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丨中美大不同,千万不要看轻了美国!

占豪 2021-11-26 10:20

微信文章推送排列规则已改变,想第一时间看占豪文章,需右下点赞和在看建立深度阅读关系。

普京日前曾表示,美国正在重走苏联当年的老路。

对于普京的看法,一些学者也持类似观点。譬如,新加坡学者马凯硕就认为,当下美国更像当年的苏联,而中国则更像当年的美国。刚刚,环球时报采访了著名学者郑永年,他也持类似观点。


为了更加清晰的展示郑永年教授的观点,请允许我们摘录环球时报报道中他关于这一问题的回答。郑永年教授认为:

更确切地说,现在的美国,从外部看很像当年的苏联,从内部看很像中国的晚清。


美国的内部问题本质上也是一个(能否)与时俱进的问题。在晚清时,中国已很落后,但晚清很多知识分子依然认为自己是“天朝上国”,即使两次鸦片战争被英国人打败,但朝廷里的官员依然认为西方是“野蛮人”,而清王朝是“文明的中心”。直到甲午被日本打败,许多中国知识分子才无比痛苦地清醒过来。这和今天的美国精英、知识界何其相似。我很难在今天的美国精英身上看到反思精神。当然,最近也有一些声音和出版物开始讨论与反思美国政治的种种问题,但这种声音始终很小,更没有成为主流,绝大多数美国人依然认为自己就是毫无疑问的世界中心。


从外部来说,美国很像当年的苏联,最核心的问题是过度扩张,但已力不从心。美国的过度扩张从奥巴马时代就已开始。无论在北约(层面)还是在亚太,美国把俄罗斯和中国都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而中国无论在国际上还是国内的改革上,都更像当年的美国——很开放、很自信。中国很善于以史为鉴,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但美国太年轻,还没有足够长的历史作为它的镜子,所以它还会继续犯严重的错误。也许,未来的美国会经历类似晚清的事情,并发生一个痛苦的转变过程。


关于郑永年教授的观点,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是有必要拿来和战友们进行一些商榷和拓展,这样更加便于理解当前中美的对比关系和现实状况。


首先,从内部看美国他到底像不像晚清呢?占豪认为既有相似的部分,也有非常大的不同。相似的部分在于,现在的美国精英的确和晚清很多中国的知识分子的心态有几分相似,认为自己是“上国”,认为非西方国家都是“蛮夷”。

其实,自古以来中国的知识分子都认为自己是“天朝上国”、其他国家是“蛮夷”,原因在于中国在文化上的确一直非常先进,文治武功都比“蛮夷”强很多,所以清朝的知识分子有这种思维是非常正常的,没有才不正常。虽然现在我们感觉清末的知识分子很腐朽,但从另一个层面看,他们看现在来的腐朽和顽固,某种程度也正是中国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文化自信,虽然在当时那已经沦为非常盲目的自信。


美国和中国类似的情况在于,他们的自信也源于他们过去的实力,但美国历史太短了,他远没有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历史积淀,所以美国现在的自信更像一种盲目自负和傲慢,与中国当时的知识分子骨子里的自信还是有不小差异。

中美现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清末后期中国已经连续经历几场战争,到甲午战争算是彻底失去了自信,并且也开始清醒。美国现阶段则不同,美国还未经历像晚清那样的失败,所以美国现在的自负和傲慢是非常正常的,美国精英、知识分子是否会在经历重大失败后有根本性的反思,这个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在认识到今天美国与中国清末相似部分的同时,我们更应该认识到的是今天美国与清末时中国巨大的不同,认识到这些对我们来说更加重要。

美国与清末最大的不同在于三点:

一、美国在全球依然拥有霸权体系的余威

清末的中国,莫说没有全球霸权体系,甚至连一点余威都没有了。两次鸦片战争已经证明,西方在军事实力上对中国是碾压状态,只是因为中国实在太过庞大,西方列强的人口规模太小,再加上距离太远,吞不下而已。

现在的美国呢?

美国现在还拥有军事霸权的余威,货币金融霸权的强大实力,以及部分政治霸权、媒体霸权等很强的余力。相比清末时中国的羸弱,美国现在强大太多太多,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清末时,西方在综合国力方面已对中国形成碾压,而现在我们的综合国力还没完全赶上美国,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我们当然不能妄自菲薄,但也不能盲目自信地认为我们已经超越美国,而美国真的如清末那样腐朽不堪了。

二、美国的盟友体系依然牢固,他们拥有一致的价值观和文化属性,且拥有经济、科技等优势

清末时期的中国,根本没什么牢固的盟友体系,周边国家很多都成了西方列强的殖民地,清末实际上是中国硬杠西方列强。美国现在则不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还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军事同盟,他们的联盟关系整体依然牢固,而且他们也是一致的价值观和文化属性,并且拥有经济、科技等优势。在这方面,清末与现在的美国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或者说现在的美国要比清末强大太多太多。


清末,只是因为我们太大西方列强太小,他们无法吞下中国,只能蚕食。现在的美国呢?他虽然实力在加速衰落,但他依然在吞噬别国的利益,依然在全球经济“食物链”的最顶端,依然具有其他国家完全不具备的竞争优势和国家能力,只是相比过去有些衰落而已。如果我们真的因此看轻美国,那吃亏的可就是我们了。

三、中美竞争是工业化国家的竞争,这与清末西方工业化国家对当时中国农业化国家的碾压完全不同

清末时,西方面对中国是工业化强国与农业化国家的竞争,正是因为我们是农业化国家,所以我们虽大,但面对列强不堪一击,节节败退直到最后崩溃。然而,现在中美的竞争则完全不同,中美是工业化国家的竞争,我们在很多领域至今依然没有赶上美国,像芯片等少数领域,美国还有卡我们脖子的能力,我们要真正全面追上美国,也还需要一定时间。

因此,我们千万不要认为现在美国真的腐朽到不堪一击了。

那么,从外部看呢?

虽然美国和苏联的过度扩张有些相似,但美国的过度扩张并不是从奥巴马时期开始的。事实上,美国从苏联解体后就已经进入了快速扩张周期,尤其是到了小布什时期,美国的扩张开始加速,中东两场战争是最典型的事件。到了奥巴马时期,在2009年奥巴马访华未能达成G2的一致意见后,美国就开始了战略转移,试图把战略重心从中东地区转到亚太。

奥巴马上任后的过程并非美国战略扩张的过程,2007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就已经开始了寻求战略收缩,试图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遏制中国的战略当中来,奥巴马时期已经开始从伊拉克、阿富汗大规模撤军了,奥巴马“倾听世界”的口号就是为战略收缩做准备的,奥巴马在任期最后不顾以色列强烈反对与各国达成伊核协议,也是在为其战略收缩继续建立支撑。

但是,一则中国并非如美国想象得那么弱,二则美国在放弃中东的战略利益和转向亚太遏制中国方面陷入了战略失据,结果是亚太再平衡未能达到美国预期,战略收缩速度也步步受阻。

美国的问题在于,他什么都想要,吃到嘴里的肉和未到嘴里的肉都不想放弃,这导致了他的取舍周期太长,拳头伸出去的时间过长、消耗过大,最后体力越来越难以支撑其庞大的扩张状态。

到了特朗普时期,其实美国在地缘上的收缩已经明显加速,虽然看起来美国更加极端的“单边”,但美国总体上还是在加速战略撤退。到了拜登时期,这个撤退就更加明显了,阿富汗的狼狈逃窜就是最好的例证,美国在伊拉克的剩余的一点军队也要全部撤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全力对付中国。


美国把中国和俄罗斯都变成敌人,看起来很荒谬,实际上也是一种无奈之举。一方面,俄罗斯一贯扩张性较强,有机会就扩张;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如果美国不把俄罗斯变成敌人,俄欧新关系早发展起来了,一旦俄欧新关系成型,美国与欧洲的关系也会发生质变,这是美国的核心战略利益,所以美国必须用与俄罗斯的敌对来换取战略上的平衡。

美国之所以敌视中国,那是因为美国精英都非常清楚,中国的综合国力上升太快了,美国已经知道靠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完全遏制中国,所以必须制造中国威胁论,必须通过强烈的敌视中国,从而拉盟友一起打压中国。美国战略都不转向,又如何拉盟友呢?

因此,美国与中俄同时为敌不是美国真的想这样,而是被迫不得不为。

八马:这真不能怪我,都怪朗普那个王八犊子!登也是躺枪!


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认为,我们可以把美国和晚清、苏联做适当类比,但千万不要把今天的美国真的完全看做他们,千万不要看轻美国,美国的实力依然强大,我们依然需要继续努力至少20年才能让我们真的甩开美国,中美战略竞争彻底结束至少要到2040年至2050年。

对于这样的格局,我们需要有深刻的认识,不要盲目自信,不要简单认为美国真的已经衰弱不堪了。现在的美国,只是不像过去那么强大了,只是还在加速衰落,但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未来10年到15年我们当然应该更加自信,但我们同时也需要更加谨慎,越到最后越要保持高度警觉,决不能犯错误!

对中国来说,其中最不能犯的错误之一,就是看轻美国!我们要对美国战略上蔑视,战术上极其重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在未来10年到15年真正超过美国,实现伟大民族复兴!

一默自发热抗菌乳胶暖垫太舒服了!自发热加厚暖绒、天然乳胶填充、暖柔透气抑菌防螨、防静电不变形,国标A类面料,可机洗不粘毛,抗菌率99%。下单至高减70,返利抵或赠35%,到手低至161.9元起;一默控温抗菌水洗冬眠被,宇航PCM材料,精准控温28-32℃,国标A类面料,轻蓬可机洗不粘毛,抗菌率99%,下单至高减120,返利抵或赠35%,到手低至181.4元起,点下图购买

美国举办“民主峰会”对抗中国?这出戏也太搞笑了!

10年内不会武统台湾?国家刚刚已经出手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