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逗了,自律不能让你成功

行为设计学 2021-10-14 23:46
大辉写在前面的话

读到一篇2017年发表的论文,题目《What’s So Great About Self-Control? 》,谈的是自我控制(常说的意志力、自律、自控力等)与达成目标的关系。结论明确:自我控制与实现目标无关。

原因也不难理解。目标的实现受诱惑影响,但在你努力控制欲望,抵制诱惑时会消耗能量,比如你眼前放着喜欢的美食,让你在这样的环境下忍住不吃,你会感觉很累,压制这种欲望消耗你的能量。

这种消耗反过来又会影响诱惑和目标的关系——经历更多诱惑的人会更疲惫,越疲惫就越没有精力去做达成目标的事,也就更不可能实现他们的目标。

论文最后说,改善自我调节的方法不是提高自我控制力,而是要消除环境中的诱惑。成功实现目标的人并没有强大的自控力,而是形成了无需意志力的,自动化的习惯。

想让自己少玩手机,不要把它放在眼前,并强迫自己不看它。更好的做法是放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最佳的做法是培养习惯,比如当需要专注时,关掉提示,放在一边,并定时检查。

这个结论跟我以前发的一篇文章观点相同,其中我提供了三点建议可参考:

1.匹配适合的环境

2.培养良好习惯

3.让自己丰富起来


「延迟满足」这个说法是张一鸣带火的,2010年9月,他在微博上写到:「延迟满足感和坚决告别惰性是优秀的最重要两块基石。」

既然张一鸣这么「优秀」,取得了如此成就,有人就将其归因于延迟满足。可如果认为延迟满足是忍耐,是一味地压制欲望,就误读了张一鸣的意思。

同年,张一鸣还在微博上还有两段话可以作证,6月份他参加一个朋友婚礼,发现新郎新娘已经分居五年,结婚后因为工作还要继续两地分开。张一鸣感概「这样我是做不到的,也不赞同,人生在世就应该尽可能实现价值体验生活,为了静态的收益而去忍,损失生活,损失很大,不是创造的人生。」

11月,张一鸣又写道:「现在年轻人部分流行把三四十岁退休作为理想,我不认同,我觉得理想是一直有机会创造、实现想法,有机会学习,修炼,创造到老。为什么会想退休?想退休说明你认为现在是在忍。我还有很多很多想法想做,希望三四十岁更多条件去实现想法。」

张一鸣明确表达了自己不赞同用「忍」来延迟满足,如果你觉得自己在「忍」,你做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做的事。

忍是被动的,是「要我做」。欲望是「我要做」,发自内心的欲望无需「忍」,因为在追求欲望时你能得到满足。

很多人听过棉花糖测试,说那些小时候更能控制自己,尽量不去吃棉花糖的小孩,长大后更成功,这个测试认为延迟满足是成功的一个重要条件。

眼不见,心不烦

后续科学家的研究质疑了这个结论,如果控制孩子的家庭背景(比如经济地位和父母条件),小时候推迟满足,跟以后能不能取得成就并不相关。

他们发现,延迟满足的关键因素是——改变你对你想要抵制的对象或行为的感知能力。老话说「眼不见,心不烦」,那些不吃第一块棉花糖的孩子们会想办法不去看,不去想那些糖果,或者把它们想象成其他东西。他们不是控制自己不吃糖果,他们是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那些容易抵制的孩子用一种「冷静」的思维,他们遇到有诱惑力的事情,会想「这糖果看上去像云朵一样膨胀起来」,云朵不能吃,自然也就不会有吃的欲望。

而那些不容易抵制的孩子则用一种「充满感情」的思维,他们遇到有诱惑力的事情,会想「这糖果看上去很美味,一定很耐嚼」,这就激发了想吃的欲望。

走神也是很好的策略,棉花糖测试中,有些没有吃的小孩干脆睡着了。

我们看到,那些延迟满足的小孩,并不是强「忍」,他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他们的思维焦点既不在糖果,也不在忍,而在「其他地方」。

他们的成功与其说是延迟满足,不如说是自我导向的调节。2004年的一份研究认为,当自我和环境之间存在最佳匹配时,人们是最幸福和健康的。而这种匹配既可以通过改变自我以适应世界,也可以改变环境来匹配自我。

当我们说延迟满足时,就将改变焦点放在了自己身上,是要控制自己的欲求,强调放弃即时满足以追求长远利益。而当我们说自我调节时,就是中性的,通过自己和环境的匹配来达成目的。我们就有了两种选择,控制自己或者构建环境,而构建环境比改变自己更容易。

你不是圣雄甘地,你是奥德修斯

说到忍,还有两个故事。圣雄甘地为了展示自己强大的意志力,让很有魅力的年轻女追随者挨着他睡,以此来证明他的坚持贞洁,坐怀不乱的禁欲能力。

另一个故事中人物就没有这么强大。在荷马所著《奥德修斯》中,奥德修斯和他的水手要经过一个海峡,那里有很多水妖,歌声美丽动人,凡是听到水妖的歌声的人,都会受到诱惑触礁而亡。奥德修斯想听歌声(人之常情),但又不想触礁。于是他命令水手把他绑在桅杆上,不论他怎样恳求,都不能放开。他还用蜡封住了水手耳朵,这样水手听不见歌声,就会按照他的命令把船安全驶过海峡。

如果说圣雄甘地靠强大的内心控制自己,奥德修斯则通过外部环境来控制自己。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圣雄甘地般强大的自控力,更可借鉴的是奥德修斯的方法。

今天,我们睁开眼睛,就会碰到各种「水妖」,他们藏在直播中,短视频里,娱乐八卦中,不但有美丽的歌声,还有诱人的身形。我们一个普通人,却要面对圣雄甘地和奥德修斯两个人要应对的诱惑。这些诱惑虽然不会让我们触礁,但偷走了我们宝贵的时间和有限的注意力。

在这种情境下,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追求长期价值呢?我们可以尝试:

1.匹配适合的环境

不同的情境需要不同的控制力,这些控制力一定程度上由基因决定——有些人爱买,有些人爱赌,有些人爱吃。

那些善于自我控制,延迟满足的人并不是刻意的延迟,他们只是面对的诱惑更少。

一个有厌食症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节食。一个闻到烟味就恶心的人(比如我),也不需要戒烟。张一鸣谈延迟满足,假如有一种方法能让抖音算法匹配率提升10%,他能不能延迟自己的满足?估计他会立刻想办法找到这个算法。

很多时候,外人眼中的延迟和忍,本人却享受其中。一个刷题而不刷抖音的学生是在延迟满足吗,他在刷题中得到了即时满足;一个每天跑步的人在延迟满足吗?他在跑步中得到了快感。

我们以为的苦,却是他们的乐。生活在跟他的天赋和性格匹配的环境中的人,最健康最幸福。陆地上,鱼不如老虎,但在水里,鱼分分钟能弄死一只老虎。人的使命不是忍,而是找到适合自己的小天地,发挥潜能,追求自我实现。

2.培养良好习惯

擅长自我控制的人很少控制自己,他们懂得,自控力并可靠,一开始他们就避免用自我控制的方式来管理生活。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跑步或冥想的人,更容易实现他们的目标,因为他们已经习惯这样做。

你每天需要控制刷牙吗?当养成习惯后,很多需要刻意做的事就像刷牙,不做反而不自然。爱跑步的人,每天不跑个几公里,全身都不舒服;喜欢写作的人,每天不写,就像没刷牙一样。

3.让自己丰富起来

棉花糖测试在比较贫穷的孩子身上重复时,发现他们的表现越来越差,难以抵抗眼前的诱惑。俄勒冈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埃利奥特 · 伯克曼说,在贫穷中长大的人更可能关注眼前的回报,而不是长期的回报,因为当你贫穷时,未来就不那么确定了。

今天我们的贫穷不光是物质的,更多是精神的贫穷。

我们将人生意义悬挂在别人构筑的抽象系统中,生活单调而乏味,只有极少的事情能吸引注意力,一旦在这些事情中得不到满足,就容易崩溃。

塔勒布的弟子马克·斯皮兹纳格尔(Mark Spitznagel),严格执行师傅的流血策略,在去年3月份的疫情中狂赚36倍,但这样的黑天鹅事件非常稀少,大部分时间都是流血亏损。

为了抵抗日复一日的亏损,他在深山里养羊,成立了一个奶制品公司,参与奶制品评奖,他从奶制品中获得了人性追求的即时满足感。

努力克制,延迟满足不符合人性,更可取的是调节自己跟环境的,跟世界的关系,而不是压抑自己的欲望。日本文学家夏目漱石过一句话:

在还活着的时候,跟普通人一样,发挥我与生俱来的弱点,因为我认为这才是活着。

带着人性的弱点,我们才能活得像个「人」,祝你活出真实的自我!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和390+星友一起提升认知,高效行动,想到又做到。

√ 公众号「进步黑客」

非常理想,特别现实。提升认知,产品化自己,建构财富系统,过一种幸福完整的人生。

推荐阅读:

黑天鹅中的大赢家:直面不确定性的三个策略

改变行为的10大误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