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的滋味

真实故事计划 2021-11-25 22:04

"

20215月,中国全面放开三孩生育,一对夫妻被允许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出台后,“养儿成本”成为热议话题。

成都90后妈妈春晓是一个三孩家庭的母亲。巨大的育儿支出,让她和丈夫卖掉学区房,同时背负了40万的债务。拼三胎耗去了夫妻俩数以三倍计算的时间、精力与金钱。时至今日,春晓丈夫依旧顶着随时有可能入不敷出的压力,艰难维持5口之家。

生育这件事


31岁的春晓,生育进度条比同龄人快。她25岁结婚生子,27岁诞下二胎,29岁怀了第三个孩子。如今她的大儿子6岁,二儿子4岁半,小女儿两岁半。

三个孩子的出生都在计划之外。

第一个孩子是“蜜月宝宝”。2015年,春晓和丈夫领了结婚证,正在泰国旅行。游玩临近结束,她突然胃口不适,把前一顿吃的食物尽数吐了出来。上飞机前,她赶着买了验孕棒。结果显示,中了。

宝宝来得突然,春晓还没计划、学习如何当一个母亲。但“既然怀上了”,春晓说,夫妻俩一致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他们生活在慢节奏的成都。春晓在当地一家传媒公司当内容编辑,她的丈夫是事业单位的职工。出发度蜜月前,他们刚刚住进新房,一个80多平米的小一居室。每月,夫妻俩需要还近2000元的房屋贷款。

那是春晓第一次怀孕,全家人很重视。孕期开始,春晓的婆婆在他们隔壁小区租了房,方便照顾。到孩子生下来,坐月子的时候,婆婆为了她能睡个好觉,把孩子抱到了自己租住处照顾,只有到孩子喝奶的时间,才送到春晓身边喂奶。孕期结束后,春晓回归职场,边上班边带娃。

大孩长到一岁多,2016年年底,第二个孩子在意料之外来了。那一年,国家刚刚放开二胎,媒体们在报道中预测中国将“全面迎来二孩时代”。次年,有统计称,出生人口中的二孩占比50%。

第二个孩子来的时候,春晓的身体还没有从生育大孩的损伤中恢复过来。坚持母乳喂养的她,乳房被孩子咬损的部分还没完全长好。她是个尽责的母亲,坚持母乳喂养7个多月,乳头被孩子硬生生咬破,伤口刚愈合又撕开,出了血。直到医生告诉她再喂下去后果有些惨烈,她才下决心给孩子断母乳。

要不要生下突然到来的第二个孩子,春晓犹豫过。她生育早,身边只有一个同龄闺蜜生过孩子。得知春晓怀了二胎,对方也劝她:“钱才是安全感,孩子生一大堆很麻烦,很累。”也坚定地告诉春晓自己不会再生。春晓加了许多妈妈群,在这些讨论群中,女人们有的计划要二孩,家里老人也催,也有另一些女人表示坚决不生。得知春晓怀了二胎,群里有人说:“佩服你,带一个都恼火,你还要生二胎。”

或许是带第一胎时太过操劳,以不要和夫妻俩住到一块为由,春晓的婆婆也委婉地劝夫妻俩放弃。

亲友中,春晓的父亲是反对态度最为激烈那一个。那段时间,老人常常打电话劝春晓打消生二胎的念头。

春晓3岁时,父亲就和母亲离了婚,她跟着父亲生活。父亲组建新家庭后,给她生了一个小她11岁的弟弟。春晓感受到和新家庭的隔阂,不愿回家,她从小更愿意生活在爷爷奶奶身边。

“生了你也养不起。” 他在电话里对春晓说。

“第一个孩子都没让你带,你凭什么干涉我。”春晓觉得父亲话中带刺,跟父亲吵起来。丈夫在一旁听了,安慰她:“孩子是我们俩的,我们自己说的算。”
春晓最终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她有自己的私心,她觉得这一胎会是个女孩。她宣称自己有“强烈的女儿情结”,梦想着把女儿打扮成小公主,陪伴她长大。头一次怀孕,她就自顾自买了许多女孩的衣服,还在未知胎儿性别的情况下,给孩子准备了一个女孩的名字。
2017年5月,春晓第二个儿子降生,生女儿的愿望落空了。
图 | 两个儿子

作为两个男孩的母亲,春晓形容生活每一天都令人感到崩溃。“除了孩子们睡觉,家里没有安静下来的时刻。”春晓说。老大4岁,老二2岁多的时候,两个孩子开始每日“掐架”。发生口角,哥哥会抓弟弟的脸,弟弟打不过情急时也会咬人,一番争执过后,两人的脸上、身上常常会“挂彩”。有时兄弟俩关系好,大孩带着弟弟玩,也不让妈妈省心。一次,春晓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水彩笔全部丢进水池里,宣称要给衣服染个色,家里的地板,孩子衣服全部打湿一片。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是无法控制孩子们的玩心。倍感操劳之下,春晓对两个懵懂的孩子说过:“你们快点长大,挣钱带妈妈去美容院,打美容针,让妈妈变得年轻一点。”

两个孩子还没有拉扯大,2019年,她第三次怀孕。

这一次怀孕让她很崩溃,她每日责怪丈夫,丈夫听着她抱怨,始终没有说一句不要这个孩子。三孩到来的消息,夫妻俩没有和双方父母提起,他们知道家里没有人真正欢迎这个孩子。

春晓做了一个梦,梦到怀的是个女孩,醒来她告诉丈夫,夫妻俩都相信这一次一定是个女儿,他们决定瞒着家人生下这个孩子。几个月后,他们去台湾旅行,旅行途中春晓发高烧,进了医院,医生给她做了B超,透露说应该是个女儿。她欣喜又将信将疑,回来后又马上去私人医院查了五维彩超,医生说百分之百是女孩,她当场哭了出来。
2019年7月,春晓女儿如期降临。女儿出生一个多月,春晓给父亲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告诉他这个消息。接到信,父亲给春晓打电话,叹了口气说:“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图 | 春晓的三个孩子

陷入困境

多孩家庭的养育并不轻松,父亲劝说过春晓,让她把两个儿子分别由娘家和婆家各带一个。但春晓不愿意。她在离异家庭长大,目睹过家庭成员被拆分的过程。无论预感到可能花费多少精力,她都决定把三个孩子放在一起抚养。

有时她带着三个孩子在小区里散步,大宝牵着二宝,她推着坐在育儿车上的三宝,这样的组合总会引来邻居瞩目。

多子女家庭的生活细节,对许多人来说无从知晓。春晓会在社交平台上发三个孩子的照片记录生活,一次,网友评论她问:你家里是有矿吗?

家里没有矿。生养三个孩子,需要耗去父母数以三倍计算的时间、精力。生一孩的时候,为了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春晓从编辑岗换到了经营岗。这两年,单位效益下滑,她的收入也一年不如一年。拒绝父亲把三个孩子分开抚养的建议后,春晓干脆辞职,成了全职妈妈。生活从此围着三个孩子展开。

每天早晨六点半,她醒来后先点好早餐外卖。随后到孩子的房间里把两个男孩子喊起床。等到7点半,两个男孩吃了早餐后,再把老三叫醒。趁女儿醒觉,她开车送两个儿子到幼儿园。回家后带着女儿吃早餐,之后再把她放在客厅的围栏里,开始收拾家务、准备午餐。

下午等老三睡醒后,她会带孩子短暂地在公园散步。赶在四点半前,要去把幼儿园的两个孩子接回家。之后准备晚饭,一番忙里忙外后,晚上9点,一个个给孩子们洗漱,最后以读绘本和哄睡作为结束。

孩子们排队降生,透支着母亲的时间、精力,也盘剥着他们父亲的劳动力。春晓夫妻俩的育儿支出日益增多,重担大部分落在了春晓的丈夫肩头。

决定要二孩的时候,因为担心房子空间不够住,他们卖掉婚房,找亲戚东拼西凑,买下了一座140平米三居室的学区房,背靠一所重点小学。代价是,每月房贷从2千元涨到了4千多元。单靠春晓丈夫每月3千元左右的工资,已经还不起房贷,就在生活陷入难以为继的困境前,春晓的婆婆心疼儿子,主动承担起还房贷的任务。但仅过了4个月,婆婆也退缩了。“还不起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婆婆把任务交还给了夫妻俩。

那个时候,春晓才意识到父亲得知自己怀二胎时说的“养不起”是什么意思。

为了养活日益庞大的家庭,春晓的丈夫做了许多努力。起初他接了份兼职,业余为一些工程做造价单,换取一些家用。换了新房后,他辞去工作,跳出舒适圈,成为一名广告销售,工资涨到5千元。勉强支撑了一年,还是难以为继。五口之家犹如一艘漏风的船,摇摇摆摆,夫妻俩商量了很久,艰难地做了决定——卖掉学区房,减轻身上重担。

他们拿着卖房的钱买了一套70多平的小公寓,用于投资,一家人则退居到出租屋里生活。

图 | 春晓独自给孩子洗澡

夫妻俩为了支撑家庭开支一步步退让,但卖掉房子仍然没有使家庭摆脱困境。

2020年10月,春晓把业余时间做微商赚的零花钱存入银行卡。刚存入,系统就提示,钱被划扣了。春晓打客服电话询问,对方告诉她,这个操作没有异常,是正常的还款操作。

那天,春晓的丈夫回家后,遭遇了妻子反复质问。眼看隐瞒不下去,孩子们的父亲说了实话。

疫情来临,钱变得难挣。为了填上巨大的生活开销,他只好瞒着家人,去各个平台借网贷。还款日临近还不上钱,他偷偷用春晓的名义借贷,再把交易记录一一删除,用新借款偿还旧借款。结果,窟窿越来越大,大到填不满,当时已经欠下了40万债务。

得知真相,春晓只觉头皮发麻。

有三个孩子以来,她第一次感到无助。现在回头看,春晓才发觉,夫妻俩生三孩的决定下得过于“草率”,想得过于乐观:“孩子爸爸总觉得自己有能力,事实证明他没有。”

   带着娃谋生


得知家庭的真实负债情况后。春晓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把公寓房挂在网上亏本出售,先把债还上。

可惜近两年,成都二手公寓的销售行情不佳。问价的人少、真正的买家也不多。之后,家里的车子被拿出去抵押,减轻了部分还款利息。如果家庭继续经营不善,夫妻俩很可能回到彻底无房、无车的状态。

春晓就家庭支出简单算了笔账:房租一个月4千;因为家庭没有住房,孩子们只能读私立幼儿园,一学期一万四,两个孩子就要近三万;奶粉、尿布等消耗品每月要花去2千多元;其他家庭日常开支5千。每个月,这个五口之家需要超过1万元预算。此外,每个月他们还有至少5千元债务需要偿还。哪怕是节衣缩食,生活也不能正常运转。

今年9月,春晓为两个孩子办理了休学手续。在这之前,大儿子上幼儿园大班,二儿子上中班。同时停掉的还有孩子的兴趣班,大儿子告别了篮球课,游泳,二儿子告别了编程课和英语班。她安慰两个孩子说:“妈妈努力赚钱,下学期又会读幼儿园,又会有新的朋友。”

如果想要一家五口生存下去,春晓不得不从全职妈妈的角色中跳出来,想办法挣钱。她试过做过微商,也卖过烘培点心,但不稳定的收入杯水车薪。之后她受朋友推荐去了一家MCN公司,配合拍摄了几条短视频,但涨粉很慢,收益甚微。

今年,她干脆自己出来单干。她有头脑,把摄像机架在家里,在一家人的生活细节中,寻找素材。

一次,架在家里的摄像机,拍下了兄妹之间的一次争吵。两个孩子为了争夺一个玩具闹了矛盾。一开始,春晓去调解,劝哥哥让着点妹妹,又找来第二个孩子当和事佬,都失败了。解决这次纷争颇费了些心思。春晓想办法说服妹妹接受另一个玩具,转过头,又开始安抚哥哥:刚才愿意先把玩具让给妹妹玩,表现很好,指出不该争抢。事情终于得以解决。

视频发到网上,得到了许多妈妈的回应。

拍了两三条之后,春晓逐渐找到了感觉,开始分享三个孩子玩耍的日常,吐槽生活的“鸡毛蒜皮”,开通直播和网友分享育儿经验。当然,做这些都是为了赚钱。

“三个孩子的超级妈妈”,这个标签,让她接到了成都本地商家一些酒店,儿童主题乐园,亲子餐厅的推广邀请。她也找到了另一种省钱方式——带着孩子接“通告”,在拍摄的过程中,孩子也游玩了。
不过,6岁的大儿子,一度对此产生了稚嫩的误解。一次,他“人小鬼大”地对春晓说:“如果没有我给你拍视频,怎么会有人请你出来玩?”春晓有点惊讶,也很生气。她严肃地教育孩子:“这是我们需要拿劳动去置换的。你们配合我拍摄视频,用劳动换取一天的开心。”
图 | 孩子在配合拍摄
三个孩子完全接受了拍摄的任务。每次出门拍摄,春晓拉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里面装满三个孩子的零食、日用品,把孩子放在车子的安全座椅上,说走就走。

每晚10点,孩子们睡着后,她开启直播,持续两个小时,一直到凌晨12点。接着她又忙着剪辑视频,到凌晨两三点才睡去。一次,她为了赶早上8点的一个视频拍摄,睡眠不足,工作回来的路上太过疲劳,车子差点开到绿化带里去。

“以前我觉得陪伴孩子很重要,现在赚钱更为紧迫。”春晓说。忙碌的时候她已经可以接受把孩子暂时放在婆婆家,工作结束后再接孩子回家。

教育孩子的方式上,春晓也发生了一些转变。她觉得要让孩子们认清现实。她不避讳跟孩子谈钱。很长一段时间,她没有给孩子们买玩具,孩子求着要心仪的玩具,她会直接告诉他们:家里欠了钱没有还完,买不了。

她反思,觉得和丈夫是因为缺乏理财常识,导致家庭经济状况一直很糟糕,所以很重视培养孩子的金钱意识。她会教育两个男孩存钱的理念:“零花钱花一部分,存一部分,存的钱一点点积累,能实现更大的愿望。”

养育三个孩子,无法像养育独孩一样精细化培养。春晓自称,面对三个孩子,想要完美做到“端水大师”很难。她很难把精力均摊到三个孩子身上。

春晓发现自己偏爱小女儿,小女儿长相神似她小时候的模样,性格古灵精怪,还会经常对春晓甜言蜜语:“妈妈我好爱你。”春晓抱女儿也最多。女儿有一次走在街上耍懒非让她抱,这让她很生气,才意识到原来孩子的娇气是被大人惯出来的。

在春晓的鼓励和教育下,老大开始肩负起为弟弟妹妹做榜样的责任。春晓对大儿子要求最为严格,大儿子承担的家务活也最多。6岁的他已经会主动帮弟弟妹妹穿衣服、洗奶瓶、叠衣服。做错事,则会受到严厉地批评。
“妈妈,我来帮你洗妹妹的奶瓶。”一次大儿子主动请缨。春晓没有表扬他,而是纠正孩子的说法:“妹妹是我们大家的妹妹,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不是帮我洗奶瓶,是帮妹妹洗奶瓶。”
图 | 三个孩子在拍摄的酒店里玩耍

很长一段时间里,老二是被忽视的那一个。他不够聪明,运动平衡感也不够好,总是摔跤,到4岁了还尿床,但心思细腻敏感。有天晚上,春晓忙着剪辑视频,老二一直不肯睡,就在她身边坐着看。看了很久,春晓发了火。孩子委屈地哭了,哭着哭着睡着了,在梦里接着哭。

老二长成了一个内向隐忍的孩子。一次,孩子推小车时翻车,压到了手,产生了淤血,春晓看着都疼。这孩子只在被压到手时叫了一声。擦了消毒水,贴上创口贴后,他跟没事似的去玩耍了。
拉扯着,吵闹着,一天又一天,孩子们不知不觉长大了。
前一段时间,春晓录下一段视频,对未来已经长大的孩子喊话:“没钱结婚也不要啃我,两个男孩要变得跟妈妈一样厉害,将来要对别人家的姑娘负责。”至于女儿,她提醒婚姻对于女人不是必需品,更多的是负担与责任,“在你没有完全了解婚姻和没有准备好接受这项无比大的挑战之前,妈妈希望你单身。”
图 | 春晓和三个孩子 

- END -

撰文 | 周婧

编辑 | 温丽虹

往期回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