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松涛被查反思大基金:大基金大而无效更不能成为炒股工具,不如找张汝京砸钱投资一个完整示范代工厂让雷军等下游缴纳国产税!

国际投行研究报告 2021-11-25 23:35
要闻 / 重新定位大基金



从来没怀疑过大基金的漏洞,但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裁高松涛被调查打开的潘多拉盒子,需要我们反思。


投资成功产业不成功


大基金成立以来,在投资上可以说是成功的,在市场主体无法竞争的情况,不断的低价入股和高价减持,大概任何一个基金经理都会做。但回看大基金投资的公司,因为大基金的投资而突破了什么技术,打破了什么卡脖子的东西,凌通社似乎没明显看见,从这个角度看,大基金算不上成功。


大基金的潘多拉


而从高松涛卷入汇顶科技内幕交易案看,涉案人员王萍是其工信部同事。在内幕消息敏感期内,高松涛的前同事王萍与其有9次通话和1次短信联络,其中9月15日、16日、17日通话4次,11月6日、8日、12日、16日、17日通话5次,11月18日短信联络1次。而那次交易竟然是大基金去为汇顶科技减持接盘。汇顶科技只是手机指纹识别一个供应商,技术水平也是SOSO,记得有一次参加西班牙全球通信大会,大会上一个欧洲的公司专门做指纹识别的,说起来内心看不起Ta,因为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从这个案例中看,大基金并没有推动技术的发展,而是成为接盘者,成为内幕交易的工具之一。


大基金投资策略


从大基金的出资看,主要是财政部以及大国企,从投资方向看,从IDM到设计,什么都投。


大家都知道,半导体芯片是一个巨大投资的市场,其最高端为芯片制造,最基础为芯片设计。但大基金并没有推动芯片制造和材料的国产替代,比如气体和光刻胶等,虽然已经有多家公司被认为已经有合格的产品,但除非被断了,成熟的芯片代工企业是不太可能停产试验的。


随便看一下大基金投资以来的企业,除了知道今年芯片企业景气都很好之外,技术上的突破基本上记不起来,能够记起来的只有在资本市场这个公司大基金又投资了这个公司大基金减持了,换一句话说,大基金似乎只是一个炒股的,引起资本市场波动的工具。


全球半导体投资特点


比较一下全球的芯片投资,主导的都是先进半导体,三星在得克萨斯州的170亿美元,台积电和索尼拟耗资70亿美元在日本南部建造一座芯片厂,预计该项目将从日本政府获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补贴。5月份,韩国公布了一份线路图,将支持国内半导体公司到2030年投资总计约4,500亿美元的多项计划。



台积电目前也正在菲尼克斯兴建一个投资额为120亿美元的芯片制造厂。英特尔已承诺对亚利桑那州的两个工厂投入200亿美元,并在新墨西哥州投入35亿美元进行扩建。美国全国商会敦促国会通过立法,为新的芯片厂提供520亿美元直接补贴。

改变投资模式 让小米等缴纳国产税


相比来说,中国的大基金的投资基本上都是蜻蜓点水,现在华为也在学大基金在几乎所有的半导体领域点水,但对于需要突破技术需要大量资金的半导体领域,这些投资是没多大效果的。


目前,只有中芯国际拟投资近90亿美元在上海临港自由贸易区建设一家新厂的算得上是一个东西。况且,在美国的制裁之下,中国只能建设成熟制程的工厂。


这是中国在2年后中国之外的先进半导体制程完成之后必须面对的事实。全球半导体不再紧张,但中国没有产能。


最近,中芯国际很多台干离职,说明的一个情况,就是中国可能已经明确了在美国的制裁之下,突破先进制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最近几年,在半导体热之下,有一些设备和材料开始可以国产替代,但现在的情况下,即使成熟制程的企业也不可能广泛使用国产替代。大基金的投资也没办法推动这些材料和设备的国产替代。


so,凌通社觉得,大基金投资应该改变模式,不要蜻蜓点水地投资整个产业链,能国产替代有希望的地方都让民间资金去投,大基金应该下定决心找几个张汝京这样的人,如搞原子弹一样,给钱给人,唯一目标就是建一个尽可能去美化的芯片代工企业,从设备到材料一个一个实验,输了继续砸钱,输了继续砸钱,输了继续砸钱,大基金不能以商业化为目的,更不能以炒股和平稳股票市场为目的,而小米这样的下游企业,必须缴纳国产化芯片税,否则,只要雷军还能通过组装赚钱,中国的半导体芯片永远只能是这样。


大基金的出资人都是国企


大基金投资的企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