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助贷:流量的归流量,技术的归技术

消费金融 2021-10-14 18:20

过去数年里,助贷行业经历了持续的进化,分润模式/轻资本模式逐渐成为头部平台的主要业务模式,在此过程中技术本身的价值在不断凸显。从这一点来说,助贷断直连的冲击,或许小于市场预期

作者:董云峰

来源:新金融琅琊榜


我们进入了一个大征信时代。


最近颁布的《征信业务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不仅为近年来如火如荼的新兴征信活动戴上了“紧箍咒”,也推动征信行业进入市场化、法治化与科技化的新时期。


即将到来的还有助贷市场或者说信贷科技市场的重构。在持牌的征信之外,流量的归流量,技术的归技术。


不管是作为商业模式还是细分行业,助贷已经是金融领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真正掌握了流量/技术优势的助贷平台,依然有着可观的发展空间。


从利率、催收、数据到征信的一连串组合拳下来,还在靠吃监管红利混日子的,行至穷途末路。


金融科技公司终将回归本质:给金融机构打下手。



01

助贷难逃


何谓征信业务?《办法》给出的定义是,对企业和个人的信用信息进行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活动。


何谓信用信息?依法采集,为金融等活动提供服务,用于识别判断企业和个人信用状况的基本信息、借贷信息、其他相关信息,以及基于前述信息形成的分析评价信息。


原本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大量替代数据被纳入了信用信息范畴,而“其他相关信息”六个字更是赋予了监管机构极大的解释权。


央行在答记者问中明确指出,互联网平台开展助贷等相关业务符合征信业务定义的,适用本办法。


用央行行长易纲的话说,中国头部平台公司在开展电商、支付、搜索等各类服务时,获得用户的身份、账户、交易、消费、社交等海量信息,继而识别判断个人信用状况,以“助贷”名义与金融机构开展信贷业务合作,相当于未经许可开展个人征信业务。


从目前来看,只要助贷业务涉及到个人信用信息的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就有可能被视为征信业务。


因此,借道持牌征信机构,将成为助贷业务的必须环节,原有的助贷机构与金融机构的直连被斩断了,类似于第三方支付领域的断直连。


换句话说,助贷的征信环节成为持牌金融业务,并且被纳入了金融基础设施范畴。这也意味着,个人征信机构将保持浓厚的公共属性,与银联、网联、城银清算、农信银清算等机构类似。


相应地,个人征信牌照的获取难度会很高,不是一般的草根创业者所能染指的,但更不可能容忍资本的强势扩张,因此互联网巨头与大型国企的合作会是常态。


针对前期反馈的发放个人征信有限牌照、专项牌照的建议,央行未予采纳,理由是:个人征信有限牌照、专项牌照不符合《征信业管理条例》要求,没有上位法依据。



02

影响几何


对助贷机构而言,如果不能染指征信,还能做什么?


答案是流量与技术,后者包括获客、风控、运营和贷后管理等诸多方面的技术服务。


要么有流量,要么有技术。自己有流量的就做导流,有技术优势的就输出技术,中间的征信就不要碰了。


归根到底,要么可以直接带来客户/交易,要么帮助金融机构降本增效。不只是助贷,整个金融科技市场,将真正回归到为金融机构服务的本质上来。


断直连之后的助贷业务模式,还有待助贷平台、征信机构与金融机构的共同摸索与打磨。


对此,《办法》充分考虑市场现状,给予了长达一年半的过渡期(至2023年6月底)。央行并称,过渡期内,将加强对相关机构的业务指导,分步骤推动实现平稳过渡。


过去数年里,助贷行业经历了持续的进化,分润模式/轻资本模式逐渐成为头部平台的主要业务模式,在此过程中技术本身的价值在不断凸显。


根据最新财报:今年二季度,在360数科促成的贷款中,轻资本等技术解决方案贷款496.38亿元,占比为56.1%;同期,在乐信新增交易额中,无风险、纯科技服务模式部分,占比近40%。


从这个角度来说,助贷断直连对头部平台的影响,或许小于市场预期。


至于征信机构的通道费用,倒也无需过虑。鉴于其金融基础设施的属性,通道费率将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可以作为参照的是银联的标准费率为交易金额的0.065%。


此外,断直连对金融机构的自主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可以预期的是,大中型银行以及头部消费金融公司的优势将更加突出,市场份额有望稳步提升,而中小金融机构靠助贷输血“苟且偷生”的难度进一步提升了。


“中国有约4000家中小银行,自身资源有限,只能依赖大型科技公司提供的技术和平台进行客户维护、信用分析和风险控制,可能削弱获客能力和产品竞争力。”易纲在近期就多次提及中小银行所面临的困境。


这可以解释地方政府发债对中小银行注资、多个省份城商行的重组。


相比助贷,这个问题要严峻得多。




为给多年的粉丝用户提供福利

我们引入了各大银行特色的信用卡

供大家免费申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