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明星的小脚趾太难了,心疼得我想给她们做理疗

beebee星球 2021-10-15 10:57

女明星很美,但她们的脚却过得很艰难。


尤其是最小的那根脚趾,经常被搞得走投无路。


2013年,著名好莱坞女星朱莉安·摩尔,在戛纳红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足部危机。

她的小脚趾正在被一双极窄的细高跟,无情地抛弃在外。

“许多人称我为‘脚趾毁灭大师’,没有人想扔下小脚趾,我也不想。”

“我以为我可以控制一切,但我没有。”事后朱莉安在采访时说道。

几乎所有女星都会在红毯中踩上高跟鞋,而在设计刻薄的高跟鞋下,“脚失态”成为了红毯上不可避免的惨象。

就连《无耻之徒》中,坚韧顽强的大姐,也没逃过这场对脚趾的审判。

她的脚在袖珍三角形区域勉强塞下,可小脚趾还是没能有些许容身之地。

它在外与内间来回挣扎,最后彻底失去自尊,放弃了这一亩三分地的抢夺。

“我确信高跟鞋的说明书中没有明确表示,要把小脚趾也包裹在其中。”她的粉丝对此表示。

这实际上不是大姐第一次撇下小脚趾,2015年被拍到去餐厅吃饭的她,依旧没给小脚趾留一丝薄面。

“小脚趾或许不重要,但只有它碰到了桌腿和床角时,你才会声泪俱下地发誓要保护它。”

2015年在第29届美国电影中心奖颁奖典礼上,詹妮弗也不小心扔掉了自己的小脚趾。

即便她穿的是高跟鞋中的劳斯莱斯——Jimmy Choo。

“是的,你无法让劳斯莱斯躲过车祸,也阻止不了Jimmy Choo丢弃脚趾。”

对于红毯鞋的规定,其实从未以书面形式出现过,也从未提及高跟鞋的必要性,更多的,是一种不言而喻的要求。

“细窄高跟鞋,是一种更高层次的魅力。”电影节常客科洛·塞维尼说道。

“在法国,这种高雅是被鼓励的,也是被期待的。虽然这是一种过时的、古老的规则。”

为了符合这份精致女性的优雅,高跟鞋任务对于一些政客来说也在所难免。

西班牙赫雷斯的市长桑切斯,就曾在一次会议中因其不寻常的脚趾,迅速登上了头条新闻。

这张照片自流传开来,赫雷斯人民便开始思考这位市长是否有六个脚趾。

“我很久没有因为新闻报道而笑得这么开心了。”桑切斯在推特上对自己不听话的小脚趾也发出了长笑。

小脚趾的命运很多时候都在劫难逃,但比起被流放,勉强扎寨实则更为痛苦。

2014年,当拉丁天后詹妮弗·洛佩兹在年度美国音乐奖上大放异彩时,她的小脚趾却看起来像被判了无期徒刑。

事实上,她已经选择了大一码的鞋出席红毯,但还是没能改变脚趾的命运。

许多好莱坞明星会故意选择大几号的高跟鞋来走红毯,因为在几个小时的站立后,她们的脚会愈发肿胀,随之而来的是水泡。

可该窄的地方还是一样的窄,小脚趾的悲伤从未因大码鞋而就此消失。

贝克汉姆的老婆维多利亚长期以踩高跟鞋示人,所以她的脚趾也经常受到不同程度的殴打。

“她有一个足球王牌老公,一群可爱的孩子和一个时尚帝国,但她的脚通常会成为令人眼睛酸痛的景象。”

因长期穿高跟鞋,维多利亚的脚趾不仅有着厚实的老茧,骨骼也发生了严重的变形。

“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上拇囊炎,虽然它不会危及生命,但会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和不适。”

“如果想要根治,需要在全身麻醉下,通过切割关节处的韧带来重新调整大脚趾后面的骨头。”

高跟鞋导致女星患上拇囊炎的案例不计其数,但有条件进行治疗的,少之又少。

因为在术后,至少三个月的时间不能穿小码鞋或尖头鞋,更别说高跟鞋。

这对女明星来说,显然是不可控的。

2018年,据一位外科医生透露,梅根王妃进行了秘密的拇囊炎手术,以寻求完美的双脚。

进行手术后的梅根,跖骨关节的确得到了明显改善,但接踵而来的,是一条4-5厘米的疤痕。

“拇囊炎有点像洋葱,它有很多层,无论是手术前还是手术后,它都能让你流泪。”

所以至今梅根对摄影师都有着一套严格的规定——不能拍她的脚。
镜头停止后,她不是最友好的
摄影家透露,梅根·马克尔在当演员时有严格的规定不拍自己的脚,她已经因为自己的女主角行为而被称为公主

“一些性感火辣,魅力四射的女明星,有着连名牌鞋履都掩盖不了的缺陷。”

而这句话本身就是悖论,倒不如说是这些美丽的鞋履赋予了女星本没有的“缺陷”。

没有哪个爱美的女孩会容忍这种情况,但一切为了工作,你只能为她们鼓掌。

关于脚的惨案中,小甜甜布兰妮当属之最。

2018年,还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处境,那年也是她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最后一年。

在洛杉矶的红毯上,她以一身闪亮的迷你连衣裙亮相,可记者向下三分的近照,让所有粉丝对她的脚嗤之以鼻。

脚趾从细高跟鞋中爆出来,看似勇敢,但屏幕外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份痛苦。

长时间的站立令她的脚越发红肿,第二根小脚趾也呼之欲出。

“美丽是痛苦的,但布兰妮·斯皮尔斯已经把它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这家伙在前一晚,肯定是在某个派对上喝醉了,瞧瞧她的黑眼圈,和踩了草地忘记洗的脚。”

布兰妮的脚并非一朝一夕所致,2007年在STAR 杂志中,她就曾告诉记者:“我的脚趾真的很丑。”

可翻阅其早期照片,可以发现在2003年时,也是在所有的丑陋开始之前,她的脚趾和她一样白皙无辜。

直到近两年真相的曝光,她噩梦般的真实处境才为公众知晓。

而她破损的脚趾才被贴上了长期工作、太过辛劳的解释。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当年是怎么对她‘丑陋’的脚趾发表感言。”

“对一些人而言,尖酸的小脚时代已经过去,可对女性而言,真正的刻薄才刚刚开始。”

“他们渴望看见女性穿上10厘米的精致高跟鞋,并认真工作的样子,但却不接受这背后的代价。”

所有的事物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努力终有回报。

如果哪天在街上看见一位不小心丢掉脚趾的女性,请试图理解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