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人生吧

记忆承载3 2021-11-25 21:11

我们写了一次薇娅李佳琦写了一次罗永浩,第二次还拿一个45岁投简历无门的大龄程序员来做对比。


有些读者跟我讲了很多心里话,包括不喜欢这仨人。


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仨人,薇娅李佳琦我很少写,罗永浩倒是写过很多次,基本上可以说,他出场10次,9次是作为笑料,我们好像正面评价过他一次,唯一的正面评价是勇气可嘉。


由此可见,我也不怎么喜欢这三个人。


但是不喜欢归不喜欢,投资人第一准则是什么?


不以个人好恶,不以个人情绪来判断市场行情。


我知道这些读者最反感的其实不是这仨活宝,而是分配上的不均衡,李佳琦直播一天一百多个亿,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啥是一个亿。


不患寡而患不均嘛,能理解。


但是理解归理解,我们又回到前面那句话了,投资人第一准则是什么?


不以个人好恶,不以个人情绪来判断市场行情。


就这点事儿。


我那天说,人是赚不到认知世界以外的钱的,换句话说,做人第一件事是什么?是认识环境。


你哪怕打游戏呢,开局也是先弄清楚游戏是怎么玩的,总是这样的道理吧。


我们翻开人类的历史画卷,从来都是分三六九的,无非分的方式不同,变化的周期不同。


你比如孔子心心念念的周礼,他是怎么分的呢?


是按照出身来分的。


天是所有人的爸爸,天的嫡长子叫做天子,周天子。


天子的嫡长子,就是大老婆生的大儿子,嫡系,继承王位,大老婆生的次子,或者小老婆生的庶子,分封诸侯。


公侯伯子男,诸侯有等级。


那么到了具体的诸侯国里面,大老婆生的大儿子,嫡系,继承爵位,大老婆生的次子,小老婆生的庶子,分封为大夫,这就叫家。


那么大夫的大老婆生的大儿子,家长,次子,或者小老婆生的庶子,分封为士。


天子,诸侯,大夫,士。


天下,国,家,身。


《大学》里面怎么教你的?


欲平天下者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必先齐其家,欲先齐家者必先修己身,欲先修身者必先正其心。


换句话说,人的出生决定了他的地位。


但是我们知道,出生很随机,有本事的人,能量大的人,不一定都投在大老婆的肚子里。


这就是孔子说的礼崩乐坏。


啥意思呢?就是那些有本事的人,不甘心自己的地位分配,资源分配。


你比如楚国,是个子爵,但是人家发达了,不满意,于是问鼎中原,自封为王。


这种事很常见的,你搁在春秋战国就是打来打去,士篡了大夫的家,大夫篡了诸侯的国,诸侯篡了周的天下,秦一个给周天子养马的,后来一统天下。


搁在日本战国时期,就叫做下克上。地位低的人干掉地位高的人。


你想一想,这个本质是什么?是能量与地位不匹配。


火山是怎么爆发的?


如果岩浆往上涌的力量大于压在火山口的石头的重量,那么它就喷出来了,反之,就喷不出来。


那么人类进入近代社会之后,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是流通的渠道变多了,而且流通的周期变短了。


以前孟子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现在可能五年就斩了。


马云没当几年首富,就被黄峥给挤下去了,拼多多崛起也就五年,那之前没人知道有黄峥这么一号人。


就像你可能几年前还以为李佳琦这号的,只能去理发店当个tony老师,一转眼,人家一天直播带货销售额上百亿。


快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火山是不停的在释放的,火山不停的在释放,就很难积蓄力量。


因为人是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运气,快速的改变其地位的。


换句话说,你但凡有点过人之处,总会让你发光的,怀才不遇,久久怀才不遇,长期具备大能量而无法施展,搁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换句话说,你看到的社会结构,就是很稳固的,很动态,也很稳固。


有大能量的都上得去,换言之,上不去的,要么智力不如人,要么性格不如人,要么运气不如人,总而言之,其实就是没能量。


没有能量的人,发两句牢骚可以,能掀起什么浪花呢?


所以今天人类社会你往哪个族群内部看,都是趋于稳定的,当然,族群与族群之间可不一定。


族群与族群之间那是另外一个话题,楚子爵实力上来了,欲问周之九鼎,其重几何。


族群之间是不稳固的,依然充满了波动。但是族群内部,相当稳固。


比如美国,你可能看起来美国内部非常乱,都有点USA和USB的味道了,但是实际上,川普的那些红脖子粉们,啥也不会改变的。


这一点,你泡在外网上会很直观。


你在外网上如果看帖子,会看到美国有很多人成天在网络上发牢骚,感觉好像要搞事情的样子。


但是一旦出个什么游戏,他们就玩游戏去了,或者一旦有人把我们的修仙类的网络小说翻译成英文版,他们就看爽文去了。


明白么?就像婴儿一样,无非是成年的婴儿。


婴儿闹的时候哭声震天,你以为要怎么样了,塞个奶嘴,就都安静了。


就这点事儿。


说穿了,这些人原本就是被筛选下来的,各方面都不如人,自己没有能量。


没有能量,是无法打破平衡的。


就像我们前面举例子问鼎中原的楚子爵,是谁?就是我们小时候学过的那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换句话说,这是人才,大牛,人家有野心,有能力,有志向,有资源,但是囿于出身的束缚,不甘心当个子爵,想要当王。


但是我们想一想,网络上那些被筛选下来的, 被淘汰的,有什么?


除了抱怨,啥都没有嘛。


抱怨本身没啥问题,问题是只有抱怨,意味着什么?你说意味着什么?


只有抱怨且只能抱怨的人,说到底,就是巨婴,我们都知道,婴儿是没有实力的。


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什么?是那些行动派,不仅像楚庄王一样,有智谋,有野心,有忍耐力,而且有眼光。


他们从前者的抱怨中看到了什么?看到了需求,看到了商机。


这就是为什么硅谷那么多大佬进军元宇宙,其实也就是塞个奶嘴,让这帮人自嗨一下,就这么回事呗。


你觉得很残忍对吧?但这就是美国。


一方面有小扎,扎克伯格这种像AI一样的伪人类;一方面洛杉矶的市中心到了夜里都是帐篷,里面住着瘾君子,沉迷于游戏,沉迷于爽文的川粉们。


你觉得川普爱川粉么?怎么会呢?说穿了,无论川普还是小扎,都是拿川粉当药渣。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