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力斯和华为合作背后,一个80后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坚持

冯仑风马牛 2021-11-26 01:24

张正萍

11 月 25 日,《亲爱的小店》第一期·重庆篇已经在腾讯新闻、腾讯视频上线了。理发师王阿姨和小店改造官张正萍为期 1 个月的交集,让「小王发艺」的店面焕然一新,王阿姨的闺蜜直呼改造后的小店「像皇宫一样」。在这过程中,王阿姨哭过笑过,她十来年开店,从「小王开到老王」,独自把儿子拉扯大的经历让人动容。相比而言,张正萍的经历在节目中显露较少。为此,风马牛团队到访重庆,与小康集团轮值董事长张正萍一番畅谈,挖掘他的成长、工作和生活细节,并将其撰写成文,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这个热心的重庆娃儿的故事。如果还没观看这一期节目,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跳转观看。


「有鸟居丹穴,其名曰凤凰。」
 
全中国至少有 17 个乡镇以「凤凰」为名,但没有一个像重庆沙坪坝区凤凰镇这般特别。重庆凤凰镇栖息着 2 万多只白鹭,不同于传说中的凤凰,白鹭真实存在,喜欢成群在一起营巢,每到傍晚,它们齐齐从龙头山振翅而飞,是凤凰镇藏在青山中的一道美景。
 
张正萍就出生在这里,但他的童年没什么时间享受这样的美景。
 
1983 年,重庆成为中国第一个享有省级经济管理权限的计划单列市,那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西南地区后带动的最强涟漪,也是重庆成为直辖市的前奏。重庆自民国时期起,就是中国老工业基地之一,但这种荣光一度黯淡,受时代局限,大量重庆人留在地里田间,靠天吃饭,和庄稼死磕。张正萍的父亲张兴海也曾是其中一员。
 
10 月 27 日,《2021 胡润百富榜》公布,小康控股张兴海、颜敏夫妇成为今年榜单上财富涨幅最大的企业家,增长至去年的 7.5 倍,达到 220 亿元。这一数字象征着一对企业家夫妇的成功,却总让人忽略其背后的故事。
 
在张正萍的记忆里,「这都是憋出来的。」年轻时,因为兄弟姐妹们都有事忙,父亲一个人要种五个人的地,每天凌晨 3 点就要起床,挑满满两筐菜,翻过茅山峡,到嘉陵江畔双碑卖菜,卖完菜回去的路上,还得打上 200 斤的猪草。这样的日子咬着牙整整过了 3 年,实在熬不下去,张兴海才离开凤凰镇投奔大哥,搞起了弹簧。1986 年,张兴海创立重庆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
 
当时,全国流行的「三大件」已经从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变成冰箱、彩电、洗衣机,沿海地区早有乡镇企业闻风而动,开始制造这几种家用电器,例如青岛海尔。比起沿海城市,重庆地处西南,市场有限,与其跟风做成品,不如做好零部件,把那些乡镇企业变成客户。这个巧思让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有了第一款代表产品:用在洗衣机洗涤器上的方丝弹簧。在此之前,国内通用的方丝弹簧大多从日本进口,成本太高,用多了还容易坏。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攻克技术难关,做出质量更高、价格却更便宜的替代品。
 
同样的思路被复制到摩托车减震器上。此前国内减震器制作大多都由国营企业垄断,供应链环环紧扣,销量弹性很小,民营摩托车厂想扩大规模都没办法。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抓住机会,开始制作减震器。由于产品口碑好,日本雅马哈也找来合作,减震器替代方丝弹簧,成为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的主营业务,一年可适配上亿台摩托车。
 
摩托车也是张正萍对机械制造着迷的开始。
 
他有一个和周围同学不太寻常的家庭,父母携手创业,整天焦不离孟,不管是厂子里的事还是家里的事无话不谈,对他反而管得不多。幼儿园、小学、中学,他都上寄宿学校,一周回家一次,寒暑假就被放在厂子里,跟着产品流水线边玩边学。
 
成长过程中,他眼看着家乡成为一个「摩的之城」。
 
重庆很神奇,北有大巴山,东有巫山,东南有武陵山,南有大楼山,光主城区海拔差就多达150多米,名副其实的「山城」,随便散个步都像爬山。

在这样的地形下,楼宇高低参差,小路繁多,摩托车天然占有优势,市场需求巨大,重庆先后涌现出嘉陵、建设、宗申、隆鑫、力帆等多家摩托车企业。「摩的」和「棒棒军」一样,成了重庆街头的标志,这也是一个时代转变的标志——大量农村务农人员进城,他们找到的最快站稳脚跟的工作,往往很辛苦,却又不太需要专业技能。
 
重庆电视台曾拍过一部电视剧《山城棒棒军》,备受好评

但人都想越变越好,企业也一样。从 1990 年到 2000 年,巴县凤凰电器弹簧厂专攻摩托车减震器,资金一充裕就搞研发,渐渐对摩托车整车业务也熟悉起来,2002 年便开始制造和销售摩托车,随后渝安集团成立。察觉到人们钱包鼓起来,需要一辆遮风避雨的车,渝安集团便与东风汽车合作,推出东风小康品牌微型车。2007 年 5 月,小康集团成立,5 年后,东风小康第 100 万辆汽车正式下线。
 
随着家里事业的发展,张正萍寒暑假要学的东西又多了。他也曾经放飞自己一段时间,想躲开家里的事业,去当兵,或者当个赛车手,毕竟他从小就接触燃油车,对汽车如数家珍。但每到放假,看到父母劳累,还是一头扎进工厂,想多帮帮他们。
 
造车比造摩托更复杂,冲压、焊装、涂装、喷漆、总装,每一步都有大学问,车间和工厂像一所深不见底的学校,扎进去就有学不完的活,只会让人更体会到造车的不易,也让人更热爱汽车。「可能我从小第一次进工厂就注定了要做这件事。」这个想法在他心里渐渐根深蒂固。到上大学,他去了加拿大,选了全加唯一一所有汽车管理专业的学校,许多老师都是大型车企的退休总裁。
 
张正萍在车间

张正萍远赴北美求学的日子,也是特斯拉汽车搅动汽车市场风云的开始。特斯拉于 2003 年在美国硅谷创立,第一款纯电动轿跑 Model S 发布于 2012 年,此后 Model X、Model 3 接连上市,点燃了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期待,也吸引了张正萍的目光。
 
2016 年 1 月,张正萍在美国硅谷组建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团队,创立赛力斯品牌。同年 6 月,小康集团在 A 股上市,成为重庆第三家在 A 股上市的汽车整车企业。
 
赛力斯,为什么是这个名字?这个词由希腊文 SERES 音译而来,意为「丝绸之国」,张正萍和他的团队认为,这个单词左右对称,涵义有东方韵味,同时又能引起欧美市场消费者的好奇心。很长一段时间里,张正萍瞄准的都是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因为在那里,特斯拉宛如一棵大树,在电动车市场遮天蔽日,其下寸草不生。有人觉得这很难,但他认为这是个好机会。
 
于是,赛力斯在美国硅谷设立总部,在美国密歇根州安娜堡设立整车前沿化和碰撞试验研发中心,在日本成立电池研究所,在重庆和北京两地同时设立研究中心,为适应中国本土道路做准备。从研发之初就全球化,是张正萍对赛力斯的最初规划,他一开始就不想只做中国市场,常年在外,他很明白老外对电动车的接受度很高,新能源汽车的浪潮一旦起来,势必影响全球。

2019 年,受相关政策影响,赛力斯汽车业务重心迁回国内,但从研发到供应链,仍然高度全球化。2021 年 4 月,赛力斯与华为深度合作的「赛力斯华为智选 SF5」进驻华为旗舰店。

虽然从零把赛力斯品牌做起来了,但张正萍还是时常感觉到压力。做企业很像砌墙,要时刻参考一条铅垂线,看看企业是不是哪一步走错了、走歪了。从小进厂的经历让他明白,「做企业不光是为自己的家庭负责,还要为员工的饭碗考虑,还有公司的供应商们。」
 
2016 年刚进入公司时,由于上市的原因,母亲退出了企业管理,张正萍和父亲多了一层上下级关系,却交流得更多。在此之前,父亲是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对他很严厉,不擅长表达情感但因为工作,父亲把行业里最精髓、最真实的体悟和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他,这种类似师父与学生的联系,反而弥补了小时候父子交流的缺失。「父亲是最好的师父。」越长大,他越能体会这一点。
 
真正进入公司管理核心后,他的生活节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此之前,他和大多数重庆人一样,爱吃,爱玩,爱热闹。他的朋友圈很广,一起吃两三顿饭就能维持下不错的关系,没事的时候他喜欢和朋友一起爬山,或者打打高尔夫、羽毛球,冬天出去滑雪。他也念旧,只要在重庆,总是约上几个要好的初中同学去吃那家熟悉的火锅店,热气缭绕,推杯换盏,尽兴而归。
 
逐步接手公司事务后,他的生活开始跟着日程表走。每天 6 点半起床,先运动 45 分钟,为自己存好「革命的本钱」,吃完早饭便开始工作,每天的常态就是从 A 会议到 B 会议,晚上通常会加班。回到家,他还有 3 个女儿要陪伴,忙了一天,他得带孩子们玩玩,讲讲故事。他和妻子早早就做好了分工,3 个女儿,各个是宝贝,他一个都没法板起脸来训,只好委托妻子「扮白脸」,自己扮「红脸」。为此他和许多重庆男人一样,自称「耙耳朵」,不是怕老婆,而是疼老婆。
 
在这种忙碌的生活中,他必须慢慢消化来自市场和行业的压力。
 
小康集团从赛力斯切入新能源汽车市场,眼看传统燃油车盘子越来越小,而赛力斯的资金需求量、市场认可度、品牌知名度都到了一个临界点,需要坚持。企业有亏损,也让他感受到了危机。他很羡慕靠手艺获得别人认可的人,偶尔他也会想,如果自己在街边开个小店,起早贪黑,或许每天工作做完了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但每天早晨醒来,他还是必须走进公司,继续完成自己定下的目标。
 
尽管如此,如果你问这个每天加班的重庆男人,他的口头禅是什么,他大概率会咧嘴一笑:「安逸得很。」
 
王阿姨和张正萍在改造后的小王发艺店内



// 几个有趣又有料的问答

Questions

 

风马牛:你最喜欢什么品牌的燃油车?为什么?
 
张正萍:我比较喜欢保时捷。因为我觉得这个品牌对用户的把握很精准,它的车型覆盖面不算广,但更精准,从质量、性能上也能感受到它的精益求精。
 
风马牛:你是老司机了,你觉得对开车的人来说,一辆汽车重要的是什么?
 
张正萍:肯定是安全性,车这个东西一旦速度超过 30 码,对驾驶员和行人来讲都是危险的交通工具,所以安全性肯定是第一。
 
风马牛:市场上对电动车的评价非常两极分化,有人讽刺电动车是「电动爹」,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张正萍: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于电动车产品和它对应的用户。其实电动车在中国的中部、东部沿海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它在西部和东北,因为气候或者是地形原因,整个车的使用性能差别很大。这种差别远高于传统燃油车。针对不同地域的用户,很多电动车厂商没有相应推出产品去满足大家的差异化需求,导致用户去将就车,而不是车来满足用户,所以「电动爹」这种名字就出来了。所以赛力斯华为智选 SF5 这个产品是增程式电动车,看似是过渡性的技术,但整个车是完全按照电动车的方式来设计、制造和维护的。这样就同时满足了不同地域用户的需求,还让智能化这类在传统燃油车架构上很难实现的功能得以实现。要消除这种两极分化的口碑,需要大家一起,打造出满足不同地域用户需求的产品才可以。
 
风马牛:作为从业者,你觉得电动车会完全取代燃油车吗?
 
张正萍:会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为电动车整个工作模式和燃油车差别非常大。燃油车自始至终是机械传动的产品,它靠内燃机燃烧,空气产生压力,推动发动机把传动轴转起来,最后带动轮胎,而电动车用电,效率非常高,不管是能量转换,还是信号传输,这个效率远高于传统燃油车,燃油车永远都做不到。所以燃油车一定会被取代的。
 
风马牛:会不会担心,赛力斯把「华为智选」的标签打上去就摘不下来了?
 
张正萍:不会。现阶段还是聚焦在把产品做好,至于说品牌这块,其实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产品,我们何乐而不为?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到非要分清谁是谁的时候,一切靠产品说话。

别忘了点击文末「阅读全文」,观看《亲爱的小店》· 重庆篇,节目内容和重庆火锅一样,滚烫鲜活,有滋有味。

图片来自网络
本篇作者 | 毛洪涛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合作联系|邮箱 bd@beyondfun.cn
转载联系 | 微信  flfmn00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