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不住了,宋冬野

南风窗 2021-10-14 19:01
文 | 李淳风
编辑 | 秋   雨
 值班编辑 | 煎   妮
排版 | 贝   宁


10月12日,歌手宋冬野因为演出被取消,在微博上发出一篇激愤的文字,为自己抱屈。他抛出来的核心问题是,一个吸过毒的人,改过自新之后,有没有工作的权利?


宋冬野发布该长文后随即被微博禁言


当然有,但他偷换了概念。


工作有很多种,打工、创业、自由职业,包罗万象,但他所指的“工作”是绝对限定的,即继续当歌手。


那对不起,没有这个权利,这是网友们一致的回答。


道理何在呢?



回不来


有关部门有禁止劣迹艺人复出的规定,社会大众也有抵制劣迹艺人重返舞台的共识。


宋冬野,以及柯震东、房祖名、张元等演艺圈涉毒人士,都受到了法律惩罚,但法律惩罚之外,还有行政处罚、道德惩罚。


禁止劣迹艺人复出的相关新闻

禁止复出,属于后者。


在证券领域,如果出现违法行为,可能被处于限期或终身市场禁入,艺人违法犯罪被禁止复出,性质与之相类。


道德惩罚之所以如此严厉,是因为艺人是一种榜样职业,他一出现就会被千万人看见,其才华会被评议,被赞许,被效仿。片面的称道,会制造一种错觉:只要有一技之长,违反法律与道德,并不要紧。 


倘若如此,显然本身就包含道德风险:进一步纵容吸毒。


他们可以做别的工作,对此,人民群众是讲道理的,工作权事实上还是完整的。


然而宋冬野显然没有能力处理这种逻辑关系。他作为一个有才华的民谣歌手,文字写得还算整洁,甚至有点漂亮,比起一些艺人文理不通的声明要高明多了。但通篇并无悔意,强调自己是受害者,而加害者除了贩毒者,似乎还包括广大网民。


宋冬野在音乐节(图源:视觉中国)


说清楚了就好,纠结这一点没有太大意义。


我倒是注意到,宋冬野在行文当中对自己的才华以及专业热情很自负,强调了自己的工匠精神,以及生产和分享好音乐的理想。


才华诚然是有的,2012年末,一曲《董小姐》红遍大江南北。证明才华,一首好歌就够了。然而,才华的稀缺性,真的有个人想象的那样强大吗?甚至足以让社会大众在道德问题上做出妥协?



这是他没有想明白的。今天我们的重点,就是想谈这个问题。


核心论点有两个。一是,艺人是过剩的,可替代性很强的;二是,人们总是对自己的重要性存有幻觉,事实上,你是否重要,取决于别人怎么看。


放到社会其它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那么,从这两个论点出发,可以推出何种结论呢?


结论就是,千万不要击穿底线,让一切无法回头。在底线之上,一切都可以在规则范围内转圜,击穿了底线,规则失去意义,外部对当事者失去了期待,就没有了处理办法。


回不来了,因为没有规则通道可以走。那就只剩下发泄——这就是宋冬野所做的,但发泄没有用,反而进一步暴露自己,激起情绪对抗,让墙壁更加坚不可摧。


宋冬野在微博评论区怒骂网友(图源:宋冬野微博)



艺人过剩


今天的艺人,是极度过剩的。


但它和市场上其它行业从业者的过剩,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其它行业的从业者过剩,是市场供求规律起作用的结果。如果一个行业利润率高,而进入门槛又不是高不可攀,那么人力、土地和资源等要素就会流入,过度流入就会发生过剩。过剩之后,利润率下降,许多人亏本,就会自然退出。


艺人这个行业有点不一样,它有极强的投机性。


生产领域,要做五金件,至少要采购几台车床,做出合格适销的产品,这些都受到现实市场的规制。


而艺人不用,有人捧你,给你一个机会,突然就火了;没人捧你,做自雇劳动者,突然丢出来一个作品,也可能火。


艺人肖战便是凭借饰演《陈情令》中的魏无羡一角一夜爆红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没有市场门槛、市场容量问题。娱乐领域的需求不是现实的,而是制造出来的,供给自动创造需求。一旦被足量的人看到,庞大的收入规模就会在瞬间凝聚。资本可能会亏,但成名的艺人总是高收益的。


这就让一般意义上的供求规律不起作用。人们总是看到,这个行业无数金钱喷涌,吸引着一批批的人汹涌而至。


里面没有失意者吗?当然有。


只不过,这个行业的结构特点太过鲜明,金字塔中部以下都会被忽略,顶部和中部光芒四射。


诸如胡歌和靳东这类知名一线演员更是常年“霸屏”


底部有大量的获益甚少或者并未获益的人,但对他们,外界不会目为失败,自身也不会目为失败,退出,也就不是一种淘汰机制的即时结果。


他们只是一大群正在等待机会的人,也可以称为后备军。“突然就火了”这样一种经常发生的“偶然事件”,让淘汰无法即时发生,却让进入随时大量发生。


这个领域里没有什么不可能,母鸡变公鸡的故事,会在这里不断发生。据说经验证明,一个鸡群里如果只有母鸡,其中一只母鸡就会变成公鸡。娱乐圈就是这样,你需要公鸡,马上就会有公鸡。所有的母鸡都愿意等待这一刻。


其他行业,没有出路,就离开了,过剩就会缓解,而艺人行业,过剩永远在积压。你只要喊一声我这里需要一个公鸡,就会有一万只母鸡举手。


仍有不少经纪公司打着“星探”旗号招募练习生培养其成为艺人出道


你会问,艺人过剩,但有才华的艺人呢?


答案是,不稀缺。


产业领域,有才华的工程师、技工是稀缺的,尤其在产业发展不成熟、技术水平不够高、生产训练不足的国家,非常稀缺。比如优秀的焊工,在装备制造等许多高技术、高附加值的领域,往往如大旱之望云霓。


这是因为,何谓优秀,是有标准的。需要什么样的人,是在这个人出现之前就已经决定了的。没有优秀的焊工,精密焊接问题就无法解决。


而艺人,前方说过,供给自动创造需求。假设有一个有才华的艺人,在他出现之前,整个社会对他是没有任何需求的。他的出现,只是让人们感觉到,有他也不错。他的不出现,不会造成任何问题的无法解决。


没有就没有,对于社会而言,不存在机会成本。没有这个,会有另一个。


所以,艺人过剩,有才华的艺人不稀缺,艺人试图通过强调才华与理想来放松道德审视,是不讲逻辑的。


劣迹艺人,无法复出,从大众态度的角度看,除了是非问题之外,归根到底就是因为,这种才华不是刚需。

    


底线之上


具有某种才华,凭借这种才华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总是难免会产生一种副产品:这些一定程度上成功的人总会自赋重要性,在心理上不断加强。


而这一副产品,会不自觉地成为这个人言行的背景,会支持他拓展行为边界,如果不加节制,就很可能触及乃至击穿社会规则的底线。


前面对艺人过剩、有才华的艺人不稀缺的论述,已经清楚地说明,这种重要性不是刚需。他之所以重要,只是因为人们愿意承认,而不是因为不可或缺。愿意承认,是因为有共同确认的规则,在规则基础上,也就有善意来润滑。


宋冬野凭借歌曲《郭源潮》斩获29届金曲奖最佳作词人


说到这里,就可以扩展为普遍性的为人处世的道理了。道理其实先贤早就总结得非常清晰而深刻,但人们如果没有足够的社会阅历,往往仍是难以领会。


孔子要人们努力做到“温良恭俭让”,他一生致力于此,七十岁“从心所欲不逾矩”。路漫漫其修远,说的都是个人修养问题,目标就是让人能够永远在规则范围内行事,在规则范围内解决问题。


曾子著《大学》,讲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道的问题,是基础性问题,即诚意、正心、修身,二是器的问题,是技术问题,齐家、治国、平天下。


儒家向来强调道,正道而行,技术问题就有解决基础。意不诚,心不正,身不修,就会犯根本性错误。


根本性错误,就是击穿底线,脱离规则,使得问题失去解决办法。


宋冬野,以及一众吸毒艺人,可能始终无法认识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他们可以特立独行,可以不理会他人对专业与日常行为的批评,甚至可以稀奇古怪、如痴似狂,但吸毒,就击穿了底线。


引用脱口秀演员徐志胜的一句话:年轻人的机会是无限的,但年轻人也是无限的。



尤其对于艺人,这个社会不会过分地在一个人身上浪费时间。

    


『2022年·是日历』是日上线

是·事如意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投稿、投简历:newmedia@nfcmag.com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