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就是做最困难的事情

新一代经济学人 2021-11-25 22:38


 

本人是相当一部分人眼中的怪人,我这人一不喜欢当官,二不喜欢奉承、讨好当官的,就喜欢没事看看书。

 

提起看书,我不仅喜欢看与投资相关的书,也喜欢看与哲学相关的书。

 

大家应该都知道,西方近代哲学有两大流派——经验论派与唯理论派。

 

经验论派认为,从实验中得到证实的知识才是客观物质世界的知识;

 

唯理论派认为,具有普遍必然性的可靠知识必须依靠理性,经过逻辑推理得到,只有依靠理性直接把握事物本质的“理性直观知识”,才是可靠的。

 

这两大流派对于推进人类科学发展、认知进步起到很大的作用,不过2者有一个共同的缺点:


这两种思维方式妄图过滤掉一切具有“主观性”的人的活动,得到纯而又纯的客观世界。

 

事实上,这种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一个纯粹的、没有人类参与的客观世界,对现实的人类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花花世界就是由人类营造的,人类不是机器,他们是知情意的结合体,他们会根据自己的喜好与目的做任何事情。

 

投资活动也是这么一回事。

 

在现实投资过程中,投资的主体是由一个个的股民组成,他们手中的筹码犹如投票器似的,若他们都看好某只票的前景,这只票肯定会暴涨。

 

理解这一点,你就会理解我上篇文章讲的道理。

 

我在上篇文中提到投资的“不可能三角”——确定性、景气度、估值三者只能取其二,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形成三种投资策略:1、确定性+景气度,2、确定性+估值,3、景气度+估值。

 

其中1代表赛道选择风格,2代表价投风格,3代表行业轮动风格。

 

我在上篇文章中说过,正如不同打法的球队都有机会获得总冠军那样,不同投资风格都能赚到钱,就看你能否深谙这种风格的奥妙。

 

从长期来说,每种投资风格都是有效的,但是却有可能随时失效。

 

这是为啥呢?

 

原因很简单,策略都是人制定的。

如果一个策略短期有效,一定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等到人足够多的时候,这个策略一定会失效。

 

原因有2

 

1、股市中不可能人人赚钱;

 

2、足够多的人使用该策略,该策略的受益股票估值一定会越来越高,收益率一定会逐步走低,直到失去投资价值。

 

这也符合我在文章开头的哲学理念,投资活动是人参与的,人的思维若出现趋势,则预示着该趋势无法长久。

 

我们大家都知道,2018-20203年价值投资大行其道,只有你买了各种茅,日子过的都很不错。

 

而到2021年,价值投资风格失效,行业轮动风格大行其道。


所以,整个一年你会看到,新能车板块中电池、电解液、隔膜、6F、结构件、辅材轮动上涨,资金的选择很简单,某板块估值炒高了,就换另外一个板块去炒。

 

那么,问题来了。

 

虽然行业轮动风格总会轮到它有效的时候,但不可能随时都会有效,火了3年的价投风格,今年不就熄火了吗?

 

同样的道理,当前无效的策略,历史已经证明它一定会重新有效,保不齐明年价值投资就会卷土重来。

 

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加入行业轮动的大军,说不定你会成为最后的接盘者,等到你事后意识到自己成为接盘者,发现价投风格有效的时候,估计相关标的早就失去配置价值了。

 

所以,我在上篇文章中强调,你要选择一个适合你的风格,总会轮到你吃肉的那一天,对于普通散户来说,价投风格与赛道选择风格最适合大家。

 

我也知道,说来容易做来难。

 

如果今年你坚持价投风格,也许一整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而选择行业轮动风格的小散,三五天就会赚到几十个点,你很难受得起这种煎熬。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若想获得确定性的收益,就要选择应对各种波动。

 

当然,也有人说,在深度研究基本面之后,我们不仅可以利用确定性赚钱,也可以利用预期差来赚钱。

 

正如我们文章开头所说的,投资是各种人参与的活动。


在投资过程中,总会出现某家公司的价值被大多数人低估或无视的时候,你若是先知先觉者、提前进入的,等到后期“真相大白”,大家争先涌入的时候,你自然能够赚到钱。

 

预期差有好几种,如估值的预期差,其中最典型的是前几年的医药股。

 

提起医药股,给大家留下的共同感觉是:


票是好票,就是太贵,殊不知,由于医药子赛道中的部分龙头股未来趋势太好,其估值高就是应该的,你选择确定性与景气度,就一定要放弃估值。

 

提到“预期差”,不知道大多数人想过没有,那么多人看不到的东西,偏偏你看到了,难道你真的就是那个能人吗?

 

中国有大大小小那么多券商与研究机构,难道人家是吃干饭的吗?

 

所以说,对于普通股民来说,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如你就是这个行当的人,或者你在这家上市公司里面有亲戚,能够知道第一手的信息,尽量不要利用预期差来赚钱,还是要把自己的思路放在确定性上面最保险。

 

其实,这句话我也是说给自己听,这几年我的确侥幸把握住一些存在预期差的投资机会,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幸运。

 

所以,现在我一直在诚惶诚恐地反复审视自己认为有“预期差”的票,如果哪一天发现自己自作聪明了,也只能自己吞下苦果。

 

在中国,做投资的确很难,我们要时刻保持反思才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