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女友、孩子,皆成他手下亡魂…号称信佛却专杀身边人?

没药花园 2021-10-14 20:34

大家好,我是Wapi。先祝大家重阳节快乐。

这个案子前阵子因为参考文献中的一些问题被系统删除,所以重新发一下。

前天还发了一篇和案件无关的小小论文,关于:你有没有做过“假动作”?欢迎一起探讨。

这起案件发生在台湾南部的嘉义县。为了诈领保险金,凶嫌犯下台湾保险史上杀害人数最多的一起案件,被媒体取了多个别称,包括 “保险业的连续杀人魔”、“杀妻杀子魔王”、 “黑鳏夫”、“毒郎君”等。
 
当年办案警员私下痛骂,这种人判处一万次死刑、被枪毙一万次都不够。为什么警员会这么说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注:本文所有金额一致为人民币。)
 
(字数11,477)

 横尸山区的无名女性
 
位于台湾中心的南投县是这岛上唯一不靠海的县。这里地势多丘陵,其中大鞍山区,群山环绕,经年云雾缭绕。
 
2003年5月13日,一对外地来的中年夫妻上山采草药时,远远看见,半山腰上的挡土墙边朝天插着一双裸露的腿。
 
(图示:挡土墙是一种防止山坡土壤流失的构造物)
 
在这人迹罕至的山里见着这景象,这对夫妇吓坏了。尽管他们不敢细看,不确定那是人还是模特儿,但还是急急忙忙地到附近居民李春秋的家,请她帮忙报案。
 
警员赶到后一起前往查看,发现那是一具女性尸体。
 
挡土墙下方深不见底,消防队只好出动消防车,将鉴定人员以吊挂方式,下放到现场去拍照采证。
 
躺卧在半山腰挡土墙边的尸体头下脚上,垂落的裙子遮住了脸,下体裸露。脖子和双手手腕有勒痕,脸部和后脑有伤口。左手手心里写着一串7个阿拉伯数字。

(案发现场)
 
警方公布特征后,一位杜先生出面指认,死者是他的母亲陈怡伶。陈怡伶是个小吃店老板娘(部分报道称是KTV),经济条件很好。由于死者身上的包包、名表、项链、手机都已不翼而飞,警方研判是抢劫杀人,开始展开调查。

(受害者陈怡伶年輕時)

警方调阅了受害者的提款卡领款记录,发现一个陌生男子企图盗领,但监视器荧幕上的男子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无法辨识身份。卡片则因密码错误,被提款机吞食。

(监视器影像)
 
据警方猜测,受害者左手心的那7个数字是某人家里的座机号码。在手机普遍流通之前,大家经常这么记电话号码。经过追查,这只电话位于案发60多公里外嘉义县水上乡下寮村的一处民宅,承租人是一个陈姓男子。
 
除了电话使用地在嘉义,被害者最后也现身在嘉义。

嘉义)
 
最后,警方过滤了被害人的手机记录,找到了关键线索。案发前,手机上有三通来自不同公共电话的拨打记录,而电话记录的时间前后,监视器捕捉到了同一辆私家车,出现在这三个地点附近的路口。监视器还清楚地捕捉到了车主的身影。

(可疑私家车)
 
这个男人就是那处民宅的承租人,以及电话号码登记使用者,名叫陈瑞钦。
 
陈瑞钦生于1949年,是嘉义县水上乡人。

(陈瑞钦)
 
初中毕业后,陈瑞钦考取五年制的嘉义农专,但最后没毕业便参加工作(部分报道称他毕业了)。他前后换了几个工作。一开始他参加了空军自愿役,从基层士兵干起,后取得上尉军官资格。
 
离开军旅后,陈瑞钦在中油公司位于嘉义民雄的油库担任油罐车司机,并在有空缺时,通过毛遂自荐晋升为油品调拨中心的工程师。
 
2000年,他因故离职后,在嘉义县新港乡公所的财政课担任雇员。
 
不仅是工作,陈瑞钦的婚姻也几经波折。
 
1974年他与曾碧霞结婚,生了一个儿子陈建宏、二个女儿。1985年曾碧霞过世,同年他娶了单亲妈妈王淑婴。王淑婴与前夫生的儿子原本姓张,后改姓陈,叫陈一志。
 
1996年王淑婴过世,隔年陈瑞钦娶了寡妇颜丽琴。颜丽琴的一双儿女均改为姓陈,儿子叫陈宗庆。
 
陈瑞钦自称信佛,在工作之余有时会到庙里做公益。(早年台湾民间不太区分佛教与道教。)

跑路
 
南投的警员去到嘉义时,陈瑞钦承租的屋子虽然还在,却已人去楼空。那时他已经向南跑路,逃到台南县六甲乡的镇南宫。
 
南北奔波的警方于5月22日晚上10点多,在嘉义基督教医院里逮捕了鼻青脸肿、伤痕累累、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陈瑞钦。

(在医院里落网的陈瑞钦
 
穿着医院里的病服、坐着轮椅的陈原本不承认犯案,可一旁照顾他的萧姓女友,手腕上却戴着原属于被害人的劳力士手表。
 
萧姓女友得知真相后吓坏了,称手表是陈瑞钦送她的。她边哭边责骂坐在一旁、低头不语的陈瑞钦:“你怎么可以做出杀人的事?真的好伤心。”
 
除了手表,警方也在镇南宫、陈瑞钦的房间里搜出受害人的手机和白金翡翠项链。罪证确凿,陈瑞钦不得不供认。

(部分證物
 
警方问陈瑞钦,他身上的伤怎么来的。他称是地下钱庄的人来要债,要将他押走,他跳窗逃跑时摔伤的。
 
原来,陈瑞钦逃的不是警方,是地下钱庄。
 
根据镇南宫总干事的证词,陈瑞钦在案发多天前就来到庙里了。2003年4月下旬,陈带着女友和女友弟弟来烧香,还让总干事用紫微斗数给他算命。

(台南县六甲乡镇南宫)
 
排出陈瑞钦的命盘后,总干事心里暗叫不妙。他告诉陈,“【你的】钱都花在刀上,刑囚夹印、财与囚仇、妻离子散,以后是死路一条。你向地下钱庄借钱,人家在逼着你还钱,你是跑路来的。”
 
总干事还告诉他,他的生死关在4月底,闪得过便可,闪不过会赔上命。陈瑞钦听了脸色一变。
 
总干事想打发他们赶紧离开,陈瑞钦却以天色已晚为由,要求住一晚。第二天,在陈瑞钦的苦苦哀求下,总干事勉强让他住下了,这一住便是20多天。
 
案发后的隔天早上,陈瑞钦仍在庙里,面不改色若无其事地和大家喝茶聊天,毫无异状。对于发生在100公里外、大鞍山区里的命案,总干事一无所知。
 
过了没几天, 5月15日陈瑞钦外出,一直到5月18日都没回庙里。女友弟弟打电话找他,才知道他在嘉义基督教医院。
 
两张空白支票
 
2003年5月9日,通过一个高姓友人介绍,陈瑞钦在嘉义市一家饭店里认识了陈怡伶。那天上午11点,他们一起吃了午饭。饭后,陈载着她到风景区兰潭转了一圈,两个人便去了一家汽车旅馆,发生了关系。
 
言谈之间,受害者拿了两张没有写金额的支票,问陈有没有办法替她借到现金,越多越好。她还告诉他密码,让他可以把现金存入银行。(注:用支票抵押借款是民间一种取得资金的方式。支票若是跳票、无法兑现,会损害发票人的信用,故可以作为一种担保。)
 
陈瑞钦对那两张空白支票动了念头。部分报道称,陈瑞钦向她借那两张空白支票,她回答“考虑中”。
 
陈瑞钦因赌博欠了地下钱庄的钱,对方一直在追讨,而他已经没有钱可还。
 
5月10日晚上约7、8点,他用公用电话打电话约受害者隔天出去玩。第二天,受害者上了陈瑞钦的车后,陈便将事先准备好、装着安眠药粉的胶囊给她吃,称那是养肝的保健品。受害者服下胶囊不久后便昏睡了过去。
 
根据判决书,到了山里,陈瑞钦用两条尼龙绳捆绑受害者的手,殴打她,并徒手勒住她的脖子长达1、2分钟,直到她的身体变软。接着,他以手指对受害者进行性侵害后,用石头猛砸了一顿她的后脑,再将她推下山崖。
 
受害者在陡峭的山壁上滚落了约40~50米后,停在一片挡土墙边上、宽度不到一米的狭长平地,在第二天(5月12日)下午约1:30断了气。若不是这片墙的阻挡,尸体继续往下滚落到平时几乎无人走动的河床上,很可能就不会被发现了
 
负责此案的检察官在办公室里与同事讨论案情时,隔壁办公室的检察官听见“陈瑞钦”,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便凑过去一起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掀开了几年前疑似连续残害至亲诈保的疑案。
  
诈保疑云
 
2000年多家保险公司向警方检举,称陈瑞钦的两任妻子和三个儿子的死因可疑,而陈瑞钦因着这五个亲人的死亡,前后一共领了几百万的保险金。
 
保险公司一致决定将陈瑞钦列为拒绝往来户,还让立法委员召开记者会,揭发此事。
 
其实,起疑心的不仅仅是保险公司,还有警方。诈保疑云被揭发前两年,陈瑞钦的继子陈宗庆意外死亡,死因可疑。
 
1998年10月,陈瑞钦向警局报案,称陈宗庆骑自行车在回家路上发生车祸。

(受害者陈宗庆)
 
可很多细节,陈自己都说不清楚:车祸发生的确切位置;是自己摔的,还是被撞;脚踏车为什么没有撞击痕迹;而因头部重创死亡的陈宗庆,如何能带着那么严重的伤势,在车祸后自己骑车回家?
 
况且,车祸发生第一时间陈瑞钦并没有报案,而是直到人在医院里过世了,才通知警方。那时距离车祸已经20多天,现场早已被破坏,警方调查困难。
 
警方问陈瑞钦,既然是车祸,为什么脚踏车没有撞击的痕迹呢?他改口称,车祸是他自己的臆测。那天半夜他起床,看见继子昏迷在沙发上,于是他“自以为”继子发生了车祸。
 
既然没有亲眼看见,为什么要胡诌?一开始以为这是起单纯意外的警员,在深入调查后发现,陈宗庆的投保记录不合常理。
 
陈宗庆死亡前三个月,陈瑞钦向五、六家保险公司投保意外险,投保金额高达2百多万。
 
陈宗庆当时是个中学生,每天上下学,与任何高危环境没有接触,为什么要保高金额的意外险?陈瑞钦每个月要从1万多的工资里拿出4、5千来缴交继子的保险费,而且是集中在3个月内投保,这又怎么解释?

对于来自多方的质疑,陈瑞钦有自己的一套说法。他先说明这些保险的来源:“有三家是我太太保的,两家是我公司的福利会和石油工会,另一家国华是很好的朋友推销才买的。”

(陈瑞钦替继子写的投保记录)
 
接着又称,“也许是巧合啦,我经常在想,为什么这些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我的身上。”由于之前很多亲人都意外过世,他希望亲人能够安全,才替他们投保。
 
这起发生在1998年的事故,以及2000年被踢爆的疑云,使陈瑞钦一度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对于疑似杀人诈保的指控,他无法提出具说服力的辩驳,便开始对媒体记者喊冤叫屈。
 
“我真的是那种人吗?其实我根本就没做过亏心事啊,我从来问心无愧,没做过对不起家人、孩子、太太的事情。”
 
 “现在我真的我很激动,因为没有的事情写这样,真的影响到我的名誉,真的,因为我除了,他(召开记者会的立法委员)当政府官员,还讲这句话,真的很没有知识,我现在敢澄清,他没有知识,他没有把事情了解真相之前,讲这样的话,真的,如果他家死那么多人,他什么感想?”
 
“哪一个不想有孩子呢,对不对,像我现在,将来以后过世,男孩子都没有,还搞错说我杀孩子,这很不公平的事情。然后我太太一天到晚跟我睡在一起,太太是最亲近的人,怎么我忍心杀害太太?陈瑞钦一度说到哽咽。
 
警方也重新调查旧案,但却力不从心。为什么呢?那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矢口否认、叫屈喊冤)

那些年的那些案子
 
从1985年到1998年,陈瑞钦的前两任太太、2个继子,以及亲生儿子相继死于意外及车祸。以下的信息是警方档案里的资料。
 
· 1985年第一任妻子

1985年元旦,与陈瑞钦结婚11年的妻子曾碧霞,被家里天花板上掉落的吊扇砸伤,住院治疗后,却在出院前一天晚上死亡。

当年警方的笔录写着:在家中被吊扇砸伤,送到嘉义市的江外科诊所住院。但在住院时,又不慎从床上掉落,伤及头部,颅内出血死亡。病床的高度离地约70公分,跌落怎么可能致死?

作为配偶,陈瑞钦得到保险理赔金约47万。
 
· 1988年继子一
 
第一任妻子死后,陈瑞钦在同一年娶了第二任妻子王淑婴。

1988年4月21日晚上,王淑婴的儿子陈一志补习回到家,陈瑞钦问他为什么晚了,由于陈一志态度不好,陈瑞钦便打了他。陈一志为了闪躲,不幸摔伤。另外一说是,陈瑞钦狠狠地甩了他耳光,导致他跌倒轻伤,被送到嘉义市林综合医院。
 
后来呢?警方的资料很少:头部重伤,送医后三天死亡,死因为脑干血肿。
 
陈瑞钦得到保险理赔金约12000块。
 
· 1995年亲生儿子
 
1995年8月3日,陈瑞钦的15岁儿子陈建宏,与同学外出,搭乘朋友的摩托车,发生车祸摔倒受伤。他回家后喊头疼,送医抢救仍然回天乏术。(这也是当年的结论。)

(图右:幼年时的陈建宏)
 
陈瑞钦得到保险理赔金约95万。
 
· 1996年第二任妻子
 
1996年,陈瑞钦的第二任妻子王淑婴,在嫁给陈瑞钦11年后,死于一场车祸。

 王淑婴)

8月19日晚上12点,警方接到民众报案,称嘉义市世贤路上发生一起车祸。警方到达时,坐在驾驶座上的王淑婴已死亡,死因是头部受到重创。
 
陈瑞钦对媒体记者称:那天晚上妻子开车出门后两个多小时,他接到警方的电话通知,称妻子发生意外了。当他赶到医院,“人已经那个、没有办法处理了”。
 
但是这起车祸疑点重重。
 
从现场研判,肇事车辆貌似撞到了路边的护栏,驾驶者死于高度冲撞后产生的伤口。这表示车速应该很快,护栏很可能被撞倒,车子的引擎盖会受损变形严重。可车子除了保险杆稍微破裂,引擎盖和挡风玻璃都完好无缺。护栏不像受过撞击,现场也没有刹车痕迹。
 
第二,在高速撞击下产生压挤,驾驶人的受伤位置应该在胸部和脸部(撞到方向盘),而不是在额头、头盖和后脑。法医认为很可疑。
 
第三,车辆在高速前进时冲撞到护栏,因反作用力,应该会向后反弹。但出事的车辆却紧贴护栏停着,这不合常理。

(车祸发生现场模拟)
 
对于警方的讯问,陈瑞钦始终坚持他不在现场,称他那天一直在家里,没有出门。
 
陈瑞钦得到保险金约223万,并继承了财产,包括一处房产。
 
· 1998年继子二
 
第二任妻子死后,隔年(1997年)陈瑞钦娶了第三任妻子颜丽琴。1998年,颜丽琴的儿子陈宗庆一天下课后骑自行车回家,那晚送医,后来不治。
 
陈瑞钦申请理赔310万,但保险公司发现陈瑞钦过去有多名亲属死于头部外伤并理赔,于是只赔了5万。部分报道称,经过百般要求索赔后,陈瑞钦得到保险金约95万。
 
这么多起事故,这么多没有得到解答的疑问,警员们都很苦闷。
 
讯问时,陈瑞钦称愿意到庙里去发誓,如果人是他杀的,他就被老天爷打死。
 
他也爽快答应了警方测谎的要求。测谎结果显示,陈瑞钦有三个问题没有说实话:一,你有没有打他(陈宗庆)?二,你当天晚上在家有没有看到他?三,他当时是怎么受伤的?
 
这表示,虽然不一定是陈瑞钦干的,但至少他不坦诚。但从头到尾,陈瑞钦就是矢口否认,大打悲情牌。
 
警员对他的印象是,一开始很木讷,话都说不好,“看起来就是个老实人”,对于陈宗庆的死也一副哀戚悲恸。但是,当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他成为嫌疑人后就变了。
 
他很会装可怜来博取同情,总是一脸无辜样,一副自己没有做坏事却被冤枉的模样。
 
再侦讯几次并测谎后,警员发现陈瑞钦是个心机重、城府深的人。例如,他坚决否认涉案的同时,会盯着你看,然后说不是我。
 
在讯问时,陈瑞钦还会故意模糊焦点,将话题扯远,接着把问题丢回给警员,同时看着警员,试着探知警方对案情的理解程度。
 
事故一起接着一起,疑窦丛生。尽管警员们心里都认为陈犯案的可能性非常高,却苦无直接证据,侦讯完后也只能把他放了。
 
2003年的女尸案终于让陈瑞钦一件一件地认罪。事隔13年后重启调查,警方是如何让口口声声咬定警方没有证据的陈瑞钦认罪的呢?

(受害者/时间左起:陈怡伶2003年、曾碧霞1985年、王淑婴1996年、陈建宏1995年、陈宗庆1998年、陈一志1988年)
 
漏洞百出的供词
 
2003年被逮捕的陈瑞钦,即便坐在轮椅上,仍然矢口否认涉入女尸案之前的案件。面对任何讯问,他就是回一句“证据拿出来”。

轮椅上的陈瑞钦)
 
一直到警方找来郭姓的中油前同事与陈瑞钦对质,案情才开始反转。
 
前同事对陈瑞钦说:“瑞钦,你记得吗?那天晚上我去四湖经过那附近,载你回家的。你忘了吗?”他指的是1996年第二任妻子王淑婴发生车祸那天。大家还记得吗?陈瑞钦声称那天自己整晚在家里。
 
不在场证明被戳破,陈瑞钦还僵持了好半天才供认。
 
陈瑞钦强调这不是预谋,而是激情误杀。那天他们在车上,为了钱发生口角。他一时冲动,从后座抽出一把实心木棍,猛击她的后脑致死,再将尸体移到驾驶座上,伪装成假车祸。

(案发现场模拟)
 
那其他的人呢?第一任妻子曾碧霞、儿子陈建宏,继子陈一志和陈宗庆,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身上的伤又是怎么来的?
 
当年陈瑞钦花了多少口舌说谎、喊冤,如今就费了警方多少心思让他认罪。
 
警方组织了一个联合专案小组来侦办这起涉嫌重大的案子。当陈瑞钦看到当年负责侦办的侦查员,他愣了一下。
 
侦查员问他:“陈瑞钦,还记得我吗?”
陈瑞钦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来干什么吗?”
陈瑞钦再点了点头,依然一言不发。
 
侦讯时,陈瑞钦看起来仿佛有心事,总是默默不语。警员们开始用很多方法,试着突破他的心防。例如,警员会说,你害死的那些人,以后会回来向你索讨的;你的女儿以后在社会上还要做人…等。听到女儿,陈瑞钦开始掉泪。那是他仅存的家人了。
 
在警方答应他提出的两个条件之后,他终于答应认罪了。
 
条件一,警方必须安置好他家的祖先牌位。他跑路的时候也带着祖先牌位,简陋地摆在镇南宫他住的那个房间里。

(陈瑞钦跑路时携带的祖先牌位)
 
条件二,他要见女儿。见了两个女儿,陈瑞钦哭着向她们道歉,承认自己犯错了。

有人问,女孩儿体力比较弱,陈为什么不杀女儿呢?一种解释是,台湾早期比较重男轻女,给儿子买保险比较不容易引起怀疑;另一种他可能和女儿感情较好。

(图左一、左二:陈瑞钦的女儿幼年时)
 
他是这么交代的:
 
1985年妻子曾碧霞住院,他去看顾时,两人因工作的事大吵一架。陈瑞钦便拽着她的头发,往下不停地撞击地板。等她没气了,他便去喊了医生来。部分报道称,陈是趁着妻子熟睡时下的手。

(受害者曾碧霞的母亲拿着女儿的照片)
 
1988年陈一志在医院里时,陈瑞钦趁四下无人,拽着继子的头,让他的后脑撞击病床后方的水泥墙,直到他断气。
 
1995年陈瑞钦在家无意间看到亲生儿子写着“要加入不良帮派组织、杀人放火”的纸条,非常生气。他随手拿了一颗家里装饰用的、600克的石头,砸向儿子。但法医驳斥了这个说法。
 
法医称,如果我拿石头朝你丢,你会闪躲,就算砸中了,伤口也是在脸上,但尸体的伤口在后脑,死因又是脑干血肿死亡。陈瑞钦这才承认,他拿石头猛砸儿子的后脑。
 
那继子陈宗庆呢?
 
1998年10月6日晚上9点多,念高中一年级的陈宗庆喊头疼,陈瑞钦给他吃了安眠药“酣乐欣”。凌晨12点多,陈瑞钦见继子在沙发上昏睡不醒,便喊了睡梦中的妻子。妻子马上下楼去开车,准备送儿子去医院。
 
陈瑞钦从继子的背后双手抱住他,让继子的头靠在陈瑞钦的胸前,将他拖到楼梯口。下楼前,陈瑞钦将继子转过身来(这时他俩面对面),接着,陈瑞钦将继子朝下推,导致陈宗庆的后脑撞到楼梯的边角,再拖着他的双脚下楼。
 
颜丽琴马上发现了儿子后脑的伤口。她问了陈瑞钦,陈回答“不知道”。最后陈宗庆因脑干出血不治身亡。
 
大家或许觉得这些供词漏洞百出。我不断地阅读、整理这些信息后发现,陈瑞钦的供词很有问题。
 
即便认罪了,他也没有原原本本还原实情。当警方押着他到杀害陈怡伶的现场模拟作案时,陈瑞钦双手合十,嘴里念着向受害者的歉语,但仔细一听,他说的是:“当初我应该忍耐就好、被你侮辱被你打、我不杀你就好了,请原谅我。”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

(案发现场模拟)
 
受害者一上车没多久便服下了安眠药,一路昏睡到案发地点,又怎么会侮辱、打他呢?

失踪女子
 
陈瑞钦被逮捕后,警方在他的住处搜出好几张女子裸照。虽然后来证实这些人还活着,但有民众出面控诉,怀疑他们失踪多年的母亲和姐姐跟陈瑞钦有关。
 
第一个是翁秋香(部分报道为翁秀美),是中油的外包工,因工作需要与陈瑞钦往来密切。1998年她突然失踪,连丈夫和长子过世时也没有回家奔丧。她的次子怀疑母亲已被陈瑞钦杀害。
 
第二个失踪的女子是黄馨仪,陈瑞钦在中油的前同事,也是他第二任妻子王淑婴的闺蜜。

黄馨仪 
 
黄馨仪的妹妹告诉警方,1995年6月,一天姐姐接到一通电话后离家,便人间蒸发了。事前不但毫无征兆,黄馨仪还约了女儿女婿吃饭。由于家庭、金钱等方面都正常,家人都认为黄馨仪的失踪一定是外力所导致,而唯一可疑的线索是陈瑞钦,因为他曾向黄馨仪借钱。
 
这起案件爆发后,家人百般思索、愈发觉得黄馨仪的失踪与陈瑞钦有关。
 
尽管陈瑞钦的住处并未搜出她们两人的照片,陈也称她们踪与他没关系。但是,真的没关系吗?我们可以从他的作案手法来推测一下。
 
作案手法
 
1996年他的第二任妻子发生车祸时,警方和保险公司对他犯罪的事实几乎是胸有成竹。但是,陈瑞钦只用了一句“证据呢?”便堵住警员的嘴。
 
陈瑞钦是如何办到没有(直接)证据的?
 
五起案件都是意外,发生地点都在家里、医院、车上,没有目击证人也可以理解。同时,如我前面提到的,陈瑞钦都是在受害者死亡后才通知警方。这样一拖延,他宣称的意外现场早已被破坏,导致警方调查困难。
 
此外,他还利用家属身份,总是在拿到死亡证明后马上火化遗体(唯一的有力证据)。即便这种做法令人怀疑,但他也有理由搪塞过去。
 
除了很强的反侦查意识,我怀疑陈瑞钦也有目的性地选择、接近他的第二任和第三任妻子。
 
1985年,他的第一任妻子过世,同年他娶了第二任妻子王淑婴。王淑婴是个国小老师,有教师社保等优渥的福利,名下还有房产。她死后,作为配偶的陈瑞钦持续地领取遗属抚恤金。
 
陈的第三任妻子颜丽琴向媒体记者称,1996年8月王淑婴过世后一个多月,陈瑞钦便开始经常到她的店里 “纠缠”。28岁便守寡的颜丽琴开了一家服饰店,独自抚养一对儿女。由于王淑婴生前是她的顾客,她也认识陈瑞钦,便不好意思阻止他来店里。

颜丽琴
 
1997年,42岁的颜丽琴嫁给陈瑞钦,陈搬进她的房子,并主动提出收养她的儿女。
 
陈瑞钦的择妻目标貌似都设定在经济条件中上的单身母亲。这个女性族群带着孩子,怀着居家过日子的心态,对感情若还有寄望,也通常很简单,类似“我只要找一个对我好、对孩子好、能过日子的男人”。
 
陈瑞钦刻意接近王淑婴和颜丽琴,很可能是为了钱。这时他已经从第一任妻子的过世获利,食髓知味。就像他认识了陈怡伶(2003年陈尸山区的受害者),而她死于陈瑞钦对那两张空白支票的觊觎。按照这个思路,曾经借钱给他的失踪女子黄馨仪,陈瑞钦很有嫌疑。
 
此外,已经结了婚的陈瑞钦同时保持着多个婚外性关系。陈的房东陈先生曾向采访的媒体记者介绍,陈瑞钦外面女人那么多,都是靠着家里摆的那30多罐壮阳药酒。网上传闻,这些女人都在财物上供应他,另一种说法是他勒索她们。顺着他家搜到的那些女子裸照很可能可以找到相关线索。

(陈住处的30多罐药酒)

其实,陈瑞钦的第三任妻子在案发前就感觉陈瑞钦行为举止有点奇怪。她事后回忆称,陈下班后经常一个人躲在服装店楼上,偷偷打上几个小时的电话。问他跟谁联系,他便理直气壮回答“和同事讨论公事”。
 
而且,自从他搬进来后,家里信箱便多出许多色情和大家乐(六合彩)明牌的广告传单。对于妻子的追问,他也总是一副与他无关的样子。

(图示:六合彩明牌的广告传单)
 
即便如此,在儿子陈宗庆刚受伤时,颜丽琴也并没想到这件事与丈夫有任何关系。当警方告诉她儿子的高额保险金,她才开始感到困惑且害怕:为什么陈瑞钦要替儿子保高额保险,而没有告诉她?

(当年媒体报道)
 
事后,颜丽琴回想陈瑞钦说的话,发现他满脑子都是钱。他们在送陈宗庆去医院的途中,陈瑞钦让她不要说儿子是在家里受的伤,而是要说在外面。颜丽琴问,为什么?陈瑞钦答道:“这样才领得到保险金。”
 
颜丽琴告诉记者,陈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就觉得非常不对劲了。她开始怀疑枕边人是凶手,于是试着调查。她甚至花了2万请私家侦探,却仍然一无所获。

颜丽琴与儿子陈宗庆照片 
 
儿子死后没多久,颜丽琴便让陈瑞钦搬出去,也是由于担心自己是下一个目标。据报道,她花了20多万,才让陈瑞钦答应离婚,并搬离她的家。
 
痛恨陈入骨的她,根据陈瑞钦“爱好女色又惧鬼神”的性格,积极地向警方建议运用“包青天阴间办案”(场景为阴曹地府,包公装扮成阎王)技巧,并承诺只要能破案,愿意捐出2万给警方。
 
(迷信的陈在住处贴了很多符,以求心安)

判决
 
从2003年案发,到2013年枪决伏法,这起杀人、诈欺、抢劫杀人、趁机性侵害等罪名成立的案子历经多次审判。
 
第一审,陈瑞钦被判了5个死刑,以及一个无期徒刑。到了第五审,法官认为陈瑞钦杀害妻儿的部分符合自首减刑,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但杀害陈姓女子部分,由于罪证确凿,维持死刑。
 
为了逃过一死,陈瑞钦在法庭上翻供、谎称被刑讯(幸好过程有监控录影)、在两年内连续申请8次再审,甚至企图用80万贿赂警员,制造让他脱逃的机会。

(陈企图贿赂警员)
 
2013年4月19日枪决前,陈瑞钦仍然忿忿不平,无法接受事实。警方给他准备的最后一餐饭,他一口也没吃。枪决前,注射了两剂麻药后才昏迷,时年63岁。
 
伏法后,无人愿意替他收尸,尸体于是停放于殡仪馆。警方联络的六家医院,没有一家愿意接受他生前捐赠的器官。
 
一步错步步错
 
陈瑞钦早年工作稳定、薪资高、家庭生活平顺,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2000年诈保疑云被踢爆时,警方在调查中特别关注了陈瑞钦的经济状况,发现一个令人纳闷的现象。
 
据报道,他从1985年起陆陆续续领了600~800万保险金,但是他名下没有存款、房子或车子。我前面提到,他在水上乡下寮村的住房是租的,房东是他在中油的同事。
 
嘉义水上乡比较乡下,物价低廉,以陈瑞钦的工资,买房买车绝对不是问题。可为什么他完全没有资产呢?他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如果警方推测他为钱杀人诈保的动机成立,那么,他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
 
警方怀疑他赌博、养小三,却找不到线索,便直接侦讯他。但他矢口否认。
 
2003年落网后他供认,是因为欠了地下钱庄的钱才跑路。众所皆知,地下钱庄的高利贷是一条不归路。他为什么向地下钱庄借钱呢?
 
一个批踢踢论坛上的网友提供,他小时候住在陈瑞钦家附近,陈的儿子是他小时候的玩伴,父亲也是陈瑞钦的中油同事。他记得,陈瑞钦经常向他爸爸借钱,陆陆续续地借了很多。长大后有一次他问父亲,陈瑞钦的职位和工资都比他高,为什么老向他借钱?他父亲只回了一个字:“赌。”
 
1980年代,六合彩的狂潮袭卷了台湾,造成很多家庭悲剧。即便这是违法的,但由于玩法简单,中奖率比乐透高,上从企业家、政治显要,下至贩夫走卒,很多人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陈瑞钦就是其中一个。
 
他沉迷到什么程度呢?他有一本“死亡笔记本”,里面记载了亲人死亡的阳历和阴历日期,边上则是签赌六合彩的数字,俗称“明牌”。他不但迷信,而且疯狂。

(死亡笔记本)

从上提网友透露的信息来看,陈瑞钦赌博很长一段时间了。俗话说,十赌九输。他输了钱,便向地下钱庄借钱。输钱,加上高利贷利滚利,难怪他总是债台高筑。地下钱庄的暴力逼债让他走投无路,于是他便开始杀害自己的妻子、养子、甚至亲生儿子,来骗取保险金。
 
警方曾经问他,欠了多少钱就动手了?他答道,6万,还加了句“人家在讨债,没办法了。”
 
为了一点小钱就杀人,因为陈瑞钦对钱和生命已经失去了正确的价值观。赌博获利的快速扭曲了他的世界观,使他不再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而是整天想走捷径,自然也不愿意勤奋踏实地工作。
 
据媒体报道,军中待遇很好,但陈瑞钦却因考评不好,被迫退伍。退伍后,他在中油公司每个月工资1万多。这在当时算是高薪了,而且福利很好,但他却再度因工作表现欠佳,经常被责备而萌生退意,最后只得去乡公所去当雇员。
 
在台湾,公职是很多人挤破了头想得到的香饽饽,而且非不得已绝不离开。而一旦挤进了这个体制,除非捅了天大篓子,一般都不会被轰出来。
 
但其实陈瑞钦一开始混得还不错。在军中,他从基层士兵爬至上尉。在中油,他从油罐车司机升上工程师。这表示他不但有一定能力,而且至少在初期对工作还是蛮认真的。
 
不肯好好工作,只想投机敛财,陈瑞钦把心思放在精心设计犯罪的伎俩上。
 
除了赌博走火入魔,陈瑞钦自身也有品格问题,才会变得如此丧心病狂。从他的罪行明显可以看出,陈是个亲情淡漠、六亲不认、道德感弱的人,沉迷于赌博更让他丧失了心智。
 
有些同学可能会想起,四年前的那起杭州保姆纵火烧豪宅案(也称“蓝色钱江放火案”)与此案雷同的犯案动机。凶嫌莫焕晶在2017年6月22日凌晨4点多,用一本书引燃了大火,导致熟睡中的雇主朱小贞和3个未成年孩子不幸丧生。
 
落网后,莫焕晶称她没想伤害雇主一家人,只是想假借灭火邀功,向雇主骗钱,却没成想火势失控,造成这起人伦悲剧。

杭州纵火姆莫焕晶

为什么莫焕晶会有借着假纵火来骗钱的念头?也是因为想得到更多钱来赌博。
 
这两个案子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一个沉迷于赌博的人为了得到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它所产生的瘾头极具毁灭性,能让人彻底失去心智、沦丧人性。

(在我们微博上,Wapi关于赌博的评论)

莫焕晶或许真没想害人,但在赌博面前,人的意志力一次又一次被证实脆弱无比。而一个只想凭借运气和概率的人,只能注定走歪门邪道敛财。
 
我们来猜想一下,如果陈瑞钦没有落网,他会继续犯罪吗?
 
很多读者估计都能很有依据地回答:会。
 
从1985年犯下第一起案子,到2003年的第六起,这18年的时间,如果陈瑞钦能迷途知返,事情不至于如此。但他已走火入魔,只能一步错步步错,断送那么多人的性命,最后也送上了自己的。
 
最后,想照例给大家下个结语,却发现我只想不可免俗地说:不要赌博、千万不要赌博。对生活里的挑战可以保持开放的心态,但不要挑战自己的意志力。也祝愿大家:赌博者不近身,一生平安。
版权声明
本文作者:知更鸟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字版权归没药花园和创作者所有
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联系我们
精选案件专辑 
关注后回复专辑名称 
连续阅读专辑文章
国内大案 | 国外迷案 | 亲密关系中的谋杀 | 连环杀人案 | 国内外冤案合集 | 山东临沭少女失踪案 | 漂流瓶人格 | 视频专辑 | 寄居蟹人格 | 和儿童有关的案件 | 那些我悟出的道理 | Wapi的案件专栏 | 知更鸟at没药花园专栏真实讲述 | 漂流瓶人格 |  法律科普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