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的七年之痒

电动星球News 2021-11-25 21:53

关注并标星电动星球News

每天打卡阅读

更深刻理解汽车产业变革

————————

产品:电动星球News
作者:蟹老板本人


今天是蔚来七周年的日子。

早些天,蔚来在官方 App 发布了一个活动贴,说在这个周期内,他们家各地的 NIO HOUSE 都会举办庆祝类的用户活动。

三天前,抵达阳朔的那天下午,我突然想到这个帖子,然后想到一个词:七年之痒。

和你们一样,我也很好奇,蔚来是否有七年之痒?

毕竟,在这个当口,蔚来已经成为一家在中国、在智能制造领域、在未来十年不可回避的公司。

而潜藏在「七年之痒」背后的,则是蔚来算不算成功,以及还能不能成功的疑问?


一念兴起,我干脆列了一个提纲(如下),抛给包括蔚来车主、员工,其他品牌,譬如比亚迪、小鹏、特斯拉、沃尔沃等的员工和车主们。

1、你认为蔚来有没有七年之痒?如果有,是什么?说一个感受最深的。
2、过去七年,蔚来做对了什么?什么不对?
3、怎么看接下来的蔚来?它的挑战、机遇和主要竞争者是谁?

有些人拒绝了,认为不合适。最终收集到的回答,汇聚成了今天的文章。


接下来,文章会尽量实录他们的说法。但也做了些删减,以避免文章冗长。至于一些个人感受,也在这里提前说说。

首先,每一个人看蔚来,看到的都是切面而不是全貌,无论是褒扬的,还是贬损的,某种意义上都「片面之词」。这是首先强调下。

其次,很有意思的是,外部看蔚来,也就是其他品牌的员工、车主们看蔚来,更多是肯定,普遍认为蔚来的「敌人」是BBA、特斯拉或者苹果,而不是「小理」,关键点则落在了产品上,譬如接下来 NIODAY 发布的车型有无竞争力,价格能否实现下探等等;内部看蔚来,包括员工和车主,除了肯定,往往会多提出建议,甚至批评,除了产品,还会涉及到内部的组织架构、价值观渗透、初心是否仍在等等。

也就是,蔚来的车主们往往会用「吐槽」来给蔚来庆生。

最后,采访结束后,我又想到又一个词:「七年之养」。

这个「七年之养」,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是蔚来与用户的互动。在互动中,蔚来与它的车主们一起养成了这家企业。

在采访时,我并不诧异车主们对蔚来的熟悉,包括人、组织、架构、产品等等。

很早之前我就发文说,这样的体系下,蔚来的车主将成为它的监督者。这种来自车主因为熟悉而产生的监督,会让蔚来保持着极高的活跃度,但同样也会让蔚来面临巨大的压力。


第二层,则是蔚来与外界的互动。通过产品、通过服务,通过李斌、秦力洪等人对外的发言、通过它的用户们对外的主动宣扬,「用户企业」这四个字正成为时尚、成为主流。

这让让蔚来一定意义上拥有了「社交货币」的属性,有点类似此前苹果的 iPhone 3S、iPhone4。这在汽车产业是一个巨大的、成功的「品类」、「概念」建立,并引发各家车企对「用户企业」的解读和追随。

不啰嗦了,我们直接进入长文环节,接近一万字,大家也可以拉到文章最后看我的后记啰嗦。

部分受访人要求匿名,这里先行说明。

以下,Enjoy!


一、七年之痒


蔚来有没有七年之痒?我们从外到内一点点来看。

1、先说匿名的,其他品牌从业人员的看法。

来自 B 车企的章锐(化名)表示,任何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有所谓的「痒」。

七年时间,蔚来已经是一家没法被看低的智能汽车企业。或者说,它的最大价值,就是捅破了中国自主品牌的向上天花板,至少是在价格上。

蔚来的「痒点」,就是无论自身定位,还是外界看来的四个字:用户企业。

而在任职某豪华品牌的黄伟(化名)看来,七年之痒是体系之痒,从高光诞生,到命悬一线,再到容光焕发,这里有一帮牛人在一直坚持原则并对NIO做出了重要贡献……

NIO 这么快发育有天时地利人和,当然其中去了NIO 最后又离开了NIO 的人中,有很多不错的人才,他们(我所了解的)不是不认可企业价值观,而是组织内部的不和谐,没有相对清晰的组织/团队的分工和协助,很多的浪费(或者用现在的比喻-冗余)。而这些还不算糟糕,更大的问题是很多人,实际没法发挥出来,或许是老人建立的「规矩」或者有些还没到时候去思考。

另一家领先国内品牌的中层干部许飞(化名)则说,目前来看蔚来有了七年之痒的势头,面对逐渐增多的用户大盘,服务质量和运营上如何持之以恒的保持?供应商配套体系和创新能力的保持将面临挑战。

也就是说,许飞认为,蔚来之痒是来自它的增长,痒点则是它需要证明有应对增长的能力。


2、其他品牌车主

极氪意向车主贺老师告诉我们,他觉得蔚来上升空间还很多,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无论是2.0平台的各种新车型,还是新一代换电站的铺设,都是令人期待的。

「从我对蔚来的印象来说,是有一个7年之痒这样一个东西存在,就从最近这几个月的销量来说,也能看得出来。」岚图车主张玉函则这样说。

张玉函表示,蔚来在他印象当中车一直是很好,但定价和受众都是比较高端的那种,可能品牌调性就是这样。「但是这样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它的车的售价是比较高的,没有办法做到那种普世大众的级别。

因此,他认为,价格会是制约蔚来发展的一个点。「就是说已经发展到这里,如果说再不突破可能就会让之后的路会越来越难走。


3、蔚来内部声音

先来看看蔚来员工、我的老朋友陈越(化名)的看法。

陈越觉得可以换一个词,七年之「养」会更准确(开头的个人感受,部分起因于此。

在他看来,七年的光景,蔚来培养的用户养成了企业。但最近养成这个词被提及的少了,在用户基数不断扩大的同时,双向的「养分」是不是跟上了?如何让新老车主逐渐弥合,继续更好的「养」下去。2024十周年的时候回望今日,是「痒」还是「养」?这是蔚来作为用户企业领先者,会给出的答案。

蔚来老员工飞哥(化名)则说,首先七年之痒是肯定存在的!因为蔚来已经从一个千人公司变成了万人公司。

他最深的感受,是大公司病会有一点儿,但他也经常跟同事说,这已经是行业里最好的状态了。

他个人比较感受深或者纠结的,则是新人对于文化和模式的理解。因为,蔚来确实是一个标准的创始人驱动的公司,但是全社会都非常熟悉和习惯了职业经理人的作业模式,这两种文化的冲击会很强,因为新人越来越多,都是职业经理人,尤其 2018-2019 走掉了很多老人。

另一位资深员工刘锋(化名)则认为随着蔚来阶段性的成功,「保守」成为了「七年之痒」。

刘锋说他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一点,并在产品层面体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甚至一度让他怀疑蔚来再也拿不出任何足够有创新和领先的产品和体验。

他甚至认为,今天的蔚来做不出「换电」,一定会因为「安全问题」被毙掉。

刘锋有点爱之深责之切,他最后说,蔚来目前仍然没多少竞品,「但凡拍脑袋的多开开车,蔚来就还有救。」

蔚来的中层李伟(化名)则认为,对于每一个公司来说,「痒」从来就不会停止。

在他看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蔚来,迎来了新的增长期和扩张期,多品牌、多车型策略怎么更好的落地?研发的效率怎么提升?各个组织之间怎么加速融合,这些,都是蔚来在它第七年开始,需要去挠的痒。



4、蔚来车主

蔚来西安车友会会长孟尧说他感觉还好,因为提车三年多整个用车体验还是不错的。「要说有一点点,那可能就是 70kwh电池的续航,这个续航确实有一点点的,其他的我觉得都很满意。」

合肥车友会秘书长@Leo 则直言,蔚来不仅有七年之痒,还会有八年之痒,会越来越痒。因为蔚来一直想做一家出行公司,而不是一家科技公司或者一家互联网公司,或者一家传统车企,它都不是。

但在这种情况下,随着车越卖越多的时候,它的服务会下行,「就是它自己定的那个标杆」。但是其他的车企的服务在上行,所以这种明显的差异化的东西就逐渐不能成为它的优势了。

「就包括粉丝经济,其实这个东西它的高和低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另一名蔚来车主于圣涵则告诉我们,有,但也不完全有。最关键在于,市场留给新势力完善产品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但 ET7 之前画的很多饼都没有实现(广州车展上的展车竟然换回老中控屏)。

「蔚来不能再按照创 8 交付时的半成品来凑活.....当然了,蔚来也不是当年的蔚来了,我还是相信斌哥能实现之前吹过的牛逼的。」

谈到产品力,碳粉群主@电池不胖 则有更多话要说。@电池不胖 说,这个痒,必然就是软件之痒。「人家的车机团队都在跑,蔚来的车机团队在走。

他感受最深的就是 18 年到现在,地图导航功能、目的剩余续航、沿途充换电规划等进步都不大。

他眼中的蔚来是有点纠结的。因为虽然软件有种种的不好,但他又觉得蔚来的 UI 和车内车外这些地方美的设计还是非常棒,可以说是电动车的前三吧。而且品牌已经立足了。「说是国内电动汽车第一豪华品牌,那就是蔚来,它已经立住了。


我们又问了一位著名的蔚来车主@@hellopbs 怎么看?

@hellopbs 通过语音回复了我们,大致意思是蔚来现在既不是一个创业公司,也不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公司,但大家已经按照一个七年的成熟公司的方式来看待蔚来,要求它「必须要面面俱到,所有的东西都要做的完善,别人才觉得你是发挥出了你应有的水平。」

蔚来现在「痒」可能就来于此,「其实七年之痒,就是从公司自身以及外界对它的要求、看法来讲,都是处在那么一个过渡期的阶段。大家期望值高了,但是你自己的能力其实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所以就可能会出现一个期望和实际脱节的情况。


二、对与错


依然按照之前的顺序走。

1、其他品牌从业人员看法

章锐(化名)说,过去七年,蔚来做到了自主品牌有史以来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用户企业),并成为了一些新品牌争相学习效仿的点,「蔚来的车主们对于蔚来而言,可以说更像是比产品和技术本身更扎实的基础底座,这也是一枚硬币的另一面,如何把控用户需求、体验与企业发展方向的统一,正是蔚来接下来将面临的挑战。」

但正所谓「用户企业」标签越高亮,所以其他的标签诸如「技术」、「智能」等则在此之下黯然失色

章锐说,造车是一场长跑,一招鲜固然能够起势强劲,一时间基底扎实,但未必能够吃遍天。

与章锐的说法相同又不同的是,黄伟认为蔚来做对了「坚持」,更确切地说是对「用户理念」的大坚持,「在困难时候没对服务和信念打折,没对服务NIO的员工开刀,没对信念失去定力。」这些一起经历过大风大雨的所有员工,再回过来看 NIO的不易发展,应该是更自信,更加笃信了自己的价值和公司的发展,从而从群众根基里更好形成了一个思想,一个目标。

因此黄伟认为,蔚来需要思考的是,在七年这个时间点上,企业真正进入到下一阶段,整体外部大环境也发生了剧变的时候,当竞争者越来越多,在大战真正打响的时候,「短板如何在还剩下不多的窗口期补上。平衡的走,才能走得更远。」


在某高端品牌任职的赵宙(化名)则说,虽然在过程中有很多起伏,但是李斌始终坚信用户的价值,即便在2019年最惨的时候,也没有将资源从用户满意度上转移。在高压下保持战略不变形是最难的。这也是蔚来做对的事情。

那什么不对?他说,血脉膨胀式的企业节奏,有钱的时候疯狂扩张,没钱的时候极具压缩。蔚来从第一轮极限测试中活了出来,但是未来依然还有别的极限测试。

比如:产品线的扩张是否还能带来销量的叠加效应而不是蚕食效应。


2、其他品牌车主。

极氪意向车主贺老师说,「开个玩笑,自从某某闭嘴之后,企业越来越步入正轨了。」

他认为,蔚来少说话、多做事是对的。他个人比较期待蔚来2.0平台产品和全国更多的换电站铺设。「这里吐槽一下理想国际大厦的1.0换电站、这边这么多车主,能不能多增加些换电站呀。」

「我觉得他的服务是做的非常对的,他做到了一个国企的标杆的这么层次,他可以说做到了在国内车企里边是服务最好的一家企业,包括它的用户的粘合度都是非常高的,我觉得这个是它的优点。」岚图车主张玉函则说。

至于缺点,那还是说成本的问题。

张玉函认为,这个成本不只是消费者的问题,而且还有车企的成本问题。蔚来辛辛苦苦推出了换电,推动了国家的政策改变。

「但是这一项目,我觉着未来10-20年都不会看到很大成效,这个方向很难走。谁能保证未来能活再活一个7年,或者说两个7年?谁都没办法保证,而且我也觉着失败的概率还挺高。



3、蔚来内部声音

做对了什么?一定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用户为本的这条跑道,马拉松刚起跑,比拼的不会是花样,是坚韧和毅力。」陈越说。

如果有不对,那就是 19 年极度困境时造成的被动的部分研发停滞。现在新产品发布前的信息「空窗期」和用户对于软硬件的吐槽,「多是那个年月埋下的根儿,现在嚼起来苦了。

他认为所谓的「误解」,多是源于信息的不对等,再加上用户的期待,几种元素叠加,造成了现在一种很复杂很微妙的内外部声音的环境。但他也相信接下来的 NIODay 和伴随而来的明年交付的三款新平台产品,能有很多的改善。

飞哥则快速回答了我们的问题:「我觉得蔚来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没有不对的,到目前为止。」只不过很多都是大的方向和模式是对的,但是具体的细节很多其实做的都不好。

他说他经常举例子,如果单就很多具体的事情,他们都不如合资品牌甚至传统自主品牌做的好,但是蔚来的方向和模式对了,所以蔚来都显得很牛逼。


尖锐的刘锋在这一点上,与飞哥看法类似。

刘锋说,宏观层面一切都对,掩盖了所有执行落地时的乏力与不足。

产品层面,内外饰设计优秀,选对了目标价格区间;体系层面,补能与服务体系更是蔚来目前最强也最难被撼动的护城河,即便 800V 也没法对换电造成多大影响。

「但越发紧张的用户阶级矛盾,压根没人看的 APP 首页,没有任何向往感和用户思维的传播内容,都说明一切并没有那么美好。」

入职不到一年的陈东(化名)则提出一个很值得思考的观察,蔚来的学费交的太贵了。

他说,在坚持「用户企业」这一点上,蔚来做对了。今天可以看到,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标榜智能标签的新势力,在用户和服务上,都在全面学习和对标蔚来。

更大的对,则是李斌在商业创新上的思考和坚持,无论是换电、还是 BAAS,还有正在布局的一些事情。

「技术和研发的竞争是一个维度,而商业的竞争是一个更大的维度,这一点,蔚来做得没有问题。」

如果说有什么不对,他觉得还是在一些关键管理岗位的人员布局上吧。其实每一家公司在这个方面都交过学费,「但蔚来的学费,太贵了。而且,蔚来每一次的觉醒,都过于沉重。」


4、蔚来的车主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Leo 的回复非常尖锐。

@Leo 说他觉得蔚来这个车企跟他的创始人的风格其实是很像的,就是李斌,是一个各方面都特别好的人。

但是他觉得在这个社会里面,可能大家会记住,「像马斯克,想乔布斯,像这样子特别尖锐的人。他们在这一块儿特别长,特别凶,特别厉害。」

而他相信,做一个好人比做一个很尖锐的人或者厉害的人要容易,所以蔚来容易在后续的过程中被其他企业模仿。但相反来讲,特斯拉、苹果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模仿。

「蔚来做对了的,就是它的服务,它的这种服务其实不可替代,也无法复制。」与@Leo 不同,孟尧却认为蔚来很多东西不可复制,尤其是服务。

至于不对,则是蔚来应该尽快推出一个新的、或者说是性价比更高的车型。「接下来的蔚来,我觉得应该还会发展得非常好。」

年轻的于圣涵在谈及蔚来什么不对时则说,「蔚来不应该卖掉 FE 车队,因为这是我对蔚来曾经的信仰,信仰它曾经与一众超跑比肩。」


在问到对与不对时,@hellopbs 先吐槽了。

他觉得蔚来在整个公司的管理、用户的运营服务上,在过去一年都发生了许多争议的事情。给人感觉好像还是在灭火的阶段,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制度。

譬如,OS 3.0.5,这么大的一个影响体验的升级,不安排领航团,反而是后面 3.0.7 的回滚,还要安排领航团去测试。

接着吐槽的还有在服务上出现了「爱哭的孩子就有奶喝」的问题,这也是他对蔚来现在不太满意的地方。

至于做对了什么?

@hellopbs 认为首先是换电基础设施建设,因为从产品层面来看,还是能找到一些蔚来的替代品。传统车企对驾控和细节的把握还是要高于蔚来。「以后再换车,选蔚来就是因为被换电绑定了。」

第二个对的,则是还是花了一些大价钱去养了一些科学家,去做一些表面看起来短期没有用的一些积累,这样的话可能会形成以后更深的这种技术壁垒,而不是说仅仅去解决一些体验的问题、一些bug的问题。

「我觉得它在引入,譬如什么哪哪博士啊,不是特别熟啊,但是听说了,我觉得这件事儿上是对的。」



三、蔚来的未来

也就是蔚来的挑战、机遇和主要竞争者是谁?

文章已经很冗长了,这里尽量简化。


1、其他品牌从业人员

在谈及这个问题时,黄伟认为蔚来挑战来自它自己。

目前看作为头部新能源新势力,蔚来在跟自己比赛——产品出新的速度,AD能力,还有就是成本控制、何时盈利是管理层要思考的。

他认为,就目前看,30万以下的都不是NIO的竞品,高合或许能冲击一下NIO,但是传统豪华的电动车不会构成正面的冲击。

黄伟特别提及到,NIO的用户运营和服务已经被大家学习,当软实力大家在补强的同时,NIO 自己如何更上一个台阶是新的发力点,NIO的规模化效应,是未来支撑覆盖打击 20 万市场的机会。发展副品牌的车型,同时把通用性做好,把 NIO 的成本通过规模效应拉低是一个机会。

「压力明显」则是许飞给出的判断。

许飞说车主逐渐增多后,如何继续保持用户运营水平,如何继续保持他们的服务质量是一个挑战,维持高质量服务所带来的运用成本也是一个挑战。

许飞还认为,蔚来没有非常核心的技术,而且技术上投入产出比较低,也是非常容易受限的点。蔚来的机遇也是有的,比如说之前合肥市政府提供给他们相当大的支持,又比如说他们独树一帜的服务至上以及用户圈层在目前的车企里面很是突出。

总之,「未来的竞争对手很多,除了造车新势力小鹏、极氪外,特斯拉大规模上量的挑战也会很明显,同时明年比亚迪也会推出高端车型,蔚来自己明年只有两款新车规划,压力明显。

曾经在蔚来待过的赵宙则说,蔚来接下来的挑战真的是海外扩张,因为欧洲并不喜欢大车,而且美国有很严格的法规,加上国际形势的问题。


2、其他品牌车主

贺老师说,他看到目前蔚来的配套设施建设都在稳固推进,成果也不错,希望紧跟国家号召、抓紧机遇更上一层楼吧。「总之,有钱真好。」

至于主要竞争者,那就是走快充路线的对手们。「800V架构PPT看着很心动(目前新能源还没有不心动的PPT),个人感觉对配套设施要求也很高,初期投入一定也不低。」

张玉函则说蔚来的竞争者一直都是 BBA 或者一二线的豪华品牌,不是小鹏也不是理想,也不是岚图和极氪。

因为只有蔚来是真正做到了高端,只有蔚来真正的把它的品牌形象树立到那种特别高的高端的标准。而挑战主要来自换电模式。

在张玉函看来,如果没有换电,蔚来其实跟岚图的纯电版没有根本性区别,但是它的换电什么时候能真正普及开?


3、蔚来的员工

陈越认为,蔚来接下来的重头还是用户和产品。

「两只拳头都要硬,产品好用户腰杆硬,涟漪效应好,销产量就好,如此的良性循环是跑起来的必须熟练动作。」

挑战则来来自日渐增多的用户带来的社区运营的变化和应对,如何在坚持初心的基础上,有迭代有提升。

陈越说,软硬件实力的提升,与市场定位匹配的全球领先的软硬件实力是大家都期盼的。机遇也会随着保有量的增长,带来更多的产品创新和迭代的需求,进入这种甜蜜的正向循环。

他认为因为品牌定位的原因,主要竞争者还是蔚来自己和想去侵入与转化的传统豪华车市场里的老几位,但是新能源新势力的崛起,表现出来的软硬件能力也是需要蔚来正视并学习反思和尊重的。

「挑战其实就还是融合,人和人、团队和团队、国家和国家。」飞哥则说,斌哥在2016年就说这是最大的挑战,他觉得现在依然是,甚至更大,因为现在公司更大了。蔚来要坚持做好自己,就按既定的动作做,不要跑偏,肯定行。「按2019年斌哥说的,即使蔚来不行,也会有人按蔚来的做法行的。」


李伟则觉得,从第七年开始的蔚来,才是一个全面的、成年的蔚来。

挑战也好,机遇也罢,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视角看到的是不一样。但是他尝试从内部和外部综合来看,「觉得接下来蔚来的发力,会让所有人侧目。无论是产品还是市场、销售,会迎来一个爆发。

李伟说,挑战还是在研发效率,包含多个方面,人、技术规划、协同、少踩坑,这些都决定了效率,蔚来的挑战在于不是效率低,而是如何做到效率超越友商们,这是所有人对他的期待和要求。

至于主要竞争者,他认为当然还是 Tesla,如果苹果造车正式公开的话,那苹果也是主要竞争者。其他,无论是新势力,还是新新势力,还是新老势力,只是局部竞争,与蔚来的全面的体系化竞争,他认为不在一个层次上。


4、蔚来的车主们

在谈及蔚来的竞争对手时,@Leo 直接说最大的对手会是苹果,但这个挑战可能会在更多年以后。

@Leo 说,苹果出了电动车以后,大家肯定会拿特斯拉和国产电动车的头部企业去跟它相比,所以他觉得这个时候蔚来的产品力就会弱挺多。

小鹏、理想、或者 BBA 之类为什么不提?

我接着问@ Leo,他说,小鹏、理想就像现在的马自达、日产一样,会有它们的市场和空间。而 BBA在智能化这块的研发有个波谷周期,不排除后面能起来,但是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垄断。除了品牌和汽车本身的一些积累,BBA 在电动车的洗牌中并不那么占优势。

我接着又去问@电池不胖

在喷了蔚来一通后,他说要给蔚来说点好话,说蔚来已经立住国内电动汽车第一豪华品牌的标签,

「这个立住了,其实软件或者说辅助驾驶啊,强不强反而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后面都是冲着蔚来国内第一这个来买的。」

所以@电池不胖 觉得,蔚来急,也不急,就看其他的,比如说小鹏,理想能不能补足它们的短板,或者蔚来能不能在软件方面更补足自己的短板。「说白了,就是谁的短板更少,谁更强,谁卖的更好,更能出圈。」

至于传统品牌,@电池不胖 认为其实也是蔚来的对手,只是他们还是没有入场,或者已经慢了,现在入场可能已经打不过新势力了。

孟尧则觉得老牌车企的电动化计划会对蔚来造成比较大的冲击。

他认为包括 BBA 在内的传统豪华品牌,有很强的技术积累、用户基础,以及很多的历史可以溯源。譬如,他前两天就看到了凯迪拉克的 Lyriq,就觉得这个车的产品力挺好的。虽然他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类型的车,同时坚持认为蔚来的服务是很坚实的护城河。


四、后记


了实录,这篇文章其实牺牲了很多东西,譬如阅读的愉悦。

但我想,在七周年时做一个这样的记录是应当的。即使,它会是片面的、不全面的。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最后,因为行文至此已经有将近 8000 字。但在这最后,我还想絮叨几句采访的感受。

首先,大家都将蔚来定义成为了一家豪华车企,并认为它的竞品会是 BBA 或者传统的豪华品牌,部分会加上特斯拉或者苹果,也有一个提及向下会遇到极氪。

我特别诧异的是,没有人主动提及「蔚小理」中的「小、理」、也没有人主动提及小米或者华为。

其次,绝大多数人都提及了「用户企业」这个标签,并认为蔚来能走到今天,关键在于坚持了这一点,尤其在最难的 2019 年。

但与此同时,不少人也在犹疑,当用户大量增长之后,目前蔚来坚持的一些做法还是否有效、价值观是否能够观察、服务会否下滑,进而引申出一个对立面——关于产品力的质疑。

我一直说,就产品而言,2021 年很可能是蔚来最难的一年,因为这一整年,蔚来都没有新车型交付。理想中的服务与产品力螺旋上升,没有被人看到或者认可。好在,这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所以关键是明年,三款新平台车型上市之后的蔚来会怎么走是关键,也决定了它的天花板到底在哪里?


至于价值观,在看到李斌早前说出上图这句话时,我其实一直都有信心。因为「用户企业」关键在于选择,而不是「成为」。它是选择的结果,而不是目的。

上面的这些问题,我其实也拿去问了蔚来 PR 的负责人。但采访并不成功,他的回答是,五年前的今天,NIO 品牌及 LOGO 发布,从在现场的那一刻起,他对蔚来的信心就没有动摇过。虽然这个回答很个人。


最后,这篇文章在说「蔚来的七年之痒」,但也在说蔚来的「七年之养」。

它养成了什么?

养成了中国真正意义上的一家豪华品牌,养成了「用户企业」的流行,养成了更为开放的企业架构,养成了一群愿意花时间对它吐槽的人.....

蔚来老板娘在傍晚时分发了条朋友圈:啊,居然七年了!当初李斌跟我讲这个想法时我还觉得异想天开呢!


选择,决定未来!

最后,感谢 Nicky ,她虽然因为忙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但本文中的很多历史老照片都来自于她。

本文完

往期文章精选




「添加电动星球小助手 加入星球社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