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前线将士们喜爱的烟酒都是啥牌子?哪个最抢手

军武次位面 2021-11-25 21:16
香烟和酒,是对越反击战时战士们最渴望的补给品

上世纪80年代前后,是一个充满新生朝气的全新时代,对于那个时代的“芳华”一代而言,对越自卫反击战就是抹不去的青春记忆。自战争开始后,无数全国各地的慰问品就相继被送达前线,不少在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的学生们还掀起了给战士们写信的风潮。
 

在不少文学或影视作品中,某些稚气未脱而又憧憬青涩爱情的小战士们将收到内地女大学生来信视为最幸福的事,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最受战士们欢迎的居然是香烟。此外,由于反击战本身的残酷以及战场环境特殊的影响,因此酒也成了一线官兵们十分盼望的补给品。
 
尽管在不少家庭看来,抽烟喝酒被视为不良嗜好,但在当年的反击战前线,烟酒却成了最能慰藉战士们心灵的“妙药”。所以对越反击战不但催生出大量感人至极的英雄事迹,也让不少国内烟酒品牌借此扬名。

壮行酒,在对越反击战中有了更大价值
 
为什么战场上各国的官兵们都有巨大烟瘾?
 
如今不少健康类节目主持人往往异口同声地表示,烟草中含有尼古丁等有害物质,它们甚至可能带来癌症隐患,进而严重影响健康和寿命。不仅如此,在一些军迷印象里,如果一个士兵在夜里抽烟就会让对方狙击手找到自己的位置,而如果对方具有热感应探测设备,就更可能因此让部队面对巨大危险。但根据调查显示,各国战争期间不但老兵抽烟率几乎接近百分百,而且不少原本曾发誓一辈子不抽烟的新兵进入部队后很快也染上了烟瘾。

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军人们的生命甚至会以分钟来计算,极端惨烈的场景往往成为家常便饭,前一秒还和自己聊天的战友弟兄,下一秒就可能成为血肉模糊甚至残缺不全的尸体。而自己的生命走向也同样由不得自己,甚至一个不经意间,自己就因一颗突如其来的子弹而与心心念念的家人天人永隔。

所以战场上的残酷又极大促进每一个战士的本能,即将身心能量发挥超越极限进而让自己和战友们安全活下去,所以每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紧绷,几乎得不到放松。
 
战斗间隙时,烟盒往往成为战士们写家书的信纸

战场地理环境如果较为特殊,自然也会让战士们产生空虚、惶恐和被抛弃的感觉,而热带雨林这种几乎看上去犹如洪荒时代的环境就更考验双方战士的耐受能力。太平洋战争中的所罗门战场以及后来的越南战场就曾让美军饱受其苦,在高温高湿度、暴雨频繁、热带疾病流行、蛇虫鼠蚁肆虐的密集植被包围下,一些美国大兵甚至因此精神失常,不是困倦萎靡就是对周围的一切都带有敌意,不少人甚至最后开枪自尽!而当年解放军对越反击战中,周遭的山林环境也是如此让人绝望。

▲击毙悍匪刘进荣时的士兵也叼着一根烟

别斯兰事件中,人质解救者在战斗中也要抽上一根
 
据研究,烟草尼古丁一旦进入人体,就会让血管收缩,神经也相对舒缓,进而让精神进入相对愉悦的状态,原本的紧张焦虑也会在一定时间内得到极大改善。而远离故乡的战士们平日里一旦空闲,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就会涌上心头,此时哪怕是无数次伴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也难以真正慰藉自己。

所以此时抽到后方支援的香烟,就犹如家乡的气息不经意浮现在眼前,进而排解寂寞和忧伤。此外香烟对于缓解伤员的伤痛,转移其注意力也有明显帮助,不少战争片中伤员的战友们给其点烟,道理就在于此。
 
这些香烟是对越反击战时一线的最爱,特别是大重九
 
早在解放前,香烟就成为国民党军内很受欢迎的补给品。在北伐战争中,国民烟公司就推出了前敌牌香烟,其烟盒上印着孙中山先生的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到抗战时期,中国福新烟公司又将前敌牌香烟宣传为国货产业爱国的招牌代表,最终奠定了其国民党军内特供烟的地位。九一八事变后,上海福昌烟公司又推出了风靡全国的九一八牌香烟,由此提醒官兵们勿忘国耻。解放战争中,解放军一线官兵甚至筹措了数百万包香烟发放到一线作战人员手中。

反击战期间,战士们抽的烟种类繁多
 
对越反击战中,战士们的香烟来源渠道包括后方家人寄送以及部队补给,所以香烟种类也十分繁多,其中历史较为悠久的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丰收(当时市价两分钱一包),电视剧《血色浪漫》中,北京大院干部子弟出身的战士们还会抽到中华等在今天也属于高端的香烟。同时,阿诗玛、白红梅、无嘴石林、平嘴春城等品牌也都在战场上出现过。云南省是国内烟草生产大省,也是反击战的直接后方,自然也承担了烟草支援的重任。
 
根据调查,有几种代表性香烟很受战士们欢迎,其中第一种就是产自云南玉溪的红塔山,这种烟有着很“劲道”的口感,在缓解疲劳方面效果显著。与红塔山同为红塔烟草公司产品的玉溪烟也曾供应到一线,但数量相对较少。第二种则是红河烟草公司的红河烟,这种烟的价格相对低廉,但力道同样很大,一些老兵烟民对其赞不绝口。第三种就是宝鸡卷烟厂1984年推出的金丝猴牌香烟,这种同样价格低廉的烟生产到上世纪90年代,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口感明显偏辣,没有接触过的人甚至抽一口就会感觉上头甚至发晕。

对参加过反击战的老兵而言,大重九香烟就是他们的青春记忆
 
然而自反击战到两山轮战结束的作战任务中,还要数大重九香烟最受欢迎。而这种烟的故事还要从1922年说起,当时云南第一家机制卷烟厂:亚细亚烟草公司为纪念1911年云南九月初九推翻清政府起义,最终将香烟命名为重九牌。抗战时期的滇军以及美国援华抗日的飞虎队飞行员们也都将重九牌香烟视为爱不释手的军需品。1982年,成立之初的云南烟草公司为支援反击战前线,特地将重九牌香烟的价格下调15%,并组建了慰问品支援组,不断将口感细腻且品质出色的大重九香烟送达战士们手中。
 
在战场上,大重九香烟可谓甲级烟,老山战斗结束后,所有参战人员都获得一条大重九香烟,而烟盒上都写着“赠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对参加过反击战的官兵而言,大重九香烟无疑代表了一段无法忘却的烽烟岁月,也是他们的芳华岁月记忆,直到多年后的战友聚会上,这种香烟都是必不可少的。而他们每每来到烈士陵园为牺牲的战友们扫墓时,也都会在对方坟前点燃几根大重九,以表示自己的哀思。

不少不抽烟不喝酒的女医护兵也因此对烟酒有了了解
 
由于对越反击战的残酷,不少战士们对香烟的依赖自然愈发强烈,有时一线的参战人员每人都要抽几盒。无数个夜晚,无数战士所在的猫耳洞里都会看到许多亮光,而他们为了避免因此引来越军的注意,都会在允许抽烟时用废弃的罐头盒挡住香烟点燃后的亮光。不少官兵回忆,自己此前因抽烟而引发家人的不满,但当自己抵达前线后,家人们寄给自己的包裹内却总少不了各色香烟,每当此时,战士们都不禁感动落泪。此外,那些女医护兵面对身负重伤甚至肢体残疾的伤员时,也总会点燃香烟后送到对方口中,不少女战士也因此对上述品牌香烟的口感逐渐十分熟悉。
 
好酒也很受官兵的欢迎
 
超过定量的酒精不但会对内脏机能产生坏影响,而且还会影响人的肢体/意识反应效率,最终导致一系列事故和案件。正常情况下,部队内必然会严格管控饮酒问题。但到了战场时,情况则有所不同,残酷的战场往往会让不少战士们出于人类本能而出现极大的恐惧感,哪怕这些战士在训练中表现出色而且战前士气高昂。客观而言,战场上敌我双方的每个参战者都会被特殊的恐惧包围,而如果他们在必要时刻得到一定酒精刺激,迅速分泌的肾上腺激素至少会在短时间内激发其意志,甚至会使其如变了个人似的勇敢战斗。

在湿气严重的反击战前线,酒也是不可或缺的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部队官兵对美酒的渴望几乎不亚于对香烟,素有“战斗民族”称号的俄罗斯就是最典型代表,由于国土多半处于高寒区域,所以俄军很快发现酒不但具有暖身的作用,还能和粮食一样提供营养和热能,甚至还能清洁伤口,所以伏特加这样的烈酒自然也被视为宝贵的军需品。尽管沙俄以及后来的苏联都曾多次发出所谓禁酒令,但部队基层的强烈不满以及卫国战争残酷的环境却还是让这些禁令不了了之。
 

在中国,征战前大碗喝酒壮行的场景也很常见,壮行酒有着博好彩头预祝胜利的含义,但有时也意味着悲壮时刻即将到来。抗战时的正面战场上,中国军队经常组织敢死队在夜间突袭日军,而敢死队员们都会一口闷掉一大碗白酒后向家乡方向磕头,告慰再也无法见到的老父母。而中苏对峙时,解放军不少部队在高度战备之余,还储备了不少好酒,但他们都知道如果到了大家集体喝完这些平日里几乎没喝过的好酒时,就到了他们直面北方钢铁洪流的决死时刻了,正所谓喝干这碗家乡的酒,壮士一去不复返。

喝完壮行酒,他们这一去,很多人都没有回来
 
壮行酒,只问口感,不问品牌
 
反击战打响时,不少参战部队内新兵的比例很高,敌我双方往往就在山高林密的环境中展开残酷的短兵相接,一些初历战火的新兵往往难以适应过来,甚至因残酷的一幕幕而极端反胃吃不下饭。在这种情况面前,适量的酒不但有助于他们渡过艰难的最初适应阶段,也会让他们在战胜自我的过程中补充必要的影响。对一些深入敌后执行特殊任务的老兵而言,一碗好酒不但代表壮行,还有其他意义,因为他们往往还要接触边民获取越军信息,由于边民往往酒量很大,所以通过一起痛饮,自然可以拉近关系。

在猫耳洞中,环境恶劣到了极点
 
反击战的环境,也导致酒成了重要物资。尽管战场地处热带/亚热带区域,但夜里气温还是明显降低,那种透彻骨髓的凉与白天的酷热形成鲜明对比,而且山林中湿气很重,与昼夜强烈的温差结合起来,必然会让人很不舒服。由于双方都不能随意活动,热量保持也就成了很大问题。而战士们在两山轮战时长期驻守在潮湿狭窄、空气污浊的“猫耳洞”内,固然需要自身坚定的意志,但也同样需要白酒这种能量来源。更重要的是,猫耳洞内甚至还经常有毒蛇、老鼠以及其他热带虫豸出没,而酒精对于驱散此类有害生物,同样有独特效果。
 
常年来,国内对于反击战时战士们喝什么酒存在多种说法,有媒体报道称1986年蓝剑行动前,解放军47军专门买光了文山州所有的茅台酒,专门提供给该军139师5连这支担任突击拔点任务的尖刀部队;1984年老山主峰的收复战中,一位素以酒量著称的副营长亲自率领侦察分队一马当先,而他的水壶里装满老白干,每打下一处敌阵地,他就灌一口,由此留下所谓“醉打老山”的故事;而素有“老山头号狙击手”的向小平在转移到205号猫耳洞时,这里的战士们则拿出珍藏许久的半瓶白兰地款待他。
 
客观而言,当时的中国经济条件依旧不足,而战士们多半家境相对贫困,加上部队严格的纪律,所以他们平日里自然没有太多机会喝酒,即使后来能品尝到多种好酒时,只怕也难以察觉不同品牌的口感差别,一些条件限制的部队在主攻前甚至只能给战士们发放当地自产的苞谷酒(老山清)。

当时国内各大酒厂,也都竭尽所能将自己的招牌产品支援到前线战士们手中,所以无论是茅台、五粮液、汾酒,还是一些平民化的其他酒,都是战士们难以忘却的战场记忆,毕竟到了前线,辛辣的口感和酒精的刺激,是这些不同品牌的酒共同的特性。当然,在反击战烈士陵园祭奠活动中,最常见的还是著名的茅台酒。
 
老兵们如今祭奠战友时,总不忘摆上白酒和香烟
 
相比于那些感人至极的战斗故事、英雄人物而言,因对越反击战而闻名的烟酒品牌无疑属于相对冷门的信息,然而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普通事物,却让当年无数反击战的战士们得到莫大满足。时至今日,回味那些著名烟酒在反击战中的故事,也必将会给人一种别样的时代回味。

🧧🧧🧧手快有,手慢无

兄弟们要抓紧啊!!!


扫码即可预约团购,内含福利和抽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