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县城里相亲,我该提自己是个鬼畜UP主吗?

就叫熊太行也行 2021-10-14 14:09

今天周四,读来信,读来信。


X同学的来信,他是一位B站鬼畜区UP主,最近在相亲,苦恼于要不要跟相亲对象说自己做鬼畜。



这里给不熟悉“鬼畜”的朋友解释一下它的含义。


算了,不解释了,你就理解成调音、配音的幽默恶搞视频就可以了。


古早鬼畜素材,金坷垃广告


懂的人爱得如痴如醉,但是没接触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保不齐还觉得是什么邪典组织呢。


我特别理解X的苦恼,他的真问题,其实是找不到同类的孤独。


先看提问。


熊大您好,最近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


我是一个95后,在北方十八线小县城事业单位上班,工作比较清闲,同时也在B站做鬼畜up,也赚了些钱。


除了父母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做up,一些亲戚甚至觉得我一个男人不想办法赚钱就知道闷在家里无所事事。


最近相亲,也不好意思和对方提我是鬼畜up主。我总觉得鬼畜比较小众,在小县城说这比较容易被人误解,特别是熟人,怕给自己惹来麻烦,您觉得我的想法对不对?该怎么办好。


X:


你好。


我特别喜欢B站鬼畜区,我觉得在那里——


创作者能够感受到创作的幸福。


那里有天底下最才华横溢的创作者和最友善的观众。


为什么呢?这几年B站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过去那种需要答题才能加入的门槛已经变低了,一个社区破圈之后,就会涌进来很多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可能会非常不友善。


我就经常在喜欢的美食UP那看到不友善的言论,有说他假吃的,有说他翻车的,看见他做腰花,就开他老伴儿的玩笑,这些自以为聪明的人,看着烦。


鬼畜区真的有智力和品位的门槛,不聪明的人,入不了这个门。鬼畜区的观众就算有一个两个梗看不懂,也是认真去找梗百科,再不然评论里请教,没有破口大骂的。


做UP比写公号真的好得多,大多数人如果觉得UP主剪得不够好,返回上级页面就行了。


视频有门槛,能挡住大多数眼高手低的人,观众不会想着自己剪一个把UP比下去。


但是上过小学的人就写过作文,写公号的人,就总能遇到只认字不读书的人来我这里指手画脚,觉得比我写得好。


真挺奇怪的,打个出租,司机开得慢,他们也不会让司机下来自己开,还是照样给钱;看个订阅号又不收钱,不爱看不看就是了,怎么还要指点写文章的人应该如何写呢?


所以啊,X,别看你只在“北方十八线小县城”,但是科技给你的想象力插上了翅膀,你的观众,是全国最好的一批观众,你的粉丝,是人类高质量粉丝,这应该给你带来了很多很多的快乐,甚至于幸福吧。


有本职工作的创作者会更自在。


大多数UP主的聪明才智,应该过上更好的生活,只是他们不愿意变成低端营销号,才愿意在鬼畜区寻找类似的人,我觉得这种生活方式很自在。


尤其是有一份本职工作,不需要用做视频来养家糊口的时候,你会更主动、更自由、更强大。


前几天看新闻看见一位作者,2002年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一个8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不上班,靠父母接济,每天13元的伙食费,每个月连房租才花400元。


这位老兄一心要续写后40回的《红楼梦》,记者去采访他的时候,他脸色煞白,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真是为他的身体担心——他居然还帮曹雪芹写一个公爵家的生活,这实在太难了。


刘慈欣在写《三体》的那些年,本身在娘子关的电厂里当工程师,有自己的工作,就不会太着急地取悦读者,能够好好地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我觉得这对创作者是一件好事。


听你说自己有事业单位的工作,很替你开心,我们生产内容的人就应该活得很好,照顾好身边的人,才能不断地生产好内容,我们必须幸福,才能承载许多人的梦想。


钱这东西很重要,尤其是20多岁的时候,需要用钱的地方最多。


我喜欢的一些UP主,在二三线城市的,都生活得很舒服,线上收入在物价房价水平比较低的地方还是不错的。


如果在京沪深,那可能就是一个吃饭钱,你应该是所有UP主里金钱幸福感最高的了,继续加油吧。


相亲时候怎么介绍自己


相亲介绍自己的时候,可以优先挑亮点来介绍,比如在咱们北方,最大的亮点就是公务员身份或者事业编制,所以相亲的时候,提到自己的时候说到这个就够了。


跟姑娘继续谈,继续处的时候,偶尔问问她看不看B站,看哪个区。


如果是我道中人,那就是意外之喜,倘若不是,那就看对方的人品、性格、相貌,也好得很,毕竟是找一个适合组建家庭的人,而不是找一个创作伙伴。


所以我赞同你的观点,不用提自己是鬼畜区UP主,这个确实不好理解,如果姑娘家有亲戚听说了你的副业,你就说“业余配音演员”。


注意别说“我会剪视频”,不然你可能会被人薅去剪婚庆之类的东西。的剪出来,你也痛苦,他们也痛苦


我也不怎么跟我家里的亲戚细讲我是做什么的,什么人际关系、课程啊,跟长辈们讲毫无意义,我就告诉他们,我是个励志作家。


是不是够通俗了?


上次我说完这句话,有位长辈一脸关切地说:“离职作家?那不行啊,还是应该想办法找个单位挂靠啊。”


你看,总有许许多多的不理解,在我们前面等着。


X,你的苦恼,其实是因为网络上的那个世界里,和现实世界之间有一道墙,理解你的人,在网线的那一端,现实中熟识你的人,却往往不认识灵魂深处那个真实的你。


这是人类的永恒主题——孤独。


孤独的又何止是你,是我,是读这篇文章的人呢?


鲁迅先生在上海租界的那栋小楼里熬夜写作的时候,还在算一篇篇约稿的稿费,他知道自己有名、知道自己被许多年轻人爱戴,但不知道自己会成为民族魂、有那么多文章收进中学课本,要让大家背诵全文。


瞿秋白烈士在被反动派羁押的时候,有许许多多的看守兵跑来跟他求字,那些人其实不懂他的文章和学问,就知道他是个大教授,可能快要被处死了,以后他的字可能很值钱。


古来圣贤皆寂寞,优秀的创作者可以永生。


一起加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