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一周年:香港、多伦多、上海中产生活观察报告

哈哈哈哈哈哈哈 2021-11-25 21:39
今天是感恩节,突然回想起来,从多伦多回国已经一年了。以前在香港的时候,每逢岁末年初,经常看见一些拿完或者没拿完bonus的兄弟姐妹洋洋洒洒在社交网络写一篇推送离开香港回到北上广深,内容类似那种港岛别为我哭泣的心灵疙瘩汤。
多伦多算是香港土著们向往的移民天堂。我在三个地方都算住过一段时间了,想写一点没有任何鸡汤的生活观察,也给之后想变动城市的兄弟姐妹们一点参考。

如果不是当时多伦多和香港那么严重的疫情,我从多伦多回国首选的应该还是香港,但是我在香港隔离期间疫情一下子就严重了,我太想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了,于是又隔离了一次来了上海。隔离的生活实在不行再经历一次了,于是想说开关了回香港,结果被港府晃点了一年。


普通人的生活尊严:多伦多>香港>上海

这一点放在最前面,这是我最近感受比较深刻的一点。在北美基本蓝领也可以有尊严地活着,在市中心的午餐时间,蓝领工人和金融民工一起排队买吃的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香港虽然蓝领工资也挺高的,甚至超过了一些中环上班的白领,但是你很难在除了茶餐厅以外的地方,看见蓝领和白领一起吃饭。
不过香港只要你想,基本有钱就可以享受好的服务,比如医疗。有钱就可以看好的医生,约好也不会排队。

上海不一样,最近我在公立医院看过几次医生,挂的都是最贵的600块的特需号,中间做检查的流程都是一样和普通号排队。就拿B超检查来说,作为病人的心情已经很焦虑了,男医生一边检查一边毫不顾忌地和旁边的女医生讲论文,评职称,以及医院的权斗。我中间问了几次问题,医生完全不理会。直到我放大音量,医生才勉强回答了我几句。
中间b超拖了太久,拿去给医生看的时候,医生已经快下班了,对我也是非常不耐烦,600块只得到了一分钟看诊。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经历过最贵体验最差的billing hour。
假如这个是特例的话,另外一次挂的另一个医生600块的特需号,预约时间是毫无意义的,我没吃早饭就到了,依然是等叫号,叫号叫了一上午又变成在医生门口,类似幼稚园那种,谁先抢到前面一点的位置,谁就能先看。

虽然觉得气愤,但是也没有办法,也不敢投诉,因为还要再去看的,作为患者等于完全是拿捏在医生手上了,毫无尊严可言。中间也试过去比较知名的私立看,私立医生很直白地告诉我,他们这里只能看普通的,疑难杂症还是要去公立。

这一点可能是我近期感受比较深刻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方面的体会。


娱乐生活&安全感:上海>香港>多伦多

这一点是我下定决心逃离多伦多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吧,另一方面是真的没啥娱乐。我在多伦多叫uber的时候叫到过一辆玛莎拉蒂,特别震惊,我问司机为啥开着玛莎拉蒂做uber,司机也是一个新移民,说生活太无聊了,给我吐槽了半天多伦多太闷了。
当时在多伦多除了和一帮朋友打德州日常基本没啥娱乐了,电影院的爆米花也贼难吃,电影院门口的抓娃娃机一次要2刀。
而且太没有安全感了,难民入室抢劫,黑人打杀抢的,每天都有,就我住的公寓后面,每个月都发生一次黑人打杀抢事件,有次发生时间和我前后脚,对于我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来说,真的很后怕。
上海和香港的安全感比多伦多真的高非常多,但是香港没有内地的大数据,在疫情时期还有破案效率上其实低很多。香港大部分人是反大数据的,只能说有好也有不好,看在什么时候。
生活娱乐上当然上海多一点,喜欢热闹的话可能上海比香港选择多一点。

物质生活:香港>上海>多伦多

香港经常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房价贵,但是香港对于普通金融狗来说,存个几年钱,想买一套房上车其实很容易,因为香港首付低,利率不高。经常有那种什么做护士五年,每天吃泡面终于上车的新闻
但是上海的话,基本上都是需要两个家庭的支持,普通上班族靠自己买房,真的非常非常困难。
多伦多房价现在华人越来越多,要想住的体面还是蛮花钱的。
而且多伦多买菜吃饭什么的真的太贵了,我刚刚回上海的时候,早餐点了一个rmb 10块的小馄饨,我觉得幸福感爆棚。
10块在香港只能做一次过海地铁。


不过北上广深真的太卷了,作为一个literally从小卷别人到大的人,现在回来,都会觉得,jesus,是小时候那帮课间都在写作业的人全部长大了活在我身边了吗。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那种平时在社交媒体上营造出一种不经意不费力的奢华生活的博主,居然半夜11点还在直播卖货。
不是一天,连续好几天。
我第一次在睡前看见他在直播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oh my holy,真的有必要这么卷吗?还有这么努力的一个状态还怎么trust粉丝自己毫不费力的品质生活?

还有一个朋友从香港转到上海工作的,都是投行工作,不是那种特别一线的投行,他在香港一年加班的时候大概也就1/5吧,到了上海之后基本每天都在加班到11.12点,不加班的时候在陪客户喝酒。香港每年加bonus到手差不多有100w这样,在上海每年到手只有40w这样附送一块老板画的饼。

多伦多的话,基本就是养老了。华人进一线投行前台基本不可能,后台每天4点下班。贫富差距也很小,一年10w加币,折合50w人民币这样,算是很高薪了。


不过在多伦多念书这段期间认识的人都算蛮有特点的,比如某女明星的经纪人,还有38岁单身逃离家里催婚的女生,还有刚刚怀孕就被老公要离婚,生下孩子就来念书的单亲妈妈,还有那种长得很漂亮,在国内过得不如意,想出国改变命运的,还有那种夫妻都是国内名校毕业的,单纯想给小孩一个不那么卷的未来的。
感觉对很多华人来说,还是把留学/移民视为改变命运的一个出口。不过我想说的是,能改变命运的人,大约总能抓住一些机会改变命运的。不能改变命运的人,到哪里也改变不了命运。

就像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一样,也没有一个城市是完美的,重要的是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就如同在马料水念书的时候,第一节accounting课,professor教我们的是,life is a trade-off。

你可能还想看:

小白富美和金融男结婚后的私生活烦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