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打卡被判了5年半。。

路人甲TM 2021-10-15 11:11

大家好,我是甲哥团队的墩墩,今天我们聊一下打卡的事情。

 

打卡签到的经历大家都有过吧。墩墩上大学的时候,老师就很喜欢点名。上班以后,打卡的方式就更高级了,上一份工作里,公司的要求是在钉钉上定位打卡,所以墩墩每天都要精准地计算起床时间,就为了准时走到公司楼下签到。

 

不止签到麻烦,下班的时候也很麻烦,有时候工作忙昏头了,快回到家才想起来没打下班的卡,只能坐地铁回去补上。钉钉打卡简直成了我的噩梦。


 

估计和墩墩一样想的小伙伴不在少数,所以有人做了帮助打卡的软件,其中有个非常出名的工具叫“大牛助手“,母公司为北京得牛科技有限公司。

 

但是万万没想到,因为这个软件太出名,被钉钉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前几天判决书出来了,得牛科技CEO涉嫌破坏计算机系统,被判处5年半有期徒刑。

 

结果出来之后,引起了很多网友讨论,大部分网友都认为,法院量刑过重了,大牛助手没有那么大的危害。

 

因为大牛助手的核心功能只是控制手机操作系统,生成一个虚拟地址,并没有破解钉钉,更没有往钉钉里植入代码。

 

那为啥法院会这样判决呢?主要原因是阿里的法务太强了。

 

 

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裁定大牛助手违法的原因是“破坏钉钉系统获取用户真实地理位置的功能“。

 

摊上这样一个罪名,估计得牛的CEO和辩护律师都没想到。因为在被告CEO的证词里,写到不改变其他APP源代码,说明在设计之初,他们就有一定的防范意识。

 


在得牛看来,修改本机的地理位置提供给钉钉,并没有直接破坏程序本身,就算存在法律风险后果也不会多严重。

 

奈何阿里的法务战斗力实在太强,没有纠结虚拟地址这个点,而是从破坏功能入手,把大牛助手的罪名升级了。

 

而且在实际的审判过程中,阿里法务也巧妙地利用拦截、劫持等词语,营造出一个后果严重的效果,让审理人员产生了倾向。而且大牛助手获利几百万,也符合情节严重的标准。

 

这样一套操作下来,法院如此判决也就合理了。

 

法院的判决当然有道理,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即钉钉获取用户真实地理位置的功能受法律保护。

 

这一点也是引起争议的主要原因。因为用户真实的地理位置属于个人隐私,用户可以选择提供位置,也有拒绝的权力。

 

如果钉钉获取真实地理位置的功能受保护,那就相当于强制行为,和用户保护个人隐私的要求冲突了。


所以有很多网友说,现在当法官也太难了。互联网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很多时候找不到完善的法律法条进行裁决。


钉钉的诉求符合法律对计算机软件的保护,但是和个人隐私的保护又产生了矛盾,所以不管怎么处置,都会有人不信服。最后只能看哪边律师更强,理由更充分。


在这一点上,被告做的功课比钉钉就差远了。


因为现在提供虚拟地址的企业不止得牛一家,很多手机厂商都有类似的服务,像小米就推出空白通行证,也可以根据用户需求修改地址信息。但是抓住保护用户隐私这一点,就在法理上立于不败之地。


得牛没有围绕这个核心点辩护,输掉官司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这只是一审的判决,得牛依然有上诉的权利。


如果得牛把握住机会,二审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哪怕最后不能脱罪,减轻一下罪名也是不小的收获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