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政事堂2019 2021-10-14 22:28

1976年2月20日,一架国航的“空军一号”降落在美国的拉克斯,外交部礼宾司司长朱传贤站在这架新买的波音707旁,等待着一位平民的登机。


他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尼克松。


水门事件爆发后,这位美国前总统声名狼藉众叛亲离,没有人愿意再跟他打交道。


但是,中国人民却没有忘记这位老朋友。


此行尼克松的待遇,与其1972年以总统身份访华时完全一致。


不仅坐的是他熟悉的“空军一号”,地面还有中国总理和外长接机,在热烈的欢迎仪式后,一排尊贵的红旗轿车,将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送至他熟悉的钓鱼台18号别墅。



这种对老朋友的态度,不仅在欢迎仪式上如是,我们在出访时亦会如此。


1992年4月8日,东京目白台的田中私邸,此时正在对日本进行访问的江总书记,在早已安排好的行程中,愣是挤出时间,亲自登门拜访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田中角荣。


自洛克希德案爆发后,被东京地检逮捕的前首相田中角荣成为了戴罪之身,但是中国却仍以前首相之礼,大张旗鼓的拜访。


那一天,年迈的田中角荣已经不能说话,当他坐在轮椅上收到江总书记亲手奉上的国礼,岁月铸就的友谊让他感动的老泪纵横。




对于政治人物来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可不是随便说的。


无论是水门事件还是洛克希德案,就算全世界都背弃了你,也不会影响中国人民的这份友谊。


而且,每一届的中国政府,都会珍视和传承这份友谊。


就像在北京机场欢迎尼克松的,从周总理姬部长,变成了华总理和乔部长,出访日本去私邸拜访田中角荣的,从小平同志,变成了江总书记,世界会更迭,但是中国人民的心意不会改变。


如今,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名单中,又多了一个默克尔。

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你也即将卸任德国总理,中国人重情重义,我们不会忘记老朋友,中国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欢迎你卸任后也多来中国走一走看一看,还可以去你希望去的任何地方,我们有机会再能够面对面的交流。



从昨天的新闻联播镜头中,我们也能看出来默克尔的满面笑容与感动。因为这份友谊可以穿越时间与政治周期,如丹书铁劵般永久有效。


回忆一下我们建国以来的“三大征”,为朋友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就会理解为什么从屏幕的后面,看到了一颗少女心.....



因此对于默克尔来说,对比负面缠身的尼克松和田中角荣,尚且荣耀备至,那么她接下来就算卸任了德国总理,依然可以凭借中国人民老朋友的身份,享受着在任时的待遇,与中国最高权力机构直接对话。


而这种对话机制,又会成为这些退休大佬们延续政治生命最重要的筹码。


最近半个世纪,美国数十位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退休之后的影响力都大幅削弱,唯一能够纵横美国政坛半个世纪的大佬,只有我们的老朋友基辛格。


因为其他大佬退休后就没有直达天听的通道,但是老朋友基辛格一个电话,就可以影响中国的政策,譬如帮助大金主爸爸微软,废掉中国研发的操作系统。



因此,凭借中国对老朋友们近乎无条件的支持,默克尔仍然可以在德国乃至欧洲政坛发挥极其重要的角色。


这就是中国外交的特殊之处。


西方外交官的社交主要是便于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而中国几千年来的“羁縻政策”,则是通过短期的分化瓦解与长期的利益捆绑,对周边国家建立起延续而持久的关系。


考虑到获得过权力的人很难抵御权力的诱惑。


不出意外,即将对卸任不适应的默克尔,很快就会适应中国人民老朋友的这个身份,主动在中德、中欧的问题上发挥润滑剂的作用,成为我们名副其实的老朋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