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下注吧,和少数派站在一起

第一财经YiMagazine 2021-10-15 08:51

判断好生意的维度经常是人们意想不到的。

作者 | 崔   鹏


投资这件事的有趣之处在于,你可以把总结人们的行为规律、梳理商业逻辑当作一种工作。这个工作本身就很有趣了,更何况把结论应用于投资还可以获利,而且不用直接插手繁琐的具体事务。


当然,具体事务也不一定就是繁琐的。这和个人的性格有关。我的一个同学就能在具体事务之间游刃有余,从大学毕业到当上一家著名快餐公司的运营部门高级管理者只用了3年时间。


我对这类事却完全不在线。大学暑假我也曾经在一家快餐店打工,店长安排我做红豆冰沙。在开红豆罐头时,我切到了自己的手,然后流出的血又污染了整个冰块池子。上工的第一天,我就神奇地创造了这家店开张以来的最大负价值——店里夏天最赚钱的产品停产了半天。


不过好在购买一家快餐店的股票时,即便它超级物有所值,交易所也不会考察投资人是不是擅长做红豆冰山。


人们的行为和商业规律造成很多行业的公司赚钱效率差别很大。甚至在一个大行业中,这种区别也明显存在,而且有时候它们会沿着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维度分布。这种差别经过竞争被磨平了一些,但从现状看,竞争对行业头部公司利润水平的矫正明显不足。


上面这段话可能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举个例子你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比如,家电行业可以细分为很多子行业,白电、黑电、厨电、冰洗……如果你关注这个领域,就会知道它们同属于家电,但即使都是头部公司,彼此赚钱的能力差别也非常大。


那么投资者应该根据什么选择这些行业乃至其中的公司呢?


这个维度可能非常出乎意料——轮子。如果我们把可以旋转的圆形物品统称为轮子的话,规律是有轮子的行业比没轮子的要好,而轮子旋转的环境越糟糕,这个行业头部公司的可投资度就越高。


再具体一点。


家电中有一些不带轮子的家伙,比如电视,还有手机、平板。生产这些家电的公司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毛利率非常低,以至于卖出的产品基本不赚钱。


电视这个行业在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中曾经是非常好的生意。当时最突出的公司是四川长虹。20多年前,这家公司在绵阳的存在就和现在贵州茅台在怀仁的存在差不多。那时候电视的散热是有“轮子”的,但是后来液晶和等离子革命把轮子改掉了,这个行业也就走上了衰落之路。


这里面最具迷惑性的是手机(大一点的手机也能算作家电吧)。很多人以为生产手机很赚钱,其实这个行业的平均毛利已经接近可做可不做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雷军起誓小米手机净利润一定不会超过5%会遭到业内嘲笑的原因——普通的经济适用型手机毛利大概在1%到3%,根本就做不到5%那么高。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苹果公司,它的毛利水平应该在30%左右。


有轮子的家电是冰箱,它们的轮子在里边,你看不到。


再往上是洗衣机。不论是滚筒洗衣机还是涡轮洗衣机,轮子转起来都要费劲一些。所以洗衣机行业还有一些头部公司长期保持着比较优异的赚钱能力。


在油烟环境下工作的油烟机转轮比洗衣机更困难,所以厨电头部公司从赚钱的角度看也相对更优质。如果你有兴趣计算一下老板电器这家公司最近10年的股票投资收益率,就会知道我说的没错。


在室外经受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的轮子是谁?就是空调。这大概是家电行业中保持赚钱时间最长而且具有较高毛利率的品类。


即便是在眼下,人们普遍怀疑空调行业增长天花板的时节,其中的头部公司毛利率也可以接近30%。


很多投资者在两个天王级别的公司格力和美的中选择更喜欢美的,原因是美的的业务在家电领域更加多元化。这是有问题的,起码以家电多元化为由头得出结论是有问题的。因为在狭义家电领域中,最具有轮子属性的就是空调,赚钱效率最高的也是空调。在此基础上向弱轮子家电领域扩张并不是一种特别有效率的多元化。


为什么轮子在家电行业起到了如此重要的坐标作用?


这也没什么神秘的,原因在于轮子的存在说明这种家电还需要除了芯片之外的其他机械力来维持正常运转,而轮子所处的环境越糟对这种机械力的保障要求就越高。也正是因此,有轮子的家电更难被芯片革命替代。而转轮环境越糟的头部电器公司,后续的服务也越复杂,客户黏度也就相应提升,公司从而可以长期享受较高的毛利率。


其实转轮任务最艰巨的是家用汽车,把范围划得宽一点,如果汽车也可以算作家电,那么这个领域应该更能产生巨型的赚钱公司。事实也的确是这样,汽车问世100多年后,这个行业才遭遇了颠覆性的替代。不过之后,电动车的赚钱效率肯定要低于历史上同一时期的燃油车,原因是新能源车的竞争者太多了——芯片化的属性更强,赚钱能力就更差。


你注意到了吗,在上边所说的家电行业例子中,我一直在强调,行业颠覆的速率和头部公司。


这似乎是在说,一个颠覆更新速度慢而且足够大的行业,有利于头部公司的养成,而这才是长期投资者的圣杯。


行业颠覆性最弱的大概要算食品行业,烟草类又是其中的冠军。


客观地讲,吸食烟草是种非常反智的行为,我自从戒烟以后更加这么认为。如果火星人是个更加理性的群体,他们肯定难以理解,很多地球人为什么会花可以吃两顿午饭的钱去买一盒经过燃烧能加速自己死亡的干草。


但现实是人类就这个德行。如果你投资烟草行业的头部公司,从稍长一点的时间看,就会获得超过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收益率——比如投资拥有万宝路品牌的奥驰亚公司的股票。


当然,在中国内地,烟草公司的主业是不能上市的——还是因为太赚钱了,政府已经拿它当现金牛。


但这种想法即使有充分的收益率纪录加以说明,也和普通股票投资者教科书上说的相反。教科书说,买股票就是买未来,但如果一个缓慢变化的头部公司更能帮人赚钱,就可以有另一种理解:买股票就是买现在。


到底哪个更对呢?


答案是变化的。它要看具有哪种认知的人更多,更聪明的你站在少数派就对了。


也就是说,大家认为未来更重要,你就买现在,若主流认知走向反面,你就跟着转一转。这么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价格。


这就像一场非常公平的轮盘赌,每个数字有相同的获胜概率。如果预先得知这些条件,下注者的最佳选择就是押那些下注人数最少的格子。


而当前,就像刚才说的,既然教科书都说买股票就是买未来,那么你更应该站在它的对立面,前面关于轮子的理论也是以这种前提来假设的。


(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常点在看,更及时获取资讯  Yi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