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弃导师学历不好?有些“第一”不必太计较 | 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评论 2021-10-14 22:27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听众朋友,你好!

 

最近有一则教育新闻登上热搜,一名自称取得某顶尖大学保研资格的学生,在浏览某博士生导师简历时认为其硕士就读学校不理想,而本科“还是XX学院没写上去”,就此调侃导师学历甚至不如一些中学老师。学习、学术与学历,到底应该如何看待?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教育部此前已明确表示,一般意义上的“学历”默认指一个人最高或最后获得的学历身份。而该学生关心的所谓“第一学历”,通俗说就是人们高考所考入的学校以及获得的第一张高等教育文凭。近年来,一些用人单位为更快筛选求职者,人为提高门槛,将“第一学历”作为筛选简历的标准。此后,这一概念在社会上广为流传,一些人也戴起了“第一学历”的“有色眼镜”,认为名校“土著”才算科班出身,“外来户”能力未必有保证。

 


(图源网络

对“第一学历”的关注有其社会原因,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概念本身恰当无误、理所应当。客观来说,雇主寻找方便使用的“标准”进行筛选本无可厚非,然而“第一学历”这一概念本身却常常失之粗疏,缺乏解释力。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导师,发表专业论文50多篇,斩获多个学术大奖,更担任3个国际期刊的编委……如果对一个人缺乏了解,学历或许是一个参考坐标,而当对方成果斐然时,能力往往比学历更具说服力。

 

正如一位学者所说:第一个教大学的人,一定没读过大学。仅从教育经历判断学者的学识、水平和经验,未免过于主观武断、以偏概全了。纵观每个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不同年代、不同生源地、不同专业、不同研究方向甚至更多不胜枚举的具体理由,都会在一个人的教育经历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烙印。所以,高考未必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发展,学历更不能证明一个人的能力与水平。无论是“第一学历”,还是“最高学历”,单用“牛皮纸”对他人进行甄别和品评,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自古以来我们重视教育成果,但更重视教育对一个人持续不断的塑造。所谓“第一学历”只是人生的一个起点,本科学习也只是人生的一步。高考考出好成绩固然值得骄傲,但无论是沿着本硕博的路径拾级而上、考入更高学府深造,还是在工作中靠着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就,成长成才的过程往往更考验一个人的勤奋与综合素养。而这些,也是社会对人才更加长久和本质性的期待。



(图片来源:163)

唐人韩愈有云:“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在求索真理的路上,唯有真才实学才是立身之本。从这个意义上说,超越以往教育经历、登上更高人生舞台,永远值得每个人不断追求。在向着这个目标进发的路上,我们该有“不唯上不唯书”的实事求是态度,也该破除“学历鄙视链”、超越“唯学历论”,更要永葆一颗不卑不亢向前看的心。毕竟,值得拼搏的“第一”是能力和水平,而非“学历”本身。

 

这正是: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三人行可师,何必问西东。

 

大家晚安!

 

(文 | 杨翘楚)

 


| 荐书 |


★ ☆ ★

《与世界谈谈心——睡前聊一会儿》

★ ☆ ★



丨简介丨


继《与时代谈谈心》后,人民日报评论部的“睡前聊一会儿”栏目再推系列读物之《与世界谈谈心》。本书系统梳理了这两年中具有重要意义的新闻热点,分为都市、生活、艺文、校园、新知、科技、心理、食饮、光影、风尚10个部分,给读者一个触摸时间、观察世界的窗口。



这个世界的丰富性,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这本书所收录的,也只是我们这个宏大时代的吉光片羽。但这些文化现象、社会风尚、思想观念,就像风与水之于大地,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不知不觉中刻画着我们的时代。我们尝试从中看到水的走向、听到风的声音,去发现、接受和推动改变。我们希望,瞬间的积淀不要流淌,岁月的馈赠别被消磨,而是在时间的河床上凝聚起沉潜的力量。我们希望,能与读者一道观察、思考,发现更广阔的时代,与社会一起向阳生长。



— 京东已售,扫码即购 



— “与时代谈谈心+与世界谈谈心”套装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