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总裁:你就是传说中的厂长吗?

刺猬公社 2021-10-15 01:35

钉钉的角色是一个全新的生产力工具,从组织数字化和业务数字化两大层面,助力企业加速进入数字化的时代。

作者 | 石灿
编辑 | 园长

10月12日,浙江杭州,钉钉总裁叶军与柳钢集团冷轧厂厂长陆兆刚第一次见面,叶军迎面而上问到:“你就是传说中的厂长吗?”

陆兆刚笑着答:“对,我就是。”

陆兆刚的“传说”不仅在钉钉内部流传,在传统制造业、互联网行业也盛名远扬。他到底做了什么,在两个看起来交集甚少的行业中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

 

原来,陆兆刚把一套“未来组织”的理念带入柳钢集团冷轧厂,在钉钉的工具方法指导下,传统的冷轧厂用上了互联网的管理方式。
 
柳钢集团冷轧厂乐于接受新事物、敢于冒险、拥抱变化,钉钉技术能力过硬、对未来组织的认知前卫、与柳钢集团冷轧厂的共创关系,令外界既惊讶又佩服。二者的合作确实打破了很多人对传统制造业与新兴互联网科技行业固有认知。

钉钉总裁叶军
 
钉钉总裁叶军更愿意把二者作为一个样本放到大环境下来审视。他认为,数字技术正在与产业互联网融合,过去二十年,中国消费互联网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数字技术融入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下一个十年,数字技术深入到产业链后将为经济带来更大的增长势能。
 
在如此浪潮下,类似于柳钢集团冷轧厂的公司充分利用数字技术使用时代发展。落实到公司庞大体系内部,需要从“人、组织、业务”三个维度与数字技术结合,全链路数字化运作,形成新的组织关系,最终目的是释放数字生产力。
 
 

数字工厂不是要替代人

 
“柳钢”全称是广西柳州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拥有63年历史,已经跻身中国500强企业第161位,位列全球50大钢铁企业第20名,2020年营业收入为1174亿元。冷轧厂是柳钢集团十几个生产单元中的其中一个。
 
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是柳钢集团在很多年前便想攻克的一个难题。“数据孤岛”指数据间相互孤立,没有关联,是传统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最大的痛点。后来,企业完成数据孤岛的连接已经不是难事,打破数据“黑匣子”现象更为艰难,数据安全传输与连接成为传统钢企组织数字化的关键。
 
柳钢集团最初做数字化探索是在2008年,他们从OA与现场移动应用开始做。那时,还没有安卓系统,他们使用一个装载Windows信息系统的平板电脑,在现场办公的状态看起来挺酷的,但它运行起来太慢了,工作卡壳在最基层的数据收集上。
 
2010年,互联网进入安卓时代,柳钢集团研发了第一套手机App,用于新厂的巡检与钢卷盘库。从体验上,操作速度不是问题,但问题来了,作为钢厂来说,每一个分厂,每一个生产单元不可能配备很多的计算机人员,“我们总共只有2名专业的计算机人员。”
 
这便导致柳钢集团的一些应用更新迭代很慢,每个应用更新要开发三次,分别覆盖Windows、安卓、苹果三个系统。一直到2017年,他们在诸多企业服务软件中发现钉钉,开始了柳钢集团的数字化转型进程。
 
陆兆刚说:“钉钉给我们的整个数字化发展加入了一针强心剂,因为它一套代码可以用于很多平台,我们在钉钉端开发一套代码便可覆盖手机、电脑以及苹果设备所有终端,这对现场工人来说是一件非常轻巧的事。”

柳钢冷轧厂厂长陆兆刚在未来组织大会上发表演讲
 
这套代码被称为“低代码”,它是一种可视化应用开发方法,能让不同经验水平的开发人员通过图形用户界面,创建Web和移动应用。在数字化工程师眼中,它是数字世界平权运动中的理想承载工具,与普惠价值观一脉相承。
 
据了解,钉钉在2021年推出了低代码聚合平台“钉钉搭”,把国内业绩比较优秀的低代码厂商聚集到这里,进一步降低行业门槛。

“我们也希望人人都是低代码工程师,人人都是低代码的创作者,在业务数字化赛道里,能够设身处地地帮助自己所在组织解决更多业务问题。”钉钉CTO程操红说。
 
在冷轧厂,只有两位开发人员,但他们通过低代码平台开发了上百个应用,450多个表单和流程,覆盖了制造业销售、采购、生产到安全管理等整个环节。在应用端,冷轧厂通过对全员培训,低代码能力已经渗透到工厂一线。
 
冷轧厂退火车间退火二班班长张亮于2021年5月完成了冷轧厂的数字化培训,两个月内他搭建了6个功能,把手边的工作随手数字化。
 
张亮把退火工序中所有需要用纸质登记的环节都转移到钉钉上,节省登记和统计的过程。自动化室电气技术员黄德文也在不断学习新技术,“目前最流行的AI技术,AR识别和云技术,就是我们目前的生产线完成之后后面才升级改造提升的。”

柳钢集团冷轧厂库位工正在用钉钉扫描二维码获取钢卷信息入库
 
在钉钉上,黄德文用低代码几分钟就开发出一个炉台清洁功能,以前需要拿纸笔去记录,再录入电脑的电子表格里。现在,只需要清洁完后拍照在钉钉上传之后,就可以实现自动统计。
 
生产力很自然地改变着生产关系。一线员工对数字技术的运用,直接推动公司管理层需要从更宏观层面梳理生产关系,他们把冷轧厂9个一级系统的数据都接入钉钉做移动端的统计和呈现,在钉钉上用低代码开发出来一个数字驾驶舱,实时显示各类生产数据。
 
生产流程透明化,也意味着工厂生产透明化。陆兆刚对此早有认知预期,“透明共享也是互联网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透明后,我们实现信息的共享与调用就变得非常容易了。”
 
领军者为何能实现快速的业务转型?埃森哲发布的《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报告称,领军者的快速转型得益于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充分意识到数字技术是企业业务转型的重要途径与赋能手段,因此大力推动企业的数字化。
 
快速迭代是“攀登者”经营企业的一个最佳手段,数字化工厂的基本要求一定是快速适应市场变化与组织变化。数字工厂不是要替代人,而是把人从恶劣的工作环境中解放出来,让人去做更有创造力的事。
 
2020年7月,“钢二代”陆兆刚当上厂长,父母得知后只说了一句话,让他别欺负工人。“我父母以前是在柳钢炼铁厂,钢花四溅,条件最艰苦的厂。”陆兆刚笃信,如果数字化不能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那就是没用的数字化。
 
 

让信息穿透每一个个体

 
在诸多商业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商业公司活灵活现的一面,它像人一样不断适应新的状况。管理科学家詹姆斯·穆尔(James Moor)把这类现象归纳为商业生态系统,它是由组织和个人等有机体所支持的经济共同体。
 
这种形态尚看不到终点,但可以根据其形态进行不断进化研究与运用,一个有机的共同体可以不断互动、相互依存,共同进化。
 
在柳钢冷轧厂使用钉钉进行数字化转型的经验中,一线员工和组织相互依存,根据同一目标对整个生产流程进行优化。数字化把工人从枯燥繁琐的重复工作中解放出来,更多人员集中在有空调的控制室中分析生产数据。
 
在寻访中得知,张亮并不担心被系统替代,“数字化减轻了我们的体力劳动,工作任务是升级了,并不是消失了。原来要自己动手,有的工作环境会比较危险、噪音也大,现在只要坐在操作台里看机器做,有问题它会自动报警,报警时再人工介入去看”。
 
这并非让张亮闲了下来,冷轧厂90%的业务都在钉钉上操作后产生大量数据,张亮需要对数据内容做新的思考,接引新的挑战。
 
在未来组织里,个人创造力对于一家企业变得越来越关键,因为大量的创新是由个人所激发的,员工个体想拥有一个更好的创造力,前提是他必须被充分授权,充分赋能。
 
在原来的传统企业中,我们的信息处于割裂、隔离状态,在未来组织中,信息分权也会成为一个重要趋势,只有让信息穿透每一个个体,才能让组织、个体的创造力被充分激发。
 
叶军在过去一年里走访了很多企业,发现很多企业家在努力尝试做一件事——鼓励更多主管为员工去写周报,而不是员工给主管写周报。
 
这种信息不仅仅是自上而下的命令、指示与同步,还有生产环节中各种数据的优化。过去,冷轧厂每个工序之间的钢卷信息通过抄写钢卷号来传递;现在,工人在手机上就可以实现生产信息流管控,所有钢卷信息都实现自动流转。
 
在未来组织的趋势中,组织会变得越来越敏捷,因为底层逻辑正在发生变化。敏捷组织有一个特点是新组织会不断涌现。这源自我们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提出的要求,不得不因变求存,也因为公司组织结构由科层制金字塔结构向扁平型网状结构演进,员工与高层直接对话更频繁。
 
在自然界,我们能看到河里的鱼群会经常组织在一起完成目标后迅速解散,奔向下一个目标物。在钉钉里同样如此,各种项目群、合作群、内部群就是一个个自组织,因需求而诞生,人与人之间围绕同一件事进行迅速组织与工作。
 
扁平与透明是数字化工作方式的两大特点,在钉钉塑造的虚拟空间内,我们可以迅速进行信息共享,迅速决策、执行和反馈,信息高效流通,久而久之知识型管理方式在其中孕育而生。这是未来组织形态中必然面对的管理形态。
 
我们所讨论的数字化行为均发生在业务和组织上,前者代表生产力,后者代表生产关系。组织是企业发展的“骨骼”,整个肉身不得不依靠它发展,公司高层通过不断调整“骨骼”提升支撑力,某种程度上,组织决定了公司的发展未来。
 
在生产力部分,人是重要的个体组成,今天,个体能量在网状形态中得到释放,直接影响组织进化速度。一个公司在组织层面发生变化,谈的不仅是宏观发展,还有个体生存。
 
在个体主义崛起的背景下,随着新生代劳动者进入职场,他们对自由、对自我发挥的渴望感格外青睐。在数字化的未来组织中,一个高自由度的组织环境是实现个体价值的坚实基础。
 
过去一年中,钉钉上每天几乎有10万个自组织产生。“正因为这些组织的产生它让我们的工作变得非常高效,让我们的网状结构变得非常普遍。”叶军感慨道。
 
 

一个全新的生产力工具

 
2012年,“认养一头牛”品牌创始人徐晓波在中国香港为儿子买了8罐进口奶粉,因不了解限购之策被海关扣留。
 
愤怒和无奈之下,徐晓波决心“自己要做一杯放心的好奶”,并决定从源头抓起,从养牛开始,让放心好奶落实到每一步。于是,徐晓波用3年时间从澳洲引进6000头荷斯坦奶牛,并斥资4.6亿建立首座认养一头牛牧场。
 
2016年,“认养一头牛”品牌成立,仅用4年时间便跻身天猫“双十一”亿元俱乐部。天猫等多平台“双十一”销量第一。与此同时,认养一头牛通过全链路数智化打造,投入50亿建设奶源基地、饲料加工、乳粉生产为一体的牧业,成为乳业新锐科技品牌。

认养一头牛联合创始人兼CEO孙仕军在钉钉2021未来组织大会演讲
 
2018年8月,认养一头牛将全员接入钉钉,并陆续建立网店管理系统、ERP资源管理系统、牛群管理系统、WMS仓储管理系统、SRM牧业供应链管理等核心系统,并自研数据中台进行用户运营。 
 
如果说组织管理、组织数字化可以让企业选择适合它的管理模式的话,业务数字化更适合于各行各业不同的业务。
 
太平洋保险CIO(首席信息官)黄雪英在一次交流中说到一句话令叶军印象深刻:做保险业务,业务数字就是让数据流动起来,让决策变得更容易,所以数据既不能有误差,也不能有时差,否则管理会出现很大问题。
 
在过去多年中,企业的CIO体系主要关注企业内勤、人事、财务等系统。现在,这些系统越来越影响到业务经营系统,而业务经营系统的好坏同样受到组织排兵布阵的影响。
 
两个系统分别对应CEO和CIO。叶军认为,业务数字化的成功靠两个核心要素,首先是CEO的理念,其次是CIO的实践,只有将这二者配合好了,业务数字化才会成功。
 
数智化建设是“认养一头牛”诞生之初就一直致力的理念,也是CEO视野。业务数字实践中,首先打破信息孤岛化问题,构建牧场管理、工厂管理、供应链、会员运营4大核心业务系统,将牧业1000多人和品牌端400多人全部放到钉钉,在统一的信息平台中沟通对接。
 
青贮(饲料)收储是牧业最重要且基础的工作。每年10月是“牧业双十一”,牛一年的伙食都靠这两个月来储备,期间涉及到饲料质检、运输、仓储、采买、结算等大量繁杂的跨部门工作。
 
在这门生意中,饲料品质直接关乎奶源质量,过去质检工作都要依靠人工,决策链路长且极易出错。
 
如今,通过钉钉平台,收储中各个环节的优化与管控,系统从种植过程、割台收割、运输时长、入窖存储、异常提醒、数据分析等方面进行实时展现提醒,出现异常第一时间进行提醒、处理,青贮收储效率和质量均得到有效提升。
 
不仅是“认养一头牛”,柳钢冷轧厂,2位开发人员、100%的业务数字化、400个应用、每分钟20G数据交互。诞生于上世纪的传统钢厂,如今俨然变成数据大厂,成为中国制造觉醒的一个侧影。
 
钉钉已经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用户达到5亿用户,服务1900万个组织。2021年7月,工信部发布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有50%以上企业在钉钉上使用数字化的方式进行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钉钉的角色是一个全新的生产力工具,从组织数字化和业务数字化两大层面,助力企业加速进入数字化的时代。
 
业务快速推进,组织实践也不能落伍。
 
“认养一头牛”品牌端19个一级部门,118个二级部门,通过钉钉缩短审批流程快速响应。责权下放,两个B端和C端的负责人在类似于双十一这样的大促期间,可以自行决策链路,将权责下放,让听到炮火的人做决定。
 
组织数字化与业务数字化的相互影响、相互融合,正在帮助我们的企业变得不同,真正实现一个数字化转型,也让我们企业里每个员工因工作成果得到更多的认可,让更多的知识得以沉淀、让更多闪光点被看到。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投稿、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 | ciweimeijiejun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 yunlugong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