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正在自杀

微观系列 2021-10-14 18:15



你一定不认识他,我也不认识。


第一次看这张微微带笑却透显阴森恐怖的脸时,我的脑中就冒出了《沉默的羔羊》里吃人肉的汉尼拔的形象。



上下对比下,他和吃人肉的汉尼拔是不是有80%的神似?


他叫埃里克.泽穆尔,是法国声势直逼马克龙的新右翼领军人物。


如果下个月法国大选,他就是马克龙的最大竞争对手。


全世界很多人不认识他,但法国没有人不认识他的,这不奇怪,特朗普当总统前,也是全世界没人知道他,可全美国人都认识特朗普。


这个泽穆尔,正在复制特朗普的路线,并且已经初获成功。



泽穆尔63岁,曾是法国最著名大报《费加罗报》的政治主笔,你可以把他看成法国的时政大V,深受保守主义者爱戴。


另外,你可以从他的长相特点一眼看出,他其实是个犹太人。


他有三本红透法国的著作:


1,《法国很忧郁》。

2,《法国的命运》。

3,《法国在自杀》。


一听这名字就懂了这就像前两年国内也很红的几本书,《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一样。



泽穆尔是一位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宣扬者,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都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


泽穆尔不光文笔犀利,还辩才无碍,很是能说,记者出身,同时也活跃在电视和电台上,每星期都有他的节目播出,观众都是20年老粉。


近几年,因为法国接纳了很多移民,法国社会状况越发崩坏,泽穆尔也吸引了大批反黑反穆的年轻新粉。


根据最新收视统计,2021年,泽穆尔的脱口秀,平均的网络观众都近100万。


我们都说一个文章十万加就很厉害了,这位右翼新领袖,每次都是百万加。


2015年,法国爆发查理周刊恐怖袭击后,泽穆尔被警察24小时贴身保护,他是黑人和穆斯林最仇恨的人。


他也先后三次,因为煽动仇恨罪被起诉。



泽穆尔的书《法国在自杀》的签售会,至今已卖接近80万本。


这本书的核心思想是,现在法国的愚蠢政策,正把这个国家推向末日。


大量的新移民,大量的异教徒,还有各色女权和左翼运动,正在毁灭法兰西。


这思想的开篇名言是:同胞们,我已经不认识现在的法国了。


书里说:


“是的,不光我不认识现在的法国,很多法国人也不认识现在的法国,更多更多外国人也不认识现在的法国了。”


“犹记得90年代,法国还是个让人着迷的浪漫之都,可今天街上充斥着黑人与来自北非中东的穆斯林。”


这些人堂而皇之的侵蚀法兰西的文化,更在法国的土地上,抵制法国的文化。



或许你已经习惯了在法国街头随处可见的穆斯林礼拜活动,习惯到你都忘了,法国是个天主教国家啊。


为什么我们要对他们一再让步?

为什么他们不接受我们的文化?

为什么没人来指出这些大错误?


法国,正在自杀。


法国人的文化认同,正濒临崩溃,我的读者告诉了我一个可悲的现象:那就是法国人在自己家里,却无比想家,患上了思乡症。


可笑吧,一个人在自己家里,却非常想家,因为外面的土地,已经不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家”了。



这是新法国。


黑色势力,与伊斯兰的势力,因为当权者的纵容而不可避免的崛起。


巴黎什么时候就会像伦敦一样,选出一个穆斯林市长了。


再后来,一个穆斯林会成为共和国的总统。


再再后来,就是内战。


内战,是法国未来的宿命,是那些非穆斯林与认同穆斯林总统的两派法国人之间的内战。



畅销书《法国在自杀》主要讲的就是这么个内容。


泽穆尔极力抨击移民,但里面有一个矛盾点。


这个矛盾点就是,反对者攻击泽穆尔,是“皈依者狂热”。



泽穆尔是犹太人,爹妈是阿尔及利亚犹太人,二战后移民法国生了他。


所以泽穆尔自己,其实也是移民的异教徒,可今天他却在反对新的移民异教徒。


这就显得很矛盾。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他依旧坚持自己是纯正的法国人,他热爱法国,从出生后一天都没离开过这个国家。


另外他还在不断宣扬,每个移民法国的人,都不准再用默罕默德这个宗教名字了,应该改成法国名字。


目前泽穆尔的支持度,在不断增加。


9月份泽穆尔有意参选,(但还没正式宣布参选),但就是这个有意参选,就已经掀起了一股风波。


四天后新民调出炉:



泽穆尔一透出参选意愿,支持度就冲上10%,而马克龙是23%,法国右翼女王马琳勒庞是19%。



而有意参选15天后,泽穆尔的支持度冲到15%,仅次于右翼女王的16%,和马克龙的24%。



有意参选27天后,泽穆尔的支持度再上升到17%,是全法国支持度第二高的候选人,距离24%的马克龙,只差7%了。


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拱泽穆尔去正式参选。


支持度如此不断增加的状况,也曾发生在特朗普竞选时期,特朗普参选后,支持度也是不断上涨。


背后的原因是,他通过不断的上各大电视和网络节目,来反复宣扬自己的政治理念,从而吸引更多中立的人民,变成了他的粉丝。


不断的网络演讲,不断的上节目辩论,只要观点和内容够合人胃口,那支持度就会不断增加。



诸多评论家相信,泽穆尔正在成为法国的特朗普,他正在走一条特朗普曾走过,并且成功的“竞选之路”。


特朗普的成功核心是,“重返荣耀,让美国再次伟大”。


泽穆尔的竞选核心是,“我们的家,防止法国被替换”。


“大替换”,是泽穆尔的核心,也就是上面讲的,法国的文化,被黑人和穆斯林全部替换。


昨天,他在著名政论节目上说:


“2050年,法国将变成一个大型的黎巴嫩,社会犯罪激增,自由权利限缩,穆斯林所发动的针对法国的圣战,会获得成功。”


如果我们现在还无动于衷的话。



泽穆尔从没加入过任何党派,也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目前只靠着一支笔一张嘴和一个“大替换”理念,就吸引了几百万的粉丝和支持者。


一个从北非移民来的犹太人的孩子,正标榜起要拯救法国,不被外来文化“大替换”的重任,要回归一个最纯粹的法兰西。


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这却也是没人敢说的话。


因为法国的政治正确,几乎没有法国政客敢说“我要回归一个最纯粹法兰西”这种话,但是泽穆尔敢说,因为他无党也无派。


而这类“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却是一大批选民爱听的,希望听的话,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短短一个月,就杀到支持度第二,仅次于马克龙的位置。



泽穆尔的支持者中,不乏17到30岁的青年人,他们大多受过良好教育,有着光明未来,他们都希望泽穆尔能参加2022年的大选,打败马克龙这个,只会向外来移民妥协的骑墙派。


另外泽穆尔也是个红了约20年的时政大V,很多粉丝看了他十几年的文章和节目,这种对于大V偶像的崇拜,远超过传统选民对于政党的认同。



泽穆尔20年来都在教育一代人,误解了法国国旗的含义,法国国旗红白蓝,代表着自由、平等、博爱。


泽穆尔说,自由、平等、博爱,是建立在相互的前提下的。


我对你“自由、平等、博爱”,而你对我“限制,区别,仇恨”,那我们也不该继续宽容下去。


现在的状况就是,我们的国家,不再教育法国人,如何热爱法兰西,如何热爱法国历史,如何热爱法国文化,如何热爱法国的伟大,法国政府纵容新移民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活在我们的国家,我们完全放弃去融合新移民。


法国最光荣的自由、平等、博爱,正被“限制、区别、仇恨”,替代。


你看看今天的法国,我们还为法国所骄傲吗?



看看我们的街道和社区,看看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和混乱程度,有哪一点还配得上我们三色旗上的“自由、平等、博爱”呢?



泽穆尔的演讲被一众人所认同,他也被誉为是,马克龙2022年连任,最危险的挑战者。


想象一个特朗普版的法国,法国最优先,阻止大替换,重塑法兰西。


于是一个更孤立的政策,更难测的领袖,担任了法国总统。


等2024年特朗普复出再赢了美国大选,那大西洋两岸,就是两个特朗普遥相呼应。


这画面,想都不敢想。



可如果法国,再不改变今天的移民政策,再不极力维护自己的文化,那么五十年或者一百年后,欧洲变中东,不是笑话。


坐在自己家里,却患上思乡症的法国人,将是泽穆尔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



感谢各位的点赞,转发和分享。

关注我,每天带来不一样的热点资讯。



转载合作,微观小编

微信,lopint34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