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 于 能 在 电 影 院 看 娄 烨 了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2021-10-15 11:25

 编辑:脑蛋黄
 
千呼万唤始出来,娄烨导演的作品《兰心大剧院》今天终于正式公映了。
 
 
各大媒体与社交平台上,观众对电影的期待早已溢出屏幕。而这部电影经历了接近两年的奇幻漂流,才向所有观众揭开它的面纱。
 
先是在2019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上,娄烨带着影片和主创团队现身红毯。
 
 
巩俐、赵又廷、小田切让组成的豪华主演阵容,加上独特的影片风格,都让这部电影的吸睛程度成为电影节独一档的存在。
 
于是,趁热打铁,《兰心大剧院》火速定档2019年12月初,宣传工作也马不停蹄地展开。
 
可临到上映当日,电影官微却宣布撤档。
 
 
而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不仅定档日期一直难以确定,盗版资源还大量外流。
 
就在影迷失望地以为上映无望时,《兰心大剧院》的帷幕终于又在观众的期盼当中缓缓拉开。
 
但这次,桃感受更强烈的一点是,今年的娄烨,与以前不一样了。
 


《兰心大剧院》的情节改编自虹影的小说《上海之死》,这是一个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的谍战故事。
 
原著里这样描述那个年代的上海:
 
上海早就裂成几块,法租界、公共租界,以及日本人占据的苏州河以北,电车早已互不相通,看一场戏要换几趟车,不容易。
 
 
所以,为了更独特地展现旧上海的风貌,为了让角色与这样的上海充分交融,娄烨把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黑白旧电影的色调搬进了大荧幕,做了一个充分合理,却又相当大胆的尝试。
 
 
在失去缤纷颜色的画面下,娄烨把他想表达的东西全都交给了演员的表演,精心设计的光影和他最爱的手持摄影的拍摄方式。
 
演员的表演被放大再放大,观众的注意力牢牢锁定在他们的表情和动作上,而后被黑白的滤镜突出;交错的光影自然地安排在不同场景和不同角色的身上,巧妙而自然地烘托着各样氛围;摇摇晃晃的娄氏手持,让影片的叙事富有节奏,并使其区别于其他娓娓叙事的黑白影片,不至于让影院观众打上瞌睡。
 
很有质感的光影
 
娄烨导演在多伦多电影节上讲,我们得到的各种关于那个时代的信息都是黑白的,所以黑白就是那个时代的颜色。而桃相信,这应该也是他选择黑白片的原因。
 
娄导又讲,黑白片也并非非黑即白,不同灰度所表现的不同质感,同样也是黑白片概念中的“彩色”。
 
这是近些年华语电影里少见的大银幕黑白片,足以见得娄导这次的别出心裁和与众不同。
 
不仅仅是画面的颜色与影片的风格,娄烨这次的不同在剧情上也照样突出。
 
在娄烨先前的代表作里,故事都围绕着一段理想主义的恋爱或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展开。
 
余虹粘着周伟,马达寻找牡丹,罗海涛江诚李静三人同游……在喧嚣或沉寂的城市,在雾霭或明朗的天气,故事的主人公怀着他们各自的情愫与悲喜悉数登场,把自己想要发泄的欲望和想要倾诉的话语架构在每一个镜头的画面里,串联在每一场蓝色的悲剧中。
 
《苏州河》
 
但这一次的故事,抛开那些纯粹的情感叙述,娄导摆在外面的却是一次带着浓重历史色彩的谍战风云。
 
1941年,在飘摇的风雨中,上海这座城市迎接了知名影星于堇的归来。媒体的追问和相机的快门里,无数人猜测着这个女明星归国的真正目的。是与旧相识谭呐共同出演话剧,是解救日本人手中的前夫,还是为了养父进行什么盟军的秘密任务?于堇同时身处戏里和戏外,面对着每一个身份多重的人,一个关于动荡时代的复杂故事缓缓展开。
 
 
这部电影不再完全由理想主义下的恋爱填充着,却在谍战的情节中讲述着大时代里一个女人的感情和命运。
 
它比《苏州河》《春风沉醉的夜晚》要更注重历史和特定时代中的人;
 
《春风沉醉的夜晚》剧照
 
它比背景相似的《紫蝴蝶》要更成熟和新颖;
 
《紫蝴蝶》剧照
 
所以,桃要再说一次,这次的娄烨与众不同。
 
《兰心大剧院》当中还有很多娄烨的其他新尝试也很值得琢磨。
 
比如,亦虚亦实的“戏中戏”设定。
 
女主人公于堇既是现实生活中的间谍,又是戏剧《礼拜六小说》中的先锋女工秋兰,在布景与现实场景极度相似的舞台上,在她与谭呐的拥吻中,在富有韵律的萨克斯和吉他声里,观众渐渐享受了这个混淆戏剧与现实的过程,任由于堇的情感牵动,不再追究明确的虚实。
 
 
再比如,娄烨手持摄影下的枪战片段。
 
剧院发生火拼,观众在摇晃的镜头下四散而逃。有人急速追杀,有人拼命逃离,有人拾枪抵抗。相比于好莱坞传统风格的枪战戏,娄烨电影中少数的枪战场面,更富有纪实感和节奏感。
 
 
总之,别致的光影和构图还是需要自己去感受才真切,影院里的《兰心大剧院》所能带来的惊喜,可能远比想象的要多。
 

 
很多人都晓得,娄烨是位“禁片之王”。
 
因为娄烨这二十年来的经历,总是与禁拍、禁播等词语脱不开干系。
 
《苏州河》因为资金短缺,未在国内过审就在国外电影节上放映,被罚禁拍两年;
 
 
而2006年,娄烨依旧叛逆地讲述着夏宫的故事,这次的惩罚加码到了五年;
 
期间,娄烨在法国拍摄同志题材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在法国颇受赞誉,却仍被国内视为禁片;
 
娄烨重回国内电影市场工作,一转眼就已经是2012年。这一次,娄导收起了一些叛逆:《浮城谜事》终于不被列为禁片之列,却让娄导迎来了不断修改递交重审影片的繁杂工作。
 
 
2019年上映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同样坎坷,娄烨为了让它走进影院,整整修改了两年。
 
娄烨虽然不断在商业化表达和艺术性表达之间寻找合适的极点,但在《兰心大剧院》里,我们仍能看到一位电影人对电影艺术的坚持和执着。
 
尤其是在影片的表达上,专属于娄烨的艺术元素和叙事方式仍然大幅出现。
 
就像娄烨电影中重要的阴郁天气,也淅淅沥沥地在黑白片里淋着。
 
 
娄烨的雨,总是充满着他对角色情感细腻的思考,一点点浇湿主人公的命运。
 
《春风沉醉的夜晚》的开场,雨拍白莲,翻云覆雨;
 
 
《苏州河》的高潮,大雨瓢泼,爱人殉情;
 
 
《推拿》的悲剧,汛雨潮湿,鲜血如瀑。
 
 
《兰心大剧院》中的上海,仍在下雨,冲刷着每个人的不同身份,模糊着那个时代的动乱不安。
 
同样的,娄烨不愿放弃,一直在探讨的女性主义,也依旧在巩俐和黄湘丽的演绎下闪闪发光。
 
尤其在每一位女性角色都有多面的身份下,她们勇敢,有胆识,真性情。这些东西被写在话剧的对白中,地下工作的开展中,对强暴的反抗中,以及对爱情的追求当中,又被娄烨用双手捧了出来,摆到观众面前。
 
 
娄烨乐于做这样的事,也一直坚持做这样的事。在他的电影里,每一位女主人公都足够独特,在情节中举足轻重。
 
苏州河里,美美和牡丹由同一位演员出演,却诠释着不同的爱情观。
 
 
沙宗琪推拿中心,都红在小马的身边轻轻讲,人和人之间为什么总是让。
 
 
陆洁与乔永照同床异梦,但她却用尽一切报复手段挽回一个早已失去的家庭。
 
 
或许,娄烨已经在这几年的心力憔悴中找到了如何让作品落地的最优解,但独属于娄烨电影的内核却执拗地延续着。
 
而他的这种执拗可能源于他本身“看透”世界的能力。
 
比如在2015年某南京市民的演唱现场,经历过禁拍风波,被关过创作小黑屋的娄烨“看见”了。
 

他看见了什么呢?
 
他也许看见了这个时代被压紧、锤实的一块叫作理想的地砖;也许看见了那些潜在海底不敢漂浮和膨胀的本能欲望;也许看见了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有几双在凝视人间的眼睛;也许他也只是看见了一位放声歌唱的歌手。
 
而在折腾《浮城谜事》期间,他又带着沉重的叹息说了几句话,字里行间透露着创作者对反复修改的疲态。
 
 
他希望对话,希望理解与支持,希望敌意消失。
 
所以哪怕二十年过去,他依旧在讲述那些信念和理想里的爱情或欲望,那些刻画在摇晃摄像机中的角色,依旧在寻找电影艺术的正确表达方式。
 
他的希望是否被他希望听到的人听见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那个仍然坚持着艺术创作的娄烨,终于有了一部《兰心大剧院》放在了影厅,等着我们观众去与其对话。
 
在电影市场并不太景气的如今,创作者和观众也许都需要冷静下来。创作者不必过度设防心存芥蒂,观众其实也没必要想当然地去诋毁或者无脑批评一部影片。
 

都去和那些不会消散的东西对话吧,和影片的对话没有胜负,也没有敌人。

 

设计/视觉:LVV




#推荐阅读#




与电影的对话发生在影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