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离奇!绑架案竟牵出腐败窝案

侠客岛 2021-10-14 15:55

最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了一桩“奇案”——


曾任广西来宾市人民医院院长的周方,在任医院副院长、院长期间,共收受财物1810.6万元,另有939万余元财产无法说明来源,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周方腐败案又牵出医院两任院长,共76人被党纪政纪处分。


但离奇的是,这个腐败窝案的线索却源于一起绑架案。咋回事呢?


(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绑架案的主谋是曾任来宾市卫计委主任科员的韦树峰。2017年,韦树峰怀疑周方受贿,想趁机“黑吃黑”捞一笔。于是,他纠集两名同伙,将周方押到一个山洞,以吊挂、殴打相威胁,胁迫索要50万元,讨价还价后改为10万元。为防止报案,他们逼迫周方写下受贿事实字据。一年后,3名绑匪被判刑,其中主犯韦树峰获刑12年。


抢劫绑架案告一段落,但查案中发现的周方“自供材料”,却成了纪委监委查案的重要线索。于是,一桩医疗腐败窝案浮出水面。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周方的作案手法很隐蔽。他将绝大部分贿物以现金、银行卡形式,保管于5名医疗器械商处,以致调查初期,工作人员竟未在周方银行账面发现异常。但随着调查展开,周方在药品、医疗耗材等多环节采购中收受近20名医疗商财物的不法事实日渐清晰。


这些围猎者很舍得“下本”。比如医疗器械商晏某,从送烟、送酒、送钱到为周方儿子打点,投其所好,深得周方信任。2005年至2011年,晏某按结算款10%-20%的比例,送给周方180万元,同时为其保管财物。医疗器械商李某、龙某、伍某则按成交价的10%,分送周方贿金134万元、188万元、363万元——这些所谓的“结算款”“成交价”返点,就是大家熟知的“回扣”。这也是医疗领域腐败的主要问题。


周方还善于利用“信息不对称”。2008年至2016年间,他多次向商人欧阳某某透露医院采购计划,包括医疗设备参数、品牌、价格等内幕信息,帮助欧阳某某拿下订单。当然,通过这波操作,周方拿了157.3万元回扣。


医院要采购医疗器械和药品,周方就明招暗定、私收回扣,将公开招标变成走过场。但“自己吃肉总得让大伙儿喝汤”,为维持长期业务、避免被举报,在周方默许下,行销商上至院长、分管副院长,下至科室主任、临床医生都一一打点,“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保证每个环节畅通无阻。


这甚至成为一种习惯。比如来宾市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徐某某,在周方被市纪委监委留置当日,仍收受贿赂5万元;12天后,继续收受贿赂15万元。什么叫“不收手、不收敛”?徐某某就是。


从周方落马开始,广西来宾市医疗卫生系统的腐败窝案逐渐“揭盖子”。截至目前,当地纪委监委已查办相关违纪违法者40余人,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据统计,“十三五”以来,广西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全区医疗卫生系统案件4000余件,其中,2500余件涉及各级医院和乡镇卫生院。


这些案件暴露的普遍问题就是“靠医吃医”。最常见的是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设备、药品采购方面谋取不当利益。


周方被审查起诉(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医疗卫生领域的购销腐败,不仅破坏医院政治生态,还使药品和医疗耗材价格虚高,推高医疗费用,极大损害了群众利益。


道理很简单:同样是开药,为什么本来有10块钱的药可以选,大夫非要开100块钱的药给患者?有医生朋友告诉岛妹,这很有可能是一部分医生从中拿了回扣,开这个药厂的药就有钱拿,反正都有医保可以报销。


近年来,纪委监委系统陆续披露了一批此类医疗卫生领域腐败案件,涉案金额居高不下。


一些医院管理人员靠“好处费”发家。比如,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331万元,部分药品回扣比例高达中标价的25%!药价的1/4都拿去打点了,为了覆盖“成本”,药价能不水涨船高吗?


还有的基层医院账目混乱,放任“蛀虫”啃食。在江苏省金湖县,当地纪委监委发现11家基层卫生院共用财务账户,财务印鉴随意使用,七八千万的资金流水常年对不上账。在此过程中,会计王昱心89次挪用共计370余万元的公款,只为满足个人奢侈消费。


还有人打起了医保资金的主意。例如浙江省仙居县横溪镇政府统计员吴鑫涌,因沉迷赌博、债台高筑,竟要求各村将医保资金存入其个人账户,挪用医保资金供他和同事应涛用于赌博。自2018年起,这俩人共挪用资金1500万元,大量群众就医受影响。


(图源:网络)

   


除了“传统腐败”方式,一些“新型腐败”也开始露出苗头。


比如,随着药物研发竞争日趋白热化,临床试验也被腐败分子盯上。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办公室原主任顾俊,依靠职务便利非法侵占试验费用10万元。他通过将药品临床试验排期提前、违规从事临床试验等方式,为多人牟利,从中受贿150余万元。


医疗卫生领域专业性强,有的“关键少数”在其中深耕多年,既是行政领导,又是权威专家,很容易形成“小圈子”,搞“一言堂”。若缺乏有效监督,在招标采购、医保资金管理等领域极易滋生腐败。但这个领域关系着老百姓的身家性命,必须下狠手整治。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强调,要持续纠治医疗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严肃查处贪污侵占、吃拿卡要行为。


今年4月,国家卫健委等9部门联合印发《2021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8月,国家卫健委修订完善《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促进医务人员廉洁从业;国家医保局等部门也开始探索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将医药商业贿赂等行为列入失信事项清单,目前已有近70家企业因失信违约行为被处置。


我们常把医护人员比喻为“白衣天使”,希望他们的品性能像这身衣服一样清清白白。医疗卫生领域不仅要帮患者祛病强身,更需自查自纠、“杀毒除菌”。一桩绑架案牵出的腐败窝案看似“意外”,但如果自己行端影正,又怕什么“意外”呢?

 

文/云中歌

编辑/绫波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