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入岸田时代

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2021-10-14 15:37

(岸田文雄成为新任首相  图源: IC Photo)


【东瀛视角】


“我的内阁是新时代共创内阁”。

      

岸田文雄(64岁),于2021年10月4日取代菅义伟,成为了日本第100任首相。在当天召开的记者会上。他这样介绍自己的新内阁。那天他倡议了三个重要项目:控制疫情,新型资本主义,外交安保。他说自己的内阁会认真执政,让国民获得有信赖感和共感的政治。关于中国,他说中国是日本的邻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重要的国家,要继续沟通。

      

今年9月3日,“不受欢迎”的菅义伟首相突然宣布辞职。自民党随即于9月29日举行了新任总裁选举。疫苗担当相河野太郎和前外相岸田文雄激烈竞争。最终,岸田文雄战胜了河野太郎。

      

其实,岸田文雄获胜的最重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是河野太郎的性格不好。在我看来,河野太郎是一个可以被比作富士山的政治家。众所周知,富士山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山,无论从哪个角度遥望,富士山都美不胜收。但如果走上富士山,一路上都是垃圾,脏乱不堪。

      

同样的道理,如果在电视上听河野太郎的演讲,也许很多人都会成为这位“优秀政治家”的粉丝。但是,和他走的越近,就越会因为他的暴戾和任性而却步。所以,在自民党的国会议员中,河野太郎几乎没有什么 “朋友”。不仅如此,他虽然属于自民党“八大派系”中的“麻生派”,但自麻生太郎以下的派内干部都把选票投给了岸田文雄。

      

如果也给岸田文雄一个类比的话,我觉得他非常像洗碗时使用的海绵。在偌大的厨房里,海绵并不显眼,但它会不断吸收洗涤剂和水,让各类餐具都变干净。到去年为止,岸田文雄的口号一直是“领导者是为了让人发光而存在”。真可谓是个名副其实的“海绵政治家”。当然,我们也不能忘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被多次使用之后,海绵会变脏,然后被消无声息的扔掉。

      

如果用日本的盟国美国的政治家来比喻的话,河野太郎是“日本版的特朗普”,岸田文雄是“日本版的拜登”。在去年秋天举行的美国大选中,候选人拜登反复强调的是 “团队的力量”。在本次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岸田文雄同样强调 “团队力”和“倾听力”。而河野太郎和特朗普一样,属于“独断专行型”的政治家,岸田会通过间接批评对手等方式,来提升自己的支持率。所以,国民支持河野太郎,自民党的政治家们支持岸田文雄。

      

岸田胜利的第二个原因是新冠病毒疫情的第5次高峰的结束。在菅义伟宣布不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的9月3日,日本全国的新增病例数达到了16738例。之后,每日逐渐减少。到9月29日自民党总裁选举当天,新增病例数已经减少到了1986例。两天后的10月1日,持续了很长时间的紧急事态宣言也得以解除。

      

也就是说,日本从“乱世”回到了“平日”。这样一来,比起“有行动力的河野”,“有倾听力的岸田”似乎就更适合了。

      

去年9月,在安倍晋三宣布卸任日本首相之后,岸田文雄第一次参加了自民党总裁选举,但以大比分输给了候选人菅义伟。事后,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岸田VISION》,其中有一节回顾了自己的半生。

      

岸田文雄出生于1957年,是家里4个孩子中的大哥。他的祖父岸田正记和父亲岸田文武都是国会议员,父亲在成为议员之前是经济产业省的官员。在他6岁到9岁的时候,因为父亲在纽约的JETRO(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工作,所以他在纽约读了3年的小学。回国读完小学和初中之后,进入了日本最有名的“升学王牌”学校——东京开成高中。

      

开成高中的大概一半学生都会考入日本最著名的大学东京大学。但是岸田文雄连续3年考试失利,最终还是进入了早稻田大学。在他的家族中,父亲、叔叔、姑母的丈夫以及姑父的哥哥(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等亲戚大多毕业于东京大学,只有自己三次落榜。这是岸田文雄遭遇的人生第一次挫折。

      

1982年,岸田文雄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长期信用银行工作。5年后,他成为了自己父亲的秘书。1992年,年仅65岁的父亲突然去世。在第二年举行的总选举中,他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在广岛选区成功当选众议院议员,并在此后连续9次当选。

      

2012年末,和岸田文雄同在1993年当选众议院议员的安倍晋三就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被提拔为外务大臣,任职4年零7个月。在其担任外务大臣期间的一位下属官员曾这样评价岸田文雄:

      

“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演员。在和其他国家的外长会谈之前,我们会提醒他‘这个部分需要特别强调’、‘如果对方说这样的话,请用严厉的口吻说NO’等等。会谈时,他就会像一位一流的演员一样,展现出了最好的‘演技’。”

      

据说岸田文雄担任外务大臣期间,唯一表现出强烈坚持的就是核武器问题。这与他出身在遭受过原子弹轰炸的广岛有关。2016年,他提议将G7伊势志摩峰会外长会议的举办地设在广岛,并成功促成时任美国首相的奥巴马于5月27日访问广岛。这次访问成为了美国总统对被原子弹夺走118661条生命的广岛进行的首次访问。

      

去年9月,安倍晋三卸任首相之后,岸田文雄成为自民党总裁的候选人。但如前所述,他与成功相隔十万八千里。这成为了他人生的第二次挫折。

      

在今年8、9月末菅义伟总裁任期即将结束时,岸田文雄第一个宣布自己将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并在当时的公约中提出,要开除被称为“自民党领袖”的干事长二阶俊博。据说,这是在其与 “2A”(安倍晋三前首相和麻生太郎副总理兼财务相)事先沟通之后确定的公约。因此,自民党内部一片惊呼 “羊变成了狼了”。

      

读完了岸田文雄的自传,我再次意识到,从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一直到现在,在这64年里,他可谓一路顺风顺水,还和夫人裕子有三个优秀的儿子。如果非要说挫折的话,也就只有东京大学落榜,以及在去年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失败而已。

      

如果一个人的人生真的非常美满幸福,那么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会基于“人性本善说”来思考。也就是说,人是以行善为前提进行思考和行动。所以,他不会“憎恨他人”或“情绪激动”,进而不会“树敌”。“在自民党内没有敌人”恰好在岸田文雄的这次胜利中,发挥了的重大的作用。

      

但众所周知,世界绝不是按照“人性本善说”运转的。“人性本恶说”才是全球通用的常识。因此,“岸田外交”多少会让人感到一丝不安。

      

我们暂且把“岸田外交”看做是“拜登外交”的微缩版。外交方面,留任的外务大臣茂木敏充、防卫大臣岸信夫与官房长官松野博一等“岸田组”的成员一起办公。

      

广岛原本就是一个左派势力非常强大的地区,岸田文雄自身的性格以及自民党非右派派系“宏池会”等诸多因素,势必决定了岸田文雄不可能成为右派政治家。他也绝对没有勇气跟着同盟国美国参加武力活动,自然也就无法进行修宪。换句话说,他和美国总统拜登一样,都属于“不喜欢争斗”的类型。

      

经济方面,他提出了“新型资本主义”、“令和版收入倍增计划”、“成长和分配的好循环”等倡议。但是具体的内容还不太清楚。

      

岸田文雄政权有可能实现长期执政吗?如果今后日本能够长期保持“和平稳定”状态的话,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日本的传染病学专家们一致预测:今年冬天,新冠疫情第6次高峰一定会强势来袭。也就是说,“乱世”将在几个月之后到来。如果日本处于 “乱世”, 岸田文雄政权不拿手采取积极果断的行动,那么他也可能“下一个菅义伟”了。


---


阅读作者更多文章

近藤大介:自民党总裁争夺战

近藤大介:奥运会后的“K字社会”

近藤大介:奥运会前夕的东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