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变革:这场变革到底触动了谁的利益,动了谁的奶酪?

李光满冰点时评 2021-10-14 17:57
李光满说冰点1093

近一年来,政府大刀阔斧地进行“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在经济和金融领域推动一场深刻变革,这场变革到底触动了谁的利益,动了谁的奶酪?

停止蚂蚁上市、分别对阿里巴巴和美团利用平台垄断优势地位搞“二选一”处以182.28亿元和34.42亿元的巨额罚单,包括国安部、公安部在内的六大部门进驻滴滴出行,对其未经政府审核赴海外上市进行彻查,停止联想在科创板上市申请等等。这些针对互联网和行业巨头实施的严厉监管、巨额处罚显然触动了一些大资本集团的利益,动了这些大资本集团的奶酪。

于是大资本集团以及一些为大资本集团代言的媒体、机构、专家、学者、自媒体人、利益相关方纷纷跳出来加以反对,他们提得最多的是“两个毫不动摇”,却从来不完整地讲什么是“两个毫不动摇”,只强调“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把非公有制经济当作唯一需要坚持和发展的经济形式,却从来不提另一个毫不动摇,即“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以及“我国实行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还有一些人趁机贬低甚至否定国有企业对我国发展所起的巨大的基础性作用,把“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提高到“唯一”的高度,当作中国经济“唯一”的支撑,这种论调是有害的、别有用心的。

更有一些人为了混淆视听、混水摸鱼,有意掐头去尾、断章取义,割裂、歪曲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完整性,否定我国基本经济制度最核心的内涵,以达到其特殊目的。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中央领导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必须不断发展壮大,这个问题应该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一些人制造了不少针对国有企业的奇谈怪论,大谈’国有企业垄断论’,宣扬’国有企业与民争利’,’国企是不堪的存在’,鼓吹’私有化’、’去国有化’、’去主导化’,操弄所谓’国进民退’、’民进国退’的话题。特别是各种敌对势力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重点拿国有企业说事,恶意攻击、抹黑国有企业,宣扬’国企不破,中国不立’,声称’肢解’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最佳方式。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些人很清楚国有企业对我们党执政、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性,想搞乱人心、釜底抽薪。而我们有的同志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们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决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所有制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那就太天真了!”

中央领导还特别强调,“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国有企业地位重要、作用关键、不可替代,是党和国家的重要依靠力量。”“如果把国有企业搞小了、搞垮了、搞没了,公有制主体地位、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还怎么坚持?工人阶级领导地位还怎么坚持?共同富裕还怎么实现?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还怎么巩固?我们一定要想清楚,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想清楚,国有企业广大党员、干部、职工要想清楚,不能稀里糊涂跟着喊口号,更不能中别人的圈套!””我们的国有企业要继续做强做优做大,那种不要国有企业、搞小国有企业的说法、论调都是错误的、片面的。我们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一点毫不动摇。任何怀疑、唱衰国有企业的思想和言论都是错误的。”

长期以来,国有企业改革一直是一个话题,也一直是一个焦点。有不少经济学家和一部分知识分子希望中国的国企改革进一步向私有化方向推进,对中央提出的“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和“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表现出强烈不满。这些人或有意忽视或有意带偏舆论,他们只关心大资本集团的利益而不关心普通大众的利益,他们不会考虑国有企业私有化之后,工人群体的利益该如何保障,国家对国民经济的控制力该如何体现,国民经济的一些战略高地的安全如何保证,他们以国有企业的垄断和低效为话题,认定国有企业普遍存在效益不高,必须进行私有化改革,认定只有民营企业,只有资本家才会重视企业的效益。那么真相到底如何?

长期以来,中国受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影响相当深,特别是一些受美国及西方经济理论、政治体制影响较深甚至被洗脑了的经济学家,极力把中国政治和中国经济往自由市场经济方向引,大量中国重要企业被美国和日本资本渗透,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几乎都被美国、日本资本巨头控制,中国经济开始走向美国式的脱实向虚路径,阿里巴巴、蚂蚁、滴滴、美团等互联网巨头对中国经济和金融的发展方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大潮汹涌,就在整个国家陷入高房价、高药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中国经济和金融越来越受制于国内外大资本集团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是完全的自由化和私有化经济还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是以人民为核心的经济还是以大资本集团为核心的经济。那些站在大资本集团立场上为大资本集团代言的人得出的结论不是国有企业需不需要改革的问题,而是国有企业需不需要存在的问题。

显然这是一个关乎中国经济发展全局的大问题,也是一个关乎中国走什么样的道路、为什么人服务的大问题。发达国家所走的自由市场经济模式是世界上唯一可行的经济模式吗?他们是否也有国家控制和计划经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到底是一个什么模式的经济?对中国这样一个正处于发展过程中、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到底需不需要强大的国有企业做经济、金融、政治、社会的稳定之锚?需不需要维护工人阶级的主体地位和经济利益?

当前美国政治和经济都暴露出越来越多的无法克服的系统性危机和深层次问题,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美国的政治、思想、经济、金融等一系列基础性理论与制度,重新审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到底适不适合中国国情,重新思考和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和实现方式,马云等搞的那套系统到底是在构建中国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还是在摧毁中国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当中央开始进行“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时候,我们开始感受到一种新的思路正在形成,一场新的变革正在开始,一个以人民为中心而不是以资本家为中心的变革正在改变我们的社会和生活,我们将抛弃被某些人奉为圭臬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完整体现“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基础。

一、必须从战略和全局上来思考国有企业改革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对国家经济命脉的控制到底有多重要?我觉得其重要性无论怎么说都不为过。当前世界各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北方的富国与南方的穷国所占有的财富差距越来越大,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掌控了全球金融制高点,而且控制了高科技产业制高点,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成为发达国家的血汗工厂和打工者,中国现在人均GDP刚刚超过一万美元左右,而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在4万美元左右,是中国的四倍以上,更是最不发达国家的十倍二十倍,他们高额利润来源的主要途径是金融垄断和高技术垄断,主要是掌控关键技术,掌控产品的定价权。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对经济命脉的控制,就永远逃不出被发达国家奴役的命运。

我们知道,前苏联在解体的时候,采取的是休克疗法,也就是将90%以上的国有企业私有化,甚至连一些关系到国家核心控制力的企业也都私有化了。在这一过程中,瓜分国有企业的主要是两类人,一类是权贵阶层和原企业管理层,另一类是国外的资本巨头。工人阶级一夜之间一贫如洗,国家数十年积累的财富全部被新生的资本家集团(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瓜分,产生了无数亿万甚至千亿富翁,而且那些获利者不是将所获得的巨大财富留在国内进行投资发展,而是大多选择将财产转移到国外去挥霍或投资,其结果是两个:一个是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力完全丧失,一个是劳动人民整体陷入贫困状态。解体前,苏联的经济总量是中国的四倍,解体后,俄罗斯经济总量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现在只有中国的大约八分之一到十分之一,虽然一个是苏联,一个是俄罗斯,不具有可比性,但无论是国家还是人民所遭受的损失和伤害都是巨大的。普京上任后,最先做的是打击资本寡头,收回能源等关系国家命脉的行业控制权,现在俄罗斯的主要收入仍然依靠由政府控制的军工和能源两大产业,而私有化之后的其它产业依然没有得到发展,那些民营企业都被西方国家的跨国企业打垮、吞并或收购。

再看拉美国家,拉美国家长期作为美国经济的后院,并没有获得美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拉美经济几乎完全被美国的跨国公司所控制,随着拉美国家政治和经济独立,这些国家经过近百年的奋斗,一部分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得到了恢复性发展,但每次经济一实现腾飞,其财富就会被随后到来的经济危机所吞噬,国有企业被美欧跨国公司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如此循环往复,到现在,以巴西、阿根廷等为代表的拉美国家再次陷入困境,只得再次变卖国有企业以渡过危机。无论是苏联还是拉美国家都曾在国家经济的控制问题上有过惨痛教训,没有国家对经济命脉的强力控制,就无法逃脱西方发达国家对国家财富的反复洗劫,我建议大家都去读一读拉丁美洲近五百年来的近现代史,那是一部比中国近代史更加惨痛的历史。

这些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有过同样惨痛的教训。房地产、医疗、教育市场化、资本化使中国普通民众重新背上了三座大山,底层青年逐渐失去了上升通道,大量普通家庭成了房奴,因病返贫现象十分普遍。宿迁变卖了全部公立医院,结果怎么样呢?政府由此失去了对医疗的主导和控制,人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愈发严重,当前中国整个医疗行业都陷入了资本主导的状态,宿迁的医改只是中国整个医疗改革的一个缩影。

这些年中国房地产、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平台经济呈现出爆发式发展,在制造了一批亿万富翁的同时,也制造了一大批房奴,被借呗、花呗等伤害的大学生,失去生活能力的门店小业主,像李嘉诚、潘石屹、王健林等亿万富翁不是将在国内获得的巨额财富放在国内用于投资和发展,而是转移到美国、欧洲,更多的富人也是将财富转往国外,没有先富者将财富用于帮助穷人实现富裕,这使得我们政府老百姓开始思考,靠这些先富的资本家能实现共同富裕吗?要实现共同富裕还需要以国有企业支撑、以政府主导的整个经济和政治制度,否则中国只能走向资本主义,只能成为为资本家服务而不是为人民服务的社会,贫富差距只会越来越严重。

二、国有企业私有化将进一步加剧贫富差距,使工人阶级更加贫困化。

在实行私有化的企业里,工人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工资普遍很低,由于我国“农民工”这个特殊群体的存在使得资本家对工人剩余价值的残酷剥削的情形被掩盖,在私有化企业里,工人的劳动时间从未得到真正保障,加班是常态,只有高强度和长时间工作才能得到可怜的微薄的收入,甚至像马云这种大资本家还提出了“996是福报”的资本家理论,这是我国收入差距加大的最主要原因。在1998年前后进行的中小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有化改制浪潮中,看似政府摆脱了一部分亏损企业的包袱,实则是数千万下岗职工和买断工龄的职工随后数十年极为艰难的生活换来的。

中国亿万富豪的原始财富爆发主要是以下几个途径获得的:一是通过权力与资本结合后获得,二是中小国有企业管理者通过低价购买国有资产获得,三是通过上市和资本市场投机获得,另外也有一部分是通过合法创业获得,但没有一个是通过劳动获得。工人阶级这个群体在一次又一次的国企私有化和经济自由化改革中失去了其主人地位,别说领导地位,就连合法保障其生活工作的地位都没有得到,1998年的中小国企私有化改革与苏联解体时瓜分国家财富何其相似。我们无论是宪法还是党章中都规定,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可你要问现在谁是工人阶级,我想除了现在国有企业中的职工,真还说不清谁是工人阶级,如果现在按某些人的想法,将国有企业全部私有化,那么工人阶级群体是不是就消失了?那么谁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否也就不存在了?将来谁来保证工人的利益?国企改革不仅关系到国家命运,也关系到工人阶级的命运,这是关系一个国家一个政党性质的大问题。

三、中国国有企业是实现国家核心战略的主力军

当前中国民营经济发展迅猛,比如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滴滴等,这些巨无霸民营企业中,除了华为等部分企业外,很大一部分为外资控股,特别是像阿里这样掌控着中国网络经济命脉的超大企业为日本资本和美国资本控股,而且还在向金融、医疗、文化、媒体等产业发展,成为了金融帝国、媒体帝国,阿里以其庞大的资本几乎将触角伸向了国民经济能够进入的所有领域,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巨大威胁。现在政府对这些企业“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正是基于这些大资本集团已经对国家经济基础、对人民主体地位构成了巨大的根本性的威胁。

我们都说现在中国缺乏知名品牌,可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改革开放前中国就有不少品牌产品,一改革一开放这些品牌就被国外资本消灭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有许多品牌刚一在中国市场上形成气候,就被国外跨国公司收购,然后这个品牌就消失了,国外企业需要的不是中国的品牌,而是需要中国的市场,他们要消灭中国市场上的所有中国品牌,然后由他们控制市场,控制价格。美国这些年一直在跟中国谈什么?谈市场开放和市场准入,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对美国来说简直妙不可言,是一个财富取之不尽的聚宝盆,所以他们所需要的就是进入这个市场,然后消灭中国本土企业和本土品牌。中国靠什么来支撑经济迅猛向前发展并走出国门呢?靠的就是强大的国有企业和以华为为代表的部分民营企业。

现在作为国家名片走出国门、风云全球的除了华为等,就是国有企业,如中国高铁、中国核电、中国电网、中国水电、中国电建、中国航天、中国军工等等,当前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抵御国外资本大鳄的扫荡,在重要战略资源、战略行业、战略产业能够保持自己的地位,就因为中国国有企业没有被国外企业打垮,中国国有企业一直都是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和资本大鳄觊觎的美味,一直都想吃掉而后快。为什么他们这么恨中国国有企业?是因为中国国有企业在许多关系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已经成为他们的有力竞争者,使他们不能以高出几倍、几十倍的价格向中国输出他们的产品,中国国有企业的发展打破了西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垄断权和产品定价权,使他们不能够高高在上地享受巨额专利费、使他们不能专享高新技术产品的超额剩余价值,不能再让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为他们当奴隶,从而打破了他们设想的中国“低收入高物价”、他们“高收入低物价”的生存法则。

中国国有企业可以集中力量在一些重要产业和领域进行攻关,比如在航空航天领域研制出了长征系列火箭、北斗导航系统,比如在军工领域研制出了隐身战机歼20以及东风系列导弹,比如大飞机研制出了C919和已经在歼20上使用的先进发动机,如果我们不是以国家的力量进行投资、研发和制造,恐怕永远无法打破美、英、法的垄断,就会永远像高端芯片一样被美国卡脖子,如果我们不集中国家力量进行高铁、核电、特高压输电的研发和制造,也不会有今天中国高铁、核电、特高压电网引领世界,傲视群雄,如果没有举国家之力,也不会有今天中国军事工业的快速发展,只会像印度一样到现在仍处于购买发达国家武器而不能形成本国军工产业链,如果没有国家力量,也不会有今天北斗导航系统而在国家安全上受制于美国。中国中高端制造能够撑起门户,能够在全球制造业占有一席之地,除了像华为这样的部分民营企业之外,主力仍然是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

有人说,美国就很少国有企业,英国也把国有企业都私有化了,怎么仍然好好的?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是先发国家,他们有着雄厚的资本,他们在技术上有着高于我们一个甚至几个量级的技术优势,他们在市场上有着强大的垄断地位,他们的产品在规模生产上要领先于我们很多,如果我们完全放开我们的重要能源、稀有资源、金融、航空航天、国防科工等领域,恐怕会在所有重要领域被发达国家占领,我们只会剩下高能耗、高污染、低附加值的产业,只会像俄罗斯、巴西等国家一样出口资源。西方国家虽然以私有经济为主,欧美也有众多的国有企业,其跨国公司并不仅仅代表股东,也代表国家,受到跨国公司所在国家如同国有企业一样的政治、军事保护,特朗普对华为实施制裁和禁运,是以什么力量?以实施国家紧急状态的力量进行。再者由于发达国家已经发展了数百年,他们在国外获得的利益都能够流回国内,而中国由于情况复杂,许多收益被大资本集团和部分权贵们通过各种方式转移到了国外发达国家,一旦金融危机爆发,国家金融安全就会受到严重威胁。


无论有多少经济学家和公知们叫喊要将中国国有企业私有化,我都会坚决反对。我国国有企业确实存在着许多问题,但那是需要通过深化改革和强化管理不断完善的问题,而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说得轻一点这是改革的问题,说得重一点,这是一场战争,国有企业的生存关系到中国的国运,也关系到维护普通大众的主人公地位。

在这里我并不是否定民营企业,也不是说民营企业的作用不重要,我们需要做的是完整理解“两个毫不动摇”的内涵,在发展民营经济的同时,不能按某些大资本集团的代言人,某些经济学家、某些专家学者的思路将国有企业弄死,全部私有化,这条路对中国来说一定是一条死路。

当前我国正在进行的“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是一次经济和金融领域的拨乱反正,也是我国在经济和金融领域进行的一场深刻变革,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头脑,站稳立场,看清方向,准确理解“两个毫不动摇”的完整内涵。

我们需要适应当前形势的变化,拨乱反正,坚守与变革同行,坚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坚守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守“两个毫不动摇”,即“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适应我们正在进行的这场深刻变革,加快社会主义发展。

是的,中国经济和金融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我们要坚决打击大资本寡头集团,坚决执行两个毫不动摇,坚决维护党的领导,坚决维护工人阶级的主人公地位,向着第二个百年目标努力奋进。
李光满冰点时评近期精彩文章链接:

1、国庆长假并不太平!
2、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经历一场深刻变革!
3、中国可利用当前形势干一件大事!
4、杨洁篪与沙利文谈得怎么样?
5、中美贸易战还会不会继续打下去?
6、一道高科技新冷战大幕正徐徐落下?
7、拉闸限电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
8、此刻读孟晚舟的三封信,别有一番感慨!
9、从蚂蚁到滴滴再到恒大:严监管时代来了!
10、三件事,意味深长!
11、拜登要召开美日印澳领导人面对面峰会
12、中国海军出现在美专属经济区,中国开始主动作为!
13、这个协调合作机制会发展成区域合作组织吗?
14、这场战争为何成为世界格局变化的重要转折点?
15、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16、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
17、实现共同富裕需要解决哪些重大问题?
18、如果加拿大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应视为对华宣战!
19、这批艺人烂了,毁了!
20、中美战争演变趋势:整体战、持久战、消耗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