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准罢相与丁谓专权

叙拉古之惑 2021-10-15 08:56

刘后正式登上政治舞台是在天禧四年(1020年)。这年春天,真宗得了风疾,手足麻木,严重的时候连说话都困难。真宗因病很少上朝,政事多由刘后处理。随着刘后权势的增长,在她周围团聚着越来越多的大臣。刘后干政遭到部分大臣反对,他们主张太子监国。于是,真宗晚年统治集团分裂为太子党与皇后党,彼此相互倾轧。

太子党的首领是宰相寇准。他于天禧三年六月再次出任宰相,恰逢刘后的族人在家乡横行霸道,真宗看在刘后的脸面上,打算予以赦免。寇准反对,请求依法惩治,因而得罪刘后。寇准正统思想根深蒂固,眼看刘后大权在握,忧心如焚,他私下向真宗提出由太子总揽军国大事的建议,真宗在口头上认可。寇准接着叫翰林学士杨亿秘密草拟奏表,准备相机正式提出。太子赵祯年方十一,寇准的这个主张,即使不是为了把太子变为自己操纵的傀儡,至少也是一种迂腐的书生之见。但是,“朝廷人三分,二分皆附准”。

皇后党的头目是枢密使丁谓。丁谓起初与寇准关系不错,他在寇准的力荐下,于天禧三年六月出任参知政事。一次,丁、寇二人在宰相办公处共进午餐,寇不慎把菜汤洒到胡须上,丁立即站起来替寇擦掉,溜须拍马,令人作呕。寇说了句玩笑话:“参政,国之大政,乃为官长拂须耶?”丁的脸面大受伤害,从此对寇怀恨在心。他把刘后作为靠山,在她跟前说了不少寇准的坏话。在大臣中,党同丁谓的为数也不少。枢密使曹利用与寇准有旧仇,在丁、寇之争中,始终站在丁谓一边。翰林学士钱惟演是刘后的前夫、后来的干哥哥刘美(原名龚美)的妻兄,属于皇后党。他为了巴结丁谓,同丁谓结为儿女亲家。

寇准是个有名的酒罐子,太子监国正在筹划之中,他酒后失言,泄漏密谋。丁谓及其党羽抓住这个把柄,加紧中伤寇准。宋真宗或者是由于老来糊涂,或者是迫于来自刘后以及某些大臣的压力,竟忘记他赞同过寇准的请求,准备处分寇准。他把钱惟演叫来询问,钱大谈寇准如何专横,竭力推荐丁谓出任宰相。天禧四年六月,寇准罢相,真宗给了他一个太子太傅的虚衔,封为莱国公。不少人对此愤愤不平,开封满城流传着这样的民谣:“欲得天下宁,当拔眼中丁;欲得天下好,莫如召寇老。”他们把丁谓视为“眼中丁”。

在太子党与皇后党之间,宋真宗企图搞平衡。他在天禧四年七月,先后把李迪、丁谓任命为宰相。李迪兼任太子宾客,身为太子的老师,是太子党的重要角色。太子赵祯毕竟年纪还小,不会装模作样。他一听说李迪将拜相,马上喜形于色,向真宗磕头道谢。丁谓拜相的时间稍晚于李迪,但名列李迪之前。丁谓反对太子监国的理由是:“即日上体平,朝廷何以处此?”李迪当即驳斥:“太子监国,非古制邪?”双方“力争不已”。寇准罢相后,内心不服气。他在真宗跟前鸣冤叫屈,指责丁谓之流系奸人结为朋党。丁谓及其党羽则企图把寇准置于死地,攻击寇准的两枚重磅炸弹是周怀政策动政变案和朱能伪造天书案。

寇准请求太子监国一事与宦官周怀政有关。真宗患病期间,生怕自己一病不起,曾同周怀政商议,让太子监国。周怀政把这一内廷机密告诉寇准,寇准才向真宗这样建议。真宗出尔反尔,寇准反而因此被罢相,周怀政预感大祸即将临头。他串通一批同伙,准备抢先在天禧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发动政变,杀掉丁谓及其党羽,恢复寇准的宰相职务,奉真宗为太上皇,拥立太子赵祯为皇帝,废刘后为庶人。殊不知,周怀政的两个同伙在二十四日晚向丁谓告密。二十五日天刚亮,周怀政即被丁谓的党羽逮捕,在当天被处斩。丁谓及其党羽想用这个案件株连太子,真宗拟废太子为庶人。李迪及时上奏:“陛下有几子,乃为此计!”赵祯的太子地位才得以保留。但寇准受到牵连,当月被贬为太常卿,出知相州(治今河南安阳)。

永兴军(治今陕西西安)巡检朱能是走周怀政的门路才做上官的,他于天禧元年伙同周怀政在乾祐山(在今陕西柞水)伪造天书。当时,寇准判永兴军,朱能竭力奉迎,寇准对他有好感,因此卷入此事。丁谓及其同伙在处理周怀政策动政变案的同时,又把朱能伪造天书的旧案翻腾出来,派专人前往永兴军捉拿朱能归案。朱能早有准备,杀掉来人,并率部叛乱。天禧四年八月,他被朝廷派来的军队战败,自缢而死。寇准受到此案牵连,再贬道州(今属湖南)司马。寇准一再被贬官,并非完全出自宋真宗本意。一年后,真宗突然问身边大臣:“吾目中久不见寇准。何也?”真宗这时简直昏聩之至。

寇准远贬道州是丁谓的一大胜利,丁谓利用上述两个案件罢免了不少寇准同党,其权势炙手可热,其亲信飞黄腾达。可是,太子党与皇后党之争并未停息,丁谓仍然不能完全为所欲为。李迪表示绝不向丁谓低头,他说:“迪起布衣,十余年位宰相,有以报国,死且不恨,安能附权臣为自安计乎!”丁谓、李迪这两位宰相事事针锋相对。李迪的官阶按照规定应当由侍郎升为尚书,丁谓拒不照章办事。丁谓准备把林特提拔为枢密副使,李迪坚决反对,并痛骂丁谓。这两位宰相几乎在朝廷上动起手来。天禧四年十一月,宋真宗一气之下,将丁谓、李迪一并罢相。丁谓有刘皇后替他说情,不久便复相。李迪曾经反对立刘氏为皇后,拜相后又触犯刘后。一次,真宗气急败坏地对大臣们说:“昨夜皇后以下皆之刘氏,独留朕于宫中。”这是病中说胡话,但反映真宗内心担忧死后赵家天下被刘氏篡夺。李迪马上进谏:“果如是,何不以法治之?”真宗这才清醒过来,掩盖道:“无是事。”刘后在屏风后听了这番对话,对李迪恨之入骨。李迪被罢相,刘后心欢喜。接替李迪出任宰相的是冯拯,他倾向于丁谓,于是宰相成为清一色的皇后党。

宋真宗在妻子与儿子之间,也企图搞平衡。真宗宣布在他生病期间,太子听政于外,皇后裁制于内。可是,刘后与赵祯母子俩闹得冤怨不解。参知政事王曾调停于其间。他一面劝告赵祯:“太子幼,非中宫不能立”;一面又劝告刘后:“中宫非倚皇储之重,则人心亦不附”。刘后与赵祯的关系才没有彻底破裂。

本文节选自《《两宋王朝史》》


本书原名《中国封建王朝兴亡史·两宋卷》,完成于20世纪90年代初,距今整整30年了。这套书原本为东北某家出版社所约,因故耽延许久,直至毁约。广西人民出版社欧薇薇总编在张秀平编审处听说此事,即刻伸出援手,并自任责编。1996年《中国封建王朝兴亡史》终于面世,次年获得中国图书奖。这套书的主编起初是周远廉、宋家钰两位先生,宋家钰先生后因忙于《英藏敦煌文献》的编辑出版工作而退出。《兴亡史》共八卷,辽宋金时代分为两宋与辽金两卷。作为《兴亡史·两宋卷》的作者,本人有两点需要说明:第一,《两宋卷》最初约定的撰写者不是我,而是我的已故好友赵葆寓先生。宋家钰、赵葆寓、李锡厚三位先生均出身北京大学历史系,家钰先生邀请葆寓、锡厚二先生分别承担两宋、辽金两卷的编写工作,自有其缘由。他们二位情同手足,熟人皆知。辽宋金三王朝牵连太多,由他们二位撰写,便于商议与协作。葆寓为人豪爽,博闻强识,文思敏捷。大致由于经历相似、性情相投,我与他20世纪80年代初在杭州一见如故,从此往还甚多。葆寓年龄稍长于我,我敬之如兄长。他约我参与,我写北宋,他写南宋,我二话没说,听从吩咐。谁知刚开始拟提纲,葆寓即身患重症,且一病不起,《两宋卷》只能由我一人独自完成。让我感佩的是,葆寓临终前,定要为我的小书《婚姻与社会:宋代》写书评,并请锡厚亲自送交宋德金先生。第二,《兴亡史·两宋卷》经周远廉先生及其夫人杨学琛教授删改。各卷撰写者事先约定每卷字数限定在25万字左右,我给主编添麻烦,竟然写了30多万字,非压缩不可。我亲眼看到周、杨伉俪大热天在家中替我删节书稿的情景。学琛教授早已西去,远廉先生去年90高龄仙逝,谨在此聊表哀思。

若干年来,几位要好学友先后坦诚相告,《兴亡史·两宋卷》较为全面系统地扼要概述了两宋王朝的历史进程,涉及诸多重大事件与重要人物,且有某些精粹之处,被一些大学列为本科生学习宋史的参考书之一。他们怂恿我修订增补重印。我前些年曾有此心,但担心出版难,白费力,始终未着手。这次北京汉唐阳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动提供再版机会,可惜我年事已高,精力不济,即使有心增补也无能为力了。这次再版基本保持原貌,除改了些错字外,主要改动有三:一是改书名。此次再版,书名改为《两宋王朝史》。二是改地名。近期行政区划与地名调整较频繁,古地今址不得不做相应改动。如古地夔州,今址原作四川奉节,现将四川改为重庆:古地建州崇安,今址改为福建省武夷山市;古地湟州,今址原作青海乐都,改为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三是改词汇。对于民间反抗事件,从前一贯使用褒义词,被称颂为农民起义。而今某些论著走向另极端,一概使用贬义词,斥之为叛乱。本人读后,不免刺眼。这次我将“起义”改用中性词“事变”或“兵变”“民变”。其实,南宋人杨仲良所著《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便不将李顺、王均事件称为李顺之叛、王均之叛,而称为李顺之变、王均之变,并作为醒目的标题。这一改动是否恰当,有待读者指正。

本书30年前脱稿后,本人某些认识变化明显,上面说到的农民起义问题即是一例。除变化而外,也有充实与坚守。充实者如“靖康内讧”,本书对靖康年间宋徽宗、钦宗之间的矛盾有所涉及,但轻描淡写。其实宋徽宗当时在东南确有另立朝廷之举,宋徽宗回到开封后实际上被宋钦宗软禁。如果徽宗、钦宗父子不是反目成仇,而是协同抗金,北宋王朝的结局或许不同,至少不会迅即亡国。拙稿《靖康内讧解析》以两万字的篇幅对此有所揭示,并认为:“靖康内讧的根源在于皇权的绝对性与排他性。”日又如应当如何评价韩侂胄,本书具体性的描述稍多,结论性的判断欠明确。对于此人,历来毁誉不一。毁之者因其擅权,将他痛斥为“奸臣”。誉之者因其主战,将他盛赞为“英雄”。拙稿《韩侂胄平议》在综观其一生的事迹后,如此评价韩侂胄:“既非奸臣,也非英雄,而是大权在握的权臣,以权谋私的贪官。”田坚守者如“重文轻武”,本书肯定重文轻武是赵宋王朝的大基本国策,但并非成形于宋初。宋太祖文武并重,宋太重文轻武,宋代经历了从武人政治到文官政府的转换过程。近年有学者对宋代重文轻武一说提出质疑,拙稿《重文轻武:赵宋王朝的潜规则》四可称为答辩文。其主要意思是赵宋统治集团没有也不可能公开宣称本朝重文轻武,但重文轻武确实是他们所认定并推行的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又如本书最后一句:“元朝取南宋而代之,应当说是个以优代劣的历史进步。其统一规模之大远非北宋可比。”此次再版,一字未改。其实此说并非本人独创,源于范文澜先生。范老在《中国历史上的民族斗争与融合》一文中从两个方面肯定元朝灭南宋:一是“合乎规律”。他说:“凡是腐朽着的东西,碰到发展着的东西,必然被消灭。”南宋末年统治集团“腐朽已极”,如同“行尸走肉”。二是“一件好事”。元朝把四分五裂的中国重新统一起来,范老称赞道:“这件好事蒙古人做了。”田我从总体上基本认同范老的意见。然而当下不赞成者似乎大有人在,他们信从“压山之后无中国”。拙稿《应当怎样看待宋元易代》可称为辩护词,替本书最后一句话申辩,力图从多方面证实:“元朝的建立绝不意味着中华文明的中止。”“以汉族文化为代表的中华文明在元代又有新的发展和进步。”遗憾的是年老体弱,这些认识未能有机地融入本书再版之中。

学术问题,见仁见智,各抒己见,理所当然。本人静候批评,如有必要,再作答辩。谨在此预先致谢!


张邦炜

2021年6月6日于成都外东青苔山村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晓畅生动的王朝兴亡史。作者以理性平和的格调、浓淡相宜的笔触、丰赡翔实的内容,铺展开两宋320年、18个皇帝波澜起伏之画卷。对太祖太宗创建北宋立定规模,真宗仁宗因循守旧,英宗神宗变旧图新,哲宗绍述熙丰,徽宗钦宗矛盾,高宗偏安东南,孝宗壮志未酬,及南宋后期政治日趋昏暗至亡国等两宋历史诸多大事件和重要人物作出颇为客观、中肯的评价,深入浅出,是一部雅俗共赏的宋朝历史读本。


【名家推荐】


本书以历史事件为叙述主线,涉及了有宋一朝的主要典制与重大决策,既具言而有征的史学底色,更有总揽全局的史家视野,在勾勒一代大势时兼顾生动的细节,在回放历朝大事时摹绘关键的人物,论史卓有识见,行文畅达雅健,融铸学术性与可读性于一炉,在宋史入门中洵为深浅相宜而繁简得体的一流读物。

——虞云国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这是一部晓畅生动的王朝兴亡史。作者以理性平和的格调、浓淡相宜的笔触、丰赡翔实的内容,铺展开两宋320年波澜起伏之画卷。全书从整体上把握宋代,章节处处点睛之笔,叙述中有辨析,故事中有道理。彼时的人,彼时的事,或引人深思,或令人激昂,或使人慨叹。复杂套叠的内外连环,鲜明地勾勒出时代的跌宕盛衰。

——邓小南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一部简明扼要、叙事流畅的两宋王朝兴亡史,三百二十年,十八个皇帝,几多千古风流人物,东京梦华靖康耻,西湖风暖厓山惨,历史如长卷,徐徐展开。变革与保守,偶然与必然,内在的稳定与外敌的强大,种瓜得豆的政策选择,历史如长河,逝者如斯。

——赵冬梅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作者简介】


张邦炜,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2008年荣休),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


【目录】


上编 北宋
第一章太祖创建北宋
第一节陈桥兵变 004
一将门之子 004
二黄袍加身 007
三走马换将 010
第二节南征北伐 013
一南北战略 013
二用兵南方 015
三以善代暴 017
四防御契丹讨伐北汉 019
第三节文武并重 022
一强干弱枝重内轻外 022
二抑相权防外戚 026
三注重文治 029
四加强武备 030
第二章太宗完成统一
第一节即位前后 036
一太宗继位 036
二烛影之疑与金匮之盟 038
三武功之死与涪陵之祸 041
四赋以重禄 044
第二节天下一家 046
一攻灭北汉 046
二北伐燕云一败再败 047
三守内虚外 050
四一身二疾 051
第三节重文轻武 054
一压抑武将 054
二文臣当政 058
三路的建立与官职差遣 063
四川峡事变与张咏治蜀 068
第三章真宗因循守成
第一节真宗继位 074
一元佐之废与王李之谋 074
二墨守旧规 076
三小改小革 079
第二节澶渊之盟 082
一辽军南下 082
二澶渊结盟 086
三东封西祀 089
第四章仁宗难返积弊
第一节刘后垂帘 094
一刘后得子 094
二寇准罢相与丁谓专权 096
三刘后临朝 101
四政争延误改革 105
第二节仁宗亲政 110
一郭后之废与台省相争 110
二宋夏和战与庆历增币 114
三庆历新政与奏邸之狱 120
四王则兵变与狄青冤死 127
五改革呼声再度高涨 130
第五章 英宗、神宗变旧图新
第一节英宗入嗣 136
一曹后听政 136
二宋夏之战与濮议之争 139
第二节熙宁变法 143
一王安石拜相 143
二推行新法 146
三新旧党争 152
四新法有利有弊 161
第三节元丰改制 166
一元丰之政多异于熙宁 166
二改革官制 168
三整顿军队 171
四熙河开边与灵州战役 173
第六章哲宗绍复熙宁
第一节元祐更化 178
一哲宗登基 178
二高后垂帘 179
三党争加剧 185
第二节绍圣绍述 191
一高后人亡 191
二宋夏言和 195
三新党当政 197
第七章 徽宗、钦宗亡国被俘
第一节蔡京专权 204
一向太后垂帘与建中之政 204
二蔡京迫害异己 207
三丰亨豫大 210
四崇尚道教 216
五方腊、宋江揭竿而起 219
第二节金军南下 225
一宋夏再战 225
二宋金通好 228
三童贯伐燕 231
四徽宗退位 236
第三节北宋亡国 239
一钦宗继位 239
二李纲退金军 241
三开封失陷 246
四二帝被虏 251
下编 南宋
第一章高宗偏安东南
第一节宋室南迁 258
一赵构称帝 258
二李纲辅政 263
三高宗东幸 266
四黄汪之罪与苗刘之变 269
五兀术南下 275
六刘豫称帝 281
第二节定都临安 287
一建立制度 287
二武将崛起 289
三剿抚并用 295
四钟相、杨么遇害 297
第三节绍兴和议 301
一刘豫被废 301
二秦桧拜相 304
三兀术毁约 309
四岳飞北伐 313
五岳飞之死与绍兴和议 318
六秦桧专权 324
第二章孝宗壮志未酬
第一节壬午内禅 334
一高宗退位 334
二孝宗继位 342
三孝宗有所作为 346
第二节隆兴和议 352
一张浚北伐与符离败北 352
二和议达成 356
第三章 光宗、宁宗政治日昏
第一节绍熙之政 362
一己酉传位与绍熙初政 362
二李后骄横 366
三吴后垂帘 368
第二节开禧北伐 373
一宁宗初政与赵汝愚罢相 373
二韩侂胄用事 377
三庆元党禁与开禧北伐 381
四吴曦之叛与安丙矫诏 386
五玉津园之变与史弥远擅权 389
六嘉定和议与山东忠义 396
第四章 理宗国势将亡
第一节联蒙灭金 406
一理宗之立与霅川之变 406
二三凶横行与联蒙灭金 409
三揭竿而起 414
第二节理宗亲政 417
一端平更化与三京之复 417
二孟珙抗蒙与余玠守蜀 422
三阎马丁当 428
四蒙哥南征与鄂州之战 432
五刘整降蒙与公田之置 435
六郝经之留与李璮之乱 440
第五章度宗、恭帝亡国
第一节贾似道专权 444
一度宗不理朝政 444
二襄樊失守 450
三咽喉被塞 454
第二节元朝灭南宋 457
一恭帝之立与鲁港之败 457
二恭帝被俘 461
三端宗之立与各地抗元 466
四空坑之战与厓山之役 470
附录一两宋大事年表 476
附录二两宋帝王世系表 485
再版后记 48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