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10月份的男生都爱盯着手机喊。

我要WhatYouNeed 2021-10-15 00:15


最近,在小红书上看到一些吐槽朋友的帖子。


两个人去长沙玩,其中一个准备出门,另一位说「可是今晚有英雄联盟S11比赛直播诶」。就很让人哭笑不得。


其实前两年,到了 10 月份,出去吃饭会发现很多朋友是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手机的直播。


甚至会两两心照不宣地看一眼,在朋友圈刷「 RNG 牛逼」、「 IG 牛逼」。


究竟,游戏的乐趣在哪里呢?


 



一群长颈鹿

 
同事叫嘉良,今年年会的时候,他最开心的事情是拥有了一台 PS5。
 
其实我没有怎么和他聊过天,因为在 WYN,他是专门负责写代码的。
 
「你摸过长颈鹿的脖子吗?」
 
有天他突然问了我这个显得奇怪的问题。
 
「我摸过,但是是在游戏里。
 
我在一片断壁残垣之中,见到了一只出逃的长颈鹿。而前一秒,我才杀死一群丧尸,带着另一个角色逃命。就那样,在一个世界都崩坏的时代里,我摸了摸长颈鹿的脖颈。」
 
 
这个瞬间,是游戏《最后生还者》中一个格外动人的瞬间。
 
讲至此,他忍不住在 B 站搜出了这个片段放给我。我也看见了主角用坚毅而温柔的手,抚摸着面前的长颈鹿。
 
这样的镜头,是我在电影中常常能感受到的,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独有的细腻。可没想到,眼前这个不善言辞的男生,也在另一种媒介中,拥有着自己的出逃方式。
 
「我想,我也没有太多机会去体验另一种人生了。可是,我在游戏里,借着不同的眼睛,活过了很多种人生。」

「有时候女朋友不知道我 4 个小时没回信息在干嘛,」嘉良有些不好意思,「我去摸长劲鹿了。」
 

烟花游戏
 
 
那些冷感的人,可能只是把温情分散在了别的地方。
 
同事怕怕,是编辑部里一位会让我觉得有些距离感的女生。可她却在游戏里经历了不少,无关主线的浪漫。
 
这是她在大学时玩《剑网3》的故事。
 
「 那天我站在地图某处发呆,有一个人路过。他说,我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里,会觉得无聊吧。我给你放个烟花。
 
接着他就为我放了一朵烟花。
 
那时候的烟花,一朵 99 元,会在全服务器发布告示。」
 
她总自称母胎 solo ,但我想,她是得到过一些偶然浪漫的。
 

怕怕的专业是动画,大学时,她会花上一周的时间去建模。但她也会好奇,那些厉害的动画设计大师们所搭建的世界是怎样的。
 
进入《剑网 3 》,她像是推开了新的世界的窗口。她在不同的地方游走,欣赏不同的风景。
 
「但是多数的玩家,只是升级打怪。」
 
怕怕觉得很可惜,她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去欣赏这些花费心思才创造出的世界。
 
在游戏里,她最喜欢「抓马」。她总是在一些地方等待,等待马匹或是宠物的出现,然后抓获它们。
 
她不喜欢打斗,但她永远有最多的马。
 
她是服务器里的「边缘性玩家」,却因「抓马」而变得知名。她总是想要看到,在有限的地图里,所藏着的,无限的风景。
 
或许,不把游戏当游戏来玩的人,反而能获得更丰富的体验。
 
我忽然开始好奇,那个以前差点跟我在网游里结婚的人,现在又去了哪里?
 
 
衬衫开黑
 

Acher 常常在夜晚和编辑们一起改稿,他也叫这个「开黑」。
 
大二开始,他和宿舍的兄弟常常一起开黑玩 LOL。
 
在 LOL 中,玩家的位置会分打野、中单等等。在游戏前期,有些贴心的打野会帮脆皮中单打一个野怪 buff。因为会牺牲自己发育的时间,所以也叫「让一个 buff」。
 
主玩打野的 Acher,就常常让玩中单的室友一个蓝 buff。这也成为他们开黑中一个不言自明的默契。
 
时间过得很快,临近毕业,宿舍里弥漫着离别情绪,但大家都不讲出来。
 
那时每个人穿着整洁的衬衫外出面试、复印资料、拍摄证件照,一回到宿舍便打开电脑开黑了。
 
越到最后时刻,越是抓紧时间打游戏。
 
到了最后一天,一位即将回到老家工作的室友,跟 Acher 说,「你再帮我打一个蓝 buff 吧。」
 
Acher 默契地说了句,「来了。」
 
在 Acher 眼里,这个蓝 buff 像是某种祝福一样。他格外期望室友毕业后在家乡能一路顺利。
 
除了开黑,看比赛也是玩这个游戏的乐趣。
 
那个夏天,他们因为中国战队 OMG 以 3-0 击败韩国战队而兴奋不已。

另一次迎战欧洲战队,在基地只剩 50 滴血的时候,所有人都为 OMG 捏一把汗,但他们扛住压力,赢得了胜利。


那种跳起来击掌的激动心情,工作后已经非常罕见了。
 
但,国庆期间,他们又重新见面了。
 
他们约着一起吃了早茶,然后就极其自然地往网吧走去。
 
这帮男生们,最终聚在了一起,默契大叫。
 
 
游戏里的快乐,不止杀敌

 
我有时侯在想,以前我常将游戏当作一场「20 mins」的简单快乐,其实是有些简化了游戏本身的丰富。
 
记得怕怕跟我说过,
 
「我选择一款游戏,会看里面的树是不是可以爬上去。
 
毕竟不是所有的游戏,都愿意花心思做一款无缝地图的。」

我想起电影《失控玩家》里,游戏开发商把一些初始代码,一股脑地放在了游戏中海的地平线那里。

也正是这一点以为「没人发现」的粗制滥造,让这个游戏世界走向崩溃。
 
最近一段时间,朋友带我一起玩《永劫无间》。我发现不仅可以爬上树,还可以体验到「振刀」。

实战中,一旦在战场上打出「振刀」,并听到「叮」的一声、看到对方的刀掉在地上时,我就会觉得这比杀敌还要兴奋。


朋友熙朝和我说,他们组团打三排,紧张到肾上腺素飙升;队友会在捡到金甲后,给他装备上;即便自己输了,对方也会以低调的风格尽量玩到更后面。
 
他最感动的是,队友愿意浪费一个大招,用一圈能让别人减速的风,在复活台边保护他。

这样的善意,在网络世界越来越少见了。

初玩游戏,他还以为游戏设定是在一个岛屿上。可慢慢发现,岛上会有诸如吊绳、棺木、祭祀场地等比较深暗的元素,他才意识到,这是游戏制作者们对「永劫」和「无间」地狱的理解与表达。

这正应了游戏的另一个名字,「Naraka」,这其实是梵文里地狱的意思。

一款游戏,藏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这个世界,是自由的。

这一份热血和格局,和现实的世界也产生了更深刻的联接。


还记得在刚刚过去的夏天,赢得了举重男子 81 公斤级金牌的吕小军吗?

举重这项运动,需要不断提升自身条件,同时也格外重视技巧,并非只凭借蛮力。
 
我看过一段吕小军在训练中心录制的健身视频,那段 5 mins 的视频,外网获得了 400 万以上的播放量。他科学有效的训练方法,已经成为健身圈的经典。

最近,吕小军又步入了另一个「战场」。

《永劫无间》与奥运举重冠军吕小军深度合作,推出游戏内的联名皮肤。


这次吕小军与《永劫无间》的跨界合作,也为游戏注入了更多的刺激、紧张感。
 

我有时候觉得,每一局游戏,都是一次全新的生命体验。你的出生地图、拾获的装备、求生时的策略,你参与格斗时的机敏与勇气。
 

在《永劫无间》这款游戏中,你会发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步入征程,一起探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