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秋水归来:死而复生

萧秋水 2021-10-14 22:20

诚挚地向大家道个歉,200多天的时间里,我仿佛倩女离魂一般,虽然也是在更新文章,但是由于28错换人生事件分心,牵涉较多精力,的确感觉不如以前尽心尽力,然而现在,终于结束了。

我回来啦!

从2021年2月25日到今天,231天,感觉做了一场很长的梦,经历了很多事情,终于破茧而出,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自由。

太累,不想多谈了,写了一篇退出28的文章,也发在这里,算是一个里程碑吧,有些读者因为不了解28事件,所以会看得云里雾里,也没关系,就当是作为我历险归来的笑话看。

以后,要安安分分地守在自己的小窝里,和大家在一起,外面的世界,真的不如自己的地盘精彩,最关键的是,这里很安心,其实,在外面战斗的时候,之所以历经多次网暴,也还能坚持下来,就是因为知道在这里,有我的坚实后盾。

爱你们~以后还是全心全意地和大家相守在一起。


【杀死一个萧秋水】

不玩了,走啦,回归我的幸福小日子,喝茶读书看电影,赏花写书小旅行……

路虽远,道且长,我就不陪大家用生命丈量了,毕竟,我这还真是快要搭上命了——目前,A粉、B粉、杜粉、熊粉、抖神粉、邓律师粉还有正义主播们,以及商会、公会,对我形成围剿之势,既然欲杀而后快,那就从善如流吧。

萧秋水走啦,她带着一身箭伤和花样繁多的骂名走啦~(撒花庆祝)
头一次,正反方的目标如此一致,而且成功驱逐了萧秋水,真是可喜可贺!(此处应该有鞭炮声)

虽然各方放下讨伐还需要一小段时间,毕竟现在没什么话题,而骂一个人就可以带来流量增长、报复性下单带来的财富增长,那么,我就继续光荣地担当这个箭靶一段时日,反正我也不看、不理,反正新的热点会出现,大众很快会淡忘。

有不少人建议我退出,并且千叮万嘱,千万不要宣布退出啊,否则你就是抖神第二、姚枫第二、佩鑫文化第二。
是就是呗,反正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了,都懒得辩白了。(倒是要帮佩鑫文化说个事实,虽然我是真讨厌她的颠三倒四和反复无常的为人:拉着许敏去做了九江房子诉讼保全的人,是佩鑫。)

上述骂名,包括各种人身攻击,全都接受,28事件中如海潮一般汹涌的骂名,是我20多年网络生涯中特别新鲜的体验,但是,谁要是说我杜粉,我会急,因为我特别恶心这个说法,不管怎样,我对于杜新枝、郭希宽、熊磊、姚策与正人君子迥异的表现,都非常不齿。

不过,虽然对杜新枝女士极其憎恶(虽然28事件换不换的没有结论,但个人憎恶与案情进展无关),我还是非常佩服杜女士两点:
一是行动力;
二是创富能力。
客观上来说,因为病儿被换走,杜新枝女士在28年里积累了可观的财富,同时,她的亲子因病致富(疑似诈捐+医院赔偿),养子靠查找真相直播致富,这都是史无前例的创富方式,在疫情期间经济低迷之际,形成创新的经济增长点,特别是前一种方式,对于有些“有奶便是娘、有钱就行不管来路”的人,起到不良榜样作用,至于社会风气方面会有什么影响,不想当被告,不说了。

闲话少说,首先,郑重道歉:
很多网民责怪我给许家添乱,好的,对不起,请许敏接受我诚挚的歉意。

其次,给过程中被我伤害过的人道歉(比如删了评论的、怼过的、拉黑的),有些人特别在意这个,他们当然不会思考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会被删除拉黑,他们眼里,反正就是我的错,既然他们委屈了,那我就道个歉吧。

还有那些怎么骂我我都不回应的人,不好意思我为看不起你们而道歉,请一定努力加油,把粉丝量做上来,就有资格被理会了,网络社会也是非常势利的,就几个粉,别人当然不屑一顾。自然啦,你觉得是别人怂、怕你,没所谓。

可能还会有人要求我给杜家道歉,这个坚决办不到,一如我对杜粉这一称呼的坚决抵制!我全过程没有做过任何诽谤、人身攻击杜家的事,我只是参与一个社会事件,用词严谨,理性分析。
至于给抖神道歉,更别扯了。你可以杀我,但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然后,鸣谢:
感谢醋精妈鱼教授、春江水月倾落星河、纵风云、李子谢谢等,还有各位对我明骂暗踩的正义主播们,感谢你们给我上了非常好的一课。我前两天刚还写文章说我为什么不怕网暴,飞快地被打脸了,简直像《鱿鱼游戏》里李政宰被孔刘连打耳光那么疼,因为如同董江波老师所说,一来我不配提网暴,二来这是各位正义之士们对我的谆谆教诲,骂我,是为我好,捏造谣言,是教我怎么写故事,人身攻击,是提高我的承受力。

当我明白了各位的良苦用心,就释然了。

自从参与到28事件,我经历了一波一波的攻击,来自黑子、来自抖神、来自邓律师的门徒,我都挺过来了,西窗、上帝奇迹等各色人等各种小作文,我都不屑一顾,很多人也佩服我,说我竟然能够坚持这么久,但我这次就不坚持了,因为西窗和上帝奇迹那种东西虽然可恨,毕竟是赤裸裸的恶,让人一看就厌恶,有提防之心,但是鱼教授、春江水、纵风云、李子谢谢等,长得多美啊,多么才华横溢啊,还打着正义大旗,武功又高,刀刀致命,让我明白了伪君子远比真小人更可怕。
我可以面对黑子毫无惧色,但我哪有能力和正义之士为敌?
遂,败走麦城,折戟沉沙。

无数网民让我反思,我是真的反思了,反思得我都迷茫了:
我好端端一个幸福生活家,本来过着舒服又上进的小日子,我是怎么趟进28事件这个混水的呢?忧心、熬夜、不眠不休地阅读资料、做思维导图……结果到头来,成了全民公敌,被骂得体无完肤,里外不是人。在现实生活圈里十年八辈子都遇不上的人,都可以对我指指点点,连生孩子这样的事都被反复指责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数量和这么多品种的人渣,上网20多年来也没被骂这么惨过,关键是,我犯得着吗?我值得吗?
再说,我犯了一个极其重大的错误:我本来以为自己参与的是个社会公众事件,结果,无数人把我骂醒了,我插手的,其实是别人的家务事。

于是,反思的结果就是:

撤。

无数网民都让我认错,那当然得认。知错认错改错,善莫大焉。

撤了以后,就不会再被春江水禁止说奇奇怪怪了,有种离开铁窗恢复自由的美好感觉。

按照规定,我是自愿参与事件讨论,自愿付出时间、金钱、热血,没有任何委屈,从未要求过许家为我发声(此处恨不得用48号字显示,因为仍然有很多人冤枉我,我都发毒誓了还是要逼我承认强迫许家听我的意见,我是真真真真真没有),我没有任何损失,不会算在许家头上,我只有满满的收获,毕竟真的活这么老都没被骂得这么彻底痛快,还用肉身实践了一次草船借箭,Cosplay刺猬都不用化妆。

28事件中,我最同情的是许敏,当初就是因为这份同情,才投身到这个事件中来。正是因为同情,因为公序良俗不容捍动,希望社会安全和生育安全得到保障,无数善良网民,陪着许敏走到今天。
我也特别敬佩许敏的哥哥,长兄如父,这位六十左右的老人,为了妹妹奔波不休,虽然他的确因为年龄问题而对网络不够熟悉,但仍是有血性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闯祸的源头是因为小黄车(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求放过),说我眼红,随便,反正这事百口莫辩,我只是诧异,为什么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当许敏因为无钱打官司而让真相之路如此崎岖,导致真相迟迟难出,小黄车已经变成了巨大的风险所在。
许敏已经蒙受了失去养子的悲痛,负债累累,为了查找真相,无数网友也殚精竭虑,当小黄车收入日高却对查真相没有或较少帮助(别杠,从结果导向角度去看),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就会脱离家务事的范畴,成为社会级的丧钟。如果真相可以出来,那么,就真的花好月圆的结局,否则,许敏颗粒无收,却有可能面临其他祸殃。
所以,请全力以赴地查找真相。
过程中不是不能带货,但,真相才是重点,带货只是顺便,不要本末倒置,主次不分。

诚然,百分百的利润让人赴汤蹈火,无可否认的是,28事件已经成为巨大的流量池,很多之前名不见经传的素人因为讨论此事件,成为坐拥几十万粉的知名主播,有人赚到几十万至百万元(约数,对此数据不负法律责任),有人签约多个主播成立MCN,可以说此事件制造了一大批事件明星,而微博、抖音、头条等平台也欣欣向荣。
灰豚平台可以看到这个清晰的财富地图,有兴趣的自己去查查(我本来想强烈呼吁灰豚平台给我广告费,一想,这不立刻坐实了敛财罪名?于是赶紧收回。)

然而真相在哪里?
真相出来,一切好说。
真相不出,必有反噬。

当社会热点事件成为流量密码和财富密码,财富的流向如果有不安定因素,就是隐患。因为社会财富的总量是不变的,不过就是从这里流向那里。任何违反社会主义基本价值观的财富流向,都不可能持久,林生斌隐藏了四年才被发现,好人设立刻崩塌。

我有时候看形势,觉得直冒冷汗,感觉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而走在悬崖边上的人们,依旧在歌舞升平,让我真觉得自己有毛病了。希望我是危言耸听吧。

人之将离,其言也善,我还是啰嗦一下再作个提醒吧:
警惕任何制造社会分裂的言论;
警惕败坏社会公信力的行为;
警惕对地方政府公信力的恶意冲击;
警惕地域歧视;
警惕热血被利用失去对社会公义的支持;
警惕成为韭菜被反复收割;

有位网民说的好,“手放在胸口,心都是跳动的!都是人生父母养的,都是支持你的网友,韭菜也是一个个家庭!”

我的确说过“真相不出,我们不散”,但是问题是,我再不散,也等不来真相,而且再不散,我就从刺猬变成死刺猬了。

时间会验证很多事情。

我个人是从2021年2月25日介入事件讨论,到今天,共231天,这200多天里,事件有什么进展?

我建议大家可以设置一个时间提醒,半年之后,到2022年4月14日,验证一下自己期望的事情发生了多少:
1、真相有没有出来?
2、王炸姚威发挥了什么作用?
3、姚威一家搬到九江了吗?
4、姚威会正式改姓姚吗?(指身份证)
5、田静会在公会和商会的扶持下,成为媲美李佳琦那样的顶流直播带货网红吗?
6、许敏九江的房子和医院的赔偿拿回了吗?
7、坏人们得到报应了吗?

我萧秋水本人对在网上的所有发言负法律责任,文章也都不会删除,留作物证。

我说退出,是不是能干脆利落地退?
我认为可以。
当然还会有些余波。

比如,若邓学平律师和杜新枝等等各方要起诉我,我当然积极应诉。
比如,若我已经说了不理此事,仍遭遇严重的攻击,特别是线下的个人生活被打扰,个人资料被泄露,那当然要凶猛反击,我是认怂逃走了,但手里还有大杀器以自保啊。我们大深圳很安全,想杀我灭口又没那么容易。

还有人可能关心,我会不会用法律或其他正当渠道维权?追究某些人的责任?
看情况,还没想好,我是个比较随性的人,虽然有时候会恶作剧地想想,我如果突然间出现在鱼教授的大学里和鱼教授走个对面是个什么情形,但又没有信心,见到鱼教授会不会吐,毕竟东华大学那么美丽的校园,我也不想弄脏。但我真的有病,除了鱼教授为我诊断的自恋型人格障碍,另外就是见到令人作呕的东西就真的会吐。

放下,真没那么难,因为的确大家在现实里都不是一个圈子的,我也很忙,有空看部电影也比踩到垃圾强。我以前是生过气,因为我以为对面站着的是人,当发现不是,立刻就释然了。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蝼蚁一般的存在,而我们的目光应该聚焦于美好的人事物,这才是幸福生活的真谛。

衷心感谢在过程中给我鼓励、打气的善良网友们,你们让我温暖,在你们身上始终闪耀的人性光辉,让我对这个世界,始终都不会失望。我相信正义的力量,并仍将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让这个世界更美而努力行动。

担心我情绪的网友们,也请放心,我会好好养病,健健康康。我承认自己在过程中是有情绪失控的时候,特别是被正义主播围攻的时候,但,也请明白一件事:不管是生气还是哭泣,情绪抒发出来,即是良好的自我保护,如果郁积在心,反而会有问题。

拜托因这个事件而关注我的人们,还是取关吧。
我不再是那个谈论28事件的工具人了,回到单一的萧秋水这个身份。有朋友建议我不要退,想谈的时候继续谈,我是真的不想谈了,朋友说你会后悔,会像某某那样,说了不谈但还是会谈。我说我真不会,我不是没定力的人,不喜欢28粉,不要这流量。麻烦且累。

一个萧坏水在骂声中灿烂地死去,一个萧秋水在废墟的灰烬里重生。

别了各位,江湖虽不远,千万别再见。

愿:
各自安好,别来打扰;
真相早出,公平正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