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脱口秀还能玩出新花样吗?

娱乐硬糖 2021-11-25 21:16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如果说上一季《脱口秀大会》王勉的夺冠,是脱口秀新星的突围:温柔弹唱之中,突然抛出极具反差感的爆梗。那么今年周奇墨的登顶,则是脱口秀老炮的加冕:决赛时周老板把杨波、张博洋、王建国模仿个遍,技法纯熟令人赞叹。

 

老炮功力不减,新星崛起成长,脱口秀在李诞“人人都能讲5分钟”的卖力宣传下的确在综艺市场站稳了脚跟。纵观脱口秀综艺阵容,《吐槽大会》让明星褪去光环展露真实一面,《脱口秀大会》则以主题赛聚焦心理健康、职场等社会议题,完成对现代性的反思与解构。但在宏大命题建构中,观众或许并不容易看见普通的自己。

 

脱口秀的话题集中在年轻小众人群上,实际上缩窄了大众共鸣的范围。对此,我们不免想从脱口秀类综艺模式发问。除了《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中式脱口秀还能有怎样的创新表现形式?


 

“没关系,生活中谁不装?”上周日(11月21日)身穿旗袍的蔡明老师在《超Nice大会》的发言满是生活的烟火气。她以自己的着装现身说法:“看我今天这身,这都是衣柜里最休闲的了,再休闲就得婚纱了。”

 

在脱口秀形式日渐固定的当下,《超Nice大会》让快手达人和脱口秀演员跨圈层吐槽生活的小毛病,使节目有了对接更多大众情绪的可能,同时也抓住了中式脱口秀的新机遇。

 

 

快手让脱口秀模式拓新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既是模式上的也是生态上的。全新的话语空间,小而精的话题切入,幽默达观的价值传递,无一不和快手的平台内容契合。

 

装还是不装?这是个问题

 

《超Nice大会》是由快手出品、笑果文化承制的首档破壁解压脱口秀。节目聚焦讨论人们日常遇到的“小毛病”,如首期的“装”和第2期的“作”,直面生活痒点,以幽默传递社会思考。节目于11月21日起每周日晚8点在快手独播,各色快手达人和脱口秀演员同台battle,神仙打架别有一番精彩看点。

 

今年春节,快手做了《快手小年夜之耐撕大会》,聚焦在每位嘉宾撕掉自己身上的固有标签,接地气的内容表达和直播间自带的热闹PK氛围,积攒了一大批节目粉丝用户。这次升级归来的2.0版本《超Nice大会》在节目主题上做了更多日常化、群像化、生活化的升级。以生活里的“小毛病”作为切面,快手达人和脱口秀演员同台角逐,各自输出观点,既像好友吐槽又像非正式辩论。

 

首期《超Nice大会》快手达人与脱口秀演员来了次跨界吐槽,针对生活里“装”的小毛病从多种角度加以分析,妙语连珠让人印象深刻。

 

 

蔡明老师开门见山的指出,生活里装是一种常态,但不能打肿脸充胖子。她举例说小伙子明明挣5千但对家里说5万,家里真有事找你解决可咋办?

 

“表弟到那儿一看,哥这么大个经理搁门口发手牌。你这哪是大经理,就是一大堂经理。”还有什么都装懂的人,被她一个计谋就识破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剧情片《闲人马大姐》看过没?看了你就是装。

 

何广智因为面子问题不习惯拒绝店员买下衣服。不会表达真实想法,就只能承受掏钱的苦!“因为我是一个对衣服没有什么概念的人,但店员告诉我这个衣服贵就贵在它的概念。”同样的登机提醒,何广智觉得“头等舱的乘客何广智您乘坐的飞机就要起飞了”比“经济舱的乘客何广智”要有面儿多了。


 

因快手短剧《这个男主有点冷》走红的李梦然,靠着霸总晏少一角圈粉一片。演起霸总来他得心应手,在节目现场与杨笠甚至上演里一出情景偶像剧。但是,他透露刚拍剧“装”霸总,连衣服都是借的。挣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件西服,但是西裤却舍不得。“这大概就是男主有点冷的原因吧”,霸总现场自嘲。

 

《超Nice大会》让我们看到了“装”的众生相,为了面子强撑受伤的还是自己。田斌称为了立导师人设,只好在直播间背《静夜思》,看他皱眉就知道文化人不好当;杨笠分享自己妈妈买衣服的经历,论证“装富是要付出代价的”。刚开始还对老妈说随便买,一看衣服太贵笠姐脸色都变了;浩南虽然爱买单,但也会分场合。“我是能装,但我又不傻对吧?”


 

《超Nice大会》以“装”这样具有话题度的方式切入,给了观众一次审视小毛小病的机会。大家能理解为了面子适当修饰,但也反对不顾实际的硬装。在嘉宾身上,观众既可以看见自身也能照见他人。节目话题的普适性,注定了它更容易获得大众共鸣并形成社会关照。

 

神仙打架,脱口秀模式创新

 

在脱口秀综艺谱系中,无论是《吐槽大会》还是《脱口秀大会》,其实都是偏向脱口秀技能的。其参与的难度在于,脱口秀首先是一门技艺,其次才是吐槽话题的工具。


 

快手的《超Nice大会》在阵容选择上大胆地尝试了快手达人和专业脱口秀演员破壁正面battle,但如果只是PK专业脱口秀技艺的话,无异于以彼之长攻己之短,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快手做了很机智的选择。

 

在节目设计中,巧妙结合了强快手生态特色的直播间连麦PK模式,将脱口秀和直播PK有机融合,节目内容贯穿了1V1开麦、全员抢麦、趣味游戏惩罚等环节,并且利用了快手平台得天独厚的天然优势,竖屏直播综艺的实时性、参与感,让用户观看时得到十足的沉浸式感受。不得不说快手这个短视频平台,在长综内容领域的尝试迈出了不错的一步,在看似内卷到没有空间的脱口秀综艺中找到了快手独有的一席之地。

 

《超Nice大会》打破了传统脱口秀的瓶颈,借助了脱口秀的形式完成了自我模式的拓新。节目是一个讲真话的场域,鼓励多元开放式的表达。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竞技类脱口秀,重点放在比谁更口吐莲花妙语连珠。而是聚合快手达人和脱口秀演员的平台,提供表达观点和释放真我的机会,比谁更敢于向生活里的小毛病开炮,比谁更有勇气直面自我。

 

 

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即时反馈”,虽然我在台上坐着,但只要听你说得不对,立刻可以解开座位前的“封条”,等你说完就开一场1V1开麦battle。正是这样的设置,让每个嘉宾的后半段发言都有点“针对性”,点名道姓的吐槽,目的就是让你着急上火起来反击,比比谁更能卸下伪装,直面真实的自己。

 

浩南和何广智,无情地调侃对方的“炫车”和“时尚”,在彼此伪装的死穴上反复试探。李梦然和田斌,则像一次跨圈层对话,虽然他们平时可能连麦都很难连到一起。但李梦然调侃起田斌也是真刀真枪,火药味和直播间PK一点不差,毫不掩饰直揭老底:“一看何广智,我觉得我甚至有点帅。然后最后一看田斌,我这就是老天爷赏饭。”

 

 
《超Nice大会》独创的现场解封1V1开麦battle、全员抢麦吐槽等环节,建构了人人平等的话语空间,这也和快手作为大众平台的调性吻合。你吐槽我的小毛病,我也可以还施彼身,互相吐槽达成的是压力的释放、矛盾的和解以及直面自我的勇气。
 
全员抢麦环节,众人火力全开将现场的欢乐值加满。何广智吐槽杨笠,在综艺里表现的比平时温柔多了。但即使是这样,还是仅能相处一天。杨笠反击:“看到他在时尚的时候,你就会开始考虑一个哲学问题,存在真的就合理吗?”两人毫不客气的一来一回,把平时可能都没有认真思考过的“小毛病”摆在台面上正面面对,也让观众欢笑之余多了一层思考。
 
从脱口秀行业发展的前景看,《超Nice大会》为脱口秀走向大众拓宽了渠道,找到了更轻松明快的呈现方式。从《超Nice大会》的节目模式看,脱口秀作为一种综艺载体还能衍生出更丰富多元的玩法。
 
快手达人&脱口秀演员
破壁联动幽默如虎添翼
 
作为快手出品的首档快手达人综艺,《超Nice大会》阵容是由笑果脱口秀演员和快手达人联合组成,是双方头部资源的相互赋能。于快手而言,达人代表着一股新生力量,人设、故事、技术在小小的手机屏里打磨精炼。
 
 
快手2021磁力大会上,快手平台市场部平台内容营销中心负责人黄远方强调:“借用电商的‘人货场’概念,我们强调‘人梗场’,‘人’是最重要的核心,快手的创作者和主播来自五湖四海、五行八作;‘场’是我们不断生长的内容生态和流量场;‘梗’可以理解为快手独特的内容孵化氛围,如‘山东曹县666’、‘我是反诈民警老陈’,快手上每天都在生产在自传播上有极强生命力的‘梗’。“人梗场为快手坚持做精品内容提供了充分的支撑点。
 
但达人出圈并非易事,平台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壁垒,加上表达方式、热议话题的迥异,都成为达人从一个平台跨圈到另一个平台,甚至是走向大众视野的难点。
 
基于这个目的,《超Nice大会》试图为达人搭建起一个大众舞台,为达人创造更大的自我展示机会,通过脱口秀的表达方式,借着幽默吐槽成功出圈。
 
靠快手短剧《这个男主有点冷》走红的李梦然现场哭穷,买西装没买裤子、买摩托不会骑、给女孩买鞋对方走人的包袱都响了。当大多数观点反对装时,他自我剖析:“我想做谁,就按照那个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如果坚持下去,装着装着我会发现就算装不成别人,我也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李梦然。”
 
一顶草帽、一身长袍亮相的田斌,在快手里扮起“导师”来,身上却有一种秀才式的傲骨。节目中,他爽朗直接的笑成为了李诞和蔡明的关注点。“我第一次在脱口秀发现,令人发笑的是笑本身”,李诞点评。田斌吐槽何广智毫不嘴软,广智一段顺口溜开麦挑衅后,田斌话糙理不糙回击:“都是山东人,玩什么单押!”用自己的特色猝不及防戳中大家笑点。
 
 
在输出达人方面,《超Nice大会》所做的是桥梁工作,一方面挖掘丰富的达人资源,一方面融合了脱口秀的表达形式,消解外界不易理解的快手梗,成为助推达人出圈的枢纽。
 
近年来,快手一直在探索综艺内容的边界,虽然内容侧重点在知识分享、艺人微综、生活类解压脱口秀上各有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从社会话题切入,在嘉宾上圈层跨界,在价值传递上更普世化的综艺打法。
 
李梦然、田斌、王老六、天舒、四川可乐、老四等具备出圈潜力的快手达人,乘上了脱口秀的翅膀,他们精准地输出自身的观点和态度。利用平台资源,把这些内容外放成为更火爆、更精品、更有引领性的内容,正是快手在不断尝试的突破方向。
 
当快手达人被更多的人看到,当他们的观点引发更广泛圈层用户的共鸣,每一种生活才能真正被“拥抱”。在短视频与用户生活日益紧密联系的背景下,直播+短视频卡段的组合拳,有助于《超Nice大会》在快手实现传播闭环。竖屏看脱口秀的新体验更适应大众,短视频生态下的沉浸式综艺观看体验,正变得触手可及。
 
互联网用户对内容需求愈发精细化,脱口秀还能怎么做?是继续在竞技性上深耕,还是在大众化上拓展,快手用《超Nice大会》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在快手达人和脱口秀演员联袂的舞台上,大家说着脱口秀,讲的却是生活的大实话。
 
《超Nice大会》首期来了浩南、田斌、李梦然,在本周日(11月28日晚8点)的第二期节目里,观众还将看到快手达人四川可乐、谢广坤(唐鉴军)、贺某人、徐婕。好面子的谢广坤,应该是“作”的最佳影视形象代言人了。网络万象皆可吐槽的贺某人,不知道这次会在“一股‘作’气”的主题上如何发挥?
 
 
第二期和快手达人们同台Battle的笑果艺人是王建国,谐音梗看来是避免不了的。期待建国以独特的生活观察,好好吐槽下“作气”。飞行嘉宾则是汪苏泷,有了王勉打样,边唱边说脱口秀应该不难吧。

阅读往期热文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人民号 | 微博 |触电新闻|商业新知
虎嗅   |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 趣头条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