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抖音爆款的人

真实故事计划 2021-10-15 09:14

"

人们熟知的那些动辄百万加的爆款BGM和特效,最初未必是精心打磨的产品。有的粗糙,有的滞涩,只有背后的创作者知道,他们哪一次不经意轻触,成为了一场流行大潮的起点。

门槛:大家都玩的,操作必然不难
中文互联网世界,自今年5月以来有超过600万人次成了“在逃公主”。那是一款名为“凡尔赛公主”的抖音特效,用户拍摄后,特效会把人脸嵌到一套欧洲公主的装扮形象之中,以公主的形象,在三维的动画宫殿里奔跑。特效里,发型、服饰以及背景都略显粗糙,但将人脸嫁接其中彰显的魔性特质,恰恰吸引男男女女毫无负担地把自己嵌套入在逃公主的形象里,乐在其中。 
创造这个抖音特效的,是一个名为游洋的80后,重庆人,从事动画行业已超过十年。一些特效使用者在好奇心支配下,找到了这个“始作俑者”的抖音主页,发现这已经不是他第一个作品了。 
今年春节期间,游洋发布过一款财神送祝福的换脸特效,只有800多次使用记录。这个反差,在游洋看来是必然。年初他刚从动画行业的圈子里了解到抖音特效,本想着趁春节喜庆把财神特效做出来,但进度慢了些,初六才发布。同类的特效在抖音里并不稀奇,自然,游洋的财神特效被淹没了,没有引起很多人关注。 
又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小插曲罢了,游洋觉得。十年创业的磨练,对这种事情他已经处变不惊。此前,毕业于四川美院的他曾两度北漂追逐动画梦,做过房地产企业的宣传动画,也给《大侠卢小鱼》这样的网络大电影做特效。 
2018年回到重庆后,他组起一个8人动画工作室。一群年轻人,技术在行,前期建模、后期贴图都做得比较顺手。对刚接触短视频特效的游洋来说,做特效的难度完全不在技术问题,他一个人,摸索几小时就搞定了,那个财神特效就是自己一个人做的。只是由于反响平平,导致他兴致缺失,之后几个月里他的产出速度骤然降了下去。 
转机出现在今年4月。那时游洋想把特效与现实再剥离一点。要知道,前几个特效都是把现实生活的人与环境加了些点缀,“财神”是用帽子加胡子来点缀,“格格”是用衣服,“雪国战士”用的是头盔。现在,他要做的“圆木骑士”第一次把人与现实剥离了:木马上的骑士,挥舞木剑,在森林里驰骋,只有一张脸是使用者自己的。 
人脸之外的东西全换了,贴图变多,游洋不得不把贴图做得简单一些——不是技术跟不上,而是考虑到使用者,他想让更多用户的手机带得动。最后,骑士和树木看起来都棱角分明,略显粗糙。但是,火爆的使用量说明,人们显然更偏爱这种三维场景的陌异感。互联网日新月异,人们已经不满足简单的虚拟点缀,更青睐一种跳出生活的全新体验。 
某种意义上,接下来流行的“凡尔赛公主”如法炮制了“圆木骑士”,只是贴图更华丽了,骑士变成公主,骑马变成奔跑,森林变成宫殿,镜头的游走与机位高度相似。这一次,更加火爆,随着许多明星大V的出境,使用量达到了600多万。 
游洋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聊天表情包设计。联想到被戏谑为“中老年表情包”的流行,他理解了人们对这几个特效热情的来源:新奇。一些花花草草、简单特效的表情包虽然对年轻人来说已经过时,但对接触网络较少的老年网民来说,这些简单特效的表情包就能吸引他们,这种中老年向的表情包,确实为数千万网民带去了生活乐趣。 
不过,即使技术相对简单,游洋的特效也存在技术迭代。6月份发布的“葫芦男团”特效,场景不再是简单的人物单向移动,而是舞台上有着复杂肢体动作的舞蹈表演。舞蹈是流行的,由抖音工作人员帮忙挑选,加上正赶上儿童节。这一次,游洋又成功了。 
这几个特效对游洋来说简单,对外行人来说,前期建模和贴图渲染等工作,需要不小的技术基础。这对无论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很难。一般来说,用户不可能为了玩一个特效,学很多软件。 
“每次平台更新都在降低制作门槛,我也朝着把它做得像游戏引擎一样,简单上手。”几个月后,游洋看到自己的特效使用者不分男女老幼,他知道,这个预期大致达到了。当每个人都能用一款简单特效与他人互动,年轻人与老年人、男生与女生之间的隔阂就能得到一定程度消弭。 
不过,他保持着一贯的清醒:猎奇是人性中越填越大的洞,当所有能变出花样的要素都被研究过,更新奇的点就越来越难找。下一个特效,还会有人喜欢吗?

爱美:每个人都爱美,也可以定义美

同一时期火起来的美妆特效创作者小艾已经未雨绸缪。她不介意粉丝买不买账。在抖音上凭借“奶瓶面膜”等妆效爆火的她,在粉丝们还在大量使用这个特效的阶段,就已提前考虑做些不一样的东西。
大学时,小艾自学摄影,做起了人像写真的兼职。拍照好很重要,后期同样重要,爱美的年轻人拍完写真,都会要求很多后期P妆。几年间,原本不会化妆的小艾,也在一次次接触中有了深入把握年轻女孩内心世界的机会,哪些妆流行,哪些脸型怎么画,她都十分敏锐。 
“我是有容貌焦虑的人,又不太会化妆,所以不常出镜。”接触抖音后,小艾发现在网络上,不乏和她一样的人,需求与缺口都等比放大了。今年初,还是小透明的小艾试着做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妆,“眼距分开一点,眉毛粗一点,睫毛短一点,粉色卧蚕,鼻头腮红,加点婴儿肥……”试了之后,效果还不错,就随手保存了。她把这个妆效命名为“甜甜初恋”。 
点击发布后,小艾睡了一觉。一觉醒来之后,小艾的抖音里收到了许多内容相似的私信。 
“姐姐,你不用回复,但我还是要说,这个美妆拯救了我,以前我不敢露脸的。”
这条私信来自一个和她同龄的女生,点开主页,“甜甜初恋妆”的自拍是她首条露脸作品。在多伦多留学的小艾那一刻感受到了巨大的亢奋与惊喜。她从特效使用列表一条一条往下刷,随之而来的是感动:很多主页里从来没有露过脸的女性用户,也在这款特效里绽放了笑容。她们有的是劳累了一天的家庭主妇,有的是刚放下农具的乡村妇女。 
“果然只有女生才懂女生”,一位用户评论道。对美的共同需求,促使这些平日默默无闻的女性腾出手来展示自己。让畏于展示的女性更加自信,她做到了。 
接下来广受欢迎的“奶瓶面膜”妆效,也是偶然中的必然。当时,小艾在网上刷到一个“牛奶面膜”妆效,她想,把牛奶换成奶瓶,会不会更符合当下女生的口味。恰如清纯妆、初恋妆的流行,很多人都喜欢幼、萌、憨的感觉。这一改动,撬动了流行的雪球,至今,这款特效是小艾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 
迎合主流审美,总会做得不错,早期小艾的妆效对潮流都拿捏得比较准。有时候,妆效太花哨了,总会有人提出想克制一点,于是出现了素颜妆,那是一种看起来没怎么化妆,但是花了很大心思的特效。事实上,这种妆的流行,也是主流审美的一个侧面。 
最近小艾觉得,是时候另辟蹊径做些别的东西了。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对美的理解不同。比如欧美人会觉得雀斑好看,日本女孩子不在意牙齿齐整与否。她觉得要在人们变美意愿之外,做一些实验性的东西,也许那就是新的流行密码。 
“比如我做的那个七岁相机,本质上是用婴儿肥的效果,让人认识一下变胖的自己。”那个特效下面,果然有人感慨“原来我胖了之后也蛮好看。”——这就是小艾想要的效果,她不仅想帮助大家展示美,也希望用自己的创作去影响粉丝,让大家可以找到美的更多定义。 
深谙人性,却不被人性牵着走,特效创作者小艾的爆款之路,随时都有新的起点。


坚持:我的风格,带我走向更远

与小艾不同,大多数时候,翻唱歌手王玉萌都会让自己在粉丝的预期之内创作。作为翻唱起家的音乐人,一首歌的大部分流行要素都被原唱占据了,翻唱还能吸引人,奥秘恰是在二次演绎的个人风格中。 
她会唱很多语言的歌,英文、韩文、日文,甚至比较小众的俄语歌都会几句。今年2月,一首来自哈萨克斯坦的俄语歌《辛巴巴巴噜比啦》经她演绎之后风靡抖音,音色一如既往的软糯甜美,这是她极具辨识度的个人风格。 
“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翻看粉丝的评论,从他们的反馈中,我能知道哪些歌适合我,哪些不适合。”与粉丝打交道多,她不会轻易唱不符合粉丝预期的声音。 
来自海滨小城山东威海的她,从小喜爱唱歌。她没有接受过科班训练,仅有的表演经历是在学校文艺演出和运动会上表演。中学时,她喜欢在唱K软件上表演自己喜欢的歌曲,那时她结识了不少有共同兴趣的人,也积聚了一定人气。直至大学接触抖音,王玉萌凭借自己多年探索的风格,一步一步慢热起来。 
王玉萌每天花很多时间淘汰录好的唱段。似乎有人觉得,如果把所有现在火的歌都唱一遍,势必也能火。而事实上,她每次试唱就会舍弃很多流行的曲目,最终呈现的是她最有把握演绎且符合嗓音特点的那首。这保证了她的作品质量。“那些太厚重、太深情的歌,虽然很火,也不适合我”。她相信且依赖粉丝的判断。“我的粉丝们了解我,他们如果点同一首歌超过两次,我就要试唱一下。”多数情况下,这种默契带来的作品都很成功。 
2020年,王玉萌大学毕业了,从此走上职业音乐人的道路。现在的她有了接触专业制作人的机会,会和录音老师一起打磨歌曲,科班学习也已列入计划。而她最珍视的东西,依然是千万粉丝们一听就能识别的嗓音,和那言语无法名状的风格。保持风格的稳定,实际上是爱惜自己的羽毛。
 共鸣:我们总会心灵相通
在复杂的现实世界,有些爆款在人群中流行起来的轨迹,连创作者自己也未必能把握。 
“我只专心创作,它能这么流行,就不是我能预判的了。”音乐人艾辰对自己那首《错位时空》爆火的原因,一开始并没有准确答案。 
来自江苏连云港的艾辰,大学主修计算机专业。很早之前,他就在网上翻唱歌曲,借此结识了一些做原创音乐的朋友。早期音乐社区的粉丝很多都是年轻的二次元生物,艾辰在那时开始接触二次元和古风,收获大量人气。成为职业音乐人之后,他接触抖音,至今已经积聚300多万粉丝。 
艾辰常常忙到凌晨甚至通宵,每天会留一个小时听网络热门歌曲和一些demo。“听多了也腻,现在网上有很多歌,唱来唱去都是那几个和弦。” 2020年,接到《错位时空》的demo时,他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 
他形容这首歌的旋律“比较80年代”,歌词不太讲究押韵,但有画面感,描绘的都是青春爱情里常见的情景和情绪。 
“三个字,只能说给自己听/仰着头不要让眼泪失控/哪里有可以峰回路转的宿命”看到这一句歌词,过往的恋爱经历片段浮现在他脑中。 
那句打动无数人“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那我们算不算相拥”,让艾辰想起早期互联网上疼痛青春文学的调调,暗含一代人的青春记忆。最后,艾辰把旋律改成了和原来demo完全不一样的调子,降了四个半八度。从他会的几种演唱风格中,选择了“比较伤痛”的一种。歌词旋律加凄婉的演唱风格,这首歌激起了很多年轻人的共鸣。在抖音评论区,无数年轻人的留言成了“当代青春疼痛文学”展示区。 
接下来,一些中央媒体开始转发改编版本,有的用在了抗美援朝主题,有的用在了奥运会主题。“我仰望你看过的星空,穿过百年时空再相逢,你转过身之前的那个笑容,我都懂”。旋律不变,歌词更宏大了。朝鲜战场与今日中国、中国首届参赛奥运与东京奥运,爱国主义MV的剪辑更把“画面感”直接变成画面,错位,也真正变成了大跨度时空的错位。 
当无数中国人为之泪目时,这首歌的意涵,完成了一种个人记忆向国家集体记忆的转变。 
艾辰觉得,自己离梦想更进一步了。而这些,在他创作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起初他觉得,《错位时空》之所以受欢迎,大概是自己演唱时倾注的感情和画面感强的歌词,能让同龄人产生青春记忆的共鸣。年轻人之外的全民感动,来得有些突然。 

东京奥运会期间,《人民日报》都在使用这首歌。奥运版《错位时空》,艾辰认真地看完了。改编后的歌词中,他找到了答案:我们总会心灵相通。

越来越多种类繁复的滤镜、音乐、特效被创作出来,供人们使用。越来越多的人,也因此以更快捷的方式完成了自我表达。

在这个自我表达成为时代情绪和潮流的年代,如游洋、小艾的特效创作者,和艾辰、王玉萌等音乐人,便是躲在幕后默默支持普通人创作欲望表达的工匠。

      

全民创作的背后,活跃着许许多多如游洋、小艾、王玉萌和艾辰一样,为普通人拍摄短视频提供“背景”的能工巧匠。 

10月15-16日,抖音推出全新IP抖音美好奇妙日与夜,连续两日,邀约明星+抖音达人呈现一场创作者嘉年华。包含抖音创作者大会、抖音美好奇妙日和抖音美好奇妙夜。抖音创作者大会以创作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将深度展现创作者优质内容和最新平台信息解读。

 欢迎上抖音app搜索「奇妙日与夜1015」,预约直播,提前看到更多精彩内容

- END -

撰文 | 马卿

往期回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