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俄学者:为什么印度不会成为美国盟友?

南亚研究通讯 2021-11-25 22:37


本文共6720

阅读预计17分钟


编辑 | 穆祎璠 陈珏可




  导言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安德烈•科尔图诺夫近日撰文分析了印美关系发展现状与前景,以及俄中关系与印美关系的不同。文章认为,印度不会与美国建立真正的军事政治联盟,主要原因有五个方面,包括印度的意愿不强、印美价值观差异、美国的安全担保不可靠、中国对印度的重要性等,并对这五大原因逐一进行了分析。现将译文发布如下。文章观点不代表欧亚新观察工作室立场。南亚问题研究小组特转载此文,供各位读者参考。

 

图源网络


近几年来,针对印度外交政策越来越明显地向美国倾斜,俄罗斯的担忧不断增强。诸多迹象昭示着这种转变,从之前徒有虚名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 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的日渐活跃到美国供应商在印度军备采购中的地位日显突出。新德里与华盛顿接近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印度对其邻国——中国经济和军事稳步崛起的忧虑和不安日益增强。


如果说半个世纪前,印度尚能凭一己之力平衡中国,那么今天亚洲两个大国之间经济和军事战略差距之大,在可预见的将来即使在理论上也是不可能达成平衡的。印度方面需要一个强大的外部平衡力量,至少能够部分改善印度在与中国双边关系中的相对弱势。


在其他情况下,俄罗斯或许能发挥这种平衡的作用。但今天印度政客们对俄罗斯伙伴不抱任何希望。尽管俄罗斯一如既往地强调与印度进行优先合作的重要性,最近发布的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将印度与中国置于同等位置,但遗憾的是,地缘政治和经济现实揭示了“莫斯科-北京-新德里”三角关系实际发展态势与愿望之间的偏差。无论从哪个方面衡量双边关系:贸易总额、联合军演的数量和规模,或者首脑会晤的次数,在俄罗斯当前外交政策议程中,中国在各个方面都远远优于印度。尽管在印中双边争端中,莫斯科一贯采取中立立场,但在目前印中双边不平衡不断加深的情况下,这种中立更有利于北京,而不是新德里。


基于此,许多俄罗斯和外国专家得出结论:在国际体系进一步走向新的美中两极的情况下,印度领导人将别无选择地投靠美国,同时俄罗斯也不得不越来越倾向中国。有人认为,这一趋势有可能会终结,那就是当正式的俄中和印美军事-政治联盟建立之时,或是在“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基础上建立起多边联盟之时。


在悲观主义者看来,莫斯科和新德里在对国际政治的看法上分歧越来越大,而双方“优先”关系之所以能够维持,主要是由于几十年战略伙伴关系积累的惯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迟早会看到俄印伙伴关系历史的终结,至少是以我们从苏联时代起就习惯的那种方式。


当然,不能否认印度外交政策近20年中发生的重大变化。但显而易见的是,新德里与华盛顿的亲近是有限度的。分析认为,至少有五大因素阻碍形成一个真正的美印军事政治联盟。这些因素产生的综合影响使人怀疑在最近几年,甚至是今后几十年,两国能否建立起真正的联盟。此外,这些因素对印美现有形式合作的发展也构成了相当具体的制约。从这个意义上说,将印美关系与俄中关系相提并论似乎并不恰当:俄中关系没有印美关系中所受到的限制。让我们简要分析一下这些限制因素。

 

一、印度不准备成为美国的小伙伴


图源网络


首先,美国没有与其他国家建立真正平等的军事政治联盟以及管理这种联盟的实际经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任何双边和多边关系中,美国都发挥着主导作用,其他国家满足于扮演小伙伴的角色,遵循华盛顿的外交政策路线。印度的政治精英们很难接受这种角色,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外交政策野心,非常珍视印度的主权和独立。美国是否愿意改变其传统习惯,与印度结成“平等联盟”,这一点值得怀疑。如果美国真的有一天准备如此行事,那也不会很快,因为它需要美国精英对美国在世界政治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的看法发生根本性变化。


因此,很难想象“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有一天能够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事政治联盟,像奥库斯(AUKUS)那样,华盛顿在其中的绝对领导地位没有受到其他两位参与国的挑战。四大国的一些合作形式,如海上联合军演或联合外交行动将继续并扩大,但在我们看来,“四国安全对话”实现制度化的局限性已经显现。无独有偶,一些有影响的印度分析人士也建议,应该重点加强“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可能合作的新领域,即没有明显针对中国的领域,如创新的技术、人工智能、气候变化、应对COVID-19疫情、全球互联网管理和其他领域。


“四方安全对话”议题的扩大不仅使多边合作更加稳定,也有助于吸引东南亚国家参与从而扩大这一合作机制(Quad+)。这些国家对“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感兴趣,但又不希望威胁到自己与中国的伙伴关系。总体看来,印度领导人也打算在“四方安全对话-2”机制中(美国、印度、以色列和阿联酋在中东的多边合作)采取这种立场。显然,印度领导人打算积极利用多边形式,扩大其在东西两个方向的存在,避免承担严格的束缚其自由或限制其主权的盟国责任。


当然,莫斯科和北京之间也存在问题,那就是缺乏建立平等军事政治联盟的历史经验,这是俄中正式结盟的重要障碍之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俄中关系中的不对等性不似印美关系中的不对等性那么明显。此外,俄罗斯和中国近二十年来始终致力于最大限度地考虑对方的立场,并对潜在的利益冲突快速做出反应。有理由认为,目前俄中关系总体上比印美伙伴关系具有更大的战略深度和韧性(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美国外交政策高度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

 

二、印美之间的价值观差异


图源网络 


印度总理莫迪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很多方面都走得很近,这种亲密关系包括两位领导人的个人好感,以及对世界政治本质的相似看法。莫迪甚至在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发表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言论。总体看来,莫迪与乔•拜登或卡玛拉•哈里斯(尽管后者的母亲为印裔)之间从未也不太可能表现出任何相近之处。


目前,新德里和华盛顿在有关民主和人权的许多原则问题上意见分歧。当然,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愿意放弃印度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的地位。但莫迪政府鼓励印度民族主义的政策和限制穆斯林社区权利的意图引起了拜登政府的极大不满。美国也不支持印度改变克什米尔地位的决定。美国方面从来没有认真提出过让印度加入代表“成熟”的西方民主的“七国集团”,这不是偶然的。


美国和印度在气候议题上的立场也不一致。目前印度是世界第三大碳排放国,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但就人均排放量而言,印度(1.58吨)不仅远远落后于美国(15.5吨)和中国(6.9吨),而且还落后于俄罗斯(10.19吨)、德国(8.93吨)、日本(8.99吨)、加拿大(15.32吨)、澳大利亚(15.83吨)、韩国(11.58吨)。华盛顿正在推动新德里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同时,印度也呼吁发达国家更彻底地减少排放,重新调整全球排放结构,以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印度将继续快速增加碳排放,印美之间在此问题上的持续紧张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印度社会也因两国关系的复杂历史而对美国保持一定程度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并非总是由于美国在该地区采取不恰当行动而增强。例如,美方事先未与印度进行任何协商,就做出仓促撤离阿富汗的决定,使印方陷入困境。常常令印度感到恼火是在预先未与印度方面达成适当协议的情况下,美国军舰就在印度海岸附近演习。印度知识分子中亲美团体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就象大量在美国取得一定成功的印度侨民对两国关系的影响一样不容小觑,但也不能过于高估这种影响。(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印度侨民普遍对莫迪总理的国内政治路线持批判态度。)


在中俄合作中,没有出现类似的价值观差异问题。尽管俄罗斯把自己定位为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而中国仍然是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近年来,两国政治发展出现了明显的趋同进程。俄罗斯和中国理解对方为捍卫主权和传统价值观而采取的举措。俄中两国的政治领导人团结一致,强烈反对西方对其国家发动的信息战。

 

三、印度不想失去传统伙伴


图源网络


印度不准备也不会在可预见的将来,牺牲与那些被美国视为地缘政治对手但对印度却是重要国家的伙伴关系。这首先适用于俄罗斯,也适用于伊朗。传统上,俄罗斯在军事技术领域对印度至关重要,而伊朗在能源领域对印度十分重要。如果在俄印军事技术合作方面,华盛顿被迫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那么美国对伊朗石油和天然气部门的严厉制裁不仅严重损害了印度的一些公司,也给印度推行多元化外交政策带来了障碍。显然,印度不想在德黑兰和莫斯科问题上与美国站在一起,可能的话,也不想响应美国对两国的制裁。


印度参与“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或“四方安全对话-2”机制并不意味着印度将开始降低对金砖国家或上合组织等现有组织的参与程度,尽管新德里并不是这些组织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可以推测,印度外交将试图平衡这两个方向,同时在南亚和中东建立新的多边结构以处理这两个区域的具体问题。新德里决定暂时不参加包括东盟成员国、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但不能就此认为,在这个对印度十分重要的问题上这是最终的结果。


悲观主义者声称,俄罗斯作为印度主要外交政策伙伴之一的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这一观点在莫斯科和新德里都未得到广泛认同。但即使我们假定这是事实,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俄印在70年的成功合作中积累的相当大的合作惯性。在军事技术合作领域尤其如此,俄罗斯仍然是印度的主要伙伴。


对俄罗斯来说,就像对于印度一样,在与中国发展合作的过程中,不能失去在亚洲的传统伙伴,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有充分理由相信,在这个问题上,莫斯科与北京达成一致,比新德里与华盛顿达成谅解更容易。尽管如此,在不同的双边关系中寻求和保持最佳平衡,仍然是俄罗斯在欧亚大陆对外政策中十分重要且仍未解决的任务。


四、美国的安全担保并不可靠


最近,尤其是美军从阿富汗撤军之后,亚洲国家,特别是印度,越来越怀疑美国对其盟友和伙伴的安全担保的可靠性。有充分理由相信,在发生严重危机时,美国不会对其朋友伸出援手,尤其是如果这将给美国本身带来重大风险和一定成本时。


不能确定的是,即使美印关系的水平提高到盟国水平,在印中边境冲突再次升级的情况下,华盛顿是否准备向新德里提供直接军事援助。更不可能的是,如果印度与巴基斯坦发生军事冲突,美国会坚定地支持印度。美国表现“冷静克制”的一个例子是,2015年11月土耳其空军在叙土边境上空击落一架俄轰炸机后,俄土之间爆发严重危机,华盛顿对此反应十分谨慎。


图源网络


同时,如果中国最终在自己可以接受的条件下以某种方式成功解决了统一问题,它将有更大的能力向印度施压,不论是在中印对抗的东部一线,还是在西部巴基斯坦一线。随着时间的推移,美中在东亚对峙中的力量平衡将会发生不利于华盛顿的变化。因此,在这一历史阶段与华盛顿建立同盟关系,印度将被迫放弃部分独立却得不到足够的补偿。


需要指出的是,在俄罗斯“非和平主义者”的概念通常与美国面对中国的日益强大保持其在印太地区战略霸权地位的意图联系在一起,但在印度却有另一种理解,即尽可能扩大印度在马六甲海峡以东的政治和经济存在。在这一构想中,处于正在构建的大区域中心地位的不是美国,而是东盟国家。显然,印度与亚太地区的许多伙伴国——从北部的日本和韩国到南部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之间的合作,不管美中对抗的进程和结果如何,都将继续发展。这种合作有其发展逻辑和动力,不受外部因素的影响。


与印度不同的是,俄罗斯不需要外部安全保证,因为它能够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保持与美国以及任何其他潜在对手的战略对等。因此,在俄中关系中不存在中国安全担保的可靠性问题,这无疑使莫斯科在对华关系上的地位比新德里在对美关系上的地位要优越。

 

五、中国作为合作伙伴对印度的重要性不亚于美国

 

美中经济对抗和对中国经济控制的加强,为印度企业创造了更多的机遇。尽管印美经贸关系对印度很重要,但也不是毫无问题。与印度经济相对封闭有关的问题很多,唐纳德•特朗普政府也提出了这些问题,并保留在乔•拜登政府的议程上。印度在贸易和投资领域有自己的主张,在一些对印度至关重要的领域,新德里更愿意寻求与欧盟合作,而不是与美国。印度学者指出,美国目前对新德里的战略没有为印中经济合作提供可行的替代方案,也没有提出帮助印度经济实现现代化的重要计划。


另一方面,印度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增长很快,中国在印度的投资也是如此。当然,印度限制中国公司进入其经济的敏感部门(比如新一代远程通信网),但总的来说,中印经济关系的规模与印美相当。2020年印度向美国出口了490亿美元的商品(占印出口总额的17.9%),对中国的出口额为190亿美元(占比6.89%)。但今年印度从中国的进口额为580亿美元(占印度进口总额的15.9%),而从美国的进口额为260亿美元(占比7.23%)。印中两国经济在许多方面是有机互补的,因此两个亚洲大国的经济密切进程仍在继续,尽管双方之间政治关系十分紧张。


图源网络


印度被迫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与中国在“共同邻国”里打交道。虽然这种互动主要是竞争性的,但也有合作的内容。当然,印度领导层不能不对中国向邻国缅甸和孟加拉国提供大规模军事援助的计划,以及中国在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尼泊尔日益增强的存在感到不安。但这是欧亚现实,无论如何必须加以考虑。美国已经无力取代中国成为南亚和东南亚的主要经济参与者,也无力阻止中国扩大与该地区许多国家的军事和技术合作。因此,印度必须重视中国在这些对其至关重要的亚洲地区的存在。


在可预见的将来完全解决印中边界争端似乎不太可能。但不能排除稳定局势、缓和紧张局势和实现一整套和平措施、加强军事信任的可能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当前促进印美军事合作进一步深化的因素必然下降。印中关系全面缓和或重新启动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欧亚大陆重新开启统一进程,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国在欧亚事务中作为外部仲裁者和平衡者的作用急剧下降。


对俄罗斯来说,其主要战略对手美国的经济重要性远不如中国对印度的经济重要性。俄美贸易额从未在俄外贸额中占相当比重,对俄罗斯来说,外国直接投资、新技术和管理实践的主要来源,一直是欧盟,而不是美国。因此,就潜在使用经济手段的有效性而言,中国应该远远超过美国。需要再次强调指出的是,中国在对外政策方面总体上会比美国更谨慎地使用单方面制裁手段。(尽管如此,中国拒绝购买澳大利亚煤炭一事表明,中国在对外政策中保留这一手段。)俄罗斯必须考虑到美国在邻国(乌克兰、格鲁吉亚)的重大影响,正如印度被迫考虑中国在南亚国家(斯里兰卡、缅甸)的影响一样。


六、这对俄罗斯意味着什么


图源网络


由以上论述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在未来几年里,印度将不得不对其外交政策优先事项进行认真梳理,并重新考虑与区域和全球伙伴,以及在过去20年甚至更早时期形成的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这种梳理首先取决于美中对抗的动态以及中国对印政策的演变。另一方面,印度国内政治进程将对新德里的外交战略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特别是莫迪总理领导下的新国家意识形态的形成。


这对俄罗斯意味着什么?首先,俄罗斯不必对印美在各个领域扩大合作感到恐慌。这种合作尚未对俄罗斯构成直接威胁,但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挑战。目前,美国对俄印军事技术合作总体持理解态度,认为这种互动是平衡中国在亚洲优势力量的一种形式。当然,俄罗斯优先考虑的印度市场,不仅仅是军事装备市场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必须为这种恶化做好准备。


世界地缘政治博弈规则的不断变化和印度外交政策重点的不断多样化,使得寻找俄印伙伴关系的新维度更加迫切。专家们长期以来一直强调,目前俄印关系的基础仍然过于单一,无法为两国的社会交往打下牢固的根基。生物技术、新能源、数字经济、高等教育、运输物流和旅游业,是新的发展方向,但不能仅限于这些方面,需要详细研究。


地缘政治上,俄罗斯和印度可以互相帮助:印度,在“印度-美国-俄罗斯”三角关系中(有助于俄罗斯进入已经形成的印太空间),而俄罗斯,在俄罗斯-中国-印度三角关系中(能够推动两国加入欧亚地区多边安全与发展项目)。国际体系滑向僵化的两极格局,既不符合莫斯科的战略利益,也不符合新德里的战略利益;这种威胁客观上促使两国更加积极地相互靠近。在双方展现出应有的政治意愿、耐心和热情的情况下,俄印伙伴关系或能成为未来欧亚大陆和世界秩序的重要支柱之一。


作者简介:安德烈•科尔图诺夫,为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



本文转载自“欧亚新观察”微信公众号2021年11月20、21日文章,原标题为《为什么印度不会成为美国的盟友》,译者为汤淑芳


本期编辑:穆祎璠 陈珏可



  往期推荐↓  

▲政报·60期 | 莫迪夸下海口,减排承诺或为话术陷阱?

经报·53期 | 印政府拟打造“芯片自主”,吸引全球行业巨头赴印设厂?

重磅|莫迪政府“断臂求生”,宣布废除三项农业改革法案

▲重磅 | 王思远:印度战略界究竟如何看待在阿战略大溃败?


  更多内容请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