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支持率暴跌,国会乱作一团:中期选举民主党输定了?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2021-10-14 20:35

关注后在公众号对话框发“媒体看中国”,或加小编微信causeditor,入分享群,看更多平时看不到的内容。诚征华人生活故事,稿费从优。投稿邮箱:yiqijianada@qq.com。



拜登已经入主白宫足足九个月了。从之前众望所归到如今四面楚歌,不禁令所有人都替他捏一把汗。

在白宫,拜登因为疫情,阿富汗撤军,德州堕胎禁令,海地难民危机等一系列问题受到民主党铁杆支持群体的口诛笔伐。而在国会,民主党不仅要应对内部激进派和温和派的分裂,还得忙着说服一毛不拔的共和党与自己合作,共同解决债务上限危机。

最近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早已跌到惨不忍睹。自6月底以来,拜登在民调网站538的平均支持率从52.7%下降到44.5%,而自8月底以来,对他表示不支持的受访者超过了支持者。

如果这一状况持续,则民主党在2022年11月的中期选举岌岌可危。面对内忧外患,拜登有可能绝地反击,挽回局势吗?

民主党“铁票仓”纷纷抛弃拜登

在最近20年中,相对更为进步的民主党一直都是年轻选民们的首选,到了2020年总统大选也并不例外。当时,拜登在35岁以下选民中赢得了60%的选票,而在65岁及以上选民中只赢得了48%的选票。显然,这又是一次“民主党式”的得票结果。

然而,今天的拜登和那时可不一样了。据纽约时报指出,如今拜登在18至34岁的人群中支持率已经跌到了45%左右,而在老年人中的支持率维持在48%。

对于年轻人而言,拜登政府对疫情发展的判断错误,令他受到了不少质疑。今年春天,随着疫情出现好转迹象以及疫苗接种率的飞速增长,包括拜登在内的一系列政府高官都错误地认为美国即将战胜病毒,并释放了诸如“摘下口罩”等错误信号。

而这些错误决定的结果,如今我们也早已目睹:直到最近,美国的每日新感染数才刚刚降到10万以下,疫苗接种率相比其他发达国家仍然低下,不少地区迄今仍在实施着严格的疫情限制。相比于健康风险更多的老年人,身体普遍健康的年轻人受到疫情限制的负面影响更大,也因此更为反感拜登政府严苛的限制。

U.S. Commission on Civil Rights,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少数族裔中,拜登的支持率也正飞速下降。不论是皮尤研究中心还是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意调查,均显示拜登在非裔群体中出现了支持率下滑的趋势,如今已经在60%-70%徘徊,这与任何一届民主党政府民调相比都偏低。同时,他在拉美裔选民中的支持率已经降到了50%。更夸张的是,据德州一项新的昆尼皮亚克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德州拉美裔选民中的支持率甚至已经跌到了30%。
这一现象的罪魁祸首,很可能是因为拜登政府在处理移民问题时的种种不利。随着美国边境巡逻队骑着高头大马,手持皮鞭抽打海地难民的照片流出,美国政府这一类似蓄奴时期的行为受到了全世界的广泛谴责。而此前拜登试图取消特朗普的“留在墨西哥”政策受挫,也令拉美裔选民对他并不看好。

拜登与墨西哥前总统培尼亚·涅托。图源:USEmbassyMEX,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拜登在女性中的支持率下滑最为夸张。根据Morning Consult的民调,自8月以来,只有48%的女性赞同拜登的表现。而在同一机构的早期调查中,这个数字当时高达57%。这一数字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美军在8月撤出阿富汗时造成的乱象。随着塔利班占领喀布尔,阿富汗妇女权益岌岌可危,拜登的形象在妇女群体中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远在天边的阿富汗问题,那么美国女性可能还感受不到切实的威胁。然而在德州,随着堕胎权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拜登试图动用法律力量与共和党的地方势力抗衡,却迟迟没有实际的进展。正因如此,全国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担忧,拜登政府可能无法有效地保护美国妇女们的基本权益。
除了上述的民主党铁杆支持群体外,还有一个群体对拜登的支持率出现了大幅下滑,那便是未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群体。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中,拜登的支持率从37%下降到了30%。虽说这一群体一般而言并不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但如此大幅的下滑,仍然会令拜登在中期选举中面对更为严峻的挑战。
阴云笼罩国会,拜登内忧外患
国家政策被狂喷,国会也不让拜登省心。他上台以来最引以为傲的政治成就——即1.2万亿美元的两党基础设施计划,以及后续的3.5万亿美元用于医保,教育和气候变化等一揽子计划,如今已经同时陷入了停滞。讽刺的是,造成这一停滞的并不是死对头共和党,而是民主党内部的分裂。
其中,温和派民主党人,例如参议员西内玛和曼钦等人均认为,3.5万亿美元的后续计划动用资金过于庞大而坚决不支持。而与此同时,激进派民主党人则畏惧后续计划得不到通过,因此也选择不支持基础设施计划而静观其变。一时间,民主党内的裂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尽管拜登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约谈两派人士,但结果仍然并不明朗。

在国会山前的乔·曼钦。图源:Senate Democrats,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而更纠结的是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几个月以来,财政部长耶伦一直在警告国会,除非提高债务上限,否则美国即将在10月18日之前耗尽现金。若是美国政府出现债务违约,则不仅会摧毁近600万个美国就业机会,暂停发放5000万美国老年人的退休金,更是会严重削弱美国的借贷信誉,甚至动摇美元的主要储存货币地位,引发投资者抛售美国国债,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这样一口“大锅”,红蓝两党自然谁也不愿意背。共和党人坚称民主党必须单独采取行动,通过预算和解程序来单独解决债务限额问题。民主党则认为,这个问题应当由两党共同负责,并指出预算和解程序过于冗长。与此同时,拜登也指责共和党,称如今美国政府需要提升上限,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此前共和党的特朗普政府花钱过于大手大脚,才导致今天民主党需要收拾这个“烂摊子”。
但在真正的危机面前,共和党并非看不清利害。10月7日,参议院以50-48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将国家债务上限延长到12月初的决议,这其中就有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和11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麦康奈尔和民主党方面都明确表示,不能让违约事件在美国发生,否则将为美国带来灾难性的经济后果。10月12日,众议院也通过了这一决议,并由拜登签署正式生效。
如今,债务上限被提升了4800亿美元,至少能够保证到12月3日之前一切正常。但问题是,这一临时性的债务限额延长终究之时短期解决方案,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到了12月,该来的困扰还是会来,而现在的法案只是将两党的这场博弈推迟了两个月罢了。

特朗普与麦康奈尔于2017年在白宫。图源:(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Joyce N. Boghosia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雪上加霜的,是不少共和党人甚至觉得,麦康奈尔给予民主党两个月时间来反应都是“过于仁慈”。10月9日,一直暗示自己很可能在2024年再度竞选总统的特朗普,在爱荷华州的一次集会上大骂麦康奈尔:“麦康奈尔领导的11名共和党人同意延期,你敢相信吗?这给了民主党足足两个月的时间来弄清楚该如何对付我们!”
麦康奈尔与特朗普的矛盾由来已久,自从麦康奈尔开始公开指责特朗普的选举阴谋论毫无根据后,特朗普就一直对其怀恨在心。然而,特朗普的言论,代表了共和党内的激进派与建制派在这一问题上同样出现了分歧。
同时,其他著名的激进派共和党议员也纷纷表态。林赛·格雷厄姆在声明中表达了自己的不服气:“为什么我要帮着他们(指民主党)更容易提高债务上限?”而泰德·克鲁兹则指责麦康奈尔软弱,声称麦康奈尔是“因为害怕民主党要废除冗长辩论才选择了屈服”。
很明显,在面对债务上限问题时,部分共和党激进派已经彻底撕下伪装,将这一可能彻底击垮美国经济的危机完全当做政治筹码来要挟民主党。但这也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内,民主党必须寻找其他方式来迫使共和党与其合作。若是到了12月债务上限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那么民主党的形象将彻底毁于一旦。
民主党中期选举必败?专家:还没到决战时刻
不论是疫情,难民,阿富汗问题,还是国会的乱象,都在无时无刻地侵蚀着拜登的公众形象。这导致的结果也是灾难性的——拜登目前的支持率,是除了杰拉德·福特和特朗普之外,所有现代美国总统中最低的一个。
甚至,就连白宫也放弃了一贯的乐观态度,承认美国陷入了危机。10月8日,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说道:“我国正在进入一段艰难时期。我们仍然在与疫情作斗争,很多人都会认为我们会度过难关,包括我们在内。”

Gage Skidmore from Surprise,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不过,民主党还并非败局已定。如今距离中期选举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即使目前公众的情绪低落,但只要拜登能在选举前的几个月率领民主党扭转乾坤,完成一些瞩目的成就,那么民主党的中期选举就不会走向必败之路。
比如,民主党的基础设施法案在近期出现了一些眉目。从目前来看,民主党将很可能缩减3.5万亿后续法案到2万亿美元左右,并与前序的1.2万亿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匹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10月11日公开的一封信中也暗示了一些关键性决议,包括将民主党的一揽子计划缩小,将重点放在为较少的目标提供较多的资金,而不是“雨露均沾”地把资金分散得太严重。
2万亿这个数字十分微妙,因为它不仅最大限度地向西内玛和曼钦做到了妥协,同时也尽可能地保证了激进派民主党人不会嫌弃这份法案的资金过少。一名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助手也向CNN透露道:“两人私下说,他们都会支持第二项法案”。如果情况顺利发展,那么在接下来,我们仍然有希望能够看到基础设施法案的通过。

Gage Skidmore from Surprise, AZ,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与此同时,美国的疫情也的确出现了好转迹象。随着拜登政府对联邦机构和私营企业提出了严格的疫苗接种要求,美国的感染,住院和死亡人数均出现了下降趋势,德尔塔变种已经变得不再像最开始那样势不可挡。美国前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甚至预测:“大流行阶段很可能在年底结束”。
而正如民主党战略家马克·梅尔曼所说:“现在情况虽然看起来不太好,但还没到决定性时刻。如果明年疫情真的可以消退,那么民主党的形象将会显得光辉一些。而若是他们能以微弱多数通过两项变革性的法案,并把资金导向经济,则会使民主党的形象更为光明。”
到了那时,谁胜谁负可就不一定了。
参考来源:
https://www.cnn.com/2021/10/13/politics/joe-biden-white-house-crises/index.html
https://www.cnn.com/2021/10/12/politics/president-joe-biden-problems-democrats-donald-trump/index.html
https://www.cnn.com/2021/10/07/politics/debt-ceiling-deal-senate-vote/index.html
https://www.cnn.com/2021/10/10/politics/donald-trump-mitch-mcconnell-iowa/index.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1/10/01/us/politics/biden-approval-ratings.html


推荐阅读


外交杂志:“他们和我们”,美国如何让敌我意识劫持了外交政策

深度:二十年21本书,告诉人们美国是如何在9/11这场考验中失败的

大西洋月刊:Facebook,世界上最大的独裁国家

经济学人:为什么让女性失败的国家必然也会失败

经济学人:被妖魔化并没有阻止美国穆斯林令人印象深刻的崛起

8张图看清中美科技竞赛

在活力、全球化及垄断三方面,美国企业现在还能打几分?

为什么自动驾驶还没有7个月大的孩子聪明呢?

拜登儿子亨特变身知名艺术家,高雅的艺术品市场为何这么黑

美国监管机构,到底是怎么看待加密货币的?

芯片研发、云服务、电动车、专利,哪条会是华为突破美国制裁的路

金融时报:数据告诉我们,美国民主可能会走向奇怪的死亡

滴滴灾难性的IPO后,曾在中国顺风顺水的高盛,遇到大麻烦了吗?
寻找下一个乔布斯的执念,正在毁掉硅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