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里的“早点摊” 你值得拥有

为你写一个故事 2021-11-26 12:20

01

 

每逢退潮,熊二就会去海边的礁石和滩涂“赶海”,采集形形色色的鱼虾蟹,牡蛎和海螺。

 

赶海的视频在网络上非常火爆,很多人喜欢这种亲近自然的感觉,也对多样的海生物充满兴趣,而对熊二来说,这是他每天工作的一部分。

 

真实的赶海生活并没有镜头里那么浪漫美好,渔民需要戴着厚厚的手套,以防捕捞贝类时被划伤手指,而长期浸泡在海水中,也会让他们的双腿被泡得发白,一身都是洗不去的海腥气。

 

熊二要做的,是在镜头前尽量把这项艰苦枯燥的工作,表现得更有趣一些,这样会有更多人愿意来看他的直播,也愿意了解他售卖的海鲜产品。

 

但即便如此,熊二从来没有想过用虚假的视频糊弄粉丝,他认为粉丝喜欢看他的视频,就是因为对真实的赶海生活感到好奇,也相信现场捕捞的海产品更新鲜。

 

真实,是他和粉丝所有连接的基础。

 


所以入驻快手五年以来,熊二的每一个赶海视频都是真实直播,卖出的每个海鲜也都是真实称重,从来没有缺斤少两过。

 

他还特意叮嘱过粉丝,海鲜产品容易丢件,变质和损坏,所以遇到任何售后问题都可以来找他,所有坏件他都会回复。

 

“做好每一次,粉丝才会愿意再来下一次。”

 

他一直相信,不管是直播赶海还是售卖海鲜,他都像是一座桥梁——桥的这边是他故乡的海域,那一边,是无数座遥远城市里的陌生人。

 

他是他们拥抱大海的方式。

 

02

 

像熊二这样的主播,在快手并不少。

 

鑫鑫做女装带货主播已经一年半了。

 

对她来说,每天更新三条视频,直播四个小时已经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毕竟作为主播,持续不断地输出内容是她最主要的工作。

 

在快手直播的一年半,鑫鑫最骄傲的不是粉丝量,也不是哪一天的营业额,而是粉丝能成为“回头客”。

 

“粉丝第一次愿意买你的东西可能有很多原因,她恰好需要,她单纯想支持你,或者她就是顺手刷到冲动消费了,但粉丝愿意再来买,只能是因为她真的喜欢你的东西,信任你这个人。

 


从选品开始,鑫鑫就一直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挑选最舒适的面料,清晰地标注衣服的材质,具体到每一种材料的占比。

 

可以卖得不好,但绝对不能以欺骗消费者的角度换取营业额。

 

也正是因为这样,长达19个月的直播以来,鑫鑫从未被举报过任何一次违规,相反,很多粉丝愿意在直播间和她聊天,听她讲故事,把每一场带货都变得有温度,有人情味。

 

同样做服饰穿搭的张胖胖,人如其名是个微胖女生,和大多数微胖女生一样,她青春期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衣服,也难免对自己的外形不够自信。

 

从读大学起,她就希望能成为一个专门服务于微胖女生的穿搭博主。

 

她的每一条视频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地完成,从服装的买版试版,到拍摄剪辑以及后期的运营推广,她坚持亲自把关,因为“只有胖女孩知道胖女孩需要什么”。

 


张胖胖希望,粉丝能够先信任她的审美,基于这一点再来选择她的服装,更希望粉丝逛她的直播间,即使不买衣服,也能学到很多微胖女生的穿搭技巧,变得自信起来。

 

03

 

不管是电商经济还是直播经济,在当下都是一边如火如荼,一边备受争议,依然有很多人抱有某种刻板印象,说直播行业的风气很浮躁,主播网红带货难辨真假,质量堪忧。

 

但我们同样总能看到像熊二,鑫鑫,张胖胖这样的主播,坚持很真诚很努力地工作,待人。

 

他们的故事,都还有另一半——

 

做直播之前,熊二已经在海上讨了很多年生活。

 

他念到初中就退学去路边摆摊卖海鲜了。

 

摆摊接触到的客源极其有限,赚的钱只够勉强糊口,五年多的捕鱼生涯只能攒钱买个海鲜运输车,能让他尽量把货卖到更远一点的地方。

 

直到他开始直播,才知道只要有足够的粉丝,整个中国都可以是他的市场。

 

第一次赶海,直播间只有几个人,后来慢慢有了几万人,几百万人,都逐渐变成了他的粉丝。

 

后来他发现,自己连淡季月营业额都有200万左右,旺季翻了一倍都不止,这是他曾经完全想象不到的数字。

 

他有了自己的渔船,建了自己的海鲜品加工厂和冷库,而这一切都是从直播间的第一场赶海开始——连赶海熊二这个名字都是粉丝起的,因为他们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很像熊二。

 

鑫鑫的老板以前在山东临沂开实体店,经历过疫情后,实体店经济整体不太好,才转而做电商。

 

当时一起在街边守铺面的同行纷纷关了店,只有他们换了种方式,把服装生意坚持做了下去。

 

老板常跟鑫鑫说,网络直播和实体店是一样的,回头客越多才能存活得越长久,而留住回头客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卖真正好的东西。

 

张胖胖的梦想之路更是一波三折。

 

从学生时代起,她就想从事服装设计行业,最好有个自己的小网店。

 

但她毕业前后,正是各大电商平台女装类目竞争的白热化阶段,她算过开一家淘宝店的成本,从店铺保证金到图片拍摄,网店装修,进货运输,没个小十万都拿不下来。

 

即便如此,她也拿不出足够多的启动资金和无数同行打价格战。

 

通过短视频平台带货,起初是她曲线救国的计划,但短短三个月涨粉90万的经验让她相信,可能这是一条更适合她的路。

 

04

 

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二三十年以来,有无数人的命运都在这股不可抗拒的浪潮中被改变了。

 

就像这些主播也都非常清楚,他们能拥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用户的信任和平台成熟的生态体系,是当下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让这些优秀的账号,有梦想又肯努力的年轻人不至于被埋没。

 

我们总说,在快手这类短视频平台上能看到无数种迥异的生活。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说,这所谓的“无数种生活”一直都存在,是快手把他们带到了我们面前,我们有机会看到另一个世界,满足好奇心和探索欲,他们也有机会通过展示自己的生活方式来改变命运。

 

所以这些活跃在快手上的年轻人,一刻不停地成长,进步,专注诚恳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因为他们想要获取的是用户的长期信任。

 

就像鑫鑫的老板说的那样,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短期利益,去一心钻研营销,宣传,价格战的时候,有多少人还能记得,所有的经营活动,底色和基石都是信任。

 

网购还不发达的时代,我们最信任的除了大品牌,就是家门口熟悉的小摊小店,顾客和店主相识已久,甚至“从小就在他家买”——这样彼此知根知底,真诚相待的“市井经济”,是小型经营者的生存命脉。

 

而快手直播间,更像是一种线上的“市井经济”,每天都出现在屏幕上的主播,也就是小时候每天都跟你打招呼,记得你不吃葱蒜,喜欢双份辣的早点摊老板。

 

因为真诚而熟悉,因为熟悉而信任。

 

就像快手电商召开的信任体系升级发布会上罗琼所说的,快手想做的是通过信任电商给数字经济上一道保险,本质上就是把陌生人变成半熟人,从半熟人变成熟人经济。


你和一家店的老板熟,意味着你买了他家的任何东西,出问题你都可以找得到他,他也一定会帮你妥善解决。

 

那么时间久了,你自然更愿意在这一家买东西——往小了说,这个“熟人老板”是快手直播间的每一个主播,往大了说,可以是整个快手电商本身。

 

也是因为这样,20219月快手电商复购率突破70%,数据背后是非常朴素的“我和你熟悉,信得过你”。

 

这都让我非常触动。

 

直播行业和电商的发展也有几年了,已经逐渐度过最初野蛮生长的阶段,正在变得更加标准化,规范化。

 

2016开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印发《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之后几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都先后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来规范直播行业。

 

快手的信任体系升级发布会,更像是一种积极响应和主动的自我管理。

 

但我们都明白,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毋庸置疑的好事——

 

更加规范的直播平台会得到美誉和竞争力,我们普通人作为观众和消费者也能得到更好的消费环境。

 

那些真正优秀,肯努力的博主,也会经过大浪淘沙被沉淀下来,脱颖而出。

 

现在关于直播行业的争议,质疑,都总有尘埃落定的一天,它会越来越像你家门口的早点摊,熟悉亲切,童叟无欺。

 

那会是全行业的,更好的未来。


-END-

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百草枯,被“喝”到禁售的农药

小学把家长身份分成11类,为啥激怒了很多人

去越南买新娘,为什么该被抵制?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推荐阅读