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吻戏,越来越不行了

谈心社 2021-11-26 11:45

▣ 公号:壹读(ID:yiduiread)


现在的吻戏越来越没看头了。


这几年影视剧市场欣欣向荣,仙侠、耽改、现代剧层出不穷。一有新剧上映,各大社交媒体上总少不了相关动态,“高甜吻戏”的热搜上了不少。


 图源:微博截图


不过,在层层叠叠的“XX吻戏太上头”、“XXX真是会亲”等热搜词里,网友们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文字与图片的夹缝里看出来,满屏都清楚地写着“按头喂糖”。 谁懂?


 图源:豆瓣截图


广大观众长期缺乏吻戏的滋润,有个稍微能看得过眼的吻戏,就像久旱逢甘霖,免不了集体上头。


然而见过些世面的朋友对其投以不屑:“瞧瞧你们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然后转手甩出一系列吻戏合集链接:“姐几个掌掌眼”。


无论吻戏合集如何更新换代,始终绕不开“钟汉良cut”。网友:太会亲了,我愿称之为娱乐圈接吻天花板。


 请把这个吻载入史册!


除了钟汉良,影视圈里还有很多优秀演员,既有演技又有吻技,曾贡献出过不少荧幕高光热吻。


溯源大银幕的第一部吻戏,出现在1937年由袁牧之执导的《马路天使》中。


这部聚焦底层小人物的电影,以小号手小陈与歌女小红相爱私奔的故事为主线,其中一幕男女主情深拥吻的镜头,给中国影史留下了里程碑式的“第一吻”。


 在那个谈爱情都很隐晦的年代,不难想见这场吻戏是多么震撼


到了80、90年代,香港影坛高企,优秀港剧层出不穷。


优秀演员们也贡献了许许多多令人难忘的荧幕吻戏,比如哥哥张国荣在电影《白发魔女传》中和林青霞的这一幕吻戏,投入的状态从到位的肢体动作就能看出,谁看了能不心痒痒:



私心送上张国荣吻戏混剪,真是令人面红心跳。



钟汉良自不必说,作为一个坊间公认“吻技比演技更好”的男演员,2010年和李小冉主演的《来不及说我爱你》是吻戏教科书级的存在,吻戏cut已经到了比剧集本剧传播更广的程度。


钟汉良的吻戏,赢在表情匹配度高,吻戏时除了唇部动作,他的表情也加分不少。比如这一幕中,钟汉良的深情脸就很鲨人,试问谁能拒绝一个温柔型帅哥的亲亲呢?



经常被提名的“吻帝”还有朱亚文。与前几位走温柔深情路线的男演员不同,朱亚文的吻戏更有硬汉的霸道,还带着一点点痞气。


比如在《我的娜塔莎》这部剧中,朱亚文的吻戏就带有一丝侵略性,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


‍‍ 

看了几个男演员的吻戏,再来看看女明星。


由于很多影视剧里的吻戏还是男性主动的模式,所以镜头语言着重展示女演员吻戏欲感的不算多。不过也有几个高光时刻,值得反复欣赏。


比如迪丽热巴和黄景瑜在《幸福触手可及》中的吻戏,黄景瑜很欲,迪丽热巴的表现力也是势均力敌,甜蜜的表情配合着主动的手部动作,观众看来也是十分入戏:



舒淇的慵懒性感,真是从头发丝儿蔓延到脚趾盖儿。


在吻戏场景中,表现力更是完全不必说,直接拿捏整场节奏,咱看完就是整个一个血脉偾张,并大喊一句:姐姐!我可以!



看完了正面案例,稍稍看两个反面例子:


提到令人疑惑吻戏大赏,《双世宠妃》是躲不过的劫。每看一次,都会令人总在午夜捶胸顿足: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有经典永流传的“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慌”的三人吻戏:



还有“平地踩苹果我不倒,诶就是我一头摔进哥哥怀里”的巧合吻:



真希望所有影视从业人员都能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不是花样多,就算一个优秀的“啵啵”。


从观众视角来看,一个令人面红耳热的吻戏应该是怎样的呢?优秀的吻戏,“张力”和“色气”缺一不可。


“张力”本来是一种物理学概念,它是物体受到拉力作用时,所产生于其内部而垂直于两相部分触面上的互相牵引力。类比到镜头语言中,张力指的就是“产生于画面内部,但是超脱于画面本身”的吸引力。


有张力的吻戏具备跨屏的想象空间,虽然仅从观众的视觉为切入口,却能够实现真实调动观众的多种感官,不仅“通感”,而且极富“贴肉感”。


《白鹿原》里,段奕宏饰演的“黑娃”和田小娥有一段激情戏堪称“张力教科书”。段奕宏用粗重的喘息、真实的汗水和用力的手指动作,演绎出最原始的冲动状态,这种冲动溢出画面,给足了后续的想象空间。



当然,张力也不能用力过猛,吻戏的张力应该以“不令人生理不适”为度。不能为了凸显主角间的荷尔蒙,让无辜的面条背锅。



除了“张力”,优秀的吻戏是一定要拍出欲望感的。欲望感的表达,关键在于用小动作营造“色气氛围”。


“色气”是一种源自于日本的身体美学哲学,日语中的“色”不同于汉语中对色情的定义,是一种审美理念,又作“意气”。九鬼周造在《“意气”的本质》是这样解释“意气”的:


意气就是男女在无限的接近过程中,但却决不合为一体,故意的去享受这种紧张关系的心境。


“色气感”是一种个体与个体互相接近的"媚态"与互相抗拒的傲气,两者之间形成的审美张力。


如果说“张力”是外放的,那“色气”就是内敛的。“色气氛围”是一种“入乎其中又出乎其外”的疏离又吸引的审美姿态,比如“厚厚和服包裹下后露出来的雪白的后颈部”。


当然,在影视剧的镜头语言里,“色气感”的营造重点不在于伸不伸舌头:


 恰当地伸舌头真不好看


而在于“手部动作”。镜头不直白地怼着脸部和嘴唇,而是跟随手部动作游走,将情欲表现得既克制又高级。观众视线也随手指移动,宛若一朵跳跃的玫瑰拂过爱人的脊背。



“张力”与“色气”一张一弛,才构成了一个令人心痒的吻戏。


“吻戏”是涉爱影视剧里甜点式的存在,没有啵啵的爱情据就像是一盘散沙,播几集观众就散了。而现在的观众有机会对吻戏“指指点点”,着实不易。

无论是进化论刻在人类基因里的先天决定,还是后天成长中的社会化习得。浪漫爱意的表达都和接吻动作深度绑定,所以人们热衷于接吻。


“吻戏”作为人类接吻偏好意愿的投射,同样存在着坚不可摧的生命力。热爱接吻的人,必定也热衷于吻戏。


超过三秒的吻戏最终能出现公映的影视剧里,背后有很多电影人的“斗争”。

这一切要从《海斯法典》说起。


1896 年,爱迪生公司制作的《梅 · 欧文和约翰 · 赖斯的接吻》上映。这是大银幕上第一次出现接吻的镜头。虽然电影票房大卖,但同时也招致了卫道士们的抨击。


抨击愈演愈烈,进而演变成对全美电影行业的声讨,卫道士们要求在上映前对电影内容进行全面审查。


 电影《梅 · 欧文和约翰 · 赖斯的接吻》海报


保守人士的声讨活生生进行了几十年,终于在1930 年,天主教出版商马丁 · 奎格利和耶稣会牧师丹尼 · 劳德以及天主教媒体人约瑟夫 · 布里恩等人起草了一份严格规范电影界人士行为的文件——《海斯法典》,法典对电影表现犯罪、性、粗俗、舞蹈、种族关系、民族情感、宗教以及所使用的语言、影片片名等方面作了近乎苛刻的详细的、量化的规定,其中最为严苛的一条就是“一次吻戏不能超过三秒钟”。


吻戏是电影情节推动的关键,不让超过三秒可不行啊。如何让吻戏超过三秒呢?当时的好莱坞大导们真是各显其能,举两个例子:


比利·怀尔德在拍摄黑色电影经典 《 双重赔偿 》时,剧情需要男女主有一些亲密运动。鉴于法典合规的限制,他采用了“棉被一盖”的方式让观众可意会不可言传;


相比于比利·怀尔德的保守做法,希区柯克更加“鸡贼”一些。在《美人计》中,希区柯克让男女主每吻三秒就停下来,然后再继续吻三秒,如此反复操作,最终全片出现了长达两分多钟的“小鸡啄米”镜头。


如此“夹缝求生”二十年后,电影人忍无可忍:观众需要吻戏!终于在20世纪50年代,“吻戏自由战”正式打响。


“斗争”开始的契机是1950 年,一名发行商将意大利短片《奇迹》引入美国,该片被一些宗教界人士认为“渎圣”,进而纽约电检机构禁止该片上映,发行方直接将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官司打赢了,法官们也第一次明确赋予电影以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地位,享有自由创作空间。


这场胜利令电影人备受鼓舞,也激励了奥托 · 普雷明格正式对法典发起挑战。


1951 年,普雷明格准备把百老汇舞台剧《月亮是蓝色的》改编成电影,在对其中“非法性关系和男女互相调情情节”进行了多次修改都被毙后,普雷明格怒了:爷不改了,直接上!这部没有获得发行许可的影片在票房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被禁演的州人们甚至开车跨州观影。普雷明格把电检机构告上法庭最高法院,最终电影制作方的权益获得了最高法院的支持。


这部电影的成功大大削弱了法典的权威,后来又经过无数电影人的努力,法典的效力越来越形同虚设。


直到六十年代,《海斯法典》被电影分级制取代,电影终于“合规地”拥有了超过三秒的吻戏。


 美国电影分级制度 图源:参考文献[8]


“吻戏自由”来之不易,背后有无数影人的艰辛奋斗。还请现在的导演和演员珍惜奋斗成果,用心拍好每一场吻戏。




[1]A.O.SCOTT,小笨.电影里的吻戏简史[J].记者观察,2015(04):81-83.

[2]上林.如何让吻戏超过三秒钟[J].电影世界,2014(01):16.

[3]任宝华,程雪超.中国银幕30年吻戏进化史[J].人物画报,2010(21):66-69.

[4]叶列娜·库德妮亚芙切娃,老柯.我们为什么要接吻[J].科学与文化,2010(03):22.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号:壹读(ID: yiduiread),已获得转载发布,如需授权请联系原作者。


网易文创签约中国冰雪,成为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中国冰雪文创合作伙伴,更多项目欢迎咨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