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停课、老师欠薪、家长退款,精锐教育匆忙按下暂停键

猎云网 2021-10-15 11:21


这一次,教培洗牌轮到精锐了吗?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蛋总

10月12日,位于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的精锐教育总部门口排起长龙,家长排队等待登记退费信息。而近日来,家长维权退费的情况已在精锐各地校区陆续出现。
“我在精锐旗下的小小地球和至慧学堂都有报课,十一前都是正常营业上课。但是假期回来后的周五,老师却以课件升级为理由表示需要三周时间,在我的连续追问下,才知道校区处于停课停业状态甚至连老师公积金都停了。”
上海的王女士对猎云网表示,甚至有家长6月申请的退款都还没有收到。其展示的一份小小地球上海地区学费退款表格中,据不完全统计,26个上海校区共有976个家长需要退款,总金额已达1790万元。

来源:受访者供图

与此同时,12日精锐教育还发送了《致精锐学员及家长的一封信》,表示“近段时间来,精锐教育面临巨大的经营困难,公司尝试了各种办法和努力,但已经无法维持正常运营。经过股东与管理层的慎重商讨与决议,将于2021年10月12日起暂停营业。”
针对上述事情,猎云网拨打了创始人张熙及精锐一对一群主徐艳华、副群主范晔电话核对 ,但截至发稿前均未接通。
从创始人张熙发布朋友圈,到员工欠薪、家长退费的事件发酵,不到一周时间,精锐教育就匆忙按下了暂停键,让人不禁发问:这家3年前成功登陆纽交所的K12教育巨头到底怎么了?

暴风雨前的宁静

对于精锐教育的突然关停,大部分家长和老师表示并无征兆。
“精锐是每个月的八号发放工资,工资的构成是上上个月的课时费和奖金,加上个月的基本工资,比如10月8日,应该是发八月份的课时费、奖金和九月的底薪,但是在10月7日,CEO的朋友圈截图就在网上流传,晚上就被紧急通知说10月8日的工资发不了,要推迟到26日发放。”
李月是精锐教育某校区的老师,据其描述,作为一线员工,没有看出公司运营有任何问题,甚至在9月8号发放的工资还提前了2天。
“9月3日晚上八点多,创始人曾召开了全国员工直播会议,主动表示巨人倒闭对精锐没有影响,只占股10%,并针对双减政策概述公司转型的方向。”会后,校区校长也曾在私下开会时对李月等人表示,即使退市也不会对老师产生影响,只要有资金进来,家长认可,公司就可以运营下去。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李月表示,八月份暑假期间校区老师都在密集上课,甚至有的老师可以忙到早八点开始,晚九点半结束,但现在没想到的是精锐教育会发不出来工资。“有的员工工作了6年,对精锐都是非常有感情也非常信任,这被拖欠的两个半月工资都是老师的血汗钱,用身体去换来的。”
据李月透露,尽管双减政策的出台以及巨人教育倒闭,但精锐的课程也都在照常进行,所以在老师和家长看来,精锐的资金流并无异常,运营也没有问题。多年来,精锐的运营状况也一直良好,没有任何拖欠薪资的情况发生。
李月给猎云网展示了12日精锐发送给老师的《致精锐教育全体员工函》,里面写到“过去三个月公司一直在努力融资希望全面转型,但教育资本市场进入寒冬让融资很难。公司在K12的业务已无力扭转。对于由于短期资金链的不足,导致首次未如期发放大家的工资是公司最大的愧疚。”

来源:受访者供图
此外,函中并表示“公司正在多方回笼资金,包括海外理财的近千万美金、出售资产及投资公司的股权等,在未来半年左右预计能至少回笼7000万-1亿的现金,这些现金将首先解决所有员工的垫付、报销、工资和福利。”
对此,李月表示无奈,公司停止营业,员工被迫离职,校区的老师们除了被拖欠薪资外,还要面对家长的退费、努力帮他们维权,提供各种材料和证据,带领家长跟教育局、公安局沟通,甚至还有大批兼职老师因为没有签合同或者和外包公司签合同,从而维权无门。“我们自己也是受害者,忙着自己的讨薪事宜、还要协助家长走总部给的退费流程。预收的几十个亿的资金如果不是不够公司运转,我觉得精锐不会走到这一步。至于钱去了哪里,我们也想知道,但目前高层在员工和家长这边两头欺瞒。”

学生、兼职可做千元课程老师

双减后打起“游击战”

据精锐教育前员工吴迪对猎云网表示,此次精锐关停也并非完全无端倪可寻,前些时间,其中一个上海精锐高端辅导VIP旗舰校区就有被突然关停。据公开报道显示,精锐高端辅导南丹路、花木路、中山公园旗舰店刚于今年1月迎来正式开业。
吴迪表示,该VIP校区的关停并没有提前通知,老师们直到最后拆了才知道要搬走。校区关停后,家长一次性交的几十万元VIP课时费,机构也不退,就保持一拖再拖的态度,同时,该校区的VIP老师也被派去了综合校区。
据综合校区的一位老师透露,当时双减政策规定周六日小学初中不能上课,针对教育局的各种检查,精锐还会通过躲避检查、中途遣散学生等行为来偷偷上课。不接受周六日上课的老师就会被辞退,而且不发n+1补偿。
吴迪透露,最让其难以理解的是,是精锐教育综合校区的师资力量极其名不副实。
“一对一的课程,VIP家长一节课交近2000元的课时费,是非VIP课时费的一倍。但是综合校区的老师甚至有的还是未毕业的学生和兼职,VIP的老师也和非VIP的老师混着上课,甚至还游说VIP的老师 ‘VIP课程不过是个噱头’。”
据猎云网了解到,虽然一对一课程收费一到两千元每小时,但是老师的实际收入每小时仅在十几元到上百元不等。
“今年以来精锐销售经常开会加班至晚上十一二点,近期开会更是频繁。销售为了达成签单率,也会闭眼将一些入职没毕业的老师夸成专业的VIP教师,但这样一来也就导致后续的高退费率。”
对于精锐的较高学费,上海的王女士表示赞同。在她看来,精锐品牌大 、课件做得好、小组课氛围好,所以即使精锐的收费较高,且课程一直在涨价的情况下,她仍然报了课,但是没想到这么大的教育品牌竟然会停课。
“至慧学堂是语文和思维课,单科19800元一年, 双科35400元一年。小小地球是英语学科,从最早的14800元一年涨到16800元一年,小班10人以内,一年96课时,一节课2课时。我现在还有4万多的课程还没上。”王女士表示,停业前至慧学堂10月10日还在上课,且校区一直在正常招生。
唯一让她疑惑的地方在于此前,曾有部分家长表示6月申请的退费一直没有到账,在她看来,精锐的资金链问题也许在6月就开始初现端倪。“据我们家长现在不完全统计,小小地球一个校区起码上百人平均剩余学费都在1-2万元/人,至慧学堂在2-3万元/人,精锐一对一剩余的课时费平均每人应该在十多万元。”
针对当下屡有发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拒不退费以及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执行主任孟博律师对猎云网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校外培训机构关闭门店、不履行合同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家长有权解除合同。在此情形下,家长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校外培训机构退费并支付违约金。
若用人单位存在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问题,劳动者可以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并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依法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赔偿。”

债台高筑、高管出走,精锐早已内忧外患

成立于2008年的精锐教育,是一家主打中小学生和K12阶段的教育培训公司,曾获得五源资本、成为资本、贝恩资本、德晖资本投资,上市前融资金额累计超2.76亿美元,并于2018年3月18日,成功登陆纽交所。
然而在高歌猛进的10年后,其后的3年,精锐在发展上开始略显疲乏。退费难与欠薪背后,展露出的是精锐教育多年来积累的财务漏洞。
在10月7日张熙的朋友圈中,他更是直言“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和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特别是巨人的收购是我的滑铁卢”,可见巨人教育的收购及破产或成为了压死精锐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年10月,精锐教育联合第三方以约7亿元的金额共同收购巨人教育100%股权。2020年12月,精锐教育将其投资的巨人教育、巨人网校、天津华英等业务整合至“新巨人教育”,持股为10.89%。然而8个月后,巨人教育就宣布破产。
而彼时的精锐此前多次向巨人教育贷款,总额累计超过9亿元。收购加贷款累计超10亿元的资金无疑让精锐元气大伤。即使在2020年10月履行一次还款后,精锐教育向瑞银贷款余额还高达1.25亿美元。
而巨人教育还只是精锐多年来投资的其中一笔。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精锐自2016年以来一直对外保持投资收购动作,共进行了13笔投资收购交易,但目前这些投资表现平平。
公开资料显示,精锐教育有三项核心业务:精锐VIP、精锐少儿教育和精锐在线。财报显示,精锐VIP二季度净收入为7.35亿元,占总净收入比例为78.9%。然而,定位“高端辅导”的精锐VIP业务的学生人数已连续三个季度下降。
为了打造与“高端辅导”相符的学习环境,精锐教育强调持续装修学习中心,2020财年,与学习中心翻新成本相关的折旧和摊销费用就高达2亿元。截至2021年2月28日,精锐教育在36个城市拥有457个学习中心。
在收入逐年缩减、成本高居不下的现况下,截至2021年2月末,精锐教育资产负债率高达97.94%,接近于资不抵债的状态,主要包括银行贷款和学生预付学费。其中,截至2021年2月28日,精锐教育收取的客户预付学费余额为27.31亿元,总贷款为15.11亿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精锐有其自己的历史局限性,重一对一课程,但一对一毛利比较低。
“三年前上市,精锐教育手中有融资的钱以及预收的几十亿学费,让他当时感觉整个行业都在蓬勃发展。在这种景气的预期和乐观的心态促使下,做了很多投资并购,但这样对于资金的损耗非常大。去年疫情以及今年的政策,又一次对其手上的资金造成了冲击,对于现在的精锐来说,即便变卖资产补救也只是杯水车薪。”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精锐高管出走也成为了常态。
继精锐教育高级副总裁董祝秀和CFO李东离职后,2020年2月,负责幼儿教育的高级副总孟晓强和技术研发中心副总裁马牧原离职。今年以来,独立董事卫哲、精锐教育首席技术官史团伟、精锐教育CFO兼首席战略官左鸿刚、独立董事龚陟帜也相继辞职。
与此同时,据天眼查显示,创始人张熙自今年四月份以来,也陆续退出了多家精锐关联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等身份。

来源:天眼查
内部高管动荡、投资失利,外部双减政策下,精锐陷入转型困局。截至10月12日美股收盘,精锐教育股价收于0.4美元,距离历史高点已跌去97%,市值仅剩4亿人民币,已暂停交易。
2021年以来,教培行业遭遇大整顿,曾经的风口已逝,只剩下频发的欠薪、裁员、倒闭。而这一次,轮到精锐了吗?
(文中李月、吴迪皆为化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