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野卖惨复出:吸毒明星又被原谅,缉毒烈士如何复活?

国学一刻 2021-10-15 07:30

感悟生活 国学一刻

100万阅读爱好者关注


文 | 曾小鱼&京介 · 主播 | 阿成




从《安河桥》到《董小姐》,还记得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民谣歌手宋冬野吗?


2016年,宋冬野因吸食毒品被抓,逐渐淡出大众视野。


前几天,凭借一篇声泪俱下的小长文,他再次被顶上热搜,却引发了无数人的愤慨。


原来,他的演出因为遭人举报被取消,他气不过深夜发文叫屈:

“我是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艺人这行不好干,精神压力大,谁能扛得住这个被伪装成糖的毒药呢?”


“吸毒这件事,是‘供’一直单方面创造着‘需’,杀人的是贩毒者,不是我!”


“我改了啊,还不足以放我一条生路吗!”


上下滚动查看小长文


言辞凿凿,字字委屈,吸毒者转眼就成了受害者,没抵住诱惑成了“情有可原”。


反而向社会发出了一声诘问:“这个世界会好吗?


仿佛吸毒只是一件轻描淡写的小事儿,就像只是打翻了水杯的“孩子”,却被一群“大人”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可卖惨的人设还没有立住,宋冬野就已经恼羞成怒,忍不住跟劝他转行的网友隔空对骂起来。



并且痛骂那些举报他的人是“恶意的,恨人不死的坏人”,他的粉丝还扬言,要揪出举报人。



这一系列迷惑操作,根本没有看出来有一点反省过的样子。


实际上,宋冬野吸毒被抓以后,一直没有中断过他的“演艺事业”。


不仅发表了新歌《空港曲》《郭源潮》《荒野星》《知道》……


就连大型的音乐会,个人巡演,专场,音乐节,也一样没有落下。


2018年,凭借《郭源潮》,他还打败了李宗盛,获得了第29届金曲奖最佳作词人。



可以说,他并没有如他说的那样惨,网友也没有将他逼到所谓的绝路。


但这并不代表,一个曾经有过吸毒史的人,可以堂而皇之地重新走进大众视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继续享受着舞台的光环,疯狂捞金,引领着自己的一票粉丝,在荒谬的认知歧途上越走越远,把大家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仔细看看宋冬野的自陈,通篇都在为吸毒人员辩白,还试图混淆是非,对社会规则公然无视,恣意践踏。


可纵观演艺圈,宋冬野并不是个例。




最近,许久不见的台湾吸毒艺人柯震东高调复出。


有网友曝光他下半年要上映的电影,足足有4部,其中一部还是国庆档。


为了炒热度,他邀请同样有吸毒史的房祖名直播连麦。



两个人弄了个“新闻发布会”的特效,假模假样对着镜头鞠了个躬:

“不好意思,我们犯法了,我们错了!”


然后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为了能重新做艺人继续捞金,柯震东的父亲也是煞费苦心。


不仅狂砸7000万买下了一部电影版权,更是让儿子当主演,唱主题曲,并在台湾得以上映。


即便如此,柯震东依然频繁在公众面前哭诉、卖惨,在发布会飙泪:“这几年真的很累,但我很努力很勇敢。”



近些年,演艺圈违法涉毒的明星,不在少数。


从前几年好声音走出的李代沫,演员张国立的儿子张默,知名编剧宁财神,到老牌歌手尹相杰、陈羽凡,脱口秀冠军卡姆……


他们才华横溢,光鲜亮丽,无数的粉丝追随他们,青少年视他们为榜样,我们也曾经从他们的作品中得到力量。


可是他们却没有把这份喜爱,当成约束自我的警戒。


而是一边享受着明星的光环,另一边却公然破坏着社会的规则和秩序。


带动一票失去理智的粉丝,为他们的复出作品摇旗呐喊,呼吁大众原谅。



这也是为什么对于吸毒的艺人,我们要零容忍,要坚决抵制。


他们有成千上万个理由为自己的错误推脱,是因为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


涉毒,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抵制毒品?



 

毒品的危害不言而喻。
 
众多吸毒个例的背后,藏着一件件人间惨剧。
 
有人吸食冰毒后,持续亢奋,手握方向盘连撞数车后,劫持自己3岁的孩子向交警要挟。

 
有人将凶器对准恩爱的妻子,而他们的孩子刚刚出生三个月。

 
有人拿起刀具,在众目睽睽之下挥向自己的双亲。

 
知乎上有个女孩作为吸毒者家属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家里原本做点服装小生意,后来父亲吸毒,母亲失踪,只留下她和奶奶相依为命。
 
她永远记得奶奶抱着自己坐在三轮摩托车里,路边只有光秃秃的树和田地,尽头是不同的监狱和戒毒所。
 
学校里,没有人和她玩,同学们骂自己是贱人。
 
她开始并不明白为什么,经常一个人哭。
 
后来她才知道,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吸毒犯。
 
小学六年级毕业时,有个同学在她的同学录上写道:
 
“再也不用看见你了,真是太好了。”
 
尽管人生遭遇了很多委屈,但她还是磕磕绊绊地长大了。
 
她痛恨毒品,痛恨吸毒者,因为毒品摧毁的不仅是吸毒者本人,还有无数个家庭,无数个人生。

 
100多年前,林则徐虎门销烟,震惊世界。

为的就是能够维护国家的秩序,让人民的生活能够更加幸福、安定。

100多年后,毒品在边境依旧猖獗,毒贩们为了利益不惜铤而走险,危害社会。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惜生命为代价,将毒品挡在自己的身后,拼尽全力保护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
 
他们,就是一线的缉毒警察,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者”。
 


在宋冬野喊冤的评论区,我看到这样一句话:


“你灯红酒绿叹息人生艰难,他坟前寂寥一生默默无闻。”


@共青团中央发布了这样一组对比图,名为《付出·复出》。



@人民日报曾经公布过一组残忍的对比数据:每年公安系统牺牲的缉毒警察,是其他警种的4.9倍,受伤率更是高达10倍有余。 

中国人均寿命为77岁,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41岁。

有人问缉毒警察会不会怕,他们回答:“怕。”
“怕不够缜密让罪犯逃脱,怕看到毒品摧毁的家庭,怕对着倒下的战友哀悼致敬。

这种害怕,让部署一次比一次周密,抓捕一次比一次拼命。”


 

抓捕毒贩的现场,是生与死的较量。

2017年大年三十,云南省陇川县公安局接收到可靠消息,下达抓捕任务。
 
缉毒民警布置了10余道关卡,使用了两道绊索。
 
可毒贩远比他们想象得要更加疯狂和狡猾。

抓捕过程中,毒贩胡乱开枪,民警杨华当即身中5枪,血流如柱。

 
警车被逼停,毒贩见状,加足马力向远方奔去。
 
因为是改装车,他们的车踩到爆胎钉后,仍能保持200公里/小时的速度横冲直撞。
 
与此同时,毒贩们还用上了事先准备的手榴弹,企图逃出法网。
 
参与抓捕的民警事后回忆:

平时的训练与真正的抓捕现场根本无法相比。

 
训练的时候能够击中十环,可面对无比混乱的现场,只求自己能够保持镇定,打到人就算胜利。”


 
有缉毒警察曾说:“毒贩都是不要命的,要收拾他们,只能比他们更不要命。”
 
2012年,年仅30岁的缉毒民警柯占军在抓捕毒贩过程中不幸中弹。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死死抱住毒贩的脚不放。
 
穷凶极恶的毒贩恼羞成怒,朝着柯占军的头部扣下了扳机。
 
参与抓捕行动之前,柯占军刚刚结束连续40多天的侦察任务。
 
他本可以回家休息,陪父母和妻子聊聊天。

 

2017年,在四川凉山的一次抓捕行动中,警察贾巴伍各被子弹贯穿胸部,不幸牺牲。 
 
在被子弹射中倒下时,他将枪递给战友,气息十分微弱:“不要管我,快追……”
 
这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那时,他年仅34岁,女儿刚上幼儿园,儿子刚满月。 

 

对于这些英雄而言,牺牲,是心理准备的一部分。
 
但他们的母亲失去了儿子,他们的妻子失去了丈夫,他们的孩子失去了父亲。
 
这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他们一生的劳苦,只能封存在一张张马赛克的背后。
 
离开时,只能以“缉毒警察”的代号留存于世间,名字逐渐被淡忘。
 
讽刺的是,有些吸毒艺人却千方百计想要重新回到聚光灯之下,在所谓的舞台上挥洒汗水,收获掌声。

吸毒艺人该被原谅吗?
 
恐怕我们都没有资格说原谅。
 
因为他们不配被追捧,也不应该成为享受光环的明星。
 
压力大、无法创作、抑郁,这些都不能作为吸食毒品的理由。
 
保持良好的德行,为大众做良好的表率,应该是一个艺人最起码的底线。

只是现在:重新做人可以,重新做艺人,算了吧。
 
白岩松曾在《幸福了吗》提到:

“有人说,我们要守住底线,但早没了底线,或者说底线被随意地一次又一次突破,又谈何守住底线?可守的底线在哪里?”

 
守住底线,维护社会规则,是我们每个人的义务。
 
任何时候,我们都千万不要忘了:
 
有许多人身处黑暗中,才守护了每一个阳光下的人。
 
别忘记他们的信仰!

别忘记他们的使命!
 
别忘记他们的牺牲!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国学一刻

你若喜欢,为国学君点个在看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