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到了疾控中心的电话......

记忆承载 2021-11-26 06:36

之前在小号里写过,我前几天发烧了。本来想去一个很有名的医院,又近,但是夜里打电话过去,人家说先核酸,出结果后第二天才能给治,于是就去了另一家普通医院,也是三甲。


去了之后,当天就给挂盐水,同时做核酸检测。


当然,医院也不是神,不是你去了就知道怎么回事。医生只能凭经验猜,夜里的值班医生根据化验结果,怀疑我是吃坏了东西。


但是当时没有症状,没有拉肚子,只能看出脱水了,有细菌感染。


脱水是因为出汗,发烧,自行烧退了,出了大量汗,出汗出到脱水引起了各种指标紊乱。


挂着挂着拉肚子了,医生更加确定吃坏了东西。那么当天晚上也没什么,就是化验,挂消炎药,挂生理盐水,补充水分。第二天接着挂,第三天化验了一次,指标正常了,就让我回家继续吃药。


几天时间过去了,人又活蹦乱跳了,我以为这事儿结束了,忽然接到疾控中心的电话。告诉我,你的培养结果出来了,排泄物里有伤寒病菌,确切的讲,你那天得的是伤寒。


然后就要求我,到指定医院去报备。原因很简单,这种细菌是传染性的。


这个倒不需要疾控中心的人给我科普,我自己就写过。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写过伤寒流行的东汉末年。


从三国志游戏里的一个宝物,加寿命的伤寒杂病论,聊到这本书。聊到这本书的作者,长沙太守张仲景。


又聊到《晋书》和《三国志》记载建安九年到二十四年间的伤寒大流行,死了2000万人。


特征是高烧气喘淤血,两三天就死了。曹植的《说疫气》里描述的。


所以我马上就去医院,主动投案,十分配合。


去了之后就是做笔录,你去了哪儿,吃过些什么,尤其是在什么地方上过厕所,一样一样回忆出来。


然后我就很老实的讲,我那几天都吃了哪些店里的哪些食物,是一个人吃的,还是和人一起吃的。包括去哪里上过厕所,等等。


之后就是继续做检查,这种培养化验的周期很长,出一次结果要好多天,这期间隔离。因为不确定我是否还是一个移动的感染源。


那我就问医生,我要去哪儿报道,你们是把我隔离在医院还是指定什么地方?


医生告诉我不用,就在家自我隔离就行了。


其实从我的化验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的移动路径她们就是知道的,只要她们想知道,技术手段多的是。


叫我去只是问之前的,没有被记录过的信息,以及让我再去化验。


那我就问有什么要注意的。医生说倒也没什么,这东西只能粪口传染,没有那么容易。换句话说,只要你上厕所冲了,手洗干净了,就很难传染给别人。


这是冬季,问题不大,所以放我回去,如果是夏季,事情就比较严重了。因为夏天这种细菌很容易滋生,可能会以污染水源的方式传染。


那么我回去之后,继续吃药,等待化验结果,什么时候不再是携带者了,就不用吃药了,解除监控。


就这么一个流程。


应该说 ,双方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进行了这次会谈。


会后发表了共同声明,一方表示对另一方进行监控,另一方表示完全理解,十分配合。


这个过程是自费的,无论是治疗还是化验,无论多少次,都由个人负担。


你说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侵犯隐私?有。


那我有没有被侵犯隐私的感觉呢?没有。


我第一反应就是科技好强大,疾控中心好牛叉。


确实很牛叉,她们并不会因为病人看好了,回家了,就当没事儿了。还会去查致病的原因。


当然,她们查原因并不是为了你。如果你要查,那是你主动去做各种检查。她们查是为了城市的安全,确切的说,是检查传染源。


人家查到了,化验结果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能联系到我,我很惊讶。


因为我接到电话就用手机APP去查,我也弄不清这是不是诈骗电话,所以我肯定要去核实。


我登录软件之后,发现查不到自己的化验报告,就问对方,她们告诉我,化验结果刚出来,报告都没上传就打过来了,我五分钟后,就能查到。


我后来在手机上查到报告,确认对方说的是事实,径直去了医院。


当然整个过程双方没有分歧,所以合作愉快。但是就我的感觉,即便我有异议,结果也是一样的。她们有能力应对不配合的患者。


这让我觉得这帮人很靠谱, 做事很靠谱。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儿子小时候得了手足口,当天晚上挂盐水到凌晨,回到家一觉醒来,9点多,就有社区的卫生人员带着双氧水来敲门了。


很显然,疾控中心通知的她们,这户人家是传染病源,要迅速切断。


如果你非要站在个人的角度去思考,你总能找出很多问题。


比如作为传染病患者,被区别对待,是否有被歧视的感觉?


再比如我的行踪你们都知道,是否有考虑我的隐私?


又或者你让我来我就得放下手头的工作过来,你让我隔离,我就隔离,是否有考虑我的利益?


这些可能是问题,但是,我第一时间一样也没有想到。


我第一个念头是惶恐,会不会因为我得了伤寒而害的别人也得,那我其罪大焉。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东方人的想法,就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一支球队11个人,我生病了,那是我的事,但是因为我生病了,害得大家输了比赛,那是我的错。


所以我们能够开展精细化治理,有着非常好的群众基础,支持者占多数。


当然,不排除个别大爷大妈比较泼,不过绝大部分群众都是配合的。


我在网络上时常看到有些人讨论,说自己配合疫情控制,是不是应该全免费,甚至,还要补偿自己的损失。


但是我被传唤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担心,担心万一传染了谁,该不会找我索赔吧。我通知我太太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


这就是我前面说的,我们都是很传统的东方式思维,不愿意给集体添乱。


那么另一点是什么呢?是技术手段的保障。


我是做软件出身的,这一切的背后,一定不是人工,人工没法完成这么庞大且繁琐的数据处理。


哪些病人的样本,要做进一步的培养,检查出的病原,哪些是具备传染性的,这里面肯定有分级归类。


有些指标就会被后台剥离出来,然后这个患者的一切信息都会被调出,会自动的通知到疾控中心的相关人员。


她们就会按照流程,先去人工接通,跟对方做初步沟通,并且上报。


说的白话一点,就是你配合,咱们好说好了,你不配合,那就会有更“善于沟通”的人来找你“深入沟通”。


而沟通最有效的工具就是数据本身,沟通的目的也是为了能够继续获取数据。这是一个数据库,确切的说,是一个数据库的拓扑。


这张拓扑上的每个点,都是一个数据库,她们依靠它开展工作,开展工作的同时也是在继续完善它。


所以一件发生在东汉末年可能引起地区动荡的火苗,搁在今天,刚一抬头就被按在地上了。


我们今天很少听到霍乱,鼠疫,疟疾,疾控中心功不可没。


当然,前面说了,基于两个必不可少的条件,文化属性上老百姓比较配合,科技手段上数字化治理效果显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