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上的摇滚:从乐队吉他手转身成为教师,他用音乐改变了这些孩子的人生轨迹

外滩教育 2021-10-15 07:00

 看点    从摇滚乐手到乡村教师,顾亚花费5年时间,用自己擅长的音乐技能先后组建三支学生乐队,把“摇滚基因”融入云上小学每一位成员的血液中。因为遇见音乐,遇见顾老师,孩子们不仅点燃心中梦想的火苗,更照亮了未来人生的路途。而这场教与学的双向奔赴,恰恰印证了:教育,足以变人生轨迹。

支持外滩君,请进入公众号主页面“星标”我们,从此“不失联”。


文丨享耳    编丨Amanda


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大湾镇的海嘎村,曾是国家深度贫困村,处在韭菜坪山的半山腰。


这里海拔2600多米,是贵州与天空离得最近的村寨,因此这里的海嘎小学被称作“云上小学”


海嘎小学最困难时曾一度濒临拆除,当时全校只有4个老师,10个学生。


而现如今,这所学校的三支学生摇滚乐队,凭借童稚真诚的表演视频,在各个平台火速出圈,并引起广泛关注:


央视新闻频道播出了以孩子们组建的三支摇滚乐队为主题的纪录片。


演员刘德华用视频鼓励:“我看到你们的演出,我觉得非常温暖,谢谢你一直用音乐,影响了那么多孩子们,让他们看到更大的世界。”


知名摇滚乐队“痛仰”和“新裤子”乐队先后跋山涉水,来到海嘎小学与孩子们联欢。


今年6月,太湖迷笛音乐节邀请海嘎小学顽皮精灵乐队C位“出道”,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曾经的摇滚乐,只存在于音乐节或综艺节目里。这群大山里的孩子,怎么就和摇滚乐联系在了一起?这所濒临关闭的乡村学校,哪来的乐器支持学生乐队的组建?


这一切问题的答案,是一位“山二代”音乐教师顾亚,让条件有限的农村孩子接触到了摇滚。


2016年,顾亚老师来到海嘎小学全职支教,在这之前他玩过摇滚,是一名乐队吉他手。


“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没有学校的面貌气息,只有两个教室,一个办公室。全校所有学生只有十几个,他们遇到老师都是低着头,上课的时候,课堂气氛也很呆板。”


那时,顾亚询问学生们的梦想,而他们的眼里只有迷茫,心底不知梦想为何物。


曾经顾亚和孩子们一样,是隐匿于偏远山村,孤独且迷茫的留守儿童。


正是因为能感同身受学生们的心,顾亚在海嘎小学坚守了近5年,用自己擅长的音乐技能,给学生撑起一片梦想的蓝天。


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在顾亚的带领下组建摇滚乐队,用乐器和歌声演绎出触及灵魂深处的声音,音乐将孩子带到了更远的地方,更成为未来陪伴他们一生的温暖。


在好老师和音乐的引领下,孩子们不仅拥有了音乐特长,更重要的是因为遇见了好的教育,孩子们既定的人生轨迹发生改变,出现了诸多前所未有的可能。


顾亚与乐队学生,图源新京报


用音乐点亮孩子眼中光芒

松动尘封的心


组建乐队的起心动念,缘于一次偶然。


当时,顾亚在办公室拨动吉他的琴弦,恰巧经过的学生们初次听到吉他的音色,不禁好奇了起来,纷纷趴着窗户向里寻找美妙旋律的来源。


“学生们第一次看到吉他的时候,眼睛是亮的,像时光穿梭一样,我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顾亚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我问学生想不想学乐器,可以教他们,他们立马点点头。”


顾亚结合自己曾经玩摇滚的经验,动了组建学生摇滚乐队的念头。


但摆在眼前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乐器怎么解决?彼时的海嘎小学本身在关闭的边缘徘徊,根本没有额外资金支持。


于是,郑龙校长出面和顾老师找山下条件较好的学校借,大湾镇中心小学的一把吉他、一台音响、一套架子鼓,组成了海嘎小学的第一批乐器。


靠着借来的设备,海嘎小学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摇滚乐队——遇。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5名乐队成员说:“顾老师给我们组乐队,我们很感激能遇见他,所以取名为‘遇’”。


遇见了顾老师,遇见了音乐,也遇见了更好的自己。



除了学生眼里闪着对音乐渴望的光芒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促使顾亚决心组建乐队:希望通过音乐走近孩子,打开尘封已久的心,使他们变得更加开朗自信。


大山里的农村孩子,除了极少数有父母陪伴左右,绝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缺席他们成长发育的关键阶段,导致他们大多个人卫生糟糕,封闭不爱交流,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上课也总是低着头。


“我尝试直接接近这样的孩子,但他们非常排斥,但借由音乐就不会。” 谈起其中的奥秘,顾亚认为最根本的不是通过学乐器、组乐队改变了什么,而是通过音乐这一媒介,实现了与学生真正意义上的心灵交流。


“孩子通过音乐感受到我的善意,允许我走近他们更多,陪伴时间更多。”


借助音乐的力量,顾亚松动了学生们封闭已久的心门,渐渐地他们的外在行为也产生了肉眼可见的突破,一位学生说道:“以前面对陌生人很内向、害羞、不敢说话,现在我们敢和陌生人像朋友一样沟通了。”


此时,在海嘎小学的学生眼里,顾亚就是他们所能企及的最高处。而音乐是老师拥有的魔法,带他们告别黑白灰的单调生活。



不拘泥于时空、形式的

摇滚音乐体验


不同于传统音乐课程重复听唱的常规教学操作,顾亚有一套独特的教学模式,更注重学生对摇滚音乐的全身心体验。


起初,顾亚告诉乐队成员:“音乐的节奏与旋律不是必须拿着琴才可以练,走路啊,随时都可以练。”


于是,孩子们在上学路上哼唱、在干农活的间隙打节奏、在没有灯的夜晚弹奏,他们的学习生活处处有了音乐的润色。


不仅如此,顾亚还会利用课余时间收集一些优秀摇滚现场的碟子,让学生们直观感受现场的气氛是如何的。


但即便这样,当乐队成员站在排练场的台子上模拟演奏时,仅仅面对顾亚一个人的关注,乐队成员也会表情极度不自然,四肢僵直地站着。


深知孩子的身心改变不会一蹴而就,顾亚为了解决此类情况并方便学生理解,他把演奏时每个乐队位置的动作进行刻意的设计并拆解:


“主唱的目光要往上移一点,但是也不要太频繁去动。”


“吉他手的身体往前倾,或者弯着腰,然后身体跟住节奏去摆动。”


同时,他一次又一次鼓励学生们敞开心扉,音乐是情感的艺术,只有打开自己才能真切体验到音乐的强大的感染力和魅力。


“每个人都要放开,一定要放开,不放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台上的那几分钟,(你们要想着)整个宇宙都是我的,我是宇宙无敌超级棒。”


为了让学生把音乐尽快融入生活,而不是仅仅看做一个副科,顾亚带着学生不拘泥于场地演奏,在蓝天白云下,在田地间,在房屋门口。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学生成为乐队的后备力量。


“遇”乐队毕业后,海嘎小学的第二支摇滚乐队“未知少年”,第三支乐队“顽皮精灵”相继组建完成。


顽皮精灵学校演奏现场,图源光明网


有一次,未知少年的主唱一直放不开,顾亚去她家单独找她聊天:“你不要觉得这个歌是一定要去唱给别人听,你可以唱给自己听,也可以唱给你想要表达的人听。”


她想唱给去世的外公,还有妈妈,当时顾亚很感动,尝试让她把情感去表达出来,“你就想象你妈妈就在你旁边,你的外公就在你旁边,然后你就给他们歌唱。”


随着音乐一点一滴的浸染,后续乐队成员慢慢松弛下来,在音乐中放松、在摇滚中表达、在节奏中笑闹。


从刻意的模仿,到真切感受音乐进行身体的律动,他们在摇滚音乐中找到了有意思的地方,内心的色彩越来越丰富,精神面貌也越来越鲜活。


曾经,顾亚在排练室为乐队举办了百人演奏会,台上的乐队成员在通力合作与配合下,用音乐传染了台下的观众一起摇摆起来。观众不仅有学生和老师,更有赶来的学生家长和其他村民。


演奏现场观众,图源四川观察


还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海嘎小学的摇滚乐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乐队成员缺位时,总有学生能无缝衔接替补,几乎人人会使用乐器。而这一现象离不开整个海嘎小学对音乐素养的重视,并有了成熟的教育模式:


  • 一二年级的孩子学习尤克里里、吉他;


  • 三四年级的孩子挑战架子鼓、贝斯和手鼓;


  • 高年级的孩子则尝试难度更大的乐队。


与此同时,顾亚用短视频记录下孩子的日常,并发在平台上,因此越来越多大山外充满爱意的目光投向海嘎。很多网友留言:“他们的眼睛里有光、好纯净、好有神。”


而这三支海嘎摇滚乐队的脚步,也先后接力着越走越远:


2020年6月,知名摇滚乐队痛仰来到海嘎小学,与未知少年合唱演奏;


2021年4月,顽皮精灵走出大山,来到贵阳参加演出;


2021年6月,顽皮精灵走出贵州,来到江苏参加摇滚音乐节。


每次演出,都是一次新挑战,一段时间密集重复练同一首曲子,孩子们难免有烦躁情绪,成员之间偶尔产生摩擦,或者天气持续下雨。


准备过程中,成员们体会到了各种累以及辛苦,但最后他们怀揣着成功的喜悦,在舞台上呈现出最美的状态。


在参加完贵阳的演出后,顽皮精灵成员在后台大声说:“我终于知道摇滚是什么了,摇滚就是开心、就是自由、就是放开自己!”


这些经历也给孩子播种了梦想的种子,只要你敢想,努力付出,梦想就能实现。



教育的魅力在于对人的塑造


海嘎摇滚乐队收获大批关注的同时,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好好的学校跑歪了,天天就弹琴唱歌,搞啥玩意?”


“年轻人很有想法,但是你们农村娃应该去唱敬酒歌,跳跳竹竿舞,你们搞这些西洋乐器,怎么和城里面比?”


顾亚认为,自己是在用擅长的摇滚乐技能,给学生创造接触外部世界的机会。


对学生而言,看过城市的高楼林立、霓虹灯光,某种程度上更激励他们向往美好的未来。但想要真正走出去,还是要以学业为重。


曾经,尝到城市与舞台的热闹喧嚣滋味后,乐队成员也一度出现心理层面的“水土不服”。


有次演唱会落幕后,观众都撤了现场空荡荡,孩子们低着头,不一会儿眼泪往下掉。刚刚经历了那样热闹短暂的现场,突然安静下来的反差过于强烈,乐队主唱忍不住问:“明天我们还排练吗?”


顾亚告诉学生们:这是他们必须承受的失落情绪,因为最终还是要回归现实。


而组建乐队的初衷是让孩子们性格变得开朗,这显然已经达成。


未知少年乐队鼓手黄玉梅(中)与妹妹黄玉兰、弟弟黄长富,图源中国文化报


“我总是和快毕业的学生讲,上初中就没有这样的条件机会了,但能不能继续摇滚无所谓,音乐不是唯一的选择,它只是一种兴趣爱好,我们曾经耍音乐,有这样的回忆就很好。”


或许,是顾亚的嘱咐起了作用,已从海嘎小学毕业的前两支乐队,学业上也取得不错成绩:


遇乐队毕业后,去到镇上的幸福中学,这些原本连小学都不想上的云上孩子们,如今成绩名列前茅。


未知少年乐队被特招进市内重点中学六盘水市第十中学,并且学校重点培养她们的音乐造诣。


而对全校学生来说,在音乐中学到的坚持和毅力,也帮助其在学习中收获累累。2016-2018年期间,海嘎小学的平均成绩均名列全镇前三。


大概率,他们多数今后不以音乐为生,但人生已因此而不同。


漫漫人生路,更多时候没有老师引路,需要自己寻找出路,而音乐已成为孩子们内心的灯塔,他们哼着歌,壮着胆子,怀揣着梦想,向外面多姿多彩的世界摸索迈进。


其中,最夺目的地方在于,每个孩子的梦想里,都有顾老师的影子:


我要当一个老师;

我要办一个自己的演唱会;

我要做一个鼓手;
我要做一个摄影师。

反哺回乡的顾亚,借助学生之手实现自己的“摇滚梦”,同时又影响每位学生的梦。


如今,海嘎小学的校舍扩大近两倍,拥有12名老师,100多名学生,并且已经成为了一所6个年级的完全小学。学校墙壁上画着“music”和“rock”的艺术涂鸦,处处充满生机。


而注重音乐素养的培养,更是已经植入到学校每一位成员的基因里。


顾亚与遇、未知少年乐队,图源贵阳网


曾经的顾亚,没想过自己会当老师,当老师后也只是想着暂且这样,而今年已经是顾亚在海嘎小学的第5个年头,正如他在《人物》演讲时所说:“我会更加坚定继续享受和延续这份快乐。”


正如有句话所言:教育是心灵与心灵的沟通,生命与生命的对话,思维与思维的碰撞,智慧与智慧的启迪,教育是以智慧之笔饱蘸情感之墨创作的优美动人的诗。


顾亚与学生之间的改变与塑造,这场教与学的双向奔赴,恰恰诠释了什么是好的教育:好的教育可以改变人生轨迹,教育最大的魅力也源于此。


参考资料:
1. 新闻周刊《顾亚:海嘎的少年》
2. 2020人物时间的力量演讲:顾亚
3. Figure Video《大山里的摇滚梦》
4. 央视新闻频道纪录片《这5年》
5. 葛银香《浅谈音乐教育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影响》
6. 鲁豫有约一日行


关注外滩教育

发现优质教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