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太脏了!【我在传销窝点第4天】

终结诈骗 2021-11-25 22:40
(第1天)千里赴工,却误入传销窝点
(第2天)哪里摔倒,就在哪里卧底
(第3天)新来小师妹,让我脱苦海


点击上方蓝字 查看我在传销窝点的故事



以下为本期正文

(第4天)这里太脏了!



小师妹来了以后,我不自觉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


一是因为她替代了我成了这里的焦点,算是把我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的恩人;二是我想找能商量一起逃跑的人,其他人是什么鸟我不清楚,但小师妹哭闹着要走是我亲耳听到的,我知道她和我一样想离开。

也是因为留意她以后,我才站在她的角度开始思考这里的衣食住行,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女孩子人能呆的地方。


重点讲一下衣食住行的问题

在这里,永恒的主题就是“节俭”。因为是在“艰苦创业”阶段,这里宣扬“一切不必要的钱能不花就不花”(但大家心里清楚,其实就是没钱)。不过我这么和大家讲节俭你们可能没概念,想像不到到什么程度,所以我要详细讲讲。。。

衣服在这里,是不分你我的,你今天脱下来洗了的衣服,明天收下来就埋在一堆衣服山里,根本找不到谁是谁的。于是,谁的衣服脏了没法穿了,就去阳台那一堆衣服山里面随便挑一件来穿,哪怕是贴身衣服也一样...没有人敢嫌弃,嫌弃就是嫌弃行业,要被骂死。

我在的时候也是11月,按理说早该供暖了,但是这里没有,可能是他们交不起供暖费吧,所以大白天的时候也很冷,又没有自己喜欢的衣服穿,每个人身上都套了比较多的衣服,而且又是随便穿的,所以看着都挺像精神小伙的。。。


洗澡问题
我们这种窝点一般是十三四人吧,不是每天都会安排烧水的,隔一两天才会烧一次水安排洗澡,这一天就洗两轮,一轮两个人,也就是说差不多排一星期才会轮到你洗一次澡

到了洗澡的日子,用一个大红桶装满冷水,插入热得快把水烧热,然后分一半到另一个桶里,再把这两个桶用冷水加满,然后一人发一个盆,就这样两个人一组,用盆洗。不管怎么洗,始终是这么多水,为了不让水洒出去,只能泼两盆然后站到小小的桶里去,再草率的洗一下,也没有什么保暖设施,洗澡的时候冻得直发抖。



吃饭问题
早餐之前介绍过了,都是隔夜饭煮的粥。这里午餐晚餐固定是两个菜,炒土豆丝,炒大白菜,天天如此,顿顿如此。惟一的肉是在新人来的第五天会改善一下,两盆菜各加点肉丝,不过这顿饭可不是那么容易吃的,这个后面再说。

在这里每天真的是油盐不进,之前那些调侃传销窝点可以办成减肥训练营的,我觉得这个想法靠谱,如果我是王多鱼我就投了,可惜我不是。我在厨房从来没看到过食用油,更别提什么佐料了,不过这里倒是管饱,还不至于饿着你。

抽烟还是可以抽的,但不能抽贵的,在我第一天带的烟抽完后,正好王副手在问大家有没有什么要买的,他说要出去一趟。后来才知道这是遇到采购日,每隔几天,副手会出去帮大家买点东西,可以买毛巾、牙刷、卫生巾或者内裤这些实在不能共用的东西,再就是烟,其他东西一概不能买。而且必须给他现金,他也不多要你的,是多少就是多少,但是如果实在没有现金了,可以暂时拿回手机刷微信支付宝,但只能扫码,绝对不予许加好友,这里严禁成员之间有联系方式。


这里烟只能买两三块钱那种,一次买个三四盒放在自己身上,因为没有别的地方给你放自己东西,所以有什么东西只能全部放自己兜里。抽烟的都知道,抽惯了十块以上的烟,再抽两三块的是什么感觉,但是没办法,总比没有好。




住的问题
我们住的是两室一厅的房子,白天上课打牌用的那个卧室,晚上就是我们男生睡觉的地方;另一个卧室有张双人床,白天领导在里边休息,晚上给女孩子睡觉的时候,领导就出来睡在客厅的沙发上,顺便守着门

来之前我听过很多人说传销里面男女关系混乱,但到目前我还没遇到。作为新人,我在来的第一天被主任严肃吩咐,说家里有女孩子,不要动手动脚的,如果哪个手不老实乱摸了,就砍哪个手。从我这几天的观察来看,这里也没有混乱的迹象,相反还挺男女有别。当然这里是传销底层,从人性角度来看,这一层需要严严管着。再往上面发展,幕后是怎样的光景就不是目前的我能知道的了。




行的方面
行的方面就是不行,像我们这般小人物是出不去的,你得混成领导,像主任和副手那种级别才能随意出入。客厅里一直是王和李这两个副手轮流坐着,钥匙也是他俩保管,有人出入就由他来开门,我估计是有且只有一把钥匙,主任作为一个窝点的头回来也是要敲门的(也可能是为了显示派头吧),当然我们也出去过几次,比如去其他窝点串门、到公园去玩。

可能有人有疑问了,到公园不是可以趁机跑了吗,我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但出来后才发现,一个新人由两个老人左右搀扶着,不可能挣脱他们跑掉,而且去公园也是专挑小路,路上人还很少。只有到了我们的目的地——篮球场,才放开手脚让你活动,这个篮球场四面用铁栅栏围着的,进去后有人守在门口,也不可能跑出去。并且经过这一次观察,我发现有好几个人打了两个多小时篮球,脸不红气不喘,明显体力很好,我要跑的话肯定会被他们追上,所以去公园逃跑这个想法我就直接放弃了。

好的,介绍完衣食住行的情况,继续讲我第四天的故事了。


小师妹来了以后,本来我还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多了一个新人,第二天主任怎么同时一个人骂我们两个,还怎么查我作业呢?会不会这就没我啥事了?想到这一时之间特别开心。但没料到的是,第二天上午,王副手把我叫到那个女生休息的房间,进来一看,双人床上盘腿坐着昨天那位带小师妹过来的那个大师姐,她挥手让王副手出去后,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后来才知道大师姐只比小师妹大两岁,她们是美发学院同届认识的。但在知道这些之前,我只感到大师姐和贺主任一样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感觉也是一个江湖混久了的人物。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大师姐指着床让我也坐上来,看着她那张严肃认真的脸,我想了想还是坐到了对面。这时她脱下了外套放到了一边,搞得我七上八下的,心想会不会是前面几天恐吓我不起作用,今天要换软套路来挑战我的软肋了。



事实证明,愿望不是很美好,而现实更差劲。原来大师姐也是别个窝点的主任,因为我们这边同时有了两个新人,所以临时来一对一,脱外套纯粹是为了骂我的时候能手舞足蹈,增加骂人的生动性而已。

这大师姐一开嗓,完全和昨天带小师妹来的声线不同了,就好像练了狮吼功一样,感觉嗓子里加装了无形的喇叭,更可怕的是唾沫星子横飞。我也不敢动,只能近距离忍受着,看着她那一开一合使劲张大的嘴巴,心里真想一拳打过去堵住嘴巴,但现实里我只能忍着着。没隔一会儿,隔壁卧室也传来了小师妹挨骂的声音,我可能已经被骂习惯了,心思慢慢不在这边,反而想着隔壁的小师妹,这么一个下午,满脸唾沫好歹也就忍过去了。


骂完以后出来差不多就到洗脚的环节了,客厅里每天有一个人,一个愿意多付出、想早点成功的人给大家轮着洗脚。这个人蹲着,其他人轮流坐到前面的小板凳上,伸脚给他洗,洗完一个再叫下一个(洗脚水不换)

洗脚的时候也并不是安安静静的洗,洗的人会边洗边和你聊天,问问今天过的怎么样,行业有多好多好,说领导都是火车头,我们是坐在火车里的人,你什么也不用做,跟着行业走,车头到站了后面车厢里的人自然就跟着到站了...(从早到晚,无论干什么都一直会有人在你耳边不停的说这些洗脑的话)


晚上吃饭的时候,关于如何应对警察检查和抹黑警察的演讲终于开始了。先是一个人神秘兮兮地开头说,我们这里经常有警察会来,说完后副手马上接过话来,说不要担心,警察知道我们是干嘛的,他们只是例行检查,只要他们说什么配合他们就好了。警察来查问,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们这个不是非法的事业,你们想想如果是不好的东西,那警察来了不是要把我们都抓走吗?


然后就和我们聊应对警察的细节,“警察来了让你蹲着就蹲着,要是问你来多长时间了,就回答说一个月了,如果问你走不走,你就说不走,问为什么不走,就说没钱”

最后再抹黑警察,“千万不要听警察说的给你路费让你走,如果跟警察走了,警察这个钱不是白出的,他会跟你就家里要钱,最少三到五万块”,“你想想,家里辛辛苦苦赚的几万块凭什么给他们?”,“这还算轻微的,还有很多警察把你带回去,每年有好多破不了的案子,是要把你带回去顶罪的。之前的谁谁谁,不听话非要跟警察走,最后到了警局把身上的钱全要走,又送回来了,那个人回来后可后悔了,说不该跟警察走的”



抹黑的非常生动,我差点都信了。

一整个晚上都是讲警察的坏话,大概到了10点半的样子吧,副手从客厅进来说睡觉了,所有人都站起来,其中的几个人去另一个卧室取被子,拿过来把整个地铺满,拿了被子后也不关灯睡觉,还有睡前小插曲,两个人一组的互相按摩,组合自由分配。按完就可以睡觉了,前两天我都是睡最新的那一套枕头被套,但小师妹来了以后,这套最新的装备就归小师妹了,我只能忍受一大股霉味的被子了。

好不容易折腾完了,全都躺下关了灯,所有人都基本没有动作了,好像立马睡着了一样,我感觉每天只有这个时间脑子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可以不用分心应付他们的问话,可以不用伪装感兴趣的表情,可以把自己真正担忧的表情挂在脸上,我到底要怎么从这里逃出去呢。。。


这是我进传销第四天的故事。
想知道后边我是怎么度过的吗?
想知道女性被洗脑后,如何甘于奉献自己拉拢下线的吗?
想知道传销分子如何假扮警察,来测试我们的忠诚度的吗?
想知道那就点赞吧,赞数多就继续更新~



终结诈骗 原创出品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仅用于公益传播
联系、投稿邮箱:antifraud@126.com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