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亭谜雾》势如破竹,但“迷雾剧场”追求的并不只是爆款

影视独舌 2021-10-15 10:53


2021年10月15日 | 总第2658期

江南水乡、红蓝衣少女、细雨与残叶、夜幕与孤舟……在《八角亭谜雾》片头氤氲着水汽的水墨彩绘中,今年的“迷雾剧场”正式回归。

作为开幕大剧,讲述小城悬案的《八角亭谜雾》配备了悬疑题材影视创作的头部班底,总导演王小帅、花箐,导演花箐,戴莹、刘璇任总制片人,主演段奕宏、郝蕾、祖峰、吴越、邢岷山、白宇帆、米拉、李煜等。这让《八角亭谜雾》和“迷雾剧场”一起,成为了近期的舆论焦点。

上线之后,《八角亭谜雾》的成绩势如破竹。开播第二天,爱奇艺热度值就突破6500,在猫眼全网热度榜上则以8234的成绩排名第一。微博上#八角亭谜雾# #祖峰演的父亲控制欲好强# 等词条也登上热搜,在豆瓣上的实时热度则超越了近期网飞的顶级热剧《鱿鱼游戏》。

升级回归的“迷雾剧场”不负期待,一开局又把观众牢牢抓住了。

高位起跳的《八角亭谜雾》

《八角亭谜雾》的风格区别于一般的悬疑剧。它既不粗粝、冰冷也不热烈,反而开篇在温润之中。
这部剧在浙江绍兴取景,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就是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水网纵横,独特的水乡民居让人想起文人墨客笔下的诗情画意。但是,开篇不久后,一位女学生惊慌失措的奔跑将悬疑的氛围瞬间拉满,谜雾这就慢慢弥散开来。
随后,在玄念玫(米拉 饰)躲避骑摩托车的社会青年的这场追逐戏中,这座城市的小巷近景、街边中景,乃至航拍的远景都尽收观众眼底。这让观众很快沉浸到小城之中,也为后续剧情埋下空间伏笔。毫不夸张地说,《八角亭谜雾》不能放过一秒,每个画面中可能都藏有重要的信息。
除了沉浸式的环境展现,《八角亭谜雾》环环相扣的情节铺陈也能迅速勾起观众好奇。
玄梁(祖峰 饰)是个沉默又满心忧虑的中年男人。18岁的女儿玄念玫已经读了高中,他还要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这让观众心底起了疑问:为什么这么过度保护?是病态的控制欲还是另有隐情?
很快在玄梁和妻子的对话中谜底解开,原来19年前玄梁的妹妹被人谋害,至今真凶未擒。女儿玄念玫跟姑姑长得很像,玄梁心中一直惴惴不安,担心女儿也可能像小姑一样,遭遇不幸。
我们常说,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对玄梁来说,女儿长大成人的十八年就是恐惧笼罩的十八年,女儿越接近成年他的恐惧就越深。这种恐惧深刻改变了他和女儿乃至整个大家庭之间的关系。
在家中,玄梁几乎和每个家庭成员都时刻处于剑拔弩张中。尤其是和女儿的相处,他给予玄念玫的是极致的父爱,也是极致的束缚。这让玄念玫在家里几乎透不过气来。随之而来的叛逆、出走便顺理成章了,而危险也随之而来……
从悬疑表达的层次上,《八角亭谜雾》显然没有止步于推理式的烧脑游戏,在对微观家庭生态和小城社会生态的编织上,都下了大功夫。
从家庭生态来说,一场命案不只夺走了一条生命,还改变了所有家庭成员的人生轨迹。玄梁不用赘述,自此陷入了自责和恐惧的深渊。大女儿玄敏(温峥嵘 饰)则为邻里纷议而困,不仅因为未破的命案,还因为大哥常走极端的行为。二女儿玄珠(郝蕾 饰)远走他乡,幸福也从未曾成为她生命的主色调……
如此多层次地剖析受害者家人的心伤与命运转轨,在《八角亭谜雾》之前,还鲜有悬疑网剧能做到这个程度。
悬疑背景下小城社会生态的编织,在《八角亭谜雾》中也尽数展现。机车混混朱胜辉的死牵出了他有钱势的家庭,带出了快停摆的剧团,还让学校中心事重重的田老师露出了马脚……一幅暗流涌动的小城关系图,呼之欲出。
从家庭视角和连环案的设定来说,《八角亭谜雾》已经在“迷雾剧场”中走出了新路。各种社会关系的矛盾点,构成了这座江南小城的众生相,每个角色都具备强烈的真实感,这让《八角亭谜雾》在观众心中迅速扎根。
当然,对于“迷雾剧场”的粉丝而言,《八角亭谜雾》还有一些隐藏的彩蛋。
前面提到的片头便是其中一处。去年《隐秘的角落》的片头,不仅风格突出还暗示了剧集的谜底。于是今年《八角亭谜雾》开播时,便有剧迷对片头进行了逐帧分析。还有玄梁对女儿全程接送、没收手机的窒息父爱,也勾起了不少剧迷的联想,在弹幕中刷起了《隐秘的角落》中“周春红逼朱朝阳喝牛奶”的经典桥段。
可见,虽然剧集之间的故事没有关联,但观众头脑中的“迷雾宇宙”却已经交互成型。

高分剧和稳态输出

从横空出世到强势回归,行至第二年的“迷雾剧场”能以如今的剧集规模、创作品相上线,本身就证明了很多业内设想。

一来,爱奇艺从网剧崛起阶段就在自制悬疑剧上潜心耕耘,积累了丰富的类型经验和创作资源。“迷雾剧场”的精品类型剧剧场化运营模式,被看作爱奇艺将创作资源再度耦合,提升原创能力的新机遇。从今年“迷雾剧场”的剧集品质和对优质创作团队的聚合来看,这种“耦合”发挥了相当可观的效应。

除了由王小帅“坐镇”的《八角亭谜雾》,后续的三部“迷雾”剧集都有台前幕后的故事可说。《谁是凶手》的看点不仅仅有赵丽颖出演“反派”,肖央再战悬疑,以及董子健再现致郁青年,还有导演孙皓的挂帅。他本在都市剧领域深耕,后凭借《庆余年》成为热门网剧导演,《谁是凶手》是他近年第一次执导悬疑剧,表达欲满满。

带有未来感设定的《致命愿望》在类型融合上非常出挑,它由“弧光联盟”首批成员杨苗执导。擅长风格化表达的他,无疑是挑起了更重的创作担子。

风格更加粗粝的《淘金》由廖凡、陈飞宇担纲,前者是罪案题材的门脸级演员,后者则有观众期待看到的可塑性。由蒋卓原、胥悦搭档的编导团队没有太多悬疑剧创作经验,但越是这样的锐气团队,越有可能像去年的《沉默的真相》那样,迸发观众意想不到的光芒。

二来,“迷雾剧场”也被业界视为能盘活12集短剧的最优解。一年过去,迷雾剧场形成的内容规模效应,整体招商上的优异表现,以及矩阵营销形成的热度接力正是呼应了业界的期待。

而超过业界期待的是,因时而动的“迷雾剧场”不仅让12集短剧成为了网剧的常态类型,还凭借高效的剧场管理、运营经验,真正实现了高分剧集的稳定输出。去年“迷雾剧场”五部剧集,取得了豆瓣均分8.1的好成绩。对于品质“风控”问题一直未能解决的影视行业,“迷雾剧场”的这套方法论具有很强的推广意义。

进一步来说,“迷雾剧场”实际上破除了网剧内容生态的一个重要迷思——“爆款”至上论。

对于一个内容平台,偶发的、不可复制的“爆款”确实能带来业绩提升,但真正破解内容风向、人才聚合和传播增值的密码,才能保证可持续的成长壮大。国际上,迪士尼+、网飞一直在探索类似路径,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在做的是符合中国内容市场规律的探索。

另外,“迷雾剧场”对高分剧的稳定输出也在改变着观众对网剧的接受习惯和审美期待。

对于悬疑剧迷来说,“迷雾剧场”是饕餮盛宴,规模的内容上新增强了与悬疑类型用户之间的联系与互动;对于更广泛的,对高品质网剧有期待的受众群来说,“迷雾剧场”勾画了高质量表达的坐标,培养了核心受众的稳定期待和忠诚度;从最宏观的观众培养角度来说,“迷雾剧场”的剧集还拓展了观众对于革新性视听语言、探索性叙事方式的包容程度。

我们常说,每一种艺术的受众都是由这个艺术本身培养的。对于剧集这种大众叙事艺术而言,有什么样的受众群体就意味着有怎样的消费习惯、市场生态。“迷雾剧场”的长期影响正是作用在受众培养上的,这不仅为创作者解锁了更广阔的艺术发挥空间,也为行业开拓了更多元开放的内容疆域。

【文/铁皮小鼓、崔汀】

往期推荐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历史消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