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造不出下一个“李雪琴”

每日人物 2021-10-15 09:00



今年的《脱口秀大会》已经完结,但没有了第三季李雪琴横空出世的“惊喜”,不少观众表示,节目没有去年的好看了。受限于行业目前的发展,李诞也曾坦言笑果文化是“行业独大的弱公司”。看似“热闹”的脱口秀真能如愿出圈吗?





文 | 张可心

编辑 | 杨洁

来源 | 财经天下周刊(cjtxzk)

 



10月13日的晚上,《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收官,回看自8月10日开播至今两个月的节目内容,不少观众表示,对这一季的普遍观感是:没有第三季好看了。

2020年7月,改版后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横空出世,这个笑果文化在接连经历池子解约纠纷、卡姆吸毒被抓等风波后几度打算“放弃录制”的节目,却意外地从李诞苦笑着自嘲“(笑果文化)这个公司居然还在”的开场秀开始,火遍了整个夏天。

有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21日,《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平均每期播放量超1.1亿,豆瓣评分高达8.0,远超上两季节目。决赛当晚,《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更是在全网收获44个热搜,截至第九期,节目微博热搜总数达到95个,包括李雪琴、杨笠、周奇墨在内的选手相关微博热搜高达64个,总阅读量超过80亿。尤其是李雪琴,从一众选手中脱颖而出,收获了大批粉丝,在那个夏天留给无数观众深刻的记忆。

就在大家认为经历过第三季之后,脱口秀这个新兴而小众的行业就要爆发之时,《脱口秀大会》第四季在豆瓣的评分已跌落至7.5分,甚至还不如第二季7.6的评分。节目中关于演员晋级、评分,以及导师的争议时有发生,不少观众亦因此而“弃剧”。“今年的惊喜感明显没有去年强,从微博热搜数就看得出,去年第三季几乎期期霸屏微博热搜,而今年明显热度平平。”有观众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中,不见了李雪琴的身影。而直至节目走到尾声,也再没有出现一个如李雪琴般横空出世的新秀。

成功打造出四季《脱口秀大会》的笑果文化,依然是业内绝对的头部公司。但受限于行业目前的发展,李诞也曾坦言“公司行业独大但依然弱”。而如今线上脱口秀表演正因人才、争议等因素走下坡路,线下业态发展亦良莠不齐,看似“热闹”的脱口秀真能如愿出圈吗?


再难复制李雪琴

对于《脱口秀大会》的资深观众刘星而言,没能在第四季看到李雪琴是他最大的遗憾。

2020年掀起综艺界波澜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李雪琴是公认的最大“惊喜”。作为一名第一次讲脱口秀的新人,李雪琴最终以125票的成绩成功拿下第一季的第五名,前面四位皆为笑果文化旗下签约艺人。

共计10期节目中,李雪琴及其衍生话题为《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贡献的热搜数近乎过半,从“北大才女”“宇宙的尽头”到“雪国列车”,李雪琴凭借着独有的“丧式脱口秀”风格,和“CP”爆梗牢牢抓住了观众们的心,也几度将节目推向高潮。

节目结束后,李雪琴出圈的速度及热度也都明显远高于其他选手,接连拿下综艺《欢乐喜剧人》第七季、《五十公里桃花坞》及《心动的信号》第四季等常驻嘉宾名额,并参与了《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二季、《向往的生活》等综艺节目录制,还在2021年的元宵晚会上登场表演。


从商业价值而言,李雪琴几乎是《脱口秀大会》创办以来最成功的“造星”案例。同时,李雪琴的成功也对笑果文化意义匪浅。

第三季节目对于当时屡屡遭遇负面新闻的笑果文化而言,无异于“背水一战”。笑果文化和李诞一直想将脱口秀行业推向大众,而真正让脱口秀出圈的,却是两位“网红主播”罗永浩和李雪琴。同时,在脱口秀老演员们纷纷表现出创作乏力的态势时,节目只能靠不断吸引新人来稳住局面,李雪琴的走红也恰恰成为了对演员们来说最现实的诱惑。

但李雪琴和罗永浩到底是“圈外”的人,并没有真正转化成为脱口秀行业的流量。2021年8月10日,《脱口秀大会》第四季开播,没有签约笑果文化的李雪琴并没有再度参与。

在这一季节目中,笑果文化也流露出了想要“再造”一个李雪琴的意图。且为了避免再“为他人做嫁衣”的尴尬,笑果文化选中了自己旗下演员。

第四季第二期节目中,鸟鸟甫一出现在观众面前,“新人+北大学历”以及“社恐+丧”的标签便让很多观众明显感觉到,她有着李雪琴的影子。在学术段子也逐渐成为脱口秀内容元素的趋势下,鸟鸟更是接连抛出“楼兰美女”干尸以及“体象障碍”这类历史以及专业梗,立稳“才女”人设。

▲ 图 / 脱口秀大会官微


在节目第三期时,李诞甚至还主动爆料称“吐槽大会许知远的稿子是鸟鸟写的”,该词条还在节目播出后迅速登上热搜,引发网友讨论。然而这也迅速引发了另外一种声音,关于“当时《吐槽大会》节目组为许知远分配的编剧组总共五人,鸟鸟只是其中之一”的讨论也跟着兴起。最终至节目第七期,鸟鸟遗憾淘汰,止步半决赛。

北大才女知多少,但李雪琴却只有一个。

后来第四季七强名单已出,除徐志胜和“肉食动物”组合是首次参加节目的新人外,其余五位皆是很多观众熟悉的老面孔。有观众表示,“肉食动物”代表的是日本的“漫才”形式表演,不少人接受度有限,而徐志胜囿于富有喜剧效果的“长相优势”红利还能吃多久亦不得而知。

即便李诞高喊了多年“每个人都能做5分钟脱口秀演员”,但依然解决不了脱口秀行业新人匮乏的现状。缺少一个如“李雪琴”般现象级的“惊喜”,《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也没有复制出去年曾经的辉煌。


“冒犯”的边界问题难解

李雪琴之所以能成为现象级“惊喜”,除了“高学历”以及“丧式脱口秀”人设加持外,背后还逃不开一个因素,那就是其内容“讨喜”。脱口秀被外界称为“冒犯的艺术”,但李雪琴的作品内容大多围绕着她自己的生活、老板以及另一位脱口秀演员王建国展开。

而相比之下,观众同样喜爱却也争议明显的杨笠,却因为“冒犯”受到争议,甚至也开始影响到其自身的商业价值。

2021年3月18日,英特尔官方微博发布杨笠成为代言人的宣传片,片中杨笠一句“英特尔的眼光太高了,比我挑对象的眼光都高”引发讨论。此前第三季中杨笠曾因为一些针对男性的评论颇为尖锐而饱受争议,那句经典的“他明明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更是惹怒众多男性网友。有网友称“杨笠没资格担任男性用户为主的电脑产品代言人”,最终英特尔下架杨笠相关宣传物料。

而过于争议及鲜明的人设,似乎也让第四季中杨笠的内容创作之路越走越窄,刘星向《财经天下》周刊称,“杨笠今年炒冷饭之嫌越来越重,在想冒犯却又不敢冒犯之间作戏,而基于本身脱口秀的观众以女性为主,喜欢她仿佛也成为了一种意识正确,但脱口秀首先不是应该好笑吗?”

脱口秀到底是不是“冒犯”的艺术,见仁见智。但“冒犯”确实正在成为笑果文化的流量也是财富密码。在互联网上,利用明显的“身份认同”感来引发讨论,是常见的吸引流量的方式。

在行业发展初期,脱口秀究竟应该是什么样这个问题似乎谁也回答不了,“百花齐放”之时,“输出观点”、“立特别人设”不失为一条迅速获取流量之道。杨笠的尝试产生了明显效果,也给公司带来了代言等商业价值,但也引起了部分男性网友的抵制。

对脱口秀和笑果文化而言,这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在推出面向全国观众的线上节目时,内容中“冒犯”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成为笑果文化无法逃避的问题。脱口秀的演出内容和题材,并非没有限制。而在国内,脱口秀行业尚且缺乏如同海外一样成熟的体系,也缺少专业编剧的内容输出。

今年吐槽大会第五季“体育专场”下半场,也因内容问题遭遇了停播。

在今年8月,李诞因发布违法广告,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作出没收违法所得22.55万元、罚款65.11万元,共计87万元的行政处罚。李诞的广告,虽然与脱口秀段子无关,但同样也是“冒犯”的边界出了问题。

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全国范围来看,这个行业活跃的演员不过才二三百人,笑果文化一家独大却扎根尚不算深。“说到底,脱口秀在国内还是个弱势文化,笑果文化未来也势必要长期与争议共存。”刘星表示。而基于纯线上表现形式,受限于演出内容和题材的尺度,《脱口秀大会》将不得不继续游走于“调侃”的边界线上,夹缝中求生存。

▲ 图 / 脱口秀大会官微



脱口秀依然小众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火爆走红,曾在市场掀起一股“脱口秀行业是否即将迎来风口”的热议。但线上节目始终只是能够帮助脱口秀更加广泛普及的一种表演形式,能否真正反哺到线下演出才是整个行业成熟发展的标志。正如郭德纲所言,“观众是否愿意花钱买票来看你,才是对这种艺术形式的真正认可。”

对此,李诞也“凡尔赛”地调侃过,过去一年,脱口秀演员开始横着走,笑果线下演出的门票成了硬通货,能当钞票使。但这仅仅针对个别过去在《脱口秀大会》四季节目中崭露头角的演员们,如呼兰、杨笠等线下门票确已从过去的几十元、上百元迅速被炒高至几百元甚至上千元。而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一个月至少需要讲上30场才刚刚能够养活自己的新人脱口秀演员们,才是普遍的存在。

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称,若脱离开《脱口秀大会》光环,整个脱口秀行业在线下的发展依旧“初级而小众”。

国庆长假的重庆,原气喜剧脱口秀解放碑小剧场人气火爆。它的表演场子不算大,每场能够容纳的总观众人数大概在70-80人左右。原气喜剧固定每晚8点演出,如遇国庆这类小长假会再加开一场下午场。其中节假日及休息日期间单人票价88元/人,双人套票160元;工作日票价则相对便宜,单人68元/人,双人套票120元。每场脱口秀表演的嘉宾一般为4人,单人表演时长基本在20分钟左右,再加上主持人串场,整场演出大概在两小时以内。

原气喜剧脱口秀团队创立于2019年底,其主理人许立德本是一名话剧演员,曾在四川电影电视学院表演专业求学时积累了一些舞台表演经验。据许立德向《财经天下》周刊介绍,《脱口秀大会》之后确实很多城市都刮起了一股“脱口秀风”,“但普遍涌现于一二线城市,对于整个行业发展而言远远不够,还没有蔓延到三线城市。且各地大部分还是以俱乐部形式出现,演员基本兼职为主,因为热爱和新鲜感组成小团队形式表演。”

原气喜剧现有脱口秀团队中同样也包含全职和兼职演员两类,为了保证全职演员的待遇,公司不得不安排每天演出,“这样的话一个剧场至少需要5-8人才能撑下来,”而囿于整个行业发展依旧小众,人才不足,原气喜剧脱口秀团队目前仅开了一个小剧场,“新剧场也在规划中,但脱口秀全职演员目前还是很难招,我们没有太多可挑选的余地。”许立德表示。

这个行业中,依然缺少引领行业的头部演员。而这,不是一个李雪琴这样的“明星网红”和节目就能改变的。

且脱口秀作为舶来品,在国内发展时间不长,整个行业在人才培养和作品创作方面亦未形成成熟的方法论。在国内,最有经验的脱口秀演员也不过六七年的表演时间,多数入行的年轻人们,依然面对的是缺乏培训机制、缺少赚钱的机会等等问题。“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也只能通过阅读国外相关书籍,比如笑果文化也会翻译一些国外著作,再加上我本身作为话剧演员的舞台表演经验,以及观众的现场反应,对演员的作品及表演进行指导。”许立德表示。

市场整体人才紧缺下,笑果文化嗅觉只能更加敏锐,近年来不断凭借“脱口秀大会”这块金字招牌广纳人才。主打线下演出的单立人喜剧,和笑果文化也形成了一种默契的合作关系。如脱口秀演员杨笠、杨蒙恩都曾是单立人喜剧的演员;被称为脱口秀“天花板”的周奇墨已连续在两届脱口秀大会上“站台”了,却依然隶属于单立人喜剧;而今年脱口秀大会的“黑马”徐志胜也刚刚于2020年与单立人喜剧正式签约。

在刘星看来,笑果文化创始团队除李诞外具有丰富的电视背景,所以也使得笑果文化最开始能够靠线上综艺迅速走红,但同时,线下人才培养的短板亦逐步显现。

“笑果文化确实是行业头部,也有很多脱口秀演员确实是通过先在别的地方讲的好,然后签约笑果文化获得更高知名度实现商业价值。但脱口秀文化尚处于萌芽状态,也就意味着挑战和机遇并存。大家对新事物的喜爱以及市场对于脱口秀的未知,对于脱口秀线下剧场而言,其实蕴藏着无穷机会。”刘星表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脱口秀演员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盲目地想挤进笑果文化,而如果《脱口秀大会》的热度持续降低,笑果文化现有的行业优势也不是没有逐渐被抹平的可能。”

同时,资本持续的观望态度也是行业发展依旧小众的一个侧面。如今,行业融资最多的还是头部企业笑果文化,自2016年至今已完成8轮融资,投资方分别包括天图资本、南山资本以及腾讯关联公司等。而在国内也已略有名气、多年来不断为笑果文化输送人才的单立人喜剧,其背后的北京单立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自2018年拿过一轮千万元级的A轮融资后,至今再没有新的融资消息。

“倒是外行人都喜欢看热闹。”许立德称,不乏有一些传统资本如房地产老板等对一些地方脱口秀俱乐部表现出热情,“但一上来谈判就是要股权,对团队整体发展并没有什么帮助。”

(刘星为化名)




每人互动

你怎么看待脱口秀的发展?



文章经授权转载自财经天下周刊(cjtxzk)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