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已售机票还需补差价?埃塞俄比亚航空“坐地起价”后又紧急撤回,背后原因是......

国际金融报 2021-11-25 22:26


“目前由非洲地区回中国内地的航班票价水平约为经济舱$5000,公务舱$7000,现对返程日期为2021.12~2022.2回程客票(ET684航班),非洲至中国内地航段票价水平不足的客票进行换开要求……”近日,一则埃塞俄比亚航空(下称“埃塞航空”)的销售通告让外界感到震惊。

据多家媒体和多位机票代理曝光,日前,埃塞航空集团向国内机票代理人发出通告,要求此前已经售出的机票按照目前的票价水平补足差价,否则将对票价水平不足的客票座位进行取消。

该通告发出后,很快便引起一片骂声,不少机票代理和自媒体称该航司“坐地起价”“不讲航德”。随后不久,该航司就对此公告进行了撤回。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此次“涨价”事件背后,疫情之下回国机票一票难求的情况依旧存在。与此同时,从非洲回国的直飞民航航班,主要由埃塞航空执飞,而在民航局的熔断机制下,该航司曾出现过“三连熔”的情况,更是导致回国机票供不应求,有机票代理直言:“即便是真的要求补差价,旅客也愿意。”


“坐地起价”后紧急撤回通告

为了解埃塞航空此次“涨价”事件的相关情况,《国际金融报》记者日前以顾客身份采访到了多位机票代理,冯宇就是其中之一。

“埃塞航空真不是东西,想赚钱想疯了”,在提到埃塞航空涨价公告时,冯宇这样吐槽,“但是机票只能从埃塞航空这边申请,因为直飞的航班只有这个航线。”

记者通过OTA平台查询发现,从非洲回国的直飞民航航班,主要由埃塞航空执飞,其他航空公司均需转机且在相应官网很难购到票。

在谈及此前是否发生过类似情形时,多位代理都表示这是从业以来第一次遇到售票后涨价的情况,“埃塞(航空)这还是第一家买完涨价,其他航司像是EK(阿联酋联合航空)和EY(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之前也有涨价,但都是先出通知,埃塞(航空)这回成了直接补差价了,不过即使让补差价顾客也愿意,毕竟票难搞。”另一位机票代理许文彬表示。

网络上流传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华北区代理人销售通告》显示,该份通告发布时间为11月22日,发布人为埃塞航空集团北京代表处,发布对象为该航司华北区代理人。内容显示,要求此前已售出的非洲至中国内地航段机票,需按照目前的票价水平,也就是经济舱$5000,公务舱$7000,补足差价部分,否则将取消座位。该通告所针对的机票是返程日期为2021年12月到2022年2月的客票。

通告还展示了具体的操作办法:根据通告提取票号→通过NUC(计算运价的标准单位)值计算回程需补交票价→换开客票(换开只收取差价部分,不收取其他费用)。例如,回程NUC值为2233,所需补交差价为5000-2233=2767。

不过,该通告引发外界关注和批评后,埃塞航空也很快做出了反应。11月24日,记者致电埃塞航空北京代表处,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市场部同事会跟进这个事情。据《北京青年报》报道,11月24日埃塞航空市场部相关人士表示:“这份公告已经撤回!我们已经在着手处理。”

11月25日,该航司市场部人士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有关这次事件,中国公司和其总部正在进行认真的研究与调查中。

当记者今日再次联系冯宇时,其表示从埃塞航空官网看到该司已将公告撤回,而冯宇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一些转变,“官网已经没有那条公告了,当时那条公告,只是针对一些代理商把机票低价出售的行为。”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向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出票就视为双方运输合同生效,单方涨价或拒绝乘客乘机肯定是违约的。订票人要保留好下单、付款和出票信息等证据,有权要求航空公司提供运输服务,否则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航空透视创始人熊维认为,这一事件或许并不涉及国际运价管理或者航班超售,其更倾向于理解为是一起航司滥用机票取消的政策,并以此为威胁,要求已购票旅客加价的侵害旅客权益事件。

熊维表示,在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旅客总运输条件中,对于航班取消,其在第85条明确规定了航司在未经通知,可以取消航班的情形:1.发生了在航司不可控因素;2.不可预测事件;3.基于政府规章或者管理要求的情形;4.基于员工、航油、设备不足等因素。可以看到,即使是基于埃塞航空自己的规定,也仅限于以上情形取消航班,航司才能有一定的自主权。通告中所谓的“票价不足”并不构成航司取消航班的合理理由。


回国机票仍一票难求

自去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在国外的中国国民回国路途便不再如往日般顺畅。去年3月31日,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就曾发文称,部分拟经埃塞俄比亚转机回国的中国公民从英国、美国、巴西等地乘飞机抵达埃塞后,发现后续前往中国的航班被取消,被迫滞留机场。国家民航局规定,3月29日起,一个航空公司只能通航一个国家的一个航点,一周只能一班。根据“五个一”规定,埃塞航空飞行计划为每周日一班飞上海,原有其他航线航班均暂时取消。

但从4月开始,埃塞航空执飞中国航班就多次被乘客曝出机票超售的现象,导致乘客滞留机场。

2020年7月28日,中国驻埃塞俄比亚使馆再次发文,称埃塞航空部分机票代理售出大量回国机票,造成埃航执飞中国航班机票严重超卖,许多乘客滞留。驻埃塞使馆已就此向航空公司进行交涉。再次提醒谨慎选择经埃塞回国,以免造成滞留。

彼时便有媒体报道,有微博网友表示在购买埃塞航空的机票后,收到通知要补4000美金差价,如果不接受补差价,机票将被取消。

此外,埃塞航空的退票问题也多次被乘客投诉。在黑猫投诉网站上,有多位用户投诉,此前购买埃塞航空机票被取消后,退票退款过程遭遇困难。

不过,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从非洲回国的机票一票难求的情况依然严峻。

“目前官网基本没有现票,只能通过我们代理商去航司那边申请,而且埃塞航空出票的频率低,每次放票分到我们这边大概就六七张”,冯宇这样表示,在被问及是否能在非洲其他国家的不同航空公司购票回国时,其称其他国家一方面需要另外办理签证,另一方面也面临着余票不足且价格高昂的问题。“现在从阿联酋飞回国内的机票哪怕价格很高也买不到,EK(阿联酋联合航空)从迪拜飞广州的机票价格大约人民币六七万元,EY(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从阿布扎比飞上海的(机票)价格已经到10万元左右了。另外如果从(肯尼亚的)内罗毕回国,它的价格也会比埃塞航空更贵一些。”

记者通过向多位机票代理咨询从埃塞俄比亚回国的机票得知,目前在2021年12月到2022年2月之间的机票均需通过代理进行申请,价格均在4.5万元到5.3万元之间,需提前支付押金1万元,3到5个工作日给结果。

“从其他国家回国不仅价格比埃塞俄比亚的贵,而且迪拜到明年都没票,就算有票,加上住酒店检测等费用,成本也更高”,同为机票代理人的孔杰这样表示,其对于目前机票难求的境况深有感触,“这种紧张程度怎么说呢,埃塞是最大的一个转机点,整个非洲都可以从这里转机,而且非洲的中国企业和工人很多,但是航班一周还只飞一班。”

班次少、需求高是促成当前非洲回国一票难求处境的主要问题之一,每架飞机的载人数量也因疫情而有所降低。记者从几位机票代理处获悉,目前从非洲回国的飞机每架大约有200-300个位置,但由于疫情的原因这些位置并不允许坐满,这意味着航空公司能提供的机票数量或仅为100-200个。


埃塞航空多次被熔断

公开资料显示,埃塞俄比亚航空创建于1945年,其官网显示,航司的所有权100%归埃塞俄比亚政府。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是埃塞航空的主要枢纽,这是非洲最大的机场之一,也是东非最繁忙的机场。

2011年12月,埃塞航空加入星空联盟,星空联盟官网称,埃塞航空自成立以来,大部分年份都盈利颇丰,其效率和运营成功在非洲无出其右,已属非洲大陆顶级航空公司之列。

非洲航空公司协会(AFRAA)发布的“2020年非洲航空年度数据报告”显示,埃塞俄比亚航空集团在2020年非洲航空客、货运量等榜单排名中均位列第一。

中国是埃塞航空不断增长的战略性市场,该公司官网的航线网络显示,其目前在中国有五个目的地,分别是北京、香港、上海、成都和广州。值得关注的是,在疫情初期,根据“五个一”规定,埃塞航空飞行计划为每周日一班飞上海,原有其他航线航班均暂时取消。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后,埃塞航空在遵守中国民航局相关防疫要求的前提下,逐步恢复往来成都、广州的航班。

但是,自去年6月民航局调整“五个一”政策,实施航班奖励和熔断措施以来,埃塞航空的入境航班多次被熔断。记者查询OTA平台发现,乘坐埃塞航空前往埃塞俄比亚可以选择成都和广州航线,但回国航班只有从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前往上海浦东机场,每周一班,但在OTA平台上很难购到票,在携程平台上搜索相关回国机票,时间最近的一班是在2022年4月11日,仅剩一张票,含税价格为33937元。

(文中冯宇、许文彬、孔杰均为化名)


记者:蔡淑敏 见习记者:于淼

编辑:赵晓飞

责任编辑:毕丹丹

—— / 好文推荐 / ——

       

       

点亮“在看”,你最好看! (*╯3╰)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2CNT9R4Q】获取授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