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专栏 | 黄玉洁:被视作米其林侦探的周末中午

LOHAS乐活杂志 2021-11-26 11:09


文艺的华城就此无痕替代了胡金铨导演《空山灵雨》刻印在我心中的鬼气森森的“秦风路镇北屯堡”。于是,那天的一切,在影片的推进过程中慢慢重现,并增添出很多无关紧要的谜之记忆。



黄玉洁

2003年开始童话写作,

2008年开始日本茶道、花道学习,

获得小笠原流煎茶道教授资格。

出版童话《我的妖怪培养计划》《小桃花源的咒语》。



世界被冻结了。去年开始再也不能日常出去学习茶道花道看花展参加茶会顺便看演唱会追星逛街吃喝等等,经常恍惚地想起高罗佩所说的:所有的迁移都是幻象,从首尔到神户,从生到死,放在当下如此贴切。也会去翻一下动态,看那些我喜欢的人我牵挂的美味,是不是都还很好地存在着。我在上海,想起他们,有渺茫的快乐。

你存在,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上海,突然就这样对于我有了存在的实感。最直接的证明就是,我开始在上海努力吃饭。我的意思是,开始发现在上海吃的快乐,以及吃之外的快乐。其实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家餐厅,因为那地方不算我的菜,而菜也并没有好吃让我感到魂飞魄散。但相关记忆鲜明的部分却能让我异常地保存到今天。是有特别的原因,像一场探险的开始。

餐厅藏在城市中心一片新兴的繁华商业区后面酒店的二楼。我已经没有办法一下找到它的位置,但每次经过那里,都能回忆起那个让人愉快的中午。在酷暑的天气里和一起去觅食的人讨论着已经没有办法顺利代购好用的防晒日霜但也不想戴帽子晒黑就黑了吧这些,我也开始竟然会觉得这样的话题很有意思。

到达的时候,已经过了预订时间,但还是受到了很好的款待。扫了一眼餐厅和客人,立即感受到这里与我之前在上海经常去的那几家餐厅完全不同,可以说是非常时髦的气质。

挑选菜单上让我觉得最古怪的一道菜算是我比较古怪的就餐习惯,其他我都很随波逐流,就一招定生死,保留隐隐的浪迹江湖的快意。 

品尝菜的过程,其实是能感觉到厨房呈现的微观精神世界的。新派中菜,在去年夏天的那个当下,如果让我用仙侠小说里的世界观比照,就是:三道六界,四海八荒,逛也都逛到了,就只差月明风清。

也许是因为人少,服务给我的印象其实比菜来得深。吃完那道网上都说颜值不错口味有点奇怪,我却觉得味道体现出了主厨世界观达到的新高度但颜值真的让颜控的我无法置评的点心,我站了起来,而理所当然,我这种一定会忘了大腿上有被殷勤放置着的一块餐巾这回事的人,在我站起来同时,那块布毫无知觉滑到了我的脚下,而一旁的服务生也立即弯下腰帮我捡了起来,同时体贴地告诉了我厕所的位置。

脑洞砰的大开,眼前马上切换出热门日剧《东京大饭店》里一组关于米其林侦探的画面。

在那部可以被视为美食职业剧典范的剧里,哦划重点,请了木村大神却没有谈恋爱的戏,也实在是奢侈了。剧中有表现每年星级评定季,待评餐厅对米其林侦探的反侦查:如果发现有二人预订,来时一男一女,而就餐中途有人起身去厕所并故意把餐巾掉在地上,那这两个人,多半是东京的米其林侦探。你一定要好好对待他。

我其实不知道,这几年,美味侦探们是用什么方式活跃在渐冻又解冻的上海。但脑洞带来的快意永远超过味蕾体验的我,立即开始了快乐想象:现在正好快到时间了,餐厅们正在风声鹤唳,我虽然是并非故意只由于粗心才把餐巾掉落在地上,但这里看起来也很有东京时髦餐厅风范的服务生,会不会因此心生怀疑呢?如果她脑洞也跟我一样大……当然我确实是想多了,但超越了食欲与物欲的限定,这样会让我觉得,在继续被冻结的世界,生活依然很有意思。

◐ 图、文:原载于《LOHAS乐活》杂志专栏

扫码加入乐活官方粉丝群
好礼等你来拿~



环保|自然|简单|健康
更多乐活专栏,点击下方图片阅读

乐活专栏 | 素黑:医治软弱的自然疗法


乐活专栏 | 黄玉洁:味道的终极



直接点击图片订阅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