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贾府丫鬟中的尖儿,出身卑贱品格一流

少读红楼 2021-10-14 20:36

因为一场螃蟹宴,菊花诗便永远停留在了我们心间。“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诚然是黛玉的灵魂写照。可是《红楼梦》中还有一个女子,也像一朵菊花,开在我的心间。


她便是鸳鸯。


菊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也是岁寒四友之一,深受国人喜爱。我常想,若红楼丫鬟也要选出“花王”来,这个人一定非鸳鸯莫属。邢夫人替贾赦“做媒”,私底下劝说鸳鸯时说了有一句话:“满府里看去,就只你是个尖儿”。邢夫人所言不虚。鸳鸯是老祖宗的首席大丫鬟,她的地位不容小觑。


贾府规矩,服侍过长辈的丫鬟,比年轻的主子都有几分体面。论起这体面来,有谁比得鸳鸯?林之孝家的见宝玉赶着袭人等大丫头叫了声名字,便申饬了他——只为袭人、晴雯等人服侍过贾母,宝玉便应当“姐姐”不离口。


第七十二回,贾琏因官中亏空,要与鸳鸯“借当”,声声“姐姐”叫得恭敬殷勤。论年纪,琏二爷应该比鸳鸯大才对,可是一方面鸳鸯在祖母跟前贴身服侍,二则他有求于人,因此态度如此谦卑。


鸳鸯受贾母的倚重,时时服侍在贾母身边,贾母离了她,连饭都吃不下。鸳鸯甚至能和贾母在同一个桌子上打牌、吃饭,比年轻的主子都有体面。她掌管着贾母的一应生活起居,“老太太那些穿戴的,别人不记得,他都记得”,这是李纨看到的。“那孩子还心细些,我的事情他还想着一点子,该要去的,他就要来了;该添什么,他就度空儿告诉他们添了。”这是贾母自己说的。



“芳熏百草,色艳群英”,这是诗人笔下的菊。鸳鸯的形象也配得上菊花。


她长得蜂腰削肩,鸭蛋脸,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皮肤白腻不在袭人以下。她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既明丽又素雅。


贾母喜欢明媚鲜妍的女孩子,有人说贾母是个“骨灰级”的“外貌协会者”,这个贴身的丫鬟的容貌自然差不了。好色的贾赦看上了鸳鸯,想讨去做小老婆,此事未果,凤姐凑趣怨贾母会“调理人”,将鸳鸯调理得水葱似的,也可见鸳鸯是个美人。


可若只是模样好,那究竟也算不得什么,毕竟贾府里最不缺的就是美貌女子。与外表相比,鸳鸯的能力更胜一筹。


她尽职尽责,忠诚恪守,连李纨都知道,老太太的东西“要不是他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惜春曾说过:“老太太昨儿还说呢,他比我们还强呢。”贾母拒绝贾赦娶鸳鸯的理由也是“留下他伏侍我几年,就比他日夜伏侍我尽了孝的一般。”


鸳鸯的性格也与菊花相似,她人淡如菊,素心如简。


虽深得贾母的偏爱,可是她自尊自爱,从不骄矜。李纨夸奖她“心也公道”,“常替人说好话儿”,“不依势欺人”。在贾府这样一个人人“两个势利眼,一颗富贵心”的地方,鸳鸯站在金字塔尖上,手握重权却不骄纵妄为,实属难得。



凤姐因是管家人便私下里用大家的月钱放债,中饱私囊,甚至弄权铁槛寺,勾结官府,贪赃枉法。林之孝家作为管家,接受了秦显家的送去的礼物,便派了秦显家的去小厨房取代柳嫂子的职务。


此类事件在贾府中已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可是鸳鸯却公道仁厚,贾母都知道,她“也并不指着我和这位太太要衣裳去,又和那位奶奶要银子去”。


鸳鸯不但从不滥用职权,相反还有着怜贫惜老的善良温暖。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鸳鸯虽与凤姐“捉弄”过她,但她的初衷并不是不尊重刘姥姥的人格,而是为了让贾母开心,因此事后不但与刘姥姥赔不是,更是将自己的东西送给刘姥姥。

鸳鸯还与菊花一般,有君子之风。


她无意中撞破了司棋与其表弟潘又安的情事,事后潘又安仓皇逃跑,司棋又羞又怕,唯恐鸳鸯将她的事公布于众。司棋的担忧一点都不过分,在那个时代,婢女与小厮私通是大罪,鸳鸯作为贾母的贴身大丫鬟,要是将此事说出去,也算是自觉维护大观园的风气,自己也许能赢得更多的信任,可司棋必将万劫不复。


鸳鸯无意于讨主子的好儿,虽然司棋是贾赦那边的人,与鸳鸯并无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情分,可是她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当司棋愧悔害怕以至于生病时,她还亲自过去安慰劝勉司棋。



司棋是个脾气暴烈的丫鬟,那一次却跪在鸳鸯面前发誓要报答鸳鸯的恩情。鸳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她虽情窦未开,却能够包容、理解司棋,君子成人之美的美德也是鸳鸯的动人之处。


可是,鸳鸯也像菊花一样孤独。菊花开在深秋,凌霜怒放。鸳鸯虽有一众朋友圈,但她却不为人所理解。她能够懂得凤姐当家的无奈,能明了探春庶出的痛苦,却很少有人能懂得她的高洁自守,一身傲骨。鸳鸯是孤独的,虽然她的朋友单上有十来个人,可是鸳鸯心事究竟几人知?


“誓死守香闺,远却杨花片。”这样的鸳鸯,注定了孤独。


鸳鸯的风骨也与菊花相似。“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菊花不会轻易凋落,就算是萎谢,也是整朵整朵枯死在枝头,不会像其他花一样,片片零散飘落。


菊花若此,鸳鸯亦如是。


鸳鸯身上最傲人的光彩便是她的誓死抗婚。她不肯嫁给荒淫无耻的大老爷做小老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鸳鸯是家生子,她的父母、兄嫂,都是贾府的奴仆。鸳鸯从生下来就与其他丫鬟一样,没有人身自由。她的年纪在女孩子们中是偏长的,已到了婚配的年纪。贾母舍不得把鸳鸯配小厮,鸳鸯却被好色的大老爷贾赦看上了。



面对贾赦的威逼利诱,鸳鸯誓死不从,断发明志。在邢夫人提亲后,袭人、平儿与她在大观园里偶遇时开的玩笑,惹得鸳鸯沉了脸,说出一番惊心动魄的话:“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将来都是作姨娘的。据我看,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你们且收着些儿,别乐过了头儿。”


虽然平儿、鸳鸯听罢立刻赔笑央告,可是我总觉得,这两个好姐妹对于自己的“终身”是没有鸳鸯那样清醒的认识的。袭人用尽了力气,得到王夫人的赏识,私底下给了姨娘的待遇,这是她人生的高光时刻,成就了她“争荣夸耀”之心;平儿在凤姐之威,贾琏之俗中周旋,虽然辛苦,可也应对自如。只是鸳鸯的话,无异于一记棒喝,泼辣犀利又沉痛地揭开了做姨娘的最终的结局,读来几多心酸。


对于“小老婆”的命运,鸳鸯是知晓的,与其嫁给贾赦那样的枯朽好色之徒,倒不如清净自守,“乐得干净”。鸳鸯在众人面前的宣誓,是一个女仆响彻天地的人生宣言。她的自我意识远远超出了她的社会地位,她身上那种“粉身碎骨浑不怕”的决绝,有一种虽死犹生、虽败犹荣的力量。“鸳鸯女誓绝鸳鸯偶”的悲壮,荡气回肠。


《红楼梦》未完,前八十回没有来得及写到鸳鸯最终的命运。想象之中,鸳鸯也只能如菊花一般,“堕地良不忍,抱枝宁自枯”。


“女儿悲,年纪已大守空闺”。鸳鸯抗婚时曾说,要服侍老太太一辈子,服侍老太太归了西,她便当姑子去或随老太太去。从此以后,她便不再与宝玉说话了。鸳鸯的婚事,注定了是无果的,尽管她叫了那么一个名字。鸳鸯的倔强坚韧,令人动容。


一如那凛冽秋风中的菊,零落金黄蕊,虽枯不改香。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