料和基本生产要素。


在数年前,广通优云跟国内其他几家主流运维厂商组建了一个联盟。对于组建这里联盟的初衷,徐育毅说:“云计算拼的就是运维,但是运维是很广泛的、一个很大的范畴,不可能有一家企业包打天下。我们成立联盟就是希望专业的厂商一起合力完成闭环,形成一个生态来解决用户的问题。


在更大的视角来看,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新的IT运维时代。即随着云计算、AI对企业内部流程的不断优化,“软件定义”的时代正在悄然来临,不论是数据中心还是服务器,再或者是内部的ERP、HCM、HR等等,软件正在成为发挥作用的最小个体。


与此同时,伴随着隐私计算等技术的发展,底层数据之间的打通正在成为必然。越来越多的行业标杆路径被粘贴复制到同等行业的企业场景中。此外,不论是AIOps的ITSM方向,还是数据库、云计算等ITOM方向,抑或是正在逐步出现的开源社区,一切都在昭示:企业运维生态的底层雏形恰在缓慢成型中。


对徐育毅和优云而言,基于Eco-Ops,他们看到的不仅是未来三年,更是蓬勃而来的五年、十年。


定义中国的ServiceNow


客观来看,在中国的IT运维赛道里,对标ServiceNow的玩家不在少数。但一个真正需要回答的问题是:ServiceNow的模式真的适合中国吗?


在产业家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存疑的,至少对当下的中国产业环境而言。


复盘ServiceNow的发展路径则是不难看出,其在聚合了ITSM、ITOM的业务模型之后,基于国外的企业商业模式,它的核心路径已经演变成了“工作流引擎+业务理解”。根据彭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如今 ServiceNow在ITSM占据70%的市场份额(包括HR、安全等等),在ITOM侧仍然与北美Big 4(BMC、CA、IBM和HP)处于胶着状态。


同时,据了解,在ServiceNow内部成立了一个新的创新业务部门,“力争每1-2年就推出一个新业务。”


但国内的形势却有不同。企业的数字化运维从下到上从IT流程来看大致可以分为云服务器、数据库、中间件、ERP、CRM,此外还有最前端的HCM和HR等等,目前在每个赛道中国都盘踞着大量的垂直赛道企业,比如HR方向的北森、ERP的用友、CRM的销售易等等。


即就当下而言,中国企业数字化往往从某个环节切入,基于不同环节进行不同的方案集采,目前来看,国内尚未出现一个覆盖ITSM全部环节的企业。换言之,对于国内的IT运维企业而言,未来更多的业务可能性不在于横向业务的拓展,更大的可能性在于前后台不同环节的底层打通。


更符合如今的真实课题在于,IT运维企业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夯实IT领域的地基之上。这也正是徐育毅和优云在做的事。


据了解,在面向客户的服务中,广通优云可以提供两种服务模式。针对万台服务器以上的大型客户,广通优云主推私有云模式,项目量级可达数千万级,且有多期滚动开发;针对服务器数量在千台到万台之间的中大型客户,广通优云主推公有云模式,项目量级主要在数十万到数百万不等。


在项目落地过程中,广通优云可以提供AIOps能力,也更可以提供运维全域数据接入、建模治理、算法开发、场景服务能力,支持每天20T+的数据增量;此外,在流程自动化编排引擎方面,广通优云可以基于服务目录的流程+自动化混合可视化编排能力,提供自动化场景和安全管控能力,实现运维线上线下的能力打通,提高运维效能和合规属性。


一切的一切,都在回归到IT运维本身。或者说,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在“去IOE”的主旋律背后,国产化、标准化、生态化正在成为如今的核心命题。


对于中美的产业环境,市场素有“十年之差”的论调,不论是市场大环境,还是更小颗粒度的企业认知,抑或是“职业经理人”的管理制度的,都是当下需要正视的现状。


但值得庆幸的是,越来越多像广通优云这样具备底层服务能力的国产企业正在崛起,在复杂的中国产业环境中已经找到了适合自身赛道发展的正确路径。


从面向ITIL到运维中台,从大行验证到行业输出,从IT运维共创到生态运维,从自行摸索到制定国标,贡献智慧和力量,在每一个转型的节点上,广通优云和其它诸多企业一样,都感受着“摸着石头过河”的紧迫感和责任感。


尽管低调,但它们的实力已然不容置疑。恰如徐育毅所说,“不忘初心,我们会始终和客户站在一起,实现中国IT运维赛道的共创、共赢。”




产业数字化

数字化大势下,科创板IPO的“紧箍咒”

透视京东,和隐藏起来的200个上升密码

云上管车背后:透视数字化时代的企业内功

透视云测试:技术、产业、降本增效下的数字化之战

产业SaaS

《2021年SaaS行业八大趋势|盘点》

美团阿里鏖战,餐饮 SaaS无「终局」

金蝶腾「云」,产业互联「结网」

腾讯加「杠杆」,SaaS开团战

产业供应链

产业互联网时代,谁在重写供应链?

牵手国资背后,再看苏宁的零售产业边界

产业硬科技

《云从「敲门」科创板》

《物联网,一场上云的巨型战役》

《华为:用鸿蒙HarmonyOS2.0讲的新故事》

《国产芯片战场:掣肘、决心和看得见的未来十年》

© 往期回顾






产业家网全新上线


© THE END



本文由产业家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

欢迎爆料



产业家报道联系微信号:1851566315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