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艺人想复出还卖惨?

电影爬虫 2021-10-14 21:21

文/李霁琛
编辑/塔吊红茶



十月的夜晚,宋冬野失去了睡眠。
 
在一场演出因遭到举报而被取消之后,这位写惯了百字歌词的民谣歌手愤然挑战写作千字长文,在微博上倒出了一肚子苦水,字字诉苦句句喊冤,仿佛是遇到了天大的委屈。
 

宋冬野或许期待能看到粉丝的安慰和网友的同情,但他等来的只有骂声一片。
 
说实话,任谁看了宋冬野的长文,恐怕都很难抑制住骂人的冲动。
 


文章的一开始,宋冬野陈述了自己演出被举报而取消的事实,在用词上,他的愤怒情绪可见一斑。对自己的这场演出,宋冬野用的形容词是“合理”、“合法”以及“经过严格审批并通过”,而对于他人的举报,他用的形容词则是“恶意”和“恨人不死”。
 

能想象得出宋冬野咬牙切齿的样子,但“劣迹艺人复出开演唱会”这件事,合法归合法,但怎么看也不能算是“合理”的吧?至于举报者是不是出于“恨人不死”的恶意,也很难下定论,被迫害妄想症是常见病,得治。人家可能只是看不惯曾经吸毒的艺人再次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而已,很恶意吗?怕是正义得很。
 
事实是,作为一个劣迹艺人,宋冬野的复出虽然有诸多阻力,但已经是闷声发大财,在事发后的五年里也没少参加音乐节和商演,作为一个音乐人,他词照写歌照唱,去很多平台,都能看到他的创作并没有被下架。
 

换句话说,宋冬野来诉苦,不是走投无路入地无门,而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宋冬野还试图建立起一个“受害者同盟”,把工作人员和观众拉到了自己的同一阵营,想要博取更多同情。但宋冬野搞错了,工作人员和观众是无辜的,演唱会被取消,他们确实是受害者,但施害者是谁呢?演唱会被取消的根源难道不是宋冬野自己身上洗刷不掉的劣迹吗?给自己脸上写上无辜两个字,就可以抹去公众的记忆吗?
 
长文中,宋冬野也交代了自己之前的吸毒经历,表达了悔改之意,但比起诚恳的悔过,他用了更多的笔墨强调自己如今“再也没有犯过什么错了”。
 

请注意,宋冬野所说的“错”,指的是“吸毒”。“没再吸过毒”这件事,老实说,是不需要强调的,吸过毒的人不再吸毒了当然是好事,但真没必要以一种小学生向老师讨要小红花的语气说出来,改过自新是自己的事,宋冬野则大可不必太把自己当一回事。
 
如果说文章前半部分的内容还在正常人能理解的范围之内,宋冬野在强调完自己已经改过自新之后,笔锋一转,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先是喊冤。
 
宋冬野觉得,自己在吸毒后遭遇了网络暴力,可能有网友说他的行为间接地杀害了缉毒警察,他认为这是被冤枉的,还说是缉毒民警告诉他,吸毒违法贩毒犯罪,吸毒者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但凡是逻辑正常的成年人应该都会反问一句:
 
供需关系,没有需求哪来的供给呢?毒品是贩毒者喂到你嘴里的吗?
 
宋冬野料到我们会有此一问,他的理论是,自己是艺人,艺人压力大,压力大怎么办呢?他的选择是用吸毒来解压。如果宋冬野的歌迷也认同这一点,在压力大的时候就走上不归路,该有多少人的人生会这么被毁掉呢?

他对毒品的形容是“伪装成糖的毒药”,还说有人骗他吸毒“绝不上瘾”,“只要一口就能开心起来”。
 

好家伙,这毒品还挺会伪装的,至于“绝不上瘾”,小学生都不会相信。
 
咱就这个智力和文化水平还搞什么音乐开什么演唱会呢?
 
宋冬野紧接着就再次强调了自己的供需理论,把自己吸毒的锅甩给了贩毒者,贩毒者当然是罪该万死,但宋冬野似乎说着说着就忘记了自己一开始认错的诚恳态度,露出了自己毫无悔改之意的狐狸尾巴。
 

只怕是直到今天,宋冬野都觉得自己五年前的吸毒事件全是贩毒者的错,是毒品伪装成糖演技太好的错,而自己只是个因为创作压力太大而误入歧途的无辜青年吧。
 
人是容易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的,在宋冬野自己构建的精神世界里,作为一个艺人,他不但压力大,更是“胸无大志”,也“没想着能发大财”,他似乎是要先给自己立一个清高的人设,然后谴责公众,认为是人民群众过多的正义感打碎了他的饭碗,让他不能“混口饭吃”。

他嘴上说自己不想上综艺不想拍广告,但这字里行间的埋怨与遗憾感,谁都看得清楚。
 

有网友在看到他的长文后发微博嘲讽,说“那你干嘛要当艺人呢?工厂还缺拧螺丝的呢?不还是图这行赚钱快吗”?
 
刷了一晚上微博的宋冬野不光丢失了睡眠,也丢失了教养,破防之后,直接飙了脏话。
 

小孩子都知道,说脏话,是不占理的表现。
 
还是那句话,这五年来,宋冬野除了没少挨骂,也没少“混饭吃”。那位网友的话一针见血,“胸无大志”的他之所以深夜撰文诉苦,多半是嫌自己的金饭碗上少镶了几颗钻,他哪是没有生路,他只是吃过做艺人的红利,赚多了快钱,回不去了而已。
 
很显然,宋冬野越说越激动,写到文章的最后几段,这位写歌时总给人以云淡风轻之感的民谣歌手情绪溢出,感叹号越来越多,我看着看着,却是从愤怒变成了无奈,读他的文字,更是令人感到无语,甚至想要笑出声来。
 

在文末,宋冬野先是模仿了《无间道》里的刘德华,说了句“我想做个好人”,再是发出了小学生在QQ空间里发出来都觉得太土的矫情提问“这个世界会好吗”,并且自问自答,仿佛一瞬间就感动了自己,说自己相信“这个世界会好的”。
 

说实话,我一直认为宋冬野是有才华的,当初他吸毒事发,我也曾感到可惜,但如今看了他这篇文字,我对他的才华都深感质疑,无病呻吟换不来同情,矫情的文字只能令人对他更增厌恶。
 
这个世界好不好,和一个劣迹艺人的演唱会开得了开不了没有半毛钱关系,话说回来,少几个吸毒的公众人物做错误的示范,这个世界恐怕真的会好上一些。
 
宋冬野自始至终都没搞清楚的事情是,吸毒是犯错,但和一般的犯错不同。
 

做了错事改过自新之后能不能重新做人?能,但也得分是什么错事。在中国,沾上毒品无疑就是触碰了底线,你当然可以回归社会,可以得到部分人的原谅,但想要做回艺人,做回公众人物,恕我直言,很难,而且确实是不被接受的。
 
重新做人和重新做公众人物,永远都是两码事。

社会舆论不允许宋冬野重新做人吗?我看是宽容得很,没他说的那样严苛,宋冬野除了演唱会偶尔没开成,公司照开酒吧照做,不夸张地说,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北漂过得都好。
 

都已经重新做人了,还想重新做公众人物,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犯了错就得承担后果,幼儿园里的小孩子打一架被教育之后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一个知名歌手在吸过毒之后没几年就想复出想开演唱会想重回公众视野,未免是有些过于自以为是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作为公众人物,你收获了更多的曝光度,赚到了更多的钱,享受了更好的生活,那你也势必要担上应有的责任。
 

要知道,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的一言一行都是被很多人看着的。宋冬野作为一个知名度并不算低的歌手,他有他的歌迷,而这些歌迷里不乏年少无知的未成年人,如果这些人看到宋冬野吸毒,再看到宋冬野那副无所谓的态度,也觉得尝试一下无所谓,大不了知错就改嘛,于是误入歧途。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出现,谁来负这个责任呢?宋冬野负得起吗?
 
端起碗吃饭,撂下碗骂娘,数钱的时候喜笑颜开,做错事被惩罚被批评的时候就喊冤诉苦,如果这套行为逻辑都可以被接受,那这个世界才是真的好不了了。


推 荐 阅 读



期待你分享到朋友圈

加小编微信dypc5252,进电影爬虫用户交流群
获取及时的电影资讯,独到的观点,线下活动信息
还有更多福利哦~
ಠᴗಠ

   喜欢,就点一下“在看”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