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加油站:一个比“莆田系”医院更赚钱的生意

经济学博士 2021-10-15 07:00


莆田系,永远不缺生意。




01

无处不在的莆田人


“沉七洲,浮莆田”。


古时莆田由几块沙洲组成,当地居民与潮汐搏斗,向海要田,把几块沙洲围成陆地。


可能正因为如此,莆田人骨子里就融入了一股“拼劲”。


与台湾一衣带水的莆田,占据福州和泉州经济走廊的核心位置。然而,在以农业为主的旧社会,如此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并未给莆田人带来繁荣兴盛。相反,众多的丘陵地形,平原稀疏,使得人多地少。



但这也给了莆田一个好处——远离战乱。


历史上凡是“九省通衢”、“虎踞龙盘”、“兵家必争之地”,在乱世都是人口大灭绝的地方。


中原发生战乱,逃到闽南、闽中,是古人经常的选择。


当然,普通百姓既没有路费也没有地理知识从中原逃到闽南,能够逃避的,应该也是比较有钱的精英阶层。


钱多,知识多,在任何动乱时代,都多一份活命的机会。


当地的文化得以延续,族谱祠堂,也香火不断。


然而聚在这“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方,莆田人想要生存下去,乃至出人头地,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学而优则仕”,要么下海经商。



善于发现商机,团结,抱团,互助;宗族观念强,重视乡亲关系,宗教迷信多;为了寻找机会满世界跑,善于打擦边球,成了当地文化。


这种文化,其实就是闽南文化。这种文化的诞生,和“逃难文化”,同样也和莆田在古代不适合农耕的地形有关;温州、潮汕,均是如此。


多数莆田人背井离乡去异地求谋生计,慢慢也就养成闯荡天下的习俗,其足迹遍布海内外。随着资本积累,莆商开始形成有规模的商帮,活跃在各省,经营着从修鞋到钱庄诸种行业。


莆田商帮,是福建莆田市商人的总称,目前世界各地共有200多万莆商,其中海外莆籍商人有100多万,足迹遍及73个国家和地区。


国内各大中城市有约90万莆田商活跃在各条战线,年创产值约2万亿元,国内的莆商主要经营民营医院,木材,珠宝,建筑建材,民营加油站等多个行业。


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莆田人做生意。




02

莆田系加油站


然而真正让“莆田系”这个概念进入人们视野的,还是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


直到那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很多著名公立医院的科室很多是被莆田系承包的,全国80%的民营医院也是由莆田系兴办的。



甚至在全国县城乡镇的步行街,在城市星罗密布的高楼大厦里,莆田制造的“假阿迪”、“假耐克”就渗透其中,藏在不少人的脚上,日行千里。


就连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都有莆田人经营加油站的身影。



上世纪90年代,莆田油商开始铺设终端销售网络,把相当一部分力量转入到在国内建设加油站上来。


莆田系加油站从福建向云贵高原铺开并迅速向全国蔓延。


2008年前后,莆田系加油站品牌已形成规模,比如中图能源、中能集团、中福集团等都在这一时期形成规模。


但是,福建油商一直信奉“不宣传就是最好的宣传”,且投资手段多样化,所以莆田系加油的总量和分布情况一直不太明朗。



早年,能源杂志曾对莆田系的油商——中福集团有过报道:


中福集团在京、津、冀、辽共拥有加油、加气站近40座;在京藏高速内蒙古包头段投资一对服务区,耗资近两亿元;在沈阳沈北及天津杨柳青建成两座油品储存能力1万吨的油库。


这只是莆田商人财富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资本,已在全国形成连锁化经营。



早些年,圈内人士称福建的石油行业投资者为福建油商,近几年则统称莆田系,由此看来,莆田油商已形成品牌效应。


2017年8月,界面新闻发出一篇调查报道,引用中国数据网的数据,得出如下结论:全国共有加油站9.6313万座。


其中,“三桶油”下属的加油站共计4.6037万座,占47.8%;民营加油站4.9103万座,占50.98%。



近5万座民营加油站有近4万座(超80%)控制在莆田系手中。


"莆田系"很多加油站集中在偏远地区,比如内蒙古,贵州,云南山区,这些地方都是中石化中石油不愿意去的地方。


目前开的最远的开到了西藏珠峰附近,川西卡拉子山口的加油站,就是莆田人开的,那里海拔4718米。


一座座小小的加油站,硬是在莆田人手中做成了年产值4万亿的生意!




03

石油教父


然而,在莆田系加油站崛起的路上,有一个人就不得不提,也是被称为“石油教父”的林恩强。


林恩强是谁?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名字很陌生,但是在新加坡的石油业内,他们称他为“林OK”。



新加坡是世界三大炼油中心之一,每年有超过5万艘邮轮经过新加坡,带着这里的炼油离开港口,换回大把的真金白银。而传闻这5万艘邮轮都必须经过林恩强,他不说“OK” ,你有再多钱也办不到。


这个说法有没有夸张成分我们不清楚,但林恩强的江湖地位是真实无误的。所以,业内有一句话叫:


“林恩强一声吼,东南亚油价也要跟着抖三抖”。


1943年,林恩强出生在福建莆田埭头镇的一个村庄。下南洋谋生,几乎成了莆田人的传统,林父也不例外。12岁时,他随母亲迁居新加坡,读完中二后就辍学跟着父亲出海打鱼。


其时,新加坡已经凭借地理优势,有了数十年的石油贸易历史,成为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每天出海打鱼,林恩强都能看到不计其数的大小邮轮经过,也目睹了“油耗子”们的身影。



所谓油耗子,就是做石油走私生意、赚取中间差价的人,他们晚上带着油桶出海,天亮前,再把盛满原油的油桶带到附近的地下炼油厂。虽然做油耗子赚得不多,但还是比卖鱼赚钱一些。


不甘屈服于命运的他选择加入了油耗子的队伍。但比起其他“油耗子”,林恩强更胆大贪心。


别人一晚上跑一趟,他会来回跑两趟,甚至三趟。仅仅两年时间,他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自然也攒下了一笔钱。


不仅胆子大,林恩强的格局还比别人高。所谓成功人士,往往比普通人多了那么一点眼界,多了那么一点改变现实的想法,林恩强也不例外。


做“油耗子”并不光彩,受人鄙视,而且危险性极大,也赚不了大钱。当其他“油耗子”在操心怎么多捞点油、带多大桶合适时,他已经在盘算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了。


20岁那年,林恩强升级了“业务模式”。他改从油耗子手里收油,再拉着油跑业务。期间,他跑遍了新加坡的运输公司、郊区电厂、建筑工地等需要柴油的企业。



并创办了兴隆贸易有限公司(即兴隆集团前身),从“油耗子”变成了“油贩子”,正式洗白。


5年之后,他买下了生命中的第一艘油轮——“海狮号”,载重100吨的油轮。


30岁出头,林恩强摇身一变成了石油大佬,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时代。


20世纪90年代初收购5艘超级邮轮并定制19艘特殊邮轮;1998年通过价值1.2亿美元的一艘中东邮轮一次性购入46万吨柴油,更是一举奠定了其在新加坡柴油贸易市场上的霸主地位。



一次次大胆冒进的行为,他都赌对了。


他所经营的兴隆集团成为新加坡本土最大的私营船主和独立石油贸易商,鼎盛时期运营着小到180吨的近海驳船。


大到31.8万吨的130多艘大型邮轮,每年高达140亿美元的石油交易总值与BP、壳牌等跨国巨头在亚洲市场的份额相差无几!


林恩强非常重视对福建籍门徒的培养,在“传帮带”的模式下,福建油帮得以壮大,外乡人也很难进去,就连兴隆的普通船员,也有很多来自他的老家福建莆田。


随后,就是之前提到的“福建石油帮”(莆田系)在20世纪90年代崛起壮大,涌现一批油商,更一度成为国内最为强大的民营石油势力。


林恩强也因此被尊称为“福建石油帮教父”。


可以说,正是他的成功带起了莆田系油商的崛起。




04

结语


跟国企加油站比,莆田系是加油站价格战的祖师爷。


他们敢于降价,卖出去的油通常比三桶油的官方售价便宜5毛-1.5元左右。


跟其它民营加油站相比,他们有着更好的服务意识,递水递纸,免费送玻璃水都是常规操作,顾客满意了,生意自然就好。


无论是对于民营同行,还是国企,莆田系加油站都极具竞争力,这也是他们能够迅速崛起,在全国铺开的根本!


与莆田系医院的恶臭相比,莆田系加油站反而在整个石油产业具有特殊意义,正是他的存在,给行业带来了为数不多的活力,让石油产业的终端不至于被少数巨头垄断。


点击查看硬核财经猛料:和6000个EMBA老板聊完之后,我的录音放在了这里!


>广佛银行融资政策大全<   一选商城>>

| 金投研好文推荐:量化基金,没那么神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