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全球、Netflix播放量第一的《鱿鱼游戏》也救不活《罗布乐思》

游戏动力 2021-10-14 22:24

注:《Roblox》≠《罗布乐思》

即使没看,你一定也已从其它渠道了解到网飞剧集《鱿鱼游戏》到底多火。

微博热搜屠榜,朋友圈里各种吐槽,哪怕就是在洛圣都,在堡垒之夜海岛,甚至是《Among Us》的外太空,你都可以找到有群穿着吴京同款绿衣的怪佬模仿《鱿鱼游戏》里的场景,一下向着黄领橙衣的死鱼眼木偶踱步,一下在玻璃平台上前扑后倒。


剧集在还原童年游戏,玩家们则用自建模组还原剧集,连糖豆人的设计师Joe Walsh都眼馋说要推出相关关卡,而网飞副总则是亲自下场,宣布《鱿鱼游戏》将游戏化。好拗口


但若要说谁“联动”做得最早,影响力最大的话?那恐怕并还不是这几个在核心玩家群体里颇受关注的作品,反而是一款分级为E10+的“儿童教育软件”。

你或许听过他的另一个名号:元宇宙第一股Roblox。


“这里是‘绿洲’世界,在这里唯一限制你的是你自己的想象力”。
——《头号玩家》
“这里有个完全沉浸式的虚拟环境,为绝望国家里的所有人提供一个机会。短暂逃离无法忍受的现实。这个虚构之地,就是元宇宙”
——《雪崩》
 
VR&AR股价大涨,Epic&英伟达募资开发元宇宙,米哈游与瑞金医院联合成立实验室研究脑机接口....如果你有刷年初的新闻的话,肯定有注意到过从今年上半年开始资本对“元宇宙”概念的狂热吹捧。


就是这样的背景下,Roblox的市场估值一路狂飙,截止现在已经从40亿飙升到500亿,足足翻了十倍有余。原因无他,与那些听起来就过于赛博朋克的科幻叙事相比,Roblox是实际存在的,目前最接近元宇宙的产品。
 
就像前面Roblox还原出《鱿鱼游戏》一样。Roblox里也有作者还原出了《越狱》,《星战》,《行尸走肉》等剧集,《收获日》《斯帕拉遁》《模拟人生》等游戏,甚至在部分竞技类型中,已经出现了外挂现象。
 
可以说除了介于MC和乐高之间的粗糙画面外,它确实会让人想到《头号玩家》。


当然,对老玩家而言,这类模组游戏并不新鲜。
 
往远说有卡马克和G胖的开源引擎,《荣誉勋章》最初是《雷神之锤》的Mod,《CS》《军团要塞》《传送门》等最初是《半条命》的模组;往近了说有从魔兽地图编辑器里诞生的《Dota》,有从《Dota 2》地图编辑器里成功商业化的自走棋。而盖瑞模组这款2000万销量的游戏更是直接把Mod几个字写在了脸上,从玩法到定位完全可以称作是Steam上的《Roblox》。


但相对于这些“前辈”,它在两个地方做得更好。
 
一是开发门槛极低:小学生都能用傻瓜教程套模板来制作游戏。这样就不会像贝塞斯达那样把Mod创作者局限在硬核小圈子里,而普通玩家打个实验室Mod去搜安装教程都得掉层皮。
 
二是充分尊重开发者:他不但只收取模组一定比例分成用于维持平台运转,还充分赋予权限,允许创作者自行决定是做免费内购还是一次买断,决定什么需要充钱,甚至可以给游戏打广告,做营销,与外部资源合作。也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学生开发者靠着《Roblox》赚到了大学学费,甚至得到融资;《Roblox》本身也留住了作者,避免了魔兽3RPG地图逐渐没落的悲剧。


事实上,《Roblox》并非近几年凭平空出现的新秀。

早在2005年,它就已经上线测试版本,只不过它那时的定位还只是儿童编程教育平台,一个公共的学习社区。经过了16年创作者的添砖加瓦和编辑器和系统的不断进化之后,Roblox才得以积累起如今庞大的创作者社区,并在疫情期间顺着宅经济的东风扶摇直上。


目前,他已拥有1.2亿至1.5亿的月活,比Steam所有游戏的月活加起来还多。而《Roblox》上4000万款游戏模组整个IOS游戏也不及。《Roblox》的CEO大卫说过:“真正支撑起Roblox的不是平台,不是编辑器,而是创作者和他们的作品。”

可是,这些成绩都是Roblox的,跟《罗布乐思》并没有什么关系。

19年时,企鹅就抢下了《Roblox》的中国独家代理权,但直到今年7月本地化后,《罗布乐思》才正式上线。它除了短暂的进过免费榜第2,成绩一般都在畅销榜300名到500名之间。再加之Taptap上6.3的评分,可以说不论是盈利还是口碑,都与资本的期望大相径庭。


从罗布乐思官网醒目的“教育”栏你就能看出鹅厂对罗布乐思的定位。点击链接可以看出它确实有在积极地布局:向家长群体推广和科普游戏的教育性,与各大高校合作挖掘和培养年轻的开发者,给未来打好基础。

这两个不论哪个给做成了,都会对国内的游戏市场产生巨大意义。


然而,不管鹅厂在规划一局怎样的大棋,对Roblox的玩家来说,国服的上线是无比闹心的。

根据当事人所述,代理商曾以“数据互通”作承诺诱使国际服玩家绑定国服账号。然而在7月25日后,所有绑定过国服的国际服玩家,却发现本来开放的Roblox官网却再也上不去了,甚至使用科学上网的手段登录都会自动跳转到国区。


这样一来,等于原来玩家在《Roblox》里进行的氪金就成了一堆废纸。国服与国际服不互通,进度无法继承,玩家与好友列表里的国外玩家间形成了一道无形之墙。


然后,因为审查环境,Roblox上有一定恐怖、暴力元素的优秀模组无法进来。即使搬到了《罗布乐思》上,也会遭遇大刀阔斧的魔改。比如在《自然灾害幸存者》里,原版方块散架的死亡动画被改成了原地消失,而玩家如果从高于2米的木台上往下跳的话,屏幕上方会闪烁出一行大字——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再加之潜在的版权争议,各种原因一齐导致了国服的《罗布乐思》游戏稀缺,直接把Roblox上千万量级的UGC内容,干到了不足千款。这样的结果对于Roblox这种靠UGC内容留住玩家的平台来说,已经不能算是阉割,而是完全给塞回了母体。

大量优质内容的流失,让丰富多样的Roblox宇宙瞬而成为了一座孤岛。而当全世界创作者都在Roblox还原《鱿鱼游戏》的玩法,换着姿势蹭热度的时候。国区的《罗布乐思》却俨然是一片寂静。


除此之外,迷惑的独占操作也是玩家争议的一个焦点。原本主机,PC和移动端全平台开放的Roblox,到了《罗布乐思》这里,却只剩下安卓和iOS的入口。这么一来,很多PC玩家愤然退坑,甚至自发组织并举起了反罗布乐思的大旗。


所以你可以看到一个奇特的现象。当资本追捧所谓元宇宙,描绘他无限可能的愿景的同时,一款国外相对成熟的元宇宙平台,在引进国内后,它本土化的过程中却一直都在失去可能性。
 
但其实,我们并不是没有建设“元宇宙”的土壤。

魔兽3,红警等老RTS游戏社群长期活跃,至今还有论坛在专注更新着高质量的地图或MOD;在EA推出《全战:三国》的十年之前,玩家就在《全战:罗马》里做出了完整故事线的魏蜀吴三阵营;更不肖说MC大手子们宏伟瑰丽的世界,格斗游戏宅的Mugen,或是求生之路2的MOD地图,你都可以找到中国作者的身影。几乎可以肯定,对于把基建和种田刻在基因里的我们来说,创造既是天赋,也是兴趣。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把创作自由交给玩家的风险太高了,在逐利为主导的国内游戏市场下,也很难有Roblox那样耕耘16年再厚积薄发的运气和耐心。大多数玩家只求国内大厂别乱代理锁了区就谢天谢地,更不谈去展望什么类似“绿洲”幻影了。


而在《头号玩家》这样涉及元宇宙的小说或电影里,往往即存在一个“数字绿洲”的发起者,也存在一个靠资本垄断压迫玩家来牟利的反派集团。
 
至于那些吹捧元宇宙的精英们心里到底想要成为哪种?

这恐怕只能等待时间去证明了。


阅读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